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李寻欢(二)_[综]主角征程_七彩小说

一秒记住【炫彩小说网 www.zjrenli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苏玄侧过身子,没有受他这一礼:“不过些许小事,何以至此?”

  沈浪有些惊讶,他初来到李园,曾听到过好友老李探花一口一个劣儿、犬子,谈到李寻欢时,虽然总是说他还差得远、有的学,但情不自禁翘起的嘴角,语气里藏不住的自豪,眼眸里溢出的喜悦,都表现出了李老爷对于这个儿子的极度满意。从他的话语中不难看出,李寻欢是一个温文尔雅,腹含诗书气自华的世家子弟,但今晚意外一见,沈浪却发现李老爷错了。

  大错特错。

  沈浪是很意外,但殊不知,此时苏玄自己也在暗暗懊恼,李寻欢是一个优雅宽容的世家子,哪怕他后来远走关外,为情所困,形容憔悴,但他从来也从来不曾向方才的自己那般流露出不甘与焦躁。但苏玄到底不是李寻欢,他太傲也太冷,他对自己太期望也太苛刻,在飞刀上遇到的挫折让他有些许无措与茫然,所以在独自一人的黑夜中,他褪去了白日里的伪装。

  谁会想到他会在今晚独自一人见到了沈浪?

  意外总是时常发生的,你不能等它发生了才后悔,试图挽救。苏玄告诫自己这一点,而为了避免像今晚这样的意外,最好的办法便是,从出了小黄球的那个空间开始直到回去这之间,全身心地扮演自己的角色,不能有丝毫的懈怠!

  而现在,他之所以没有恢复成白天温和的李家公子,仅仅只因为一点原因,他不知道沈浪到底是什么时候来的?

  说到底还是武功太差。苏玄掩下心绪。

  若是让他看到自己两张脸之间自如地变换,就算没事也会变成有事了。

  他开始飞速地想着诸多的理由,一些匪夷所思的原因纷纷出炉,一瞬间苏玄脑子里出现了魔教、朝堂、武林……乃至未来命运等等诸多借口,越是玄奇就越难以被戳破。

  但真要回答,还不如保持沉默。

  但沈浪并没有问他白天黑夜表现不同的原因,幼时的遭遇让他对于他人的隐秘有着让人难以想象的包容,他反倒是有些忧虑地问道:“你是在武学上遇到了瓶颈么?”

  也是,苏玄现在也不过是一介少年,少年人总爱怀揣着自己对世界的理解做出往后在他们自己看来啼笑皆非的举动,他们总认为自己能够解决所有的麻烦,劳烦别人则证明了能力上的失败,这让他们感到羞耻。

  若非老李探花是沈浪好友,恐怕沈浪根本就不会太过关注这个小少年,比起他在江湖上见过的诸多枭雄,这个少年还稚嫩的可爱!

  苏玄并不知道沈浪在心里是怎么评价他的,但沈浪没有选择追根究底,也并没有出乎他的意料,他是名侠沈浪,又不是千面公子王怜花!

  苏玄闻言有些犹豫,他开口轻声问道:“你是我父亲的朋友么?大哥说父亲今日有好友上门拜访。”

  “我是沈浪。”男子笑了起来,为少年开始和缓的态度开心。

  苏玄并没有因为这个在江湖上大名鼎鼎的名字有所表示,虽然因为快活王的落败,沈浪的声名空前高涨,隐隐有江湖第一人的架势,但这对于对江湖只是有所耳闻的少年来说,印象只停留在,好像听说过他的名字,似乎是个很厉害的人的样子……

  “与你的父亲是很好的朋友。”沈浪这么说着,又忍不住微笑,虽然他一直都是笑着的,但这次尤为欣然,任何一个人都不会怀疑他是为有着像是老李探花这样的朋友而喜悦。

  这就是主角的魅力啊,苏玄暗记心中,并且引作榜样。

  “……能不能请你不要把看到我夜半出来练习武功的事告诉父亲呢?”苏玄似乎有些赧然:“父亲更希望我能够将心思更多地放在读书上面,对于武功只要求强身健体便行,他似乎不太希望我去接触江湖中的一切事物……”

  “他只是希望你能够平安健康地成长。”沈浪颇有感慨地说道:“不进入江湖,你永远不知道江湖中的波涛汹涌,但你的父亲知道,他是你的父亲,总是希望你好好的,远离一切危险……”

  “可有些危险它是否来临却并不由你来决定的不是么?”苏玄有些不赞同,俊秀的眉微微皱起,墨色的瞳孔中是一片通透。

  “而我从不坐以待毙。”这不是李寻欢的话,而是属于苏玄的信条,不论面对的是什么,要做出自己最大的努力,绝不轻言放弃。

  沈浪深深看了他一眼,忽然问道:“你练得是飞刀?”

  “是。”

  “那你可知道飞刀是一种暗器,应当不显于人前。”

  “那在我之后便不该如此。”

  苏玄的话说得那么理所当然,理所当然的就像是他亲眼看到过一般。

  他也确实亲眼看过,在古龙的小说里。

  “可是你现在遇到了瓶颈。”

  苏玄沉默了一瞬,随即干脆利落地承认了:“不错。”

  “那你可知道不论是什么武功,都不应当一个人在一个地方死命地练便可以练至大成的。”

  “……我知道。”苏玄的回答有些微的苦涩。

  “难道说你居然害怕与他人交手?”沈浪微微睁大眼,表现出难以置信的失望表情:“还是说你害怕受伤,惧怕死亡?”

  “不。”苏玄一点也没有被激怒的样子:“既然决定投入争斗中去,那么从一开始便要做好失败的心理准备。”

  “而这世上……最为公平不过的一件事便是,天下之大,无人不可死。”苏玄面上表情平静而淡然,话语理智淡漠,让人闻言不由从心底最深处生出寒冷与颓然。

  可沈浪并没有被影响到,他反而开始深深忧虑起来:“我总算知道了世人所说慧极必伤的涵义了。”

  “你既然心思如此剔透,那你可知道,你看得这样清楚,只会让你的未来被孤独与寂寞所包围,也会让所有关心爱着你的人感到痛苦与悲伤?”

  “我知道。”苏玄垂下眼帘,默然不语。

  “可你即使知道,却也不准备做出改变。”沈浪苦恼道:“真是让人烦恼的小子呢!”

  他抽出极少动用的剑,一剑刺出,剑光如划破黑暗的寒星,直指苏玄!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