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 人情有翻覆_乱世长宁_七彩小说

乱世长宁 第169章 人情有翻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炫彩小说网 www.zjrenli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丹王的面色僵住。

  “先生,先生这是什么意思?”他面色惨白。

  荆长宁笑了笑,将摊开的手收回,带着三分痞气环抱在胸口。

  “怎么样?是不是很担心,国家飘摇,生死攸关的滋味很不好受对不对?”她笑道。

  “你……”丹王咬牙,却说不出话来。

  “当初,易国君臣也是这样的感受,这就是国家飘摇的感受,恐惧,无力,挣扎,却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一切一点一点到来。”

  荆长宁目光宁和,话音平缓。

  “你闭嘴!”魏莫言咬牙呵斥道。“口口声声易国,你如今当的是我丹国的官!你究竟向着哪一方?”

  荆长宁只平静地甩了魏莫言一个白眼。

  “那又如何?”她反诘道。

  魏莫言哑口无言。

  是的,那又如何?

  她有能力,丹国如今的存亡就系在她的身上,她为易国不平又如何?

  “此间事了,孤亲自去易国赔罪。”丹王忽道。

  朝堂之间,众人闻言皆是震惊。

  两国,从来没有胜利的一方,竟在之后还去败退的一方赔罪……

  荆长宁轻理青衫两袖,笑道:“如此甚好。”

  “先生气可出了?”丹王闻言,连忙问道,“可否告知用何办法能让云国退兵?”

  荆长宁微微一笑:“可以,不过……”直接对丹王摊开手心,“我要丹国三军的兵权。”

  荆长宁话语定定。

  四下陡然陷入一片死寂。

  “不可!”魏莫言大喊,“兵权乃一国之根本,若是兵权落入你的手中,而你想用丹国的兵做出不利于丹国的事,丹国岂不是一点招架之力都没有?”

  荆长宁煞有其事地顺着魏莫言的话音点了点头:“有些道理,所以舍不得就算了,大不了一起死。”

  荆长宁话音磊落,干脆而光棍。

  “你……”魏莫言指着荆长宁,却连一句话也说不出。

  丹王皱眉沉默。

  “孤给你!”他忽道。

  一时间,整片朝堂又是惊成一片。

  这……这就将整个丹国兵士的调动权直接交到这样一个不明心思的人手中?

  丹国如今能调动的兵士有二十万,那荆长宁若是用这二十万大军做些别的事,比如逼宫,比如谋反……谁能拦他?!

  荆长宁接过小德子捧来的虎符,面色却一瞬认真下来。

  “那便谢王上信任了。”她承诺道。

  话音一落,荆长宁甩袖而去,留下一朝君臣面面相觑。

  死寂……

  虎符只是一块雕刻精巧的紫檀木,不沉,荆长宁随意地放在指间把玩着。

  上下跳动着的,是一国的命脉。

  军队啊……

  二十万呢。

  ……

  文逸见荆长宁离开,抬步追了出去,刚下台阶,便见丹雪挡在她的面前。

  文逸皱眉望了过去:“你想做些什么?”

  丹雪犹豫了下,开口说道:“丹国如今值生死存亡之际。我父王对你如今处境不满,所以,我们的婚事可能要取消了。”她顿了顿,“虽然你我都不曾在意婚事本身,但此时文国变故,料想你定然出了不小事情,我这样做,有些对不起你。”

  文逸怔了怔:“你想说什么?”

  丹雪笑了笑:“我想告诉你,我父王对你不满,只是我父王的事,可惜如今丹国自顾不暇,不过你放心,若有力所能及之处,我会帮你。”

  文逸微微一笑。

  “说来,我也无心婚事,取消也好。”她说道。

  若是婚事能成,她便相当于在丹国之下有了托庇,文鸿想对她动手也会掂量一二,可是如今丹国自顾不暇。

  “虽然很现实,但你能这么现实说不出,也算是坦然了。”文逸笑着说道,“那便再见了。”

  话音落下,文逸转身离开。

  ……

  门扉紧闭。

  荆长宁将兵符放在桌案上,抬眸,望着桌案前坐着的萧嵘。

  “现在,丹国的军队落在我的手中了。”她眼眸里浮现一抹黑色。

  萧嵘微微扬唇。

  “接下来,该我了?”他抬眉问道。

  荆长宁点了点头。

  “我们是该好好谈谈了。”她说道。

  ……

  半盏茶的功夫。

  门扉重重地被甩开。

  萧嵘一步迈出,目光之中满是愤愤颜色。

  “荆长宁!”他冰冷扬唇,冷声一笑。“你果然无情至极!”

  荆长宁平静地从屋内走出,轻轻抬手在被萧嵘摔坏的门扉上扬手轻抚了下。

  “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我。”她微笑道。“我玩弄人心如棋子,云国而已,如今云国在我的对立之地,我不在乎一点一点地毁了它。”

  荆长宁轻轻攥了攥手心。

  “你口口声声要陪我一路走下去,如今,我站在丹国的立场上,必然会和云国生死相见,我不会有丝毫手软。”她说道。

  萧嵘咬牙。

  “你为何一定要这么做?你如今得到的还不够多吗?你何必在乎一个丹国?我们完全可以离开丹国?离开这纷扰的世俗,我们去过平淡的日子?你为何一定要逼我在你和云国之间做选择?”他拳心攥紧,唇角痛苦地绷起,“你要我如何去选?!”

  荆长宁平静望着吱呀作响的门扉:“你不是已经选择了吗?”她微嘲地扬了扬唇,“嵘公,你既然舍不下云国,何以假惺惺要陪在我的身边?”

  萧嵘面色痛苦:“小宁儿,你……”

  “你走吧。”荆长宁平静而不带一丝情绪,“他日战场之上,我不会对你手下留情。”

  说罢,荆长宁转身,合上门扉。

  身体一软,顺着关紧的门扉坐到地面之上。

  她的眼眸平静,抬手,抚在胸口之上,那里,烫烫的,正如这几日一般,跳得飞快。

  嗯,是病,就得治。

  荆长宁狠狠地将心口的衣衫攥紧,低头,脑袋埋到了臂弯里。

  萧嵘安静地在门外静立了会。

  “发生什么了?”黎夏从屋内迈出,不解地望着这一幕。

  萧嵘不语,只静立地望着紧闭的门扉。

  直到天色微暗。

  他挪动了一下步伐,苦涩一笑,转身迈步,再不留恋。

  “你去哪?”黎夏望着萧嵘的背影,出声问道。

  萧嵘光棍而微带痞气地挥了挥手。

  “小爷我刚想明白了一些事。所以,小爷我不陪你们玩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