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7章 君心似我心(中)_乱世长宁_七彩小说

乱世长宁 第237章 君心似我心(中)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炫彩小说网 www.zjrenli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觉得,我们应该回去了。”荆长宁坐在一处茅草屋上,遥遥望着天际。

  一侧,萧嵘握着一把花生米往嘴里不停地塞着,嘎吱嘎吱地嚼。

  “想清楚了?”他问道。

  荆长宁点了点头:“丹国的事我想不清楚,但只要是假的,总归有一天会水落石出,”她望向萧嵘,“你知道为什么一直以来,我一直都在被动地化解林蔚然的局吗?”

  她并不是做不到夺得主动权,但一直以来,她的行径更多的看起来是被动了些。

  荆长宁没有等萧嵘说话,继续道:“因为,有的时候做得越多,反倒错的越多,他的错,就是我的机会。”

  萧嵘鼓着腮帮子嚼着花生米,愣愣地望了眼荆长宁,像是想说什么,然而花生米塞得有点多,多到他说不出话来,只得附和着不断点头。

  荆长宁来回摩挲着掌心一把雕花匕首,有些无言。

  萧嵘努力地把花生米咽下去:“丹国的事,你是不是发现什么了?”

  荆长宁沉默良久,开口道:“我在想……”

  荆长宁蓦然转过头,目光沉沉一顿。

  “我哥哥……会不会还活着。”

  萧嵘神情一变,沉眉不语。

  荆长宁的神情有些沉闷,话音很轻,但吐字很清晰:“我想了很久,想了很久很久,我不明白,却又隐隐地很期待很期待。”荆长宁的目光陡然凝了凝,目光定定望向萧嵘,“当年,十一年前,五月十五日那天,你在哪?”

  十一年前,五月十五日,楚长安于临秋城,于全天下面前,死于车裂之刑。

  “我试过。”萧嵘像是想到了什么,沉吟道,“可那时的我,所有的一切都太过无力。”

  萧嵘的话音简短,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草草一言掩盖。

  萧嵘微微沉眉:“当时,我拼死潜入临秋城,却只能远远地看他最后一眼,连他的面都不曾见到。”

  荆长宁有些颓然地轻勾了勾唇角。

  “或许,我不该抱希望的。”她自语道。

  萧嵘张了张口,像是想说什么。

  当年……他忽然想到一件事,一切被他忽略了,却在此刻被勾起的记忆。

  他试过,他真的试过。他不能看着楚长安死,可是那时的他,根本没有能力带着两千残兵去救楚长安,更何况,那是送死。

  他只能去找一个人,一个能扭转乾坤的人。凤叶草已经没有了,他没有筹码再让那个人出手,他只能求他,求他……

  萧嵘勉强地笑了笑:“无论他是生是死,都不想看到你难过的。”

  荆长宁点了点头,目光定了下来,良久,她抬眸望向了遥远的西边,那里的太阳正渐渐落下。

  “我想,林蔚然的棋应该下完了,是时候,换我了。”

  没有时间悲伤,因为夕阳渐浓,又是一天将要过去了,时光似箭,恍惚间便如白驹过隙。

  萧嵘却不知在想些什么。

  他必须,去找那个人问清楚。当年的事,究竟有没有什么被他遗漏。

  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希望,总要试试。

  思绪渐深,两人各自沉默着,忽的听见一声马嘶。

  景华骑着一匹马气喘吁吁地冲到草屋下,马还未停步,便听他急声冲着萧嵘喊着:“走,随孤进宫!”

  萧嵘愣了下,有些不解地望了眼荆长宁。

  景华咬牙,显然是急了:“救人!孤求你!”

  萧嵘神情一凛,顿时从茅草屋顶半惊半慌地摔了下来。

  步伐还未站稳,景华策马上前,一把拉过萧嵘,横手一甩扔到马前面。

  荆长宁瞪大眼睛,望着萧嵘被横扔在马上,一脸懵:“这……这是……抢亲?”

  萧嵘顿时也是懵了。

  “喂,我说你……”

  “算我求你。”

  “我……”

  ……

  “发生什么了?”文逸从茅草屋里跑出。

  荆长宁指着景华和萧嵘策马而去的背影:“绑架?抢劫?”

  “长宁,你不去救?”

  “为什么要去救?”

  “你不是喜欢他吗?”

  “这有关系吗?”

  “……”

  文逸叹了声,仰起脸望向屋顶上的荆长宁:“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荆长宁回过神,神情微变:“估计是出事了。”

  “谁出事了?”文逸皱眉问道。

  荆长宁沉默片刻:“能让景华失态到这种地步的,只有乐月。”

  话音未落,她利落从屋顶上跳下:“我得去看看,乐月不能出事。”

  ……

  萧嵘只觉得自己浑身被颠得散了架,回过神已经到了景王宫。

  景华一把把萧嵘从马背上拎了下来:“求嵘公救乐月。”

  萧嵘缓了缓神,顿时意识到事情的始末。

  没有计较景华的事,萧嵘来不及多做犹豫,连忙在景华的引导下朝着东方乐月的苑落而去。

  屋里已经拉上了一层帷布,见到有人随着景华回来,连忙让开一条路。

  那太医也是一惊,显然是对萧嵘的出现格外惊讶,心想自己只是随口一提,这尊大佛居然真的被王上找来了?

  “有我在不会出乱子。”萧嵘望了眼景华,“你别一脸要死要活要殉情的样子,我们的账,小爷我等会再和你算。”

  萧嵘的话是一边走一边说的,景华的面色变了变,便见萧嵘已经迈步进了帷布之内。

  心里不知为何安定了些。

  接下来,便听见帷帐内传来一声接着一声节奏很快的话语声。

  “人参、当归、川芎……熬成汤药!”

  “热水……”

  “剪刀!”

  银针萧嵘有随身带的,他在东方乐月足底施了几针,未多时,东方乐月呻吟着睁开眼睛。

  景华听见东方乐月的呻吟,不顾太医的阻拦,硬是冲了进去。

  东方乐月睁开眼睛,便看见了萧嵘,很快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景华接过依梅熬好的汤药,凑到东方乐月唇边:“乐月,你放心,孩子不会有事的,你也不会有事的。”

  东方乐月目光移到景华身上,猛然间伸手推翻了他手中的药碗。

  景华一慌:“你这是做什么?”

  东方乐月咬牙,气若游丝:“你若让他救我,会欠下人情。”

  景华一怔。

  “所以,我不要他救。”东方乐月沉声道。“我还欠你一命,这条命,就当还你。”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