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世事渐翻腾_乱世长宁_七彩小说

一秒记住【炫彩小说网 www.zjrenli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众人立在内堂门前,被一条长凳挡在外面,一时不知该怎样应对。

  求画?那人已经撂下话语绝不会绘画。

  胁迫?那人已经当着众人之面,将所有人的底细抖了个清楚。

  黎夏从长凳上站起,目光很是凶悍地扫了眼众人,说道:“你们还不走吗?”

  “真…真的就不画了?”那杨登一脸不可置信说道,“那可是三千两黄金!”

  黎夏淡淡地瞥了杨登一眼,说道:“我家郎君是清雅高洁之人,怎会让世俗银钱玷污绘画这般高雅之物?”

  他就知道,郎君这般出尘的人,肯定不会贪图钱财,可是为什么郎君之前会向孙大夫许下那千两黄金呢?

  黎夏不懂,他摇摇头不去想这些,他只知道郎君总是有他自己的理由,他要做的就是听郎君的话,把面前这群想要刁难郎君的人统统赶走!

  众人见黎夏怒目而视的样子,又见荆长宁已经消失了身形,一时之间不由有一种重拳打在棉花之上的感觉。

  “罢了。”有人道。

  旋而有人禁不住转身离开,有一就有二,只是一会儿功夫,百来号人三三两两便离开了个干净。

  黎夏舒了口气,却见荆长宁从内堂之内探出一个脑袋,拍了拍自己的胸脯说道:“总算是走了,我还真怕他们打我!”

  黎夏禁不住一笑,郎君这个样子真的很可爱,他立刻许诺道:“郎君放心,有黎夏在,谁敢欺负郎君我就打他!”

  荆长宁闻言一怔,有些好奇地打量着黎夏,问道:“你干嘛对我这么好,我不过是花钱赎下了你。”

  黎夏脸色一红,挠了挠头说道:“因为郎君对我也好啊,黎夏第一次觉得自己被人尊重了。”

  荆长宁几个跳步坐到靠椅之上,有些得意说道:“我刚刚是不是很厉害?”

  黎夏想起刚刚荆长宁大喇喇立在长凳之上,一个人把百来号人噎地说不出话来的样子,不觉点头说道:“郎君的确厉害,我就知道郎君不是个贪图银钱的粗俗之人!”

  荆长宁听得此言,见黎夏一脸认真的样子,却不由面色泛过一抹红晕,可是她从来不是个害羞的人,她朝着黎夏点了点头,说道:“我本来就很清雅高洁,”自恋的话语落下,荆长宁又望向黎夏,说道:“继续关门,半个月之后再开!”

  黎夏一脸不解,郎君不是已经赶走了那些人了吗?难道他们还会再来纠缠不成?

  可是他没有多问,毕竟郎君总有他自己的理由。

  这荆府的门一闭,又是半月。

  ……

  深秋意蕴渐浓,易禾只见对面的门前落着重重的锁。

  十多天前,荆府的大门打开过一次,那次,他见着百多号人一拥而入,心知那些人是冲着荆先生求画而去,可是毕竟当时荆长宁的名声传得极差,那些人定不会以礼相待,此去必是一番刁难。

  他本以为当时荆长宁会选择忍气吞声,毕竟虽然那些人没有尊重之意,但却都是准备了银钱的,只要荆长宁愿意,万两黄金并不是难事,可是荆长宁若是真的那么做了,他传到外面的名声定是会差到了极致,从此再无扭转的余地。

  易禾心中担忧愧疚之余,却也有一种压抑不住的期待,按照荆先生那日所言,只要有万两黄金,他便能助自己得到易国君位。

  那种期待的情绪在脑海中浮现之后,易禾更加愧疚,心中暗暗埋怨自己不该这样想,可是却也暗暗许诺,若是荆先生真的如此做法,他日他得势之日,定为荆长宁正名!

  可是谁都没有想到的是,荆长宁傲气地拒绝了。

  那日,他拒绝了众人,一幅丹青都未曾流出。

  但是流出了这样的话语。

  ——我荆长宁那么清雅高洁的人,会是那种见钱眼开的粗鄙之人吗?

  ——我荆长宁一向慕那清高之流。

  ——书法墨画皆是不可亵渎之物,怎能粗鄙用银钱衡量?

  这样一个反转是世间众人所未曾料想到的。

  虽说那百多人对荆长宁无礼之举甚是诋毁,但这样的话语还是传到了世间。

  众人观望之中,却见那荆长宁继续闭门,大有一种隐居于世,不问世俗的感觉。

  随后便是孙慎又出来辟谣,替荆长宁辩驳说道,那荆长宁虽不收他为徒,他依旧会以师礼待之,当众说那荆长宁的确是一个清雅高洁之人。

  石业则不甘示弱说道,那荆长宁虽说收取了千两黄金,但也是双方你情我愿,那人还说,他作画向来只看心情,非有缘之人不予!

  一时之间,丹国都城红蔷之中的舆论风向又是一转,众口铄金之中,那荆长宁竟是被传成一个身怀绝世画技,却轻狂傲气之人。

  这一说法,渐渐遮盖了之前那所谓的粗鄙形容。

  易禾心中欣喜同时,又不禁有些担忧,这样一来,名声是挽救了回来,那万两黄金又作何打算?

  ……

  荆府。

  荆长宁这几日闭门之中,在世人众说纷纭的时候,她也并非什么都未曾做。

  她在做什么?

  她在睡觉。

  就像她之前对众人说的,大白天不睡觉简直就是浪费!

  黎夏只知道郎君将自己一个人蒙在屋里,无论什么时候进去瞧上一眼,郎君都是闭着眼睛的。

  床榻,竹椅也就罢了,甚至她躺在桌案之上,靠在墙壁之上,总之是睡地千奇百怪,随意至极。

  荆长宁在想事情,闭着眼睛倒也不一定是睡觉,困了就睡了,醒了闭上眼睛继续想事情。

  闭上眼睛,她能够很清楚地理清自己的思路。

  直到第十四天的傍晚,荆长宁揉了揉惺忪的睡眼。

  “黎夏,备纸墨!”她说道。

  黎夏心中早已不去想荆长宁究竟是什么打算,他现在也明白自己根本就猜不到,渐渐地,总归就习惯了。

  荆长宁将宣纸铺开,墨汁与清水融在一起,氤氲开或浅淡或浓重的墨色。

  黎夏只见荆长宁清淡地立在桌案之前。右手平稳而潇洒地挥动,那在外面早已传到千金的墨画,就这样一张一张地从郎君的指间流泻。

  约莫过了半个时辰,荆长宁的面前铺散开了约莫十张的墨画。

  从花鸟到人物,从楼阁到山水,每一幅皆是意境斐然,自有一种动人心魄的韵味。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