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 几处风波定(上)_乱世长宁_七彩小说

乱世长宁 第142章 几处风波定(上)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炫彩小说网 www.zjrenli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丹国红蔷城。

  何桅泪流满面地跪在朝殿之上。

  “王上,是臣错了,还请王再给臣一次机会!臣定碎首糜躯,以报王上!”

  丹王一怔,不可思议地望着静立一侧的荆长宁,旋而大喜。

  “快!何将军请起!当初之事,也是孤识人不明,将军既然回来了,丹军之中,左将之位空缺至今,还请将军不要嫌弃,为我丹国尽一份力!”

  何桅喜极而涕。

  “定不负王上,不负丹国,不负丹军!”他叩首道。

  当一切尘埃落定。

  荆长宁冲着魏莫言抬了抬下颚。

  “我做到了。”她笑着说道,旋而目光悠悠地在众臣面前一一掠过,挑衅,张扬。

  “从今以后,关于圣谷之言,关于我荆长宁的事,还请诸位莫要做质疑。”

  说罢,她抬眸定定望向丹王。

  “上大夫之位,我接下了。”

  ……

  萧嵘一只手搭在荆长宁肩头。

  “喂,小宁儿,那封信上你究竟写了什么?”他挑眉问道。

  荆长宁眨了眨眼,望着萧嵘笑了笑:“你当真想知道?”

  此时,何桅望着手中那封信,心中拂过复杂的喜悦,纸张上墨意氤氲,洒然成书。

  “丹王破城之心从未止息,将军徒劳有何意义?

  将军能以一城拒万军,势必有不输昔日文真、孙茂之勇;能聚一城人心不失,势必拥何赢、孟云宁之才智;兵退而不反攻,势必有对丹王之忠。

  然将军忠否?今将军行一朝之忿,而不顾丹王失去你这样一位能臣,此为不忠!

  将军勇否?他日城破身死,威名不会在世间传播,此为不勇!

  将军智否?徒有战功,英名埋没,湮灭于历史之间,此为不智!

  丹王已有悔意,亦知将军才能,将军拥一城而归,定能上悦圣颜,下抚百姓,如此,何乐而不为之?”

  荆长宁望着萧嵘道:“何桅的心有不忿,有期待,亦有畏惧,无非抚慰他的不忿,化解他的畏惧,给他期待的一切。”

  萧嵘想了想:“就这样简单?”

  荆长宁拍了拍萧嵘的肩头:“哪有那么复杂。”

  说罢,她笑着离开。

  萧嵘叹了声。

  “好像的确很简单,可是又没那么简单。”他揉了揉脑袋,“还是我太笨的缘故?不对啊,我一向聪明,喂喂喂,难道是传说中恋爱里的男人都是傻子?”

  荆长宁迈步远去,只余萧嵘一个人面色苦恼。

  “罢了,傻就傻吧。”他叹道。

  ……

  ……

  林国林王宫。

  林津坐于林王的宝座之上,面色戏谑地望着被押解而至的林蔚然。

  “三弟,许久不见了。”他笑着说道,“我以为你已经死了,却没想到你竟然活了下来,还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潜在王宫之中月余。”

  林蔚然面色沉静,即便手脚被束缚着跪在林津面前,他那种天生的冰冷和邪魅混杂的容色,使得他此刻的脸色依旧十分傲然。

  他不言语,只静静地用冰冷的目光望着林津。

  林津冷哼了声。

  “可是你混进了京都,混进了王宫又如何?”他双臂一展,龙袍的袖子带起一阵猎猎的风,得意一笑,“林国早就在我的掌控之中,哪个大臣敢对你施以援手?我登位早就名正言顺,你来得太迟!”

  林蔚然冷冷的容色终于动摇了些,唇微勾露出一抹邪邪的笑。

  “所以来迟了,便不可逆转了吗?”他被压着跪在地面上,苍白的脸扬起望向林津。

  “选择早就做下了,你来迟了。”林津说道。

  “那如果,没有选择呢?”林蔚然缓缓地将勾起的唇角平展开。

  “你如今整个人都落在我手中,生死不过在我的一念之间,你以为你还有翻盘的可能吗?”林津嘲弄道。

  林蔚然垂眸沉思片刻。

  “二哥,父王曾言你与我很像,但他向来喜欢我多些,你可知为何?”他问道。

  林津目露狰狞,有些摸不透林蔚然的话音,他难道是想说如果父王还在,以林王的偏爱,这个王位不可能落在他的手中吗?

  “那又如何?成王败寇。”林津说道。

  林蔚然摇了摇头:“我们很像,我们都有着野心,并且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只是你我的不同之处,便在于你的目光,太短浅了,我要的向来是整个天下,而你只着眼于小小的林国。”

  林津冷笑:“所以父王宾天之际,你在他国,所以如今你是阶下囚,而我是林王,我手中握着的是你的生死,这便是我所谓的目光短浅。”

  林蔚然轻声一笑:“你还是不懂,选择有的时候并不重要,即便我回来的迟了。”

  似是那抹深邃而傲然的笑意一瞬刺到了林津的心头,他愤然站起。

  “墨凉呢?来人!请司寇大人前来!”

  半盏茶的功夫,墨凉恭敬跪于地面。

  林津抽出梁上长剑,掷于墨凉面前。

  “杀了他!”他说道。

  司寇者,掌刑狱,林国之中杀人之事一向都是墨凉来做。

  墨凉怔了怔,问道:“不需经过堂审定罪吗?”

  林津冷笑地望着林蔚然:“夜长梦多,我要亲眼看着他死。”

  墨凉应声称是,左手持剑走到了林蔚然面前,目光一如平日,冰冷看不出情义。

  他持剑端平,剑身反射出林蔚然邪魅冰冷的双眸。

  “三公子,得罪了。”他说道。

  说罢,抬剑朝着林蔚然刺去。

  剑光冷然,只见一道白光掠过,滚烫的颈血喷溅而出,落了堂下一地。

  林津怔怔地望着扣押着林蔚然的两个兵士死不瞑目地倒下在血泊间。

  他冷冷地望向墨凉,目光眯起:“你背叛我?”

  这一个月来,墨凉在他面前中规中矩,他一直都是个不善言辞的人,从不拉帮结派,林王还在的时候,也一直得到重用,林津许诺他,只要他跟随,定然会给他更多的重用,墨凉当时答应了,林津根本就没有起疑。

  几年来,他一直太过平静,朝中也没有丝毫人脉,这样的人,他一直想收归己用。

  可是。

  墨凉摇了摇头:“我没有背叛你,我一直都是公子蔚然的人。”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