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章 南王世子(一)_[综]主角征程_七彩小说

一秒记住【炫彩小说网 www.zjrenli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天色晦暗, 阴云低沉, 大堆的灰黑色浓云堆积, 如同不慎泼翻的墨汁。

  太阳的光线已经暗淡,空气里是沉重的潮湿, 和令人喘息不来的闷热。陆小凤踏入这间路边的客栈时, 像是酝酿太久的郁气终于发泄而出,他掀开厚重的蓝色的帘门, 踏进了右脚, 一道照彻了天地的雷光倏而即逝, 令得他一眼得以扫过店中七八桌的客人,而在几秒后,姗姗来迟的轰鸣声这才传入了所有人的耳朵里。

  他也并没有再去看,虽然在这几天都来不了一个客人的荒芜泥道边出现一间小店本就是一件很奇怪的事, 而这间本该几天都来不了一个客人的小店如今却满满当当地坐满了不知来路的江湖客也是一件非常奇妙的事, 但是他已经没有了心力去计较、去猜测,这样的事情, 在这几年来,他遇到了不知道有多少起, 如果每一次都要他去计较,他也是会累的。

  而当他放下了身后的门帘后,屋外的风也终于呼呼声刮了起来, 雨滴落下,哗啦啦如豆般的雨水急箭般从天而落,打在屋顶上, 打在草丛里,穿过了窗户,打在了靠窗而坐的客人那破旧的青衫上。

  但那穷学究般的青衫人却像根本就感受不到那冰凉的雨滴一般,任由它润湿了他蓬乱的发,打湿了他被洗的发白的衣服,他手持着手中粗瓷的酒杯,就像定了身一般,死死地盯着陆小凤这位突如其来的不速之客。

  而更怪异的是,不仅仅是他,在座的整整七桌的客人,都像在那一瞬间全部都变成了蜡人一般,不论他们之前在做些什么,吃菜喝酒,聊天打屁,都刹那间不动丝毫,就像是有一只恐怖的手,按下了暂停键一般,让他们连眼珠子也不敢转动一分!

  而这样可怖的场景却似乎根本就拿陆小凤没有办法,他环视四周,就像根本没看到这怪异的一幕一般,将视线落在了提着长嘴水壶、肩上搭着抹布的店小二的身上,他抛出一锭银光闪闪的元宝在他的桌前,一转身便落在了店中唯一的空座上……就像是专门为他留下的座位一般,他的对面坐着的是一位穿着大花衣的大汉,涂着鲜红的唇妆,画着亮紫的眼影,在他撩起衣摆坐下之际,这位有着络腮胡子和一颗大黑痣的大汉“娇滴滴”眨着长长的“睫毛”,给他抛了个媚眼。

  “……上菜!”陆小凤垂下眉眼,视而不见。

  他不敢再看他们,他也不用看,这张桌子上的另外的两位,绝对会是和那位大汉一路的货色。

  好歹店小二似乎在他这一身的呼喊声中得到了自由,他一甩肩上的长抹布,默不作声地回转去了后堂。

  他实在不像一个本该热情好客的小二,而这一屋的客人,也实在不像本该胡天胡地的赶路客人。

  可陆小凤也并不像第一次遇见如此诡异一幕的普通人。

  而真要说实话,他也确实不是第一次遇见。

  这本就是幕后那人专门为他而设!

  他知道那人是谁,他也知道那人想要些什么。

  可不论他想要些什么,那也要等到他吃饱喝足了再说!

  他赶了一日一夜的路,一米未食,滴水未进,他的红色披风上满是尘土,他的紫色的衣衫上也满是褶皱与灰土。在许多许多年前,他以为,江湖是侠客与美人的聚居地,江湖人的风采,是一剑光寒十九州的飒然,是事了拂衣去的潇洒,是美人如花隔云端的嫣然,是情义、是恩仇、是信念,也是执着!

  他以为他永远只能透过那薄薄的纸张,去感叹、去畅想、去怅惘,可谁知道,他竟然也有一天能够入得它来,成为其中一员,而且也是最重要的一员!

  想到这里,他喝下了最后的一口酒,长长地叹了口气,笑意又逐渐浮上了他的嘴角。

  屋外的雨声连绵不断,不但没有停歇的意思,反倒是更为瓢泼,可这屋内却从始至终都是可以听见针落的寂静,死一般的寂静,只有陆小凤喝酒吃肉的声音传来,他不仅仅喝酒吃肉,而且更还在填饱了肚子的情况下满足了下他不低的兴致,他拿起两根竹筷,敲着吃饭的碗和喝酒的杯,鬼哭狼嚎般唱了首李白的《长相思》!

  “长相思,摧心肝……”

  也不知摧的是他的心肝,还是在场其他所有人的心肝!

  最后他更拎着一坛年份不低的好酒,摇摇晃晃地踏上了木制的楼梯,好酒好菜之后,更要是有一场好梦,这才来得爽快!

