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3章 悠悠醒转时_乱世长宁_七彩小说

乱世长宁 第333章 悠悠醒转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炫彩小说网 www.zjrenli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时间就这样静悄悄的,仿佛暴风雨前最后的宁静。

  长河以东。

  丹雪怔怔地望着面前的丹风灭。

  “父王!”

  她飞快地跑过去,一种失而复得的喜悦涌上心头,喜极而泣。

  丹风灭揉了揉怀里的丹雪:“雪儿,如今是丹王了,雪儿长大了。”

  丹雪抽噎着,语不成句。

  “父王……我以为这辈子再也见不到父王了……父王你不知道,雪儿这些日子过得有多苦……”

  丹风灭沉默片刻。

  “每个孩子,都要长大。”他目光温温地落在自己的女儿身上,“虽然过程会很辛苦,但长大之后就什么都不怕了。”

  丹雪撇着唇笑了笑。

  “雪儿不管其他的,雪儿只知道,父王还活着,这就够了。”

  ……

  “这一次,可以真正释然了。”羽溪生望着前方相拥的一对父女。“有些事,慢慢看,总会明白一切的。”

  语落,又有些伤感。

  “也不知二弟如今怎样了……”

  话音未落,身后传来一声唤。

  “大哥!”

  羽溪生怔怔转过头去,只见羽眠安静地望着他。

  长风卷起长河里的浪,白浪绽如雪。

  那少年缺了右臂,月白衣衫之上满是斑斑血迹。

  他一步步地走过来,步履蹒跚,却坚定不移。

  ……

  营帐外,南宫落月望着地面上只动了一点点的饭菜和水,一时默然。

  这六天来,送来的饭菜荆长宁都在吃,只是吃得很少,这些饭菜和水能维持的只是她的生命。

  千水崖的事已经过去六日有余了,萧嵘派了不少人顺着山脚去寻找墨凉和文逸的尸首,只是山势奇诡,短时间之内还没有消息。

  一抬头,萧嵘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近前,略过她,掀开营帐走了进去。

  “怎么不好好吃饭?”萧嵘微皱眉。

  荆长宁的声音很低:“我吃不下,只能先逼着自己吃一点,你放心,我有分寸。”她勉强笑了笑,“不会把自己饿死。”

  萧嵘沉默片刻。

  “丹雪的父王回来了……”

  荆长宁微微闭着双眸,轻靠在床榻上,面色有些泛白,闻言轻颔首,也不回答。

  “羽眠也没事了……”

  “嗯……”荆长宁并无意外,只是轻嗯了一声,算是知晓。

  萧嵘沉默片刻,走近。

  荆长宁抬眸看了他一眼,又垂下眼睑,整个人软软地靠在墙壁上。

  自从那日她让他打昏她,醒过来后,她便一直这样毫无生气地安静着。

  “丹雪和羽溪生想见你。”萧嵘道。

  “让他们等着。”

  “好。”

  一座营帐,萧嵘静静地看着荆长宁,看着她把自己缩成一小团靠在墙壁上,面色苍白。

  萧嵘走近,坐到床边,什么都没有说,只静静将她的脑袋歪到自己肩头,把她攥紧的手指一点一点掰开,慢慢地揉平。

  他知道她很伤心,甚至是生了死志,若不是所有的一切还压在她的肩头,那日在千水崖巅,她真的会随着墨凉和文逸跳下去。

  “你还……有我。”萧嵘轻声地在荆长宁耳边落下几字言语。

  话音落下,他没有再安慰,也没有再说什么,望着荆长宁蹙起的眉心。他很小心地凑上去,落下一个吻。

  荆长宁的眉心松开,抬眸看了他一眼,眼眶泛红,但眸底清澈。

  就这样安静地看着彼此。

  良久,萧嵘动了动唇,发出的声音有些微沉。

  “还需要多久?”

  荆长宁看他,反手将抚着她掌心的他的手,一收之间反过来攥住。

  “最后一天……”

  “好。”

  话音落下,荆长宁微微闭上眼眸,靠在萧嵘肩头,软软地睡了过去。

  一滴泪从眼角滑落,落在两人攥紧的掌心。

  还有最后一天……

  据说,死去的魂灵会在人间停留七日。

  过了最后一天,无论有多伤心,有多难过,她都要坚强地站起来。

  她还有很多很多事,要去做。

  ……

  当一缕新的阳光从地平线浮起,朝霞将湛蓝如水的天际染上一抹艳丽的红。

  荆长宁从萧嵘怀里抬起脑袋。

  “醒了?”

  荆长宁点头,目光坚定。

  “醒了。”她答道。

  萧嵘露齿一笑。

  “醒了,就好了。”

  半刻钟后。

  当羽溪生和丹雪并肩走进营帐的时候,荆长宁侧身站在木架前,轻抚着那一身戎装。

  羽溪生看见的就是这样一幕,那女子墨发半倾,身形比之上一次见到,更要削瘦几分,整个人反倒是因此有了一种凌厉之感。

  一侧,丹雪的神情也是微怔。

  原来,真正的她是这样……

  荆长宁回过头,轻轻颔首。

  “说吧,来意。”她看向羽溪生和丹雪,话音直接,没有丝毫迂回。

  羽溪生的脸容上带着一如既往温润的笑,然后他摊开掌心,其间是一方玺印。

  “羽国的相印。”他说道。

  丹雪看了荆长宁一眼,抿了抿唇。

  “是非过往,我恨过你,也因此,如今欠你一个交代。我父王已经将一切告诉了我。”

  当初,墨凉受命刺杀丹王,但墨凉却并没有动手,在制住丹王之后,他做了一场戏,偷天换日。

  后来,当丹风灭醒了之后,已经是在那片竹林之中。

  墨凉将刺杀之事坦然告知,并且答应若有可能,会引林国大势,助丹雪登位,以此为偿。

  再后来,墨凉与丹风灭之间有了些交情,虽然在这种情况下有些奇怪,但二人皆是身不由己,倒也颇有些忘年交的意味。

  直到后来的一系列布局。

  丹风灭将一切都告知了丹雪,而如今,丹雪又将一切摊开在荆长宁面前。

  “那你还恨我吗?”荆长宁抬起眼睑看向丹雪。

  丹雪轻咬下唇,摇了摇头。

  “那过去的事,便当做已经过去吧。”荆长宁道。

  丹雪点了点头,随后伸出手,手心在荆长宁面前摊开。

  其间,亦是一方玺印。

  “自今日起,丹国的大军由你调配。”丹雪点头道。

  两方玺印雕刻着蟠龙的花纹,精巧绝伦。

  荆长宁看了羽溪生一眼,又看了丹雪一眼。

  随即伸手从两人掌心拂过,两方相印落入掌心。

  “你们,没有退路了。”荆长宁接过两方相印,幽幽道。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