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8章 没有为什么_乱世长宁_七彩小说

乱世长宁 第338章 没有为什么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炫彩小说网 www.zjrenli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林蔚然从兵临城下的时候便开始逼着自己冷静下来思索,思索一种破局的可能。

  从兵力上而言,他已经没有退路了。但他不会放弃。

  他想的第一条路是挑拨离间,于是七国之前,面对这整个天下,他放弃骄傲尊羽国为王。他相信,没有人能拒绝得了这样的诱惑。只要羽溪生答应了,羽溪生就必然会和荆长宁之间产生一条不可逆转的裂痕,也便意味着丹国羽国会与四国公然为敌。可是他没有想到,羽溪生会拒绝得如此干脆。

  那便只有第二条路了。

  他想了很久。

  这是一条险路,赌上的是整个林国,赌上的是他所有的退路,甚至是,他的命。

  那日,黎夏死在他的骨扇下,当他打算杀了谭易水之时,整个竹林之中轰然而现一棵金色的花树。

  整个大地在动摇,最内围的人被掀开跌倒在四周,皮开肉绽骨裂。

  他惊住了。

  他从未见过这样一种东西,在它的面前,一切都脆弱不堪。

  而在此刻,面对着存亡和生死,他的脑海中浮现了一个想法。

  那想法很疯狂,但于林蔚然而言,没有什么不能赌的。

  他要做的,就是用庄新和陆存续拖住六国联军。有陆存续在便能拖住云国,而庄新在,能拖住若敖军,甚至是荆长宁。

  他有一种预感,当日救走谭易水的人,他还会出现。

  他要得到那样东西。

  有了那样东西,只要给他时间,哪怕一败涂地,他也可以东山再起。

  ……

  “火树银花……”林蔚然目光带着些笑。“那何为火树银花?”

  易禾抬起脸,看向了林蔚然,话音淡淡:“你想知道?”

  “孤想知道,原理,制作流程,效用,以及是否有提升的可能。”林蔚然的话音认真,似在思索。

  易禾苍白的脸容上,却忽地露出一抹笑。

  他半跪着的身形向下一倾,右脚向前用力一绊,林蔚然踉跄。

  借机,易禾飞快地向后退了几步,靠近城墙边。

  一点轻风将那株紫色的风信子扬了扬。

  林蔚然微怔,似乎是没有想到在这样的境地下易禾竟然能从自己手中逃脱。

  但只是微微一怔,因为易禾没有退路了。

  另一边,易禾牙关紧咬,左手攀附到右肩之上,握住错位的骨节,猛然用力推了回去。

  林蔚然饶有兴致地看着这一幕,像是玩弄一只濒死挣扎的猎物,然后,他举起手中的弓弩,没有箭头的弩箭对准了易禾。

  “你和你大哥的确不同。”像是想起了什么,林蔚然微微颔首。

  易禾冷笑一声,步伐向后推去,直到退到城墙之下。

  “说,否则孤现在便杀了你!”

  “你不敢。”

  “你可以试试!”

  “杀了我,你就永远不会知道火树银花的秘密。”

  “你威胁孤?”

  “不错。”

  林蔚然的面色露出一抹狰狞的笑,手指落到板机上。

  易禾的面色带着些不屑。

  林蔚然冷笑地向前走着,手腕端平,那只弩箭直指着易禾的心口。

  他走得不快,但距离本就不长。

  “孤没有时间和你耗,孤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易禾看着林蔚然的目光却转了转,从不屑化作怜悯。

  “用整个林国为赌注,可是却赢不了。你说,是不是有些可笑?”

  一尺之距,易禾望着那支弩箭,面色反倒平静下来。

  林蔚然的目光转作疯狂,但理智还是压住了冲动。他看向易禾,将弩箭换到左手,右手中,现出一把利刃。

  “孤想看看,谁才是最后的赢家。”

  话音未落,雪色的利刃在天光之下划过一道亮丽的弧度。

  退无可退,易禾什么都没有再言,他的目光淡淡,却有一种摄人的魄力。

  ……

  云羽丹文四国留了下来,荆长宁的身后是景国和易国的轻兵。

  当再向西疾驰,荆长宁的心渐渐有些灼烫。

  她看见了道路两侧的紫色风信子,看见了遥遥立在夕阳之下的一座城池。

  那是楚国的旧都。

  花城。

  便在此时,一棵金色的花树平地而起。

  荆长宁的目光凝住了。

  她见过那棵花树。

  在千水崖巅。

  便是那棵花树从云层轰向崖畔,整个山巅开始坍塌。

  于是哥哥落了下去,于是小逸跳了下去。

  “驾!”荆长宁攥着缰绳的指节泛白。

  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再近些,再近些。

  前方。

  林蔚然并没有下杀手,因为易禾说得很对,杀了他,他就永远不可能再得到火树银花的秘密。

  但同样意味着,只要易禾不死,林蔚然可以用尽一切手段。

  他赌上了整个林国,他不会让自己输。

  雪色的利刃已经染成了血色的红。

  林蔚然的膝盖抵在易禾的腰间,利刃嵌在他的肩胛骨内,来回地翻转着。

  骨骼摩擦碎裂的声音清晰地传入易禾的耳膜间,他的嘴角溢出一丝血。

  “没用的。”他诚挚地看着林蔚然。

  “孤不信……”

  血,将那株风信子染红,紫色和血色融在一起,格外艳丽。

  身后,传来密集的马蹄之声,易禾抬眸看了过去。

  “你没有时间了。”他看向林蔚然,认真地点了点头。“她来了……”

  身后,兵戈相交,铮铮作响。林蔚然带着的两百精兵根本抵挡不了易国景国三十余万大军。

  林蔚然目光一凝。

  “不可能!”

