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秀女丹青色_乱世长宁_七彩小说

乱世长宁 第8章 秀女丹青色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炫彩小说网 www.zjrenli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细长的娥眉下一双婉转流波的杏眼,小巧琼鼻,最扣人心弦的是那唇瓣,轻浅的粉嫩触感,仿佛让人忍不住凑上前去咬上一口,再向下勾勒,便是一身飘散衫裙,其上缀着繁复而不妖媚的隽秀兰花,女子微带浅笑,却在娥眉之中藏了淡淡愁绪,令见者皆有一种想要伸手抚平她眉眼间愁绪的爱怜之意。

  女子的轮廓勾勒完整,荆长宁又是抬笔落毫,在女子身后绘出一江春水,江畔随意坠着细草,草叶浮动出风的弧度,正衬着女子飘扬散落的长发。

  这一背景于纸上跃现,一时之间氤氲出一种出尘之态,女子回眸浅笑,竟是真的一瞬间让人觉得可倾城国。

  石业不由沉浸在画间呆滞,直到荆长宁最后一笔轻触在雪色宣纸之上,一朵墨兰轻垂在女子额间。

  “不知……大人觉得这女子如何?”荆长宁抬眸问道。

  石业骨碌吞咽了一口唾沫,目光闪烁出急迫的光,就像饿久了的狼,直直将渴望之色不加掩饰地投在荆长宁身上。

  “先生……先生果真能为在下寻着这画中女子?”他话语急促,微带嘶哑,“别说千金,就是万金,在下也愿意双手向先生奉上!”

  荆长宁面露惶恐之色,说道:“在下何德何能,怎敢收取大人万金,从丹国前往羽国一个来回,千金足矣!”

  荆长宁知道,万金之言只是石业一时激动难以自持才会说出这样的言辞,一旦等到他冷静下来,绝不会真正兑现万金的言辞,放眼石业这些年闯下来的家业,若以银钱折算,也不过五万金左右,又怎么可能真的用五分之一的家产换一个虚无缥缈的寻美之说?

  而千金与五万相比则又是不同,千金对于石业来说并不至于到难以送出的地步,更何况这样的推脱之词更是会让石业对自己的信任更重,也因此产生一种好感。

  正如荆长宁若思,石业听得荆长宁推脱之言,心中瞬间冷静下来,先是一阵后怕,随后对荆长宁不由泛出敬佩的情绪。

  “先生高义!”他似乎是害怕荆长宁反悔,连忙高声唤道:“来人,去库房之中取千两黄金前来!”

  闻得此言,荆长宁眉眼之中不着痕迹地划过浅淡笑意。

  想来昨日她还是一个连鱼都买不起的乞丐,此时此刻,却已得一身青衫,千两黄金。

  可是荆长宁摇了摇头,这些还远远不够。

  她将目光落在那如离了尘世般美好的画作之上,心下暗道:局已布下,便不要回头,向前行就好。

  ……

  荆长宁没有拒绝石业留她住宿的邀请,便住入了石府的西厢房之中。

  夜半时分,月色凉如水。

  一只素手却轻轻推开阖起的门扉,从那留客的厢房之中走出。

  荆长宁的步伐不快,却刚巧能避开夜间巡查的侍卫。

  一个轻巧转身,她的身影落在一间屋舍前。

  这里不是别处,竟是石业一个姬妾的住所,那姬妾名唤郑环,只是那郑环向来不曾得到石业的宠爱,住处偏僻,四处巡查的侍卫也不是很多。

  已是夜间,灯火已灭,屋内传来女子熟睡的匀称呼吸。

  荆长宁似乎是犹豫了下,然后慢步前行到女子床塌之前。

  伸手推搡了下熟睡的女子。

  郑环朦胧中睁开眼眸,便见面前一个清雅的少年郎,旋而她便是意识到了什么,张口便欲呼叫。

  深更半夜,一个陌生少年闯入已经嫁人的女子房中,即便这少年容颜清雅,她也不能什么都不做。

  下一刻,那少年伸出手,虎口便扣住在她微张的唇齿间。

  那手指微凉,甚至还有些柔软,力道也不是很大,可是手法却很是巧妙,郑环挣扎了些许竟是未曾挣脱。

  这样便僵持了些许时候,郑环虽说曾是一个商户之女,但曾随父也走过几个国家,后来家中遭遇变故,石业怜其父曾在他手下做过一段时间事情,便收留了她为姬妾,只是纯粹怜悯之举,娶了她之后便不再多见她,长久以来,她便是这样一个被遗忘的处境。

  可是也正是因为这些困顿,她的心志比一般女儿家要好些,见荆长宁只是使巧劲扣住她的唇齿不让她呼喊,并未多做伤人之举,心中也渐渐安定了下来。

  荆长宁对郑环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郑环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荆长宁见郑环举动,便松开扣住郑环的手,随后恭敬向后退了一步,行了一礼说道:“在下于半夜不请而入,本是不规之举,但在下实有难以言说的苦衷,还望姑娘见谅。”

  荆长宁举止娴雅,退后以示尊重,话语确实压低了声调。

  郑环心中早已不曾害怕,细细思来,自己的确不该呼喊出声,深更半夜呼喊有男子在自己房内,即便自己心中清白,但难免受人眼色与指点。

  思及此处,郑环开口问道:“不知这位郎君深夜至此,有何苦衷?”

  荆长宁依旧与郑环保持恭敬的距离,开口说道:“不知姑娘是否记得三日前,在东市之中曾经因怜悯送过一个乞丐一两银钱?”

  三日之前,荆长宁初到丹国,身无分文,衣衫破烂,本来是打算骗些银钱来度日,却恰巧遇见郑环,这姑娘心善,便从囊中取出一两银钱给了荆长宁。

  虽说荆长宁靠着自己也不会饿死,但她心中还是感动的,于是便记住了那姑娘的长相,稍一打听便知郑环的处境,心中更是感动。

  郑环听得荆长宁的言辞,心中却是震动:“郎君这是什么意思?”

  荆长宁又是深行一礼,说道:“在下便是当初那个乞丐。”

  郑环心中一个震动,目光再细细落在荆长宁身上,失了慌张颜色,仔细望去心中不由大是震动。

  三日前的东市,那乞丐面容被脏乱长发遮着,步履虚浮,甚是可怜。

  而此刻面前的少年郎,面如冠玉,温凉的月色映在他一身青衫之上,显出一种出尘的美好与高洁。

  这,当真是一个人?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