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7章 松柏之后凋_乱世长宁_七彩小说

乱世长宁 第297章 松柏之后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炫彩小说网 www.zjrenli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丹雪收到了小凌的一封信。

  透过隽秀的字迹,丹雪似乎能听见羽溪生温温述来的话音。

  信难得有些长。

  “丹王殿下,还请原谅孤那日擅自做下的决定。”

  丹雪想了想,这说的应当是羽溪生以二十万兵力换两座城池的那件事。

  她没有怪他啊,只是有些不解。

  再继续向下读去。

  他倒是将她的心思猜得很准。

  “孤知晓丹王殿下对此事定然多有不解,大概也和林王一般,以为孤是在行赌徒之事,妄想合纵与连横两败俱伤,孤好从中得利。”

  难道不是这样吗?丹雪轻蹙眉心。

  “当然不是,林蔚然和荆长宁以天下为棋,皆以为自己是操棋之人,其实谁的手中不曾压着一局棋?”

  什么意思?

  “丹王殿下,你说现如今战事陷入胶着,若是羽国和丹国同时退兵,会怎么样?”

  丹雪仿佛能看到羽溪生轻抬眉,温温朗朗地冲她一笑。

  若是羽国和丹国同时退兵……

  丹雪拿着信的手不自觉地颤了下。

  如今的林军之中,羽国和丹国的兵马占了五十万之众,若是同时退兵……

  “林王殿下以为孤是赌徒,孤只能等他们两败俱伤。可其实孤不这么想,他们都不知道,孤还有你呢。”

  丹雪怔了怔,羽溪生这句话说得格外自然,他还有她呢。

  丹雪情不自禁地露出一丝笑意。

  “只要丹国羽国同时退兵,这战局便会倾斜,丹军与羽军联合,亦有百万之众。百万之众,想必足够我们坐收渔翁之利。”

  战局瞬息万变,人心各自为营,林蔚然如何也想不到在他不知道的背后,已经发生了这样的一场合作。

  羽溪生的这一局,不可谓不绝。

  竟是将林蔚然瞒了一个彻彻底底。

  “其实也不难。”信上写道。

  ……

  羽溪生立于九雨峰之间,望着落峡的方向。

  其实真的不难。

  那日的他若是将二十万兵马拱手相送,林蔚然定然不会相信他。

  与其这般,不如他主动一些,用东旭城和月伊城相逼,林蔚然定然会气急,如此咬牙切齿之下做出的决定,林蔚然大概只顾着去想如何报复了。

  哪里还会想到他其实是在骗他。

  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借兵的。

  他羽国的兵,怎么可能平白送给林国?

  局势的翻转,人心的周折,他不是不懂也不是不会。其实他很厉害的,只要他愿意。

  “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羽溪生自语,话音认真,“长宁,当初的你若是肯告知我,我其实是可以帮你的。”

  话音却又是一转。

  “不过当初的你若是愿意嫁我,我又怎么可能回当回羽王?不当回羽王,又如何助你?这大概是个悖论。”羽溪生摇头一叹。

  圣隐子当初说得一点都没有错,愚生其实早就融入了他的骨血里,除非削皮剔骨,否则永远都抹不去他曾经爱过那个叫长宁的女孩,并且固执地想过放下一切去和她简简单单地共度余生。

  可如今他是羽溪生,他是羽王。

  他可以允许愚生的存在,却永远也不可能让愚生完完全全地掌控这具身体。

  “既然知道你是谁,也知道你想要什么,在不触及羽国利益的前提下,孤竟还是想说服自己去帮你的。”羽溪生低头一叹。“也罢。”

  ……

  落峡之外,盟军的军营里气氛有些压抑。

  久攻不下的落峡以及不断折损的人马,将之前大胜的氛围全然冲散。

  一道欢脱的身影冲进荆长宁的营帐。

  文逸直接上来给了荆长宁一个大大的拥抱。

  “我的驸马,咱不急的,不用逼得自己太紧。”文逸笑了笑,话音顽泼。

  荆长宁伸手,想将像八爪鱼一样抱住自己从自己身上扒下来,奈何文逸抱得有些紧。

  “别动,让我抱会。”文逸笑道。“长宁,我来之前可是在军营里听见了一件有趣的事。你这孩子居然当着一百多万大军的面直接亲了萧嵘,我现在是满脑袋的绿光,为了洗刷我的冤屈,长宁,要不我抱着你出去转上一圈让他们看看你不是断袖?也没有红杏出墙?”

  荆长宁噎了噎。

  “我的公主,如今落峡尚没有攻下,我也没心思管这些。”她认真道。

  文逸抬了抬眉:“装得很正经。”她转个头立马哈哈大笑,“可是事情都干出来了,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荆长宁面色黑了黑。

  “小逸。”她忽的不叫她公主了,“你这个样子真的很想让人拿个麻袋套上脑袋就是一阵闷棍。”荆长宁摊手笑道。

  小逸……

  “我这不是逗长宁你玩嘛!”文逸撇了撇嘴,“看你最近为了落峡的事日夜不眠,我心疼啊。”

  荆长宁哭笑不得,伸手拍了拍文逸的肩。

  “你呀。”她叹了声,“为了我和萧嵘的事也是挺委屈你的,我寻思着什么时候把你嫁出去,看你一个人也挺不容易的。”

  文逸瞪大眼睛。

  “长宁你这是过河拆桥……”

  “没有拆你。”荆长宁认真回道。“虽然真的想过。”

  文逸一脸黑线。

  “我吗?”她的脑海中不知为何浮现了那个林国那个叫做墨凉的人。一张带着面具的脸在她脑海中悠悠转转。她颇有些无奈地耸了耸肩,“我想,还是在等等吧。”

  荆长宁望着文逸一脸苍天不公不给我送个美男的样子,开口还想调笑些什么。

  营帐忽地被萧嵘掀开。

  “落峡出事了。”萧嵘话音和面色一样沉重。

  ……

  落峡出事了。

  林军之中五十万来自羽国和丹国的兵马开始撤离。

  赵风阻拦之际,领着丹国兵马的陆道远很淡然地回道:“赵将军,你若是不拦我们,我们好聚好散。凭借落峡的天险,你应该还可以与四国盟军一战。但若是逼急了,我们五十万兵马万一倒戈,后果不是你能承担的,也是贵国林王殿下乃至整个林国所承担不起的。”

  陆道远的话音沉沉,在惊慌失措的赵风面上,更是镀上了一层苍白。

  五十万大军的倒戈意味着兵力此消彼长,他将会和四国盟军差上一百万的兵力。

  那意味着必输无疑。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