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5章 离天空最近_乱世长宁_七彩小说

一秒记住【炫彩小说网 www.zjrenli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日头有些热。

  “不请我进去坐坐?”荆长宁望着羽溪生笑道。

  羽溪生很坦然地摇了摇头:“丹国公主在里面,所以长宁还是不要进去了,否则万一打起来,会有些麻烦。”

  荆长宁微怔:“看来我来迟了,你已经做了选择。”

  羽溪生温朗笑了笑,伸手理了理纯白如雪的衣衫,做出了一个邀请的姿势。

  “倒也不迟。”他说道,“不如我们一道走走?御景园里的林木茂盛,比较清凉。”

  荆长宁点头:“好啊。”

  正像羽溪生所言,园子里的林木茂盛,落下的荫凉清清淡淡,有一种很舒服的感觉。

  荆长宁一路跋涉而来,这样的地方很适合休息。

  她望着羽溪生的目光温和:“挺不错啊。”

  羽溪生笑着点头:“你喜欢就好。”

  两人随意地走着,直到荆长宁的步伐在一棵树面前站定。

  那是一棵百年的榆树,枝叶格外地繁茂,树干约莫有两人合抱那么粗。整个御景园便是以这颗榆树为中心。

  更特别的是,这棵树格外地高。

  荆长宁踮起脚尖仰起脸容透过榆树的枝桠望向蓝湛湛的天空。

  羽溪生有些不解地望着荆长宁,不知道她想要做什么。他一直在等,等她提出让羽国入文国的会盟,或是等她质问,为何羽国为何要昭告天下与她势不两立。

  可是她什么都没有提,只静静地随他走着,直到看到这棵树。

  荆长宁上前走了两步,将掌心贴在榆树粗粝的树皮上。然后纵身跃了起来。

  她像是树间的一个精灵,身形很是灵活,很快地沿着树干向上攀爬去。

  可是羽溪生的眉心簇了起来,这棵树很高,若是一不小心失足落下,她可能会摔伤。

  随着越爬越高荆长宁的眼眸却亮了起来。树叶枝桠在她的四周沙沙作响。她好似离天空越来越近。

  蓝色的,明朗的,广阔的天空。

  她爬到榆树的最高处,从密密的枝叶里探出一个脑袋。

  羽溪生只看到她的身影遥遥附在榆树的顶端,随着顶端纤细的枝桠摇晃着,这样的一幕看起来有些心惊。

  “小心些!”他禁不住开口喊道。

  荆长宁迎着风笑得明媚:“这里的风景真好。”

  俯瞰整个羽王宫,她看见了从殿内走出的丹雪,再往外,是风楠城的轮廓,她忽然觉得羽国的都城像是一只瓢虫,很丑的那种。然后她扑哧笑了。

  会当凌绝顶。

  “要不要上来一起看看?”她冲着羽溪生挑衅地抬了抬眉。

  羽溪生摇了摇头:“我不会爬树。”

  说话间,他的手微贴在身侧,似乎随时准备着,万一有什么从天上掉下来,能第一时间接住。

  荆长宁哦了声:“那我告诉你,你的风楠城长得很丑,就像一只瓢虫。”

  羽溪生的面色僵了僵。

  “或许,庭城那边会好看些,我从地图上看它长得像只石榴。”羽溪生憋出话道。

  荆长宁望向庭城那边,只见一个圆溜溜的轮廓。

  “都是圆的,你为什么不说是月亮或是大饼,要说是石榴?”

  羽溪生一时无话,他想说他本来就是敷衍着在接她的话,因为她的话真的不好接。

  “那就是大饼吧。”羽溪生憋出话来。

  荆长宁扑哧笑出声,眺望着远方,这样的一幕持续了一会儿。

  荆长宁转过头,伸出手摘下了榆树顶端最高的那片叶子,抿在唇齿间,然后矫捷地向下落去。

  羽溪生静静地望着她,随时准备着她一不小心摔下来他能接住她。

  然而虽然看起来心惊,荆长宁最后很稳地落到地面,然后她从唇间取下抿着的那片绿叶:“送你。”

  面前的女孩子眼眸晶亮,额际浮着细细地汗,别有一种动人的美好。

  那片绿叶躺在她的掌心,递在他的面前。

  “送我这个做什么?”羽溪生不解问道。

  荆长宁笑了笑:“本来想和你一起看天空,但你既然不会爬树有些可惜,只能勉强用这片叶子替代,毕竟它离天空最近。”

  羽溪生接过那片绿叶,那片叶子格外地绿,青翠欲滴,他依旧有些不解,却很有耐心地继续问着:“然后呢?”

  “然后,”荆长宁想了想。“很高兴与你的重逢。”

  羽溪生怔住。

  她爬上树的顶端,摘下离天空最近的那片叶子,然后递在他的面前,说上一句,很高兴和他重逢。

  这样的一幕格外地美好。

  美好地有些不真实。

  “可是我不高兴。”羽溪生说道。

  他轻轻地,轻轻地松开指缝,那片清脆欲滴的绿叶从他的指缝间轻飘飘地落下,贴着榆树干枯的树皮,然后归根。

  荆长宁的目光系在那片绿叶上,没有说话。

  羽溪生抿了抿唇。

  “你这是在利用我。”他说道,“你想利用我曾经对你的喜欢,让羽国入文国的会盟。”

  荆长宁扬了扬唇:“我的话还没有说。”

  羽溪生顿住话音:“那你说。”

  荆长宁望着那片落叶:“你总归要做一个选择,纷争掀起时才能护住羽国一片平安,”她仰起脸,“同在这一片天空之下,只有离天空最近的地方才能看清广阔的天下,羽溪生,你需要一个选择。”

  荆长宁转眸定定地望向羽溪生:“而不是像落叶,只能随风飘零。”

  羽溪生闻言,有些轻嘲地笑了笑。

  “你说得很有道理。”他说道,“天下两分,的确是逼着每一个国家在做选择,但在选择之前我想问一句,当初你为什么不说?”

  为什么在那个小乡村当初不说,如今来问我要一个选择?

  “当初道不同不相为谋,如今,道可以相同,你需要道相同,所以你便要让我与你为谋了吗?”羽溪生问道。

  荆长宁微怔:“当初只是退婚,与如今之事并无关系,我也不是以长宁的身份,而是以文国使臣的身份来与羽王殿下你交谈。”

  羽溪生又是轻笑。

  “可你在利用我。”他说道。

  荆长宁想了想:“欠你的我会还。”

  羽溪生重复道:“这还是利用。”

  荆长宁不再言说,她一向不喜欢解释第二遍,更何况所有的一切都摆在明面上。

  即便她很需要羽国的力量,但她还是决定将是非恩怨磊磊落落地摊开,而最终的选择权,她已经全然交到羽溪生手中。

  可是羽溪生摇了摇头。

  “我不喜欢被人利用。”他说道,“尤其是你。”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