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 束缚与自由_乱世长宁_七彩小说

乱世长宁 第163章 束缚与自由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炫彩小说网 www.zjrenli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局势已经超出了高泰的掌控,他唯一能做的,便是杀了他们所有人。

  然后呢?

  高泰心底像是想到了什么。狠狠哆嗦了一下。

  只能解一时之危,然后,林蔚然还是不会放过他,他会死得很惨。

  想到这里,死里逃生的庆幸瞬间化作恐惧。

  他望向场中各起的战局,掌心攥紧。

  所有人各自为战,唯一攻向他的萧嵘被之前那个死士拦住,此时没有人能对他构成威胁。

  他转头,目光落到了开着的石门。

  脑海中一道光火乍然而现。

  对,逃出去,不回林国了!他要活着!他要好好地活着!

  他不和谭易水争了,什么都没有命重要!

  想到这里,他的面容露出一抹喜色,向着石门跑去。

  剑锋相交擦出明亮的火花,萧嵘和南宫落月四目相对。

  同时,重重一点头。

  剑锋倒转。

  在将要迈出石门的最后一步,高泰忽的感觉颈项间传来凉意。

  两道长剑落在他的脖颈间。

  萧嵘笑道:“你想去哪?”

  高泰怔怔转过头,只见南宫落月扯下遮面的黑色布缎。

  “你不是王上的人?!”

  南宫落月并没有回答他的话,只望向萧嵘点头道:“交给你了。”

  萧嵘微笑着望着高泰,剑锋紧贴他的脖颈:“让他们住手,放我们离开。”

  高泰咬牙,并不言词。

  萧嵘目光悠悠落在高泰的右臂之上。

  “我知道你心中憋屈,我记得你之前说心中憋闷是有缓解的法子的。”他说道,“我帮你如何?”

  萧嵘手起刀落,高泰的右臂飞起,溅开一蓬血花。

  高泰痛声嘶喊。

  “如何?”萧嵘笑道,“心里还憋闷吗?不憋闷了就听我的话。”

  萧嵘的目光悠悠落在高泰左臂之上:“否则……”

  痛楚与恐惧混杂,高泰狠狠地哆嗦了下。

  “我答应你!”他颤声喊道。“都给我住手!”

  ……

  ……

  荆长宁睁开眼睛的时候,在荆府她自己的房间里。

  手臂有些痛,她转头望了过去。

  只见萧嵘低着头,很认真地将捻着银针。

  她眨了眨眼睛,安静地看着他。

  光线刚好,将他额前碎发镀了层浅浅的金色。

  荆长宁安静地望着萧嵘,望着他小心地在她的手臂上捻着银针,恍惚间,有股灼烫的气流渐渐充斥在她的胸腔里,一点一点地像四肢百骸蔓延而去,那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她从来没有感受到过。

  恍惚间,像是感觉到了什么,萧嵘抬起头。

  四目相对。

  “醒了?”他轻声道。

  荆长宁点了点头。

  “后来呢?”她问道。

  萧嵘微笑:“你是想知道后来发生什么了吗?”

  荆长宁嗯了声。

  “你可能真的猜不到,”萧嵘笑道,“是丹雪。”

  ……

  “公主这是想通了?”文逸摇着手中的竹扇,望着面前身穿浅紫衫裙的女孩子问道,“愿意被我勾引了?”

  在最后关头,萧嵘挟持高泰,堪堪将所有人救了出来,但最终决定胜负的,是丹雪。

  当丹雪领着三千禁军直接掀了那片村庄,当漫天茅草乱飞的时候……那也是挺壮观的。

  丹雪抬了抬眉:“你若是真的想要我答应嫁你,不要再让我听见这般轻佻的言词。”

  文逸面色僵住,将竹扇一节一节收起:“你这样做是很不道德的。”

  丹雪想了想:“毕竟是你有求于我在先,我提些要求也不过分。”

  文逸煞有其事地摇头:“不是有求于你,是互利双赢。”

  ……

  “互利双赢。”荆长宁喃喃道,“他们,还真是敢做。”

  萧嵘温和笑道:“没什么不敢的,只是世人皆把这样的联姻当做束缚,却不知,这也是另一种自由。”

  荆长宁目光亮亮地望着萧嵘:“名存实亡的婚姻,没有爱便没有束缚,的确是一种自由。”

  ……

  青草地上,文逸和丹雪脑袋靠着脑袋仰面躺着。

  “成了婚,我父王就再也不用担心我的婚事了。”丹雪笑道。

  “成了婚,我父王和明叔就再也不用到处给我折腾漂亮姑娘了。”文逸笑道。

  “我要去九州最西边的地方看广阔的落雪原,骑上一匹雪白的马,像风一样地驰骋!说好了,你不准管我!”丹雪转头,指着文逸告诫。

  文逸撇嘴:“谁想管你,我还想借着你打掩护,以后天天跑去公子倌里找漂亮小郎君呢。”

  “……”丹雪,“你真是够了。”

  文逸露齿一笑:“不够啊,我可和你说好了,经过这件事,我下了一个很大的决定!”

  “什么决定?”

  “我要去追长宁小郎君!!”

  “……”丹雪一个翻身骑到文逸身上,“你打谁的主意都不准打荆郎君的!那是我喜欢的人!虽然他不喜欢我,我也决不准你一个男人玷污他!”

  文逸抬手要将丹雪掀下去:“我就是喜欢他!我就是要追他!他长得那么秀雅,又重情重义,连不熟悉的东方乐月都可以去救!武功那么好!人又那么聪明!我就是喜欢他!”

  丹雪倾身,扑倒在文逸身上,抬起手掐他脖子:“我!不!准!”

  文逸面色涨红,伸手抠丹雪的手:“杀了我你就等着守寡吧你!”

  两人憋着红脸拉扯。

  文逸猛然挣开,丹雪力道不支……

  ——“啪”

  丹雪重重地向文逸身上摔去,手慌忙间按向文逸的胸口……

  宽大襦衫之下,鼓鼓囊囊的,软软的……

  丹雪愣怔三秒。

  “啊……”她瞪大眼睛。

  文逸面色红若艳丽红霞,慌忙间捂住丹雪的嘴。

  “这不重要,真的,你要喊出来,我们就都完了,你也没法玩了,我也完蛋了!”文逸心虚地嚷嚷道。

  丹雪回过神,呈惊呆状望着文逸。

  “这怎么……可能?”她语不成句。

  文逸讪讪,长长的睫毛扑闪:“所以,我瞒尽天下也挺不容易的,公主殿下千万别把我这层皮给扒了,要不然我可就没得玩了!”

  丹雪眼眸却忽的亮了起来。

  “这样说的话,以后我出去玩也可以这么办!”她望向文逸的眼眸忽的有一抹钦佩,“不过你还真是厉害,瞒尽天下也就算了,还混了个天下五公,佩服!”

  文逸笑了笑,挑眉道:“这下我去追长宁小郎君你该不会拦我了吧?”

  丹雪想了想:“就算你是……那也……我不就是……”她叹了声,“我管你丫干嘛,我玩我的你玩你的,看在你也挺不容易的份上,你要是真被伤了情,我给你留个肩膀。”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