首页 玄幻魔法武侠修真都市言情历史穿越网游同人科幻末世恐怖惊悚其他小说 排行榜单 浏览记录
七彩小说 > 都市言情 > 蜜恋一光年 > 第一百零七十六章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盛博彦并没因着她的诅咒而恼怒,而是轻笑出声:“何必呢,费那么大气力,那么久的时间去恨一个人,不累吗?值得吗?”

    “确实很累,也不值得。但,你知道我,得不到了,就一定毁掉,绝不希望被别人拥有。”

    “你尽情的恨吧,只要你高兴。在后天我就上手术台了,或者因着你的诅咒不能活着下来,如果那样能减轻你心头的恨,我愿意。”

    简小蝶几乎是嘶吼着出声:“不……”

    然后泪流满面,抱着肩嘤嘤啜泣,呢喃着:“你要你活着,你要你活着比我久,健康长寿,只有那样我才能成为你心头用不能抹去的伤,那样我的诅咒才有意义,你怎么可以这么早死去。”

    此时的简小蝶无害又孩子气,那剧烈颤抖的双肩看的盛博彦心疼,有种冲动很想过去给她一个拥抱,她或许会因着这个拥抱感到温暖,毕竟她爱自己的心不假,也值她一个拥抱,但一双腿似灌了铅,怎么都挪动不开走向她的脚步。

    远远看见负责简小蝶的小护士朝这边走过来,盛博彦小声提醒:“有人来了。”

    简小蝶抹了把脸,抬眼望过去,小护士正急冲冲的朝这边走来。

    小护士气喘吁吁的站立在他们面前,气恼的瞪着盛博彦说:“你怎么不经允许就把她带出来?她刚来病情还不稳定,所以不能随便走动,万一出了什么事你负责得了吗?太不像话了。”

    盛博彦认错态度良好:“对不起,我是想带她出来透透气,是我考虑不周,下不为例。”

    小护士还挺横,不客气的瞪他一眼:“也没下次了,像你这样违规就该禁止入内。”

    难得的见面,或许是最后一次见面了,虽然她很不愿意这样想,但谁也不能改变事态发展,就这么被小护士给毁了。

    简小蝶心里这个恼,见她还对盛博彦不依不挠,索性借着发疯修理她一顿,猛地起身来到小护士面前,抬手一把扯住她的头发,另一只手就挥动着打过去,边打嘴里还边念念有词:“不许欺负他,你为什么欺负他,坏蛋,打死你坏蛋……”

    简小蝶突然的举动,盛博彦怔愣一下急忙站起身,过来阻拦,虽然小护士态度恶略些,但也不至于遭受这样的毒打。

    一把抱住简小蝶,禁锢住她的挥舞的手臂:“住手,别打了,她没欺负我,她不是坏人。”

    简小蝶一脸无辜,顺势靠在盛博彦怀里:“她不是坏人?”

    盛博彦点头:“不是,她带你回去休息,听话,跟她去吧。”

    说着,轻轻将她的身体推开。

    简小蝶听出了盛博彦的话,顺从的跟在小护士身后往大楼走。

    两米之外停下脚步转身看过来,脸上带着正常人的笑,跟他挥了挥手。

    盛博彦也抬起手对她挥动一下,都心里知道,这一别或许就是永别了。

    离开精神病院,盛博彦并没有因为了结了一个心愿而感到一丝轻松,反而越发沉重。

    曾经的猜测得到证实,知道了真相,他却不能像上次那样决绝。

    坐在车里,再次看向那栋灰蒙蒙的大楼,在那里度过漫长的一辈子,还有比那样更残酷的事吗?

    在上手术台前,他还有一个最想见的人,那就是乔沐雨,只是几天前就微信发过去一直都没回复,便拨打了她的手机号,居然是停机状态,于是开车去了她居住的地方,下车来到门前按门铃,等了半天都没人出来开门,探头往里看看,整个小院子都静悄悄的鸦雀无声。

    无奈再次坐回车里,在手机通讯录中翻找,目光落在盛一伦的名字上停留片刻,最终放弃,拨打了董健的手机。

    乔沐雨和孩子已经出院,董健把他们安顿好,乔沐雨就催着他回去,为了她和孩子,他已经投入太多精力和时间,她不能再拖累他了,而且她和宝宝都很好,伺候月子的事有月嫂和阿姨,他一个大男人在这里也帮不上什么忙。

    就算乔沐雨不催促,董健也不能再留下了,盛博彦的手术迫在眉睫,他还有些准备工作要做,这个手术生死攸关,所以半点都马虎不得。

    行驶在回城里的路上,就接到盛博彦的电话,他上来第一句话就是最近有没有见到乔沐雨。

    董健当然知道他问这个的原因,一定是找不到,才把电话打到这里来问询,这早在他预料之中,所以也早已经想好怎么回复。

    思忖了一下,最终打消心里的冲动把他喜得女儿的消失告诉他,而是说:“她很好,你放心吧。”

    盛博彦怎会因为这简单几个字而放心,继续追问:“我打她手机是停机状态,微信不回,她的住处也没人,她真的没事?但为什么会像突然间凭空消失了一样?”

