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死生系一瞬_乱世长宁_七彩小说

乱世长宁 第47章 死生系一瞬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炫彩小说网 www.zjrenli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山风飘摇而上,此处传音的效果极好。

  未过多久,便有士卒自山腰甘露观而下,几步排开,让出一道路径。

  抬眸望去,即便神思并不明朗,荆长宁也辨得清来人是正是毕春君。

  “我要见易王。”荆长宁目光留着最后一丝清明望着毕春君。

  毕春君对上荆长宁的眼眸,只觉心中像是被重鼓擂击,再一低眸便见少年周身拖曳而出狰狞可怖的血迹。

  他沉眉,应道:“好。”

  只是片刻,易王的身影出现在荆长宁眼中,那人显然极是愤怒。

  祭祀之时甘露观四周不可见血迹,这是大忌,然而这少年身受重伤,却倒在甘露观之下,这是想毁了易国祭祀,想毁了易国的国泰民安吗?

  一抬眸,易王瞳孔一缩。

  眼前的少年伤得极重,当胸一剑刺在左胸,约莫便是心口的位置。

  再一眼望去,那少年身上的衣衫……不是禾儿的吗?

  荆长宁抬起脸容,和易王的视线一个相对。

  “世子修派人刺杀公子禾,在下取公子禾外衫转移了刺客的视线,拼死才逃得一条性命,希望易王为公子禾做主!”她沉声说道。

  一边言词,一边有嫣红而狰狞的血迹从她的唇齿间汩汩流出,煞是狰狞却极是触人心魄。

  “求易王为公子禾做主!”荆长宁胸口插着长剑,跪地叩首道。

  易王脚步微颤,只觉压抑许久的病痛又是发作起来,整个头颅痛得似要裂开。

  逆子,那个逆子!

  明明知晓祭祀之时不可见血色,他却对亲兄弟举兵相对!

  荆长宁目光坚韧地望着易王,唇角的血迹低落在土壤上的败草间碎开,碰触出沉闷的声响。

  他会信的。

  因为就算是戏,她用她的命去演,那便由不得怀疑。

  因为没有人认为她敢。

  所以没有人会怀疑。

  她就是要这样烈如重雨的当头重喝!

  “来人,先将那逆子关入大牢,仔细盘查!”易王摔袖怒喝道。

  他的头疼得要裂开,他现在满脑子的混乱。

  “王后呢?让王后来甘露观陪孤,让王宫替孤推按,孤头疼!”他摇晃着步伐,摆手道。

  “王上,自古祭祀君王该弃绝女色。”毕春君躬身道。

  “祭祀?”易王目露凶光,“那逆子趁孤祭祀都敢对亲兄弟动手,还毁了孤的祭祀,这是要毁了孤的国家,祭祀?祭祀还有何意义?孤只要确认这事是真的,定要罢了他的世子之位,配到那蛮荒之地,永不召回!”

  “是是是,来人,快去请宜良王后前来!”毕春君急声吩咐道。

  有士卒急忙离开。

  毕春君的目光落到荆长宁身上,恭敬地问易王道:“那……这荆长宁如何处置?”

  一则她救助公子禾有功,二则她冲撞祭祀有过。

  这的确不好处置。

  荆长宁只觉神思愈加恍惚,有些撑不住,她张口想求易王将自己交给公子禾,开口间却几乎发不出声响。

  易王目露不耐,挥手道:“孤头痛,这事便交给你了。”

  毕春君低垂的眼眸含笑,道:“是。”

  荆长宁目光微沉,似有困意拉扯着她几欲沉没。

  不,她不能睡。

  毕春君走到荆长宁面前,神思露出些狰狞。

  “当初,你明明可以躲开我的剑,为何要装作自己什么武功都不会来骗取我的信任?”毕春君低声附在荆长宁耳边说道。

  不对,荆长宁眼眸闪烁,心中泛出凉意。

  她张了张口,却还是无力吐露言词。

  她忽然特别地害怕。

  她算了这么多,却单单忽略了这最后一步了吗?

  “你说,你受了那么重的伤,若是死了也是正常吧。”毕春君附在荆长宁耳边又道,声音低沉,仿若自地狱而来,“真真是天妒英才,不过你放心,公子禾会记挂你一辈子的。”

  不,荆长宁无力摇头。

  她还不能死。

  仇还未报,她不能死。

  她望着毕春君的脸在自己眼瞳中放大。

  他的手攀上了那插在自己胸口的长剑。

  只要他拔出来,她的血便会流尽,她会死,她真的会死。

  她不怕死,可是她真的不能死。

  荆长宁的心头蓦然泛出一种深深的绝望。

  ……

  在毕春君的手快要搭到那长剑剑柄之上时。

  千钧只一发,一道花纹繁复的匕首刺破夜色,生生削去毕春君两只手指。

  他左手捂住右手,忍不住一声狰狞的痛呼。

  “谁?”他目光投向匕首射来之处,眼中疼痛和狰狞混做一处。

  “小爷我!”一道清朗戏谑的声音在夜色中随风而来。

  来人一身绛色长衫,话音未落便跑到荆长宁身侧,伸手将荆长宁抱到怀里,望着荆长宁穿胸而过的那把长剑,皱眉说道:“傻缺就是傻缺!怎么这么傻!”

  “来人,杀了他们!”毕春君怒声吼道。

  绛色衣衫的男子怀中抱着荆长宁,迎着毕春君向前走了一步,唇角戏谑张扬:“杀我?你他娘的算什么东西,也想杀小爷我?”

  荆长宁目光焕然地望着眼前一抹绛色的身影,心中微微晃动。

  这个怀抱很是温暖,让她觉得无比踏实。

  一瞬间,她忽的有一种迷途之人寻至乡土的感觉。

  那种微微酸楚又微微释然。

  毕春君怒声吼道:“快杀了他们!”

  “娘的!毕春君我告诉你,当初在边境之上,若不是小爷我手下留情,你他娘的早就不知道死了多久,当初就该让云襄那小子一刀劈了你!来啊,小爷我就站在这里,有种你就杀了我,今天我在你这易国死了,明天云国的大军就能毁了你们易国这弹丸之地!”

  闻得此言,一众士卒一时不知该如何动作。

  毕春君捂住流血的右手,目光闪烁地望向那男子。

  他的话音颤抖起来。

  “你……你你……是萧嵘?”

  那男子皱眉,没有向以往那般自恋或是张狂地扬头回答就是小爷之类的话语。

  他望着荆长宁身上依旧未止住的血色,眉宇紧锁。

  他没有再多说言词,似是担忧多拖一分怀中的人便多一番性命的危险。

  他迈步向前迫去。

  士卒颤巍着步伐向后退去,竟是无人敢拦。

  那是天下五公之一的萧嵘公,那是云国的一尊杀神!

  谁人敢拦他?

  男子一个低眸,目光对上了荆长宁依旧睁开的眼眸。

  “萧……嵘。”怀里的人儿张开唇齿无声地重复了一遍这两个字。

  然后双目一阖,沉沉昏睡了过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