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没什么不同_乱世长宁_七彩小说

乱世长宁 第77章 没什么不同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炫彩小说网 www.zjrenli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还未着衣?

  荆长宁愣了愣。

  三更半夜,一声不吭推门而入,好像……的确有些不方便。

  可是现在这些好像不太重要,和接下来要面对的天下大事而言,只能算是微末的小事。

  身后的门被风带上,关得紧实。

  易禾有些尴尬地说道:“儿时有些孤苦,便习惯了夜里点着灯睡觉,倒也不怪先生,想必是见着屋内有灯,以为易禾还未安睡,只是三更半夜,确有些别扭,让先生见笑了。”

  荆长宁从愣怔中缓过神,闻得此言,绷紧的神经渐渐缓了下来,她扬着唇,说不出是苦涩还是无奈地笑了笑。

  然后她继续向前迈步。

  “你不用着衣,裹在被子里便好,倒也不是什么大事,有件事想同你说。”

  夜间,易禾的眸底划过一丝亮亮的弧度,暼着一步步走来的女孩子,只见她的目中全然是平静与安定。

  他知晓她是个女孩子的。

  深更半夜闯入,听闻他未着衣,难道不该羞恼转身吗?

  至少也该有些慌乱的神色。

  荆长宁不知晓易禾此际心间乱思,她坐在易禾床榻边上,目光对上裹在棉被里的少年。

  “林王想要将众人扣押下来。”她开口说道。

  一开口,便是这般严肃的话语。

  易禾扬眉:“林王不是一直都想扣下我们吗?”

  荆长宁摇了摇头:“不止我们,还有景华和羽眠。”

  易禾心中一震,所有旖旎的乱思一瞬隐去。

  荆长宁能想到的,他自然也能想到。

  此刻,他们抉择的,很有可能便是天下的存亡。

  “先生需要易禾做些什么?”他问道。

  荆长宁神色宁静,没有慌乱,却也没有露出十分的慎重。

  “我们该走了。”荆长宁说道,“离开林国。”

  易禾点了点头:“的确不能坐以待毙。”

  荆长宁接着说道:“只是如何离开,有两种方式,最安全的方式便是现在就走,我去唤两个林国禁军进来,以我的身手不发出一丝声响地拿下两人不难,然后我们换上他们的衣服,有落月接应,逃出林王宫的可能性在九成以上。”

  易禾安静地听着。

  荆长宁顿了顿,眉眼低垂:“可是这样一来,与你一同前来的百余人势必逃不出林国的馆舍,下场不过一个死字。”

  易禾闻言,温雅的眉梢抬了抬,目光落在荆长宁低垂的眼睑之上。

  此际,事关天下。

  她还在想着随从他一起前来的百余侍从,是心细如发?还是妇人之仁?

  “景华和羽眠还未曾知晓此事,我会再三日之后再告知他们。所以,另一种方法便是,你在接下来的几日内,以种种理由将百余人遣散开,约定三日之后分散离开,林国临秋城外向东三十里处有一片山林,地势险峻,约于那里相会。出了临秋城,向东是云国之境,有山林相阻,再加上羽眠和景华必有所动作,林国没有心思也没有可能大张旗鼓举兵追袭,但是,”荆长宁顿了顿,“百余人太多,提前安排极易打草惊蛇,若这般做,我们能安全逃出的可能性,只有五成。”

  “五成吗?”易禾喃喃,微微一笑,“还有五成呢。”

  他对上了荆长宁的眼眸。

  “先生既然已经做了决定,那就赌一把。”他温温一笑。

  荆长宁一怔。

  她还未曾做出决定,他此言是何意思?

  易禾将棉被角向上拉了拉,闲适地靠在床边:“先生从来不是个多思之人,既然有更好的选择,先生便不会再去想第二种可能,但先生还是想了,九成和五成差距很大,先生却依旧将两种方法摆在了一起,说明先生从心里还是倾向于选择五成。既是这般,先生也不用多做犹豫,五成,也不算少了。”

  所以,便这样做下决定了吗?

  荆长宁笑了笑,没有否认:“忽然觉得你比我更懂我自己。”

  易禾扬了扬唇角:“或许是旁观者清。”

  荆长宁侧了侧脸容:“那你呢?”

  他看出了她内心的选择,他还没有言说他的选择。

  他愿不愿意舍弃求生的可能陪她赌这一场。

  易禾笑了笑。

  “舍命,陪君子。”他说道。

  荆长宁沉默了一刻。

  “我从来不是君子。”她说道。“此行若成,易国人心与气运尽皆凝聚,归国之后,你登位成王便水到渠成,易如反掌。”

  算计,早就入了她的骨髓。

  她不做无益的傻事。

  易禾闻言,望着女孩子慎重的模样。

  “其实那没有什么不同。”他叹了声。“夜了,先生早些回去休息吧,也莫要担忧太多。”

  “好。”荆长宁答道。

  说罢,她起身,望了眼裹在棉被间冲她浅笑的易禾,转身迈步离开。

  易禾依旧微微笑着。

  “的确没什么不同,只是你放不开罢了。”他重复念道。

  无论初衷与缘由,做了同样的选择,同样的抉择,结局终究都是救了他们,却偏偏要用算计去解释。

  你是不是太过偏执了?

  说是无情,倒不如说是,你不敢轻易动情。

  的确,这样会凝聚人心与气运,只是以如今形式而言,他根本就不差这样的人心,有金沙与治国之策在前,再加上四月之后父王宾天,没有这样的人心,他登位成王依旧是水到渠成。

  倒像是……一个有些……可爱的借口。

  就像女孩子都会有的小心思,明明喜欢漂亮衫裙,却担心穿的太漂亮会被人指指点点太过虚荣。

  有些小小的窘促。

  易禾扬着唇角。

  然后棉被滑下了些,棉被之下,他的衣衫穿得极是齐整。

  他儿时孤苦,养成的习惯不仅是伴灯而眠,还有和衣而睡。

  “其实没什么不同,或许我也是有些放不开。”他叹声说道。

  望着她一脸严肃地走过来,他忽然想逗逗她,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他说他没有穿衣服,她会露出什么样的神情呢?

  他那时忽的便好奇了。

  于是他裹着棉被,红着脸装作没有穿衣服。

  可是那女孩子一丝失措的模样都不曾有。

  其实,真的没什么不同。

  原来他在她面前,穿不穿衣服都一样啊……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