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小村二三事_乱世长宁_七彩小说

乱世长宁 第90章 小村二三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炫彩小说网 www.zjrenli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可是,我是来退婚的。

  这样一句言词抛出。

  愚生秀雅的眉眼微微起了点波澜。

  他望着站定在自己面前的女孩子,只有半步之距,很近,近到可以看见她被灰尘遮掩下清秀的眉眼。

  他伸出手,用宽大柔软的衣袖将荆长宁脸容上的灰尘拭了拭。

  “我不答应。”他微微笑道。

  荆长宁一个跳步后退,眼睛睁大了望着愚生。

  身侧,小妍终于看不下去了。

  “生哥哥,人家女孩子都不想嫁给你,反正你们之时一个口头的婚约,你就答应了人家算了,再说了,她有什么好!”小妍无礼地指着荆长宁喊道。

  荆长宁望了眼,想必这个女孩子就是师父提过的愚生的姨妹。

  荆长宁笑了笑。

  “对呀,我没什么好的。”她认真地望着愚生说道,“我一不会耕田种地,二不会操持家务。”她回手指了指脏乱不堪的自己,“我连自己都折腾地乱七八糟,娶妻当娶贤,你娶我做什么?”

  愚生沉默了片刻。

  小妍拉着愚生的衣袖:“生哥哥,你莫要傻了,当日那长胡子的人说给你说上一门亲事,哪里有这样平白的好处。”她指着荆长宁,“肯定是别人不想要的破烂货,拿过来骗生哥哥的!”

  荆长宁眉微微皱了皱。

  “是啊,村里人都被我吓怕了,我跟你说。我不仅不会做家务不会种地,我还特别能吃,我一顿能吃十碗,只要我师父一提给我说亲的事,村里的年轻人立马就收拾包袱跑得远远的,我师父也是无奈,才想着把我远嫁出去。”她一边说,一边挥手动作,明明很夸张的事,她描述地很认真。【零↑九△小↓說△網】

  愚生继续沉默,像是在思索着什么。

  小妍拉着他的衣角,一脸嫌弃地望着荆长宁。

  “我也不会种地。”他沉默良久,终于开口说道,“我也不会操持家务,我也没人要。”他望着荆长宁,“还望姑娘不嫌弃。”

  荆长宁愕然。

  好……好强大的逻辑。

  然后她跺了剁脚。

  “我嫌弃!”她望着愚生嚷道。

  愚生又是沉默片刻。

  “从礼义上来说,你一个弱女子不远千里而来,便当有始有终,我也会对你负责,你若嫌弃我哪一点不好,我会尽力改。”

  荆长宁深吸一口气。

  “好啊。”她微微一笑,“那你带我回家吧。”

  慢慢来。

  “生哥哥。”小妍一脸不满地晃着愚生。

  愚生伸手将衣袖从小妍手中扯了出来。“姨母说了,不喜欢你缠着我,孝义为大,你得多听听你娘亲的。”

  说罢,他转身走到面前,伸手拉住了她的手。

  “走吧,随我回家。”

  小妍望着愚生的背影,眉眼低垂,有些难过。

  她的娘亲有个姐姐,几十年前失散同家人失散了,约莫半月前,愚生一个人来到了这个村落,拿着一件信物说是寻找亲人。

  他的容貌生得极好,温文尔雅如朗月清风。

  只是性情寡淡,说是宁和却又有些憨傻,村里人渐渐都习惯了欺负他,占他的便宜,可是他却好像一点也不在乎。

  都过了几十年,她的娘亲早就忘了当初的姐妹情谊,初见愚生穿着一身蜀锦长衫,以为他是大户人家出人头地回来省亲,却不曾想他说他是被家人赶出来无路可走才来找她们的。【零↑九△小↓說△網】

  她的娘亲一瞬翻脸,将愚生赶了出去。

  愚生也没有丝毫地恼,只安静地在村落最西边动手搭建了一处木屋。

  算是住了下来。

  她常常去找他,虽然她的娘亲不让。

  可是她从看见他的第一眼,便惊叹这世间怎会有美好到这般的少年。

  她知道,她喜欢上他了。

  她想嫁给他。

  她望着荆长宁的背影,眸底渐渐闪烁出一种怨毒。

  手将袖间衣衫渐渐收紧。

  那是一间不大的屋子,院落也很小,院子里还有一只编了一半的歪斜的竹篓。

  愚生想了想,侧过头望着荆长宁。

  “我只有一间屋子,还望长宁不要嫌弃,好在几天后就成亲了,倒也不是太过麻烦的事。”他说道,“长宁若是嫌弃,我今夜便睡在地上,若是不嫌弃,我们就一起睡。”

