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因为那张脸_乱世长宁_七彩小说

乱世长宁 第62章 因为那张脸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炫彩小说网 www.zjrenli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荆长宁下意识又是后退两步,手攀到了腰际的匕首之上。

  “她刚刚还说了谢谢你的救命之恩。”荆长宁冷然说道。

  男子松开掐住宫女的左手,掌心放在眼前轻轻攥了攥,随后慢慢松开。

  “哦?她的命既是我救的,我自然可以随意取走。这是天道巡回,有得必有失。”他的声音依旧低沉,仿佛其间有浓郁地化不开的死气。

  荆长宁目光警惕地望着男子,说道:“总该有个缘由。”

  男子侧脸望向荆长宁,话音带着些戏谑的笑意:“或许是因为你。”他似是刻意地顿了顿,“的这张脸。”

  他轻声笑了笑,话语似是在解释:“我生得丑陋,所以极是厌恶生得秀雅的男人。”

  荆长宁想了想:“那你应当杀了我,为何要杀了她?”

  男子想了想,说道:“因为我想看见你这张脸露出内疚的样子,想必极是有趣。”

  说罢,他将双手背到身手,墨色长衫自然地垂落而下。

  便迈步离开。

  “记住,我叫墨凉。”他说道。

  荆长宁怔怔地望着那人远去的背影,隐约间心头依旧犯怵,直到过了些许时候,她才渐渐回过神来。

  目光落在那死不瞑目的宫女脸容上。

  “你想错了,我只是迈不开良知那一步,我本是个无情之人,又怎会因他人的死而内疚?”荆长宁摇了摇头,有些微嘲说道。

  只是,不知她嘲弄的是那墨凉,还是她自己。

  说罢,她才意识到这件事似是已经解决了,竟是没有人追究她擅闯庖厨之事,反倒是好像此事已经告了一个段落。

  她低眸沉思了会,迈步离开。

  ……

  屋舍昏暗,却不知为何没有丝毫灯火。

  墨凉安静地坐在黑暗之中。

  他的面前是一方铜镜。

  轻轻地,他伸手摘下了附在脸容上墨色的面具。

  面具之下的容颜却极是秀雅,没有丝毫丑陋之处。

  隐约地,有清冷星光一个恍惚间点亮了他的面容。

  铜镜之中映出的面容竟是与荆长宁一般无二。

  秀雅平和,眉目若山间清澈的溪水,竟是如画般精致。

  他一转头躲开那一道星光。

  左手一翻,面具便重新附到脸容上,唯有一对毫无生气的眼眸露在人间。

  从活下来的那刻,他注定永远活在不见光的暗处。

  十年前。

  他蜷缩在重狱之中,安静地等待着死亡的降临。

  ……

  “你不救我,我就去死好了。”男孩子仰头,有些天真地说道。

  林蔚然怔了怔:“你不像一个普通的六岁孩童,我担心自己掌控不了你。”

  他望着林蔚然转身离去的身影,一盏跳动的灯火渐行渐远。

  无力地靠在阴冷的牢狱墙壁之上,重枷压在他的颈项之上,像是拖着他向地狱而去,右臂之间被箭簇穿透的伤口早已腐烂,痛的已经麻木。

  闭上眼睛,他绝望地笑了笑。

  这样死了也好,他对自己说道。

  “你真的想就这样死吗?”一道有些苍老的话音在重狱间传来。

  他好奇地睁开眼睛,歪着脸望过去,那是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全身裹在黑衣里,看不出身形。

  “你是谁?”他眨着眼睛问道。

  那人摇了摇头:“我是谁不重要,我是想问世子长安,你当真打算就这样死吗?”

  他摇了摇头,认真答道:“当然不想,可是你也看见了,我没有选择。”

  那中年人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随后那中年人亦转身离开。

  他依旧这般安静地靠在牢狱墙壁之上,像是安静地等待死亡。

  他不怕死,但他不想死。

  人生有各种死法,这样的死除了屈辱,对于他来说没有丝毫意义。

  约莫过了几个时辰,他便见着林蔚然去而复返。

  那十二三岁少年的摊开手心,其间有一颗黑色的药丸:“吃了它,以后你听我的,我就救你出去。”

  “毒药吗?”他仰头好奇问道。

  林蔚然点了点头。

  他哦了声,然后伸出左手捻起那棵药丸塞到嘴里,没有丝毫犹豫。

  林蔚然静静地看着他,直到他将药丸吞入肚腹。

  “此毒名叫月沉。”林蔚然说道。

  ……

  从那天起,他从重狱之中活了下来,林蔚然偷天换日,用一名死囚代他于天下面前受刑死亡,而他默默退到林蔚然的身后,从此活在一张面具之下。

  世间再无楚长安,活下来的人,是墨凉。

  想起那张与他一模一样的脸,墨凉在面具之下的唇角微微一勾,露出奇怪莫名的笑意。

  “宁儿,我等你很久了。”他说道。

  ……

  荆长宁刚回到馆舍,便见南宫落月立在馆舍之外,显然是等了有些时候了。

  “乐月想见你。”南宫落月说道。

  荆长宁垂眸沉思:“乐月吗?她也来了啊。”

  南宫落月说道:“她是随着景王的车队而来,算是随行的舞姬。”

  荆长宁想了想:“还是不见为好,毕竟人多眼杂,还是谨慎些为好。”

  她经历了刚才那一幕,脑海中有些复杂,她此番的确是冒失了,差点便铸下不可逆转的大错。

  的确,该谨慎些。

  南宫落月应声称是,倒是有些奇怪荆长宁神思的恍惚,只是也未曾出声问询。

  “对了,黎夏呢?”荆长宁问道。

  此番回来,按理说黎夏应当也未曾入睡,她在门前已经立了有一会儿了,按照往常,他应当会出来瞧上一眼的。

  南宫落月摇了摇头:“自从到了馆舍之后,落月便未曾见过他。”

  的确是有些奇怪。

  隔了几处馆舍,里面住了两个身穿襦衫的中年人。

  两人面前放着一把琴一支箫,他们是随着景王一起前来的乐师。

  “大哥,你说明日我们有多少胜算。”一人问道。

  那被他称作大哥的人摇了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但很多事不论成功的机会有多渺小,总归要去试一试。”

  “罢了,无论成败,不过一死而已。”那年纪轻一些的人说道。

  “等会,莫要出声。”年长之人忽道。随着话音之声,他立刻俯身贴耳于地面之上。“有人来了。”

  那动作极是迅疾,这样的反应能力,大概只有久经沙场的老兵才会做得如此熟稔,像是刻入骨髓,早已成了生命的一部分。

  门轻轻地被推开。

  黎夏贴着门扉,小心问道:“大哥二哥,真的是你们吗?”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