  她竟然没有被拖住?有庄新在,她难道不想报当初楚国灭国的仇了吗?

  易禾安静地看过去,今日的她一身艳红色的戎装,竟是换下了一身青衫,绚丽如天际燃烧的霞光。

  “真美……”易禾的唇角浮现一抹笑。

  几乎同时,荆长宁看了过来。

  他看见了目光狰狞已近癫狂的林蔚然,也看到了周身浴血目光含笑的易禾。

  她看见了易禾望着她,笑得温润儒雅。

  他的唇动了动。

  “别过来。”

  荆长宁听不见,但她能看懂。

  她的心头忽地浮现一种不好的预感。

  话音落下,易禾看向林蔚然。

  “你想知道火树银花对吗?”他的目光诚挚。“那我便让你看看,真正的火树银花。”

  下一刻,他骤然跃起,夺下林蔚然左手握着的弓弩。

  林蔚然本能地后退。

  然而易禾却并没有将弩箭射向他。

  他转过身,一道箭光朝着他身后的城墙落去。

  再下一刻。

  整片世界化作了金色。

  荆长宁看见的就是这样一幕。

  天地被染成一片金色,数十丈宽的城墙燃成一片火海,不断有花树燃起,一浪推叠一浪,如森林,如海洋。

  整片城墙开始土崩瓦解。

  别过来,别过来……

  荆长宁的脑海中反复回旋着易禾这句话。

  城墙开始坍塌。

  林蔚然目光浮现一种从未有过的惊惧,整个世界在他面前土崩瓦解,身体开始燃烧,灼烫……

  真正的火树银花,真正的火树银花……

  疯了,都疯了!

  林蔚然转身,开始向城墙外冲出去,他不想死,他不想!

  右脚却被人死死拉住。

  一低头,他望见满脸是血的易禾看着他笑得诚挚。

  “你不是想要吗?留下来,我把它们都给你。”

  “疯子!”

  林蔚然握紧匕首,朝着易禾刺去。

  一下,两下,三下……

  直到那双拉着他的手最终无力松开。

  他疲惫地向外冲去。

  当天光渐渐清明,当他仿佛触碰到了最后的希望。

  却忽的感觉到胸口一痛。

  垂眸看去。

  一支羽箭穿透左侧的胸口,余劲未消,狠狠地朝着地面上带去。

  此刻,林蔚然忽地觉得有些熟悉,一时却有些想不起来。

  还未想明白究竟熟悉的是什么,又是一道羽箭破开天光射了过来。

  第二支羽箭的箭头刺破第一支羽箭的箭尾,将它又向深处送了些。

  于是那支箭深深地钉入地面。

  旋即是一片滚沸的热浪舔舐而过。

  眼前,那个一身戎装的女子朝着火海里不管不顾地冲去,城墙在崩塌,林蔚然眼中的整个世界在寂灭。

  他忽然想明白了那熟悉的感觉是什么……

  那夜,在羽国的村庄外,他望着她离开的背影,曾有过一句戏言。

  ……拔箭之恩,我会记得,他日有缘,我会还你。

  这一箭的位置,和当初那一箭的位置竟是重合在了一起。

  是巧合?或是宿命……

  不!

  他不甘心!不甘心!

  他为什么会输?

  为什么?为什么!

  林蔚然看向天空,一抹血色的残阳被金色吞噬。

  在他的眼中,沦为永恒的定格。

  这是生命的终结。

  ……

  ……

  易禾仿佛看见有人向他冲过来,然后整片城墙开始坍塌。

  滚落的砖石砸在他的身上,一点一点将他埋了起来。

  我害死了你哥哥,便用这条命去偿还。如此,两不相欠。

  ……

  ……

  整片城墙在荆长宁面前坍落,滚石将所有的繁华湮灭。

  “易禾……”

  荆长宁跌坐在一片废墟之间,伸手不断地搬着砖石。

  手被磨破,从皮肉到骨血,她竟是什么都不知道,目光怔怔。

  所有的千言万语,最终凝成一个问。

  “为什么……”

  天地之间,安静地仿佛一首悲歌的落幕。

  她好像懂了,可是又好像还是不明白。

  “为什么啊!”

  “你回答我……”

  一个周身裹在黑衣里的人,不知从何处走出。

  他伸出手,在荆长宁的脖颈间按了按,接住了她软下的身形。

  “傻丫头,这世上哪有那么多为什么。”圣隐子长叹一声。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