  愚生的话音没有淫亵,也没有玩味,他说的很认真。

  荆长宁默默地抬步向一侧移了一步。

  “我嫌弃。”她说道。

  似乎,有个人的话音在她的脑海中嚷嚷起来,喂喂喂,作为一个女孩子不能让男人白白占便宜。

  荆长宁叹了声,奇怪地望了眼愚生,她好像不能打他。

  迈步入了里屋,只见屋内只有一张床榻,一方书案,床上的被褥单薄,书案上倒是有几卷泛黄的古籍。

  荆长宁转眸望了眼愚生。

  “只有一床被,你要如何睡地上?”她问道。

  愚生顿了顿:“那我便去三牛家,和三牛挤在一起睡,大约也过不了几日,等成了亲便好。”

  荆长宁顿了顿。

  “也好。”她说道,然后她转眸望了眼愚生。“我饿了。”

  愚生眼眸微澜:“我去给你找些吃的。”

  说罢,他迈步出了里屋。

  荆长宁有些好奇地探头出去,只见愚生并未进庖厨,反倒是出了屋子,向村落里走去。

  荆长宁心下几个婉转,走到书案前站定。

  书案上堆着几本书,粗略一瞧,约莫是《诗经》《尚书》《礼记》《周易》。

  看来他还是个读书人。

  荆长宁想了想,迈步出了里屋,便进了庖厨。

  庖厨里和里屋一样,简单整洁得过分。

  灶堂下的木柴两只手可以数得过来,却堆砌得极是整齐,米缸之中没有米,倒是边上摞了几只编好的竹篓。

  是,穷吗?

  荆长宁想了想,迈步走出了愚生的家。

  村落连成一排,愚生的家在最西边,荆长宁不用想便朝着东边走去。

  只经过了几户人家,荆长宁的步伐便听了下来。

  屋里有说话的声响。

  “我想来借点米。”愚生的话音传开,不卑不亢。

  “生哥哥吗?”小妍面上露出一抹红晕,她笑着说道,“好的,小妍去庖厨里给生哥哥装上二两。”

  “谢谢。”愚生说道。

  小妍刚迈了一步。

  “你敢!”一个妇人叉着腰喊道。“今天你敢让他从家里拿走半粒米,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那是小妍的娘亲余氏。

  “娘。”小妍有些害怕却壮着胆子喊了声,“您不能这样对生哥哥。”

  “那便算了。”愚生垂眸说道。

  “娘,生哥哥刚来的时候,也是给了您不少银子的,只是半斤米而已,还抵不上生哥哥当初给咱家的银子。”她壮着胆子反驳道。

  荆长宁犹豫了下,一个利落地翻身隐在门外一侧。

  ——“啪。”

  “你个吃里扒外的!”余氏怒吼。

  “娘。”有哭声传来。

  小妍捂着脸,望着自己娘亲的目光有了丝怨恨。

  她梗着脸,倔强地说道:“我今天一定要给生哥哥装上二两米,除非娘亲打死我。”

  余氏闻言大怒。

  伸手便抄起了放在门边的扫帚,劈头朝着小妍打去。

  “砰”地一声,想象中的疼痛并没有传来。

  小妍扬起脸,只见愚生安静地立在她的面前。

  扫帚的柄打在他的肩头,平白在雪白色的衣衫上落下一道灰暗颜色。

  荆长宁的手轻轻攥了攥,然后慢慢松开,心中说不出地有些难过。

  “我走便是了,姨母不用生气。”愚生淡淡说道。

  余氏见着面前的一幕,心头不由窝出一团火。

  她的女儿吃里扒外也便罢了。她教训自己的女儿还被别人阻拦,将她至于何处?

  “走?”她哼了声。“两个没良心的小畜生。”

  说罢,她挥起手中的扫帚,重重地朝着愚生落去。

  “你要替她挡,便替她一直挡下去。”

  竹制的扫帚柄带着风朝着愚生肩头重重落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