    董健按事先准备好的话回:“前段时间发生了太多事,她身心俱疲,想在一个清净的地方待一段时间,所以不想和任何人联系。”

    “那是哪里?”

    “我不能说,你放心那里是我安排的,一定会保她和孩子安全。”

    “其实……”盛博彦很想说在上手术台前再见她一面,因为他怕自己不能活着下来,但后面的话又生生咽下去,她一个孕妇,现在最重要的是安心养胎,他怎么可以因为自己的一己私欲再去打搅她的平静生活。

    “什么?”

    “没什么。她好,就好。拜托你好好照顾她。”

    董健知他在担心什么,安慰道:“别这么悲情,你要相信我的医术。”

    盛博彦轻笑:“我当然信得过你。”

    “那就别着那么多,调理好心态迎接手术。”

    “好,听你的。”

    两个男人默默挂断电话,无论作为朋友,还是医患关系,其实彼此的心都很沉重。

    一个年轻的妈妈独自带着尚在襁褓的婴儿踏上一段未知的而陌生的路程,是相当疯狂的一件事。

    但,乔沐雨凭着年轻无所畏惧,在出院后就悄悄规划好了行程,出了满月,就悄悄收拾行装,那天趁着阿姨去买菜的功夫,留下一张纸条便带着孩子离开了。

    阿姨买菜回来发现桌子上的纸条,看明白上面的内容慌了神,马上拨打了董健的电话。

    董健拨打乔沐雨的电话已经是关机状态,听着提示音他异常慌乱的心反而渐渐平静下来,心里清楚在他的联系人中已经把他拉黑,她是要断的干净,彻底断了和所有人的联系。

    盛一伦的电话打进来,看着屏幕上他的名字,董健皱起眉。

    盛一伦那次只跟去了医院,所以乔沐雨出院后具体住在哪里他并不知道,有心去却不知道位置,就再没去过,便经常会跟董健打探她的现状。

    这次打来,董健不用想都知道他要问什么,铃声想了片刻后才无奈的接起。

    果不其然,盛一伦的第一句话就问:“她怎么样?孩子好不好?”

    “应该还好。”

    “应该?”盛一伦强调了应该二字,觉察出哪里不对,尤其是董健的口气,那种挫败感让他很不安:“什么意思?”

    “就在一个小时前,她带着孩子离开了。”

    听到离开二字,盛一伦心里莫名的慌:“离开了?去哪里?”

    “你问我,我又去问谁。”

    盛一伦顿时急了:“那就快去找啊。”

    董健叹口气,他又何尝不心急:“人海茫茫,天地之大,一点线索都没有,要去哪里找?”

    一句话点醒盛一伦,确实人海茫茫,世界之大,要找一个人就相当于大海捞针,沉默了片刻说:“你想一想她有可能去哪里,我也需要冷静一下,或许乔奶奶那里会有什么线索。”

    董健忙提醒:“老人家年岁大了,沐雨离开的事不要惊动她。”

    “放心吧,我侧面打探,不会说出实情。”

    盛一伦借着关心乔老太太的身体,想要打探乔沐雨的下落,但乔奶奶的回答让他很绝望,她对乔沐雨的其他也一无所知,所以这个电话也只得到了她位于乡下老家的地址。

    抱着一线失望开车按着地址找去,老家的住宅院落门紧锁,向邻居打探,并没人看见乔沐雨来过,那扇门自乔奶奶被接走后就再没被人打开过。

    仅存的一线希望破灭,盛一伦一心绝望连夜开车赶回。

    盛博彦的手术很成功,至少暂时保住了他一条命,后续的一些问题需要好好调理。

    出院后,盛博彦才得知,在他手术的第三晚简小蝶所在的精神病院发生了一场火灾,深夜,都在睡梦中,所以死伤惨重,死亡人数过半,事后核查,简小蝶就在死亡名单之内。

    逃脱了法律的制裁,却没能逃过死亡的厄运,或许冥冥之中那些冤死的亡魂不肯放过她吧!

    盛博彦想对她而言这样也算解脱了!

    在同时,也得知乔沐雨已经给他诞下一个女儿,伴随着喜讯就是她们母女俩现如今去向不明,失去联系。

    就算他的心脏得到修复,但这样的大喜大悲,心情跌宕起伏,也有些消受不起。

    但,这也是不可逆转的事实,他日后要做的是想办法去寻回她们母女,无论天涯海角。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