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0章 一笑轻掷之_乱世长宁_七彩小说

一秒记住【炫彩小说网 www.zjrenli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萧嵘微怔,旋而笑了笑。

  “我不能看你再陷入险境,我一个人去就够了,阿襄性情耿介,有我在他身边才能多有照应,若不然真的入了狱,他很容易会意义用事,一旦真的坐实了谋反的罪名,便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萧嵘沉声道。“如今云天会在朝堂陷落,只剩下军中还可以制衡,除了海哥儿,便是我,我去,他们会有所忌惮,方可在必要的时候保住阿襄他们,而你不必要的。”

  荆长宁亦是沉默。

  “你说的有些道理。”她说道,“可我有些不放心。”

  萧嵘望着荆长宁绷紧的神情,心里软了软。

  “所以你才不能去。”他说道,“不能所有人都陷进去,你留下,才能救我们出来。”

  荆长宁沉默片刻。

  萧嵘不是云襄,云襄会为了大义头脑一热往回赶,但萧嵘行事并不鲁莽,从目前而言,萧嵘的确必须回去。而她留下,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但除了算计,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好似也开始做一些无谓的事了。就像当初让丹雪误会,以及去救云襄。

  荆长宁忽然想到当初师父说的话,人生于世,总归与人情冷暖无法割离。

  她好像开始懂一些了,那抹隐藏在她内心的黑暗好似很久都没有出现过了。

  荆长宁深望了一眼萧嵘,是因为他吗?

  是因为他吧。

  “要我听你的不是不行。”她扬唇浅笑,“不过,我可以不站出来,但我必须随你走一趟。你放心,我会保护好我自己,不会让你分心。”

  萧嵘沉默片刻。

  “那就走吧。”他说道。

  ……

  陆存续望着被围在人海中的云襄,颇有些憨厚地笑着。

  “老天待我不薄啊。”他笑着自语道。“刚让两条小鱼跑了,结果又回来一条大鱼。”

  云襄被围聚在人海之中,四围皆是森然的刀剑。

  他抬了抬头,隔着刀光剑影望见了陆存续那张憨笑着的脸。

  云襄手中的剑攥紧,一剑劈开前方的两个官兵,朝着陆存续的方向便冲过去。

  他不知哪来的力气,一路掀翻过去,挡者辟易。

  陆存续露出慌张的神色,连忙向后躲去。

  人群如水,被掀开后又是一波朝着云襄汇涌过去。

  “公子小心!”不断有喊声此起彼伏,云天会众人努力朝着云襄那边汇聚过去,然而剑光相阻,遥遥难至。

  几把剑落到冯蒙的剑上,重重的力道压得他单膝跪倒在地面的血水间,未回过神,几把剑架到他的颈项间。

  云襄瞳孔中映着冰冷的血光,眼看冲出重围无望,手猛然一扬。

  长剑脱手而出,遥遥朝着陆存续而去。

  随着长剑脱身,身后几把剑光带起血花。

  云襄一个踉跄朝着地面摔去,手臂、肩头、腰腹上皆是落了伤痕。然而他的目光只凝在飞掷出去的那把剑上,眼神死死地目送着。

  一种恨意从胸口里滚烫地迸发。

  他想杀了陆存续。

  很想很想。

  陆存续目光惊恐,旋而重重地拉过身边的一个官兵。

  长剑穿透那人的胸口,直直擦着陆存续的脖颈,带起一道浅浅的血痕。

  云襄拼死的一击没有成功,他映着决然的目光黯了下来。

  没有希望了。

  手中已无剑。

  他抱歉地回头望向还在浴血奋战的那些兄弟。

  旋即感觉冰冷的剑锋贴到了颈项之间。

  “好在,她应该没出事。”云襄苦涩一笑。

  ……

  “已经开始收兵了。”萧嵘沉声道,“看来阿襄已经出事了。”

  收兵,意味着已成定局,云襄定然是凶多吉少。

  转过一处巷口,荆长宁利落地放倒两个将士,瞥了眼萧嵘。

  “换上他们的衣服,行事会方便些。”荆长宁说道。

  萧嵘点头。

  两人靠着衣服的掩饰,混乱之中很快向前穿行着。

  短时间内不会有太大的怀疑,但只是短时间。

  又转过一处巷口,前方已然是公子府的门前。

  有领头人吩咐着清理尸体,萧嵘和荆长宁默默地凑过去搬运着。

  一抬眸,萧嵘的神色冷了下来。

  一种刺骨的寒意穿透眉目,若冷冷剑光。

  荆长宁不安地望过去。

  陆存续低头望着被压着跪在面前的云襄,伸手重重按在他肩上的伤口处。

  “公子。”他憨笑道,“好久不见,您躲猫猫的本事不错啊。”

  云襄面色惨白,咬紧牙关一声不吭。

  “很疼吗?”陆存续颇有些不忍,手下力道却更重了些,“可是谋逆啊,您怎么能谋逆呢?谋逆这种事做不得的啊,这是要杀头的,你让小人也不好办啊。”

  云襄啐了口。

  “别假仁假义,我看着恶心。”他讥讽道。

  “恶心?”陆存续揉了揉脸,手上还粘着云襄的血,抹得满脸都是,再一笑,颇有些狰狞。

  “我也觉得恶心,”陆存续道,“一口一个小的喊得我浑身难受,可惜小的习惯了。”话音未落,他继续憨笑道:“不过公子既然这样说了,那小的也就不客气了。”

  陆存续直了直腰,做了个手势。

  身后一个将士恭敬地递过来一卷名册。

  “该办的事还是要办。”他认真道,“云天会……嗯……云襄、何立笙、木连……哦,木连死了,还有冯蒙、张路……你们几个过去点点,看看有没有漏网之鱼什么的。”

  一众人被压着跪到近前。

  “脸呢。”陆存续道,“把他们脸掰起来。”

  一阵挣扎的乱动。

  “真是,怎么就不听话呢。”陆存续恨铁不成钢,“只能先教训一顿了。”

  顿时一片痛声。

  萧嵘握紧了拳心,指节一寸寸收紧。

  荆长宁别开脸没有看,有些犹豫道:“你要过去?”

  萧嵘沉默点头。

  “我陪你。”荆长宁道。

  萧嵘摇头:“你已经陪我到这里了,剩下的路,我不能再带着你了。”

  荆长宁还想要说些什么,萧嵘转眸深望了她一眼。

  那目光温温如玉,眼前的人露出明朗胜过阳光的笑意。暖得足以融化冬日最坚最冷的冰。

  手中被塞入一块令牌。

  “如果我出了事,拿着它去找易禾。还有,东霖城有个叫田富贵的砍柴人,以后,他也可以帮你。”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