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章 假凤倾虚凰(上)_乱世长宁_七彩小说

一秒记住【炫彩小说网 www.zjrenli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再走几步,荆长宁便瞧见了丹雪。

  那丫头咬唇望着自己,将手里的帕子来回绞着。

  荆长宁移开目光,继续向前走着。

  再前面便是羽国了,来人荆长宁并不太熟,是羽国的庄文山,荆长宁暗松了口气,还好,还好不是愚生。

  再走几步,便瞧见了一双幽怨的眼睛。

  萧嵘忿忿地抓起桌上一块糕点,望着荆长宁狠狠地咬了一口。

  结婚这么大事情都不告诉我!

  你丫个没良心的!

  不过……为什么她是新郎?

  那旁边那新娘是文逸?

  小爷我就静静看你怎么玩!

  看你怎么收场!

  荆长宁默默地冲着萧嵘翻了个白眼,径直走了过去。

  “嫂子她……”云襄在桌下踢了萧嵘一脚,“这亲还要抢吗?”

  萧嵘气鼓鼓地扭过头。

  “她又不是新娘,我抢过来干嘛?我嫁给她吗?”萧嵘甩了甩手。

  云襄望着萧嵘一脸幽怨小媳妇的模样。

  “其实我觉得她要是开口娶你,你肯定是愿意的。”云襄一本正经说道。

  萧嵘一脚拧在云襄脚面上。

  “贺礼送了十万两黄金,还有空瞎侃,还不赶紧吃回来!”说罢,萧嵘一块绿豆糕塞到云襄嘴里。

  再往前走,荆长宁隐约间感觉到一双微烫的视线。

  她的瞳孔微微一凝。

  黎川?

  她记得他当初和黎泽一起刺杀林王的场景,只是当初她还不知道他们二人是楚国旧人,只是在九雨峰中见过黎夏之后,黎夏把一切都坦白地告诉她了。

  她记得那两个刺客的长相,所以一眼就认出了黎川。

  可是……林国来的人不是谭易水吗?

  那个如今在林国混的风生水起的右将军,连庄新都几次差点栽在他的手里。

  谭易水抬起脸,两个人的视线交缠到一起,心中皆是惊疑而复杂。

  谭易水细细地望着荆长宁的脸……又想起墨凉面具下苍白的容颜……

  这个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相象的两个人,几乎可以说是完全一样……

  一种惊怵陡然间从谭易水心头泛起,如此相象到几乎分辨不出的两张脸,只有……

  双生。

  ……

  透过半透明的红纱,握着同心结,文逸小心地随在荆长宁身侧,一点一点地走到朝殿的白玉阶前。

  文王坐在王位之上,透过一步步走来的文逸,仿佛看到了当初的霍怡。

  同样的光彩照人。

  “这是怎么回事?”有低低私语在百官之中传来。

  “这是公子逸?”

  “传闻公子逸喜欢男人,一直都以为是传言,可是……这不是胡闹吗?”

  “也不仅仅是传闻,据说当初公子逸和那个叫陶渐深的就不清不楚的……”

  “可是……这荆长宁又是怎么一回事?他凭什么娶公子逸?要知道公子鸿已死,公子逸日后必然会问鼎王座,他这样娶了公子逸,岂不是说整个文国都落入他的手中?”

  四下窃窃私语,萧嵘抬眉望了文王一眼,这样的言辞就是一国的人心,他任由这样的言辞动荡,很容易使人心涣散。

  不过……他们说的也都有道理,难道小宁儿“娶”文逸是为了掌控文国?

  然后以文国为中心,向林国……

  可是文逸呢?文逸为什么会答应?

  这是一场交易?

  如果真的是一场交易,那么文逸毕竟是一个男人,他岂不是太亏了些?还是说是因为小宁儿刚刚帮他把王位夺了回来……若是他真的喜欢男人然后喜欢上小宁儿……那洞房……

  萧嵘忽然有种想要吐血的冲动。

  只能等这成婚大典结束,他要立刻把小宁儿抓过来问清楚!

  转头,只见易禾和丹雪也是一脸压抑不住的想要冲上去的样子。

  萧嵘默默地望着已经开始拜天地的荆长宁和文逸,安静地扯过拿起酒壶朝着嘴里灌了一口。

  “你打算怎么做?”

  刚拜完天地,荆长宁轻声问了句身侧的文逸。

  文逸轻声一笑:“当然是实话实说喽,本来,就没什么见不得人的。”

  说罢,文逸拉着同心结,朝着文王身边走去。

  整个广场上的目光全然落在文逸面上,窃窃私语,目光疑惑。

  凰袍飞扬火般的颜色,烈烈攀延着风的轨迹,此刻的她,如翱翔九天的一只凤凰。

  绚烂,夺目。

  荆长宁含着浅笑地站在她的身侧,彼此握紧手中同心结的一端。

  文逸扬起手,揭落遮在面上的红纱。

  轻纱随风而落,旋转几个沉浮和华丽红艳的长毯融为同一颜色。

  那一瞬,文逸的面容上露出释然的笑靥。

  “今日,文国公主文逸,以泱泱文国为聘,嫁于圣谷弟子荆长宁!”

  她的话音清脆,掷地有声。

  什么?!

  陡然间,整片广场陷入一片死一般的寂静。

  公主?!

  以文国为聘?!

  如平地起惊雷,众人久久回不过神来……

  半晌后,才传来倒抽冷气的声音。

  “他是女儿身?!”

  “什么叫以文国为聘?!”

  景华默默望着文逸吞咽了一口唾沫。

  或许在场间,就他反应得最快了。

  “好漂亮的美人,我当初怎么没发现她是女儿身?!早知道当初他说要和我在一起的时候……”

  “怎样?”东方乐月微笑着剜了景华一眼。

  “我……我就赶紧跑!”景华吞咽了一口唾沫,默默转头,嘟囔道。“我……我哪敢……”

  红艳的凰袍迎风猎猎,文逸迎着所有人的目光,眸含浅笑。

  “就是这样,”她举起和荆长宁共同握着的同心结,“今日,我文逸在此昭告天下,我瞒了十六年的女儿身!更要让全天下知晓,我会是文国的王,而荆长宁会是文国的王夫,从今日起,她的话,就是我的命令!就是整个文国于天下的立场!”

  以国为聘,以国相许。

  有一种豪迈而壮阔的气浪席卷在场的所有人,七国之间,百官林立……

  那个女孩子坦然揭露瞒了十六年的女儿身,然后,以一场倾国盛嫁,许一人心。

  “还挺浪漫。”景华喃喃道。

  东方乐月叹了声:“可惜。”

  “什么可惜?”

  可惜荆郎君也是女儿身,否则,这真的是一场盛世华嫁。

  “可惜丹国多少女儿家要为了荆郎君出家做姑子了。”东方乐月撑着手,朝着眼眶通红的丹雪怒了努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