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那个女孩子_乱世长宁_七彩小说

乱世长宁 第49章 那个女孩子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炫彩小说网 www.zjrenli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荆长宁眨了眨眼,微微一笑摇头说道:“不喜欢,丑死了。”

  一句话说出,那强装风流的男子一个跳脚:“你你你……怎么那么有眼无珠!”

  荆长宁翻了翻眼睛,嘻嘻笑着,觉得他这样的模样极是有趣。

  男子瞥见荆长宁眼眸中的那抹笑意,嘴角扯了扯,上前几步迈到荆长宁的床榻边上。

  “荆……姑娘,你说你怎么那么不识好歹呢?”他幽幽问道。

  荆姑娘?

  荆长宁瞳孔一缩。

  伸手触了触被白纱包扎好的伤口,微微皱眉。

  “不错不错,昨儿个夜里小爷把你脱了光光,你的衣服是我撕的,药是我上的,伤口是我一针一线亲手缝的!”萧嵘扬着唇角,知晓荆长宁心头所想,笑着说道。

  荆长宁微微沉眉,似乎是沉默了一会,说道:“嵘公缝合的技术不错,想必早年也是没少在女红上下功夫。”

  喂喂喂,这重点好像不在这个上面好吧?

  萧嵘脸容上的笑意绽放得大大的,他凑近了荆长宁,两张脸容贴得极近:“你一个清清白白的女儿家,被我看光了身子,你说这可如何是好?”

  荆长宁低眸沉思了会,道:“你若是觉得内心亏欠可以脱光了给我看,这样我们便两清了。”

  萧嵘抚了抚额,一脸不知所措:“按理说我该娶你对你负责,可是看你这样子好像对自己的清白一点都不在乎。”他食指和拇指搓捻了一下,眼眸中浮现出一抹沉醉,“那当真是肤如凝脂吹弹可破啊。”

  荆长宁点了点头,道:“嵘公谬赞了,小女子一向知晓自己的皮肤极好。”

  萧嵘又是扶额,这画风好像又是不对。

  他凑近了荆长宁的脸容,口中温暖的气息喷吐在荆长宁脸容之上:“荆姑娘莫要顾左右而言他,你当真不在乎女儿家的清白?”

  荆长宁极是认真地点头:“我不觉得那东西有什么重要,被你看了又不会少块肉。”

  萧嵘手心轻轻攥了攥,没什么重要?不会少块肉?

  他又是凑近了些。

  忽的唇瓣一低,朝着荆长宁的唇便吻了过去。

  荆长宁眼眸微微闪烁便重新化作宁静。

  她没有丝毫动作,就这样安静地睡在床榻之上,任由男子那火热的唇贴到自己的唇上。

  萧嵘只觉双唇触到了女孩子极是冰凉柔软的唇瓣。

  只是蜻蜓点水,他迅速后退了一步,不知为何自己的脸容发烫起来。

  “喂喂喂,你到底是不是女孩子?!”他嚷嚷着吼道。

  荆长宁目光依旧平静,她伸手轻轻点了点自己的唇瓣,上面还残留些男子的温度,她忽然扬唇笑了起来:“挺有意思的。”

  她转眸好奇地望向萧嵘,一脸好奇地说道:“我当然是个女孩子。虽然我女扮男装了,但我确实是个女孩子。”

  荆长宁用看白痴一样的目光望着萧嵘,心想昨夜你不是看过了吗?怎么还怀疑我是不是女孩子?

  萧嵘默默地吞了口唾沫,一本正经说道:“我跟你说,作为一个女孩子不能让男人白白占便宜,那样不好。”

  天啊,那老家伙究竟是怎么把小宁儿教成这样的!!

  荆长宁一脸无辜问道:“那我要怎么做?”

  萧嵘答道:“遇见那种色狼之类的,你就跑,作为女孩子清白最重要。”

  荆长宁定定答道:“我不会跑,我会打他!”

  萧嵘嚷嚷道:“打他啊,打他也行……”不对,画风又不对了。

  萧嵘转头对上了荆长宁亮亮的眸子。

  “对,我想打你!”荆长宁说道。

  萧嵘揉了揉脸容:“我是个例外。”

  “为什么?”荆长宁疑惑问道,“难道你不是个男人吗?”

  萧嵘转头伸手对着自己脑门郁闷地重重一拍。

  随后露出一个大大的笑意:“我不一样,这不,我刚刚救了你,我是你的救命恩人。”

  “哦。”女孩子垂眸极是乖巧地应了一声。“可是我还是想打你!”

  “咳咳咳……”萧嵘后退了两步,一脸警惕地望着荆长宁,旋而大笑,“我说你个小傻缺,你都伤成这样了,想打也打不到我呀,傻不傻,你说你傻不傻?”

  荆长宁垂眸说道:“可是总归会好的,等我好了就可以打你了。”

  萧嵘又是郁闷地一拍脑门。

  “对了。”荆长宁转头望向萧嵘,“我的匕首呢?”

  匕首?

  萧嵘皱了皱眉,说道:“昨夜急着带你离开,好像忘记拿了,你等会,我这就再去一趟找找。”

  说罢,便抬步朝着门口走去。

  昨夜确是忘了,抱着怀里的人儿,匕首的确未来得及去捡。

  “罢了。”身后的女孩子不知为何这样唤了一句。“那你昨夜为何会去甘露观?”

  萧嵘皱眉犹豫了下,似是不知该不该说。

  “不想说就算了。”荆长宁说道。

  萧嵘扣着门扉,叹声说道:“告诉你也无妨,我来易国找九鼎。”

  九鼎?

  荆长宁心中一惊。

  九鼎是什么?

  那是九州政权的象征,据说是百多年前天际掉落的一块陨石所铸,代表了王权的统一,和国家政权的集中。

  不是一直只流传在传说之中吗?

  难道……在易国?

  “你想那么多做什么?”萧嵘扒着门扉说道,“自己伤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好,又想着算计这个算计那个的,你说你一个姑娘家累不累?”

  荆长宁沉下思量,目光幽幽地有望向萧嵘:“那我再问你一个问题,你为何要抢我的墨画,昨夜又为何要救我?”

  她的神情定定地望着萧嵘,似能捕捉其间每一丝的波澜。

  萧嵘的眸色炽热如光,他放浪一笑:“我抢你墨画,自是因为你的墨画值钱,至于昨日……”他戏谑地望着荆长宁说道,“鸡蛋值钱,那下了蛋的老母鸡自当更加值钱。”

  荆长宁不知为何心中划过一丝浅淡的失望,然后她俏皮一笑:“要我为你下蛋,你得快些把我的伤治好。”

  萧嵘意味深长地一笑,目光落在女孩子的肚腹之间,说道:“那是自然,毕竟我还指望你为我下蛋。”

  他的心头莫名有了那么一丝小邪恶。

  这样的小宁儿好像也没有被那老家伙教得特别糟,毕竟,她想为他下蛋呢。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