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李寻欢(十六)_[综]主角征程_七彩小说

一秒记住【炫彩小说网 www.zjrenli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林诗音推开屋门走出去的时候,正当子时,月光如水,她手持着一盏描花宫灯,穿着一袭浅紫色纱衣,腰间被一条白色软烟罗轻轻挽住。夜色深寒,她给自己披上了件淡蓝色的软裘,颈侧松软的绒毛柔软蓬松,倒称得她身子有些过于单薄,脸色过于苍白。

  这个清丽高贵的女子有一双比天上星辰还要明亮的眼睛,但这份明亮却怎么也遮不住她淡淡的幽怨情丝。

  她走到一间灯火通明的房间眺望,她知道表哥一定又是在和他那位义兄饮酒畅谈,他救了他的命,他们二人义结金兰,称兄道弟,表哥本就是重情重义的人物,更何况是救命之恩、结拜之情?这般热情本就是理所应当。

  灯火恍惚下,这给人感觉稍显冷漠的清华女子却始终不能拂去她眉间淡淡的清愁,大底天下间的女子对于一些事物就有着天生的感觉,她始终忘不了初见时那名为龙啸云的男人那一瞬间过于炙热眼神。

  虽然他很快就没有了异状,但依旧让她感到不安。

  她转过身,并不想进去打扰表哥的雅兴,她也不想进去见那位让她心生不安的龙啸云。

  然而就在她转过身的一刹那,一道略带笑意的磁性声音响起:“你怎么不进去?”

  在那高高的树枝上,一道模糊的黑影侧躺其上,他抱着双手,过长的衣摆垂下,林诗音只能看见他脸上那遮挡了他大半面容的银色面具反射出的冷冽光芒。

  她虽惊却不慌,清清淡淡地说道:“表哥和他的朋友在相聚,我怎好打断?”

  她抬起潋滟双眸:“你又是谁?你可知道在这里,只要我一声呼喊,表哥和他那位江湖朋友必定会被惊动,那时候你这擅闯民宅的罪名可不是好摆脱的,还是趁此时机快快离去吧。”

  “呵呵。”那带着面具的神秘人低低笑了起来,笑声纯酿,一道极轻锐的破空声响起,一颗小石子从远处射了过来,打在了她身上,林诗音蓦然发觉她已经完全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

  她想要开口大喊,却启不了唇,她想要弄出些许声响,却连动动小指头都不能。这一直佯装镇定的美人终于开始慌了,她莹韵双眸湿意骤起,眼眶微微红了,来人终于从她的眼中看到了那隐藏得非常好的担忧惧怕。

  他无声无息地飞了下来,黑夜中,就像一只捕食的蝙蝠。

  神秘人搂过林诗音的纤腰,脚尖在地上轻轻一点,二人如同低空掠过的燕,轻巧快速,林诗音甚至能够感觉到夜晚的凉风呼啸而过的阴凉。

  如同她此刻寒意弥漫的内心。

  然而,这带着面具不知身份的神秘人并没有带着她飞过多远,他在李园最高处的房屋前停了下来,甚至还有闲暇心思拢了拢林诗音披着的毛绒软裘,暖了暖她冰凉的秀气双手,将她羞愤的神情视为无物。

  他带着她,腾空飞起,凌空向前,停在了这房屋的屋顶处。

  他坐了下来。

  林诗音被他顺势抱在了怀里。

  温暖的怀抱止住了她微微颤抖的身躯,却止不住她眸中渐起的绝望。

  深更半夜,孤男寡女,一旦他行不雅之举,就算最后没被人看见,她还有何面目嫁给表哥,而若是暴露,流言四起,她还有何面目在众人窃窃私语的打量中坦然活下去?

  神秘人似乎完全知晓她的心思,但他却更恶劣地挑起了林诗音的白皙小巧的下巴,饶有兴致地以她的软弱为乐趣,慢吞吞地说着石破天惊的话:“果真是国色天香,仙子风华,我见犹怜,不愧是令大名鼎鼎的小李飞刀李寻欢念念不忘将近二十年的美人,更是为了你,他冒险从关外回到这里,陷入重重陷阱,哪怕那时候你已为人妻、已为人母!”

  林诗音大惊失色,她忍不住呵斥道:“你岂能如此胡言乱语,辱我清名?”

  她忽然发现自己又能够开口说话了。

  “哼哼。”神秘人笑了起来,形状优美的薄唇勾起,带着明晃晃的讥诮:“你不信?”

  “你不信,那我来给你讲个故事吧。”他意味深长地说着,看向她的眼中居然带着玩味的怜悯。

  谁要听你蛊惑人心的故事!

  林诗音想要这么喊起来,哪怕是惊动了他人,也要让自己脱离这危险的境地。但她愤怒地发现自己不知何时竟然又被点了哑穴,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

  这让她又无奈又气愤,苍白的脸颊染上了层层红晕。这仿若姑射仙子的冷情仙子此时才终于有了点人气,艳艳夺目。

  “在一个风如剑,雪如刀的冬日,一辆马车自北而来,碾碎了一地冰雪。那马车里坐着的正是十年前便以一手神乎其技的小李飞刀名列百晓生所排‘兵器谱’第三的小李探花李寻欢……”

  在这个寂寞的夜晚,一位不知面貌、不知名姓的神秘人恣意将李园未来的女主人掳去,在这触手可及明月的屋顶上,缓缓而沧桑地给她讲了一个以她的表哥李寻欢为主角的悲伤故事。

  神秘人轻抚林诗音的黑发,语气不疾不徐,带着淡漠的凉意,说着仿佛与他毫无干系的故事。相比较于古龙的原著,他略去了过多的江湖争斗,更偏向于李寻欢的跌宕的情感、悲欢的离合。

  林诗音被这个离奇的故事惊呆了,她不再挣扎,静静地听着他低沉的讲述,整个人的心神完全都沉入其中。

  这一讲就讲了大半个夜晚,星子隐去,月亮低垂。他终于讲到了这个故事的结局,讲到了这美丽女子的未婚夫表哥和另一名女子成亲归隐,讲到了她丈夫死去,只能独自带着自己坏到了骨子里但仍然爱着她的儿子离去……

  林诗音似已听痴了,好半晌,她才泪眼婆娑重新抬起头来,哀切地问道,像是在问这神秘人,又像是在问不知名时空的另一个自己:“表哥……他伤心了吗?”

  “她怎么能让表哥如此伤心呢?”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