  他上得楼来,将楼下所有人视若无睹,随手便将离得楼梯最近的那间屋子的房门推开。

  屋外又是一声雷光闪耀,大雨更为磅礴,轰鸣的雷声也在那之后缓缓而来,可只那一刹那的雷光,也足以让陆小凤在这暗淡的光线中,瞧见一位白衣的身影,那身影,正安安静静地站在床头边,听得门开声,他看过来的锋利目光,就像是一道刮骨的刀一般,落在了他的身上。

  “……是你啊,”陆小凤半睁着朦胧的双眼,打了一个酒嗝后,才慢慢吞吞地打招呼道:“……宫九……”

  宫九看他的目光依旧很冷,那是一种彻骨的冷,他不疾不徐、慢条斯理地开口道:“好久不见,陆小凤。”

  宫九的声音,就像是他这个人一般,流露出冷酷自负的语气,而他的人,也像是他的声音一般,一尘不染,一丝不乱,整洁到傲慢的地步。

  “……也没多久吧?”陆小凤叹了口气,苦着脸道:“十天前不刚刚和你见过一面么?”

  雷声再起,光线照亮了屋里,也照亮了这间房屋里两个人的脸,陆小凤皱成一团的脸,和宫九那平静自负而坚决的脸。

  漆黑的发鬓,雪白的衣衫。

  “可我依然没有从你那里得到我想要的答案。”宫九淡淡地说道。

  虽然没有得到,可宫九也没有一丝急迫的表情,他就像是在逗弄着一只自以为是的猫,说不出的耐心,说不出的悠闲!

  可这样的游戏已经持续了整整七年!

  从陆小凤十四岁初入江湖那年起,从宫九得到“主神系统”那天起。

  陆小凤摇了摇头,有些时候他不得不哀怨,为什么要让宫九得到“主神系统”,而有些时候,他也不得不庆幸,只有宫九一人得到了“主神系统”。

  他自信,他并不比原本的陆小凤来得弱小,可哪怕就是原本的陆小凤再长出了三头六臂,他也抵不了原著中所有的敌人一起开挂!

  而自从宫九得到了“主神系统”后,他便将被折磨得奄奄一息的异界人干脆利落地杀死,说实话,陆小凤很奇怪那位“穿越者”的想法,在没有得到一定的力量时,便任由自己好奇心膨胀来到另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来到陌生的世界后,却又不蛰伏和伪装下去,居然被宫九这名反派得手……当然,日光之下无奇事,这个世界上再怎样的奇葩都有,虽然陆小凤不能理解那人,可他也并不想去读懂那人的思想,他对那奇葩的身份和思考完全不感兴趣,他苦恼的是,你自己作死,为什么要祸及他人,而且祸及的不是这世界上的谁谁谁,却偏偏却是他陆小凤路大侠?

  陆小凤忍不住摸了摸自己那修饰整洁的小胡子,你看,像宫九这样,七年来,没有邀请任何一人进入系统,这样多好?

  想到这里,他又想到了自己在主神系统的任务悬赏中发出的帖子,想到了帖子,他又想到了自己在看到宫九在帖子里给自己发出回复时的心情……

  “呵呵。”——来自“宫九”

  就这么两个字,便让他陆小凤牙都疼了起来。

  哪怕是后来他的任务被人接下,也没办法消减他大喊“坑爹”的情绪!

  “我不急。”宫九缓缓道来,他确实一点也不急,因为这个世界不仅仅有着陆小凤,也还有着另外一位,“李寻欢”。

  接下了陆小凤任务的“李寻欢”!

  说实话,当看到接下那任务之人的名号之时,不仅仅是陆小凤,哪怕是他宫九,也是数不尽的惊奇和愕然,李寻欢李寻欢,一门七进士,父子三探花,这两联也仅仅只能道出他家室的渊源,而李寻欢最为出名的,是他的仁名,是他的“小李飞刀,例无虚发”的可怕可怖!

  也许随着时间的流逝,前人的诸多威名也会随之渐渐消弭,直到消失在故纸堆中,但是总会有那么一两位,他们的声名,他们的所作所为,就像是夜晚黑暗之中的晨星,乌云遮不住,夜幕挡不了,它照彻历史,永夜不息。

  就像是沈浪,就像是楚留香,就像是……李寻欢!

  而也只有拥有磅礴伟力的主神,可以将本该湮没在过去的人,拉到现在,拉到未来,拉到另一个未知的世界……这让宫九如何不激荡若狂?!

  他是宫九,是**沟壑难平的九公子,他得到的太多,得到的也太轻易,而这整个世界没什么是他做不到,也没什么是他得不到的,久而久之,这个世界于他而言,就像是层厚厚的蜗牛的壳,他躲在里面,连喘息都很艰难!

  所以他死死地拽着“主神系统”,就像是拽着一根从天而落的稻草,他抓住那非此间的“穿越者”,亲自折磨了他七天七夜,直到那人彻底地崩溃,才终于是得到了这一线希望……再然后,他亲自斩断了他的头,并且将他的尸体燃成灰烬,连一根毛发都没有落下,再将之洒在了茫茫大海之中。

  “我从来都不急。”宫九再一次缓缓道来,他的目光中流露出奇异的笑意来。

  陆小凤翻了个白眼,他当然知道他不急,也许一开始宫九是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他这个故事的主角身上,但是等到后来,他更多的,却是杠上了另一位。

  那位在这六年里助他良多的存在。

  九公子装神弄鬼的功夫着实不差,就像是现在楼下的那些一动也不敢动的食客,就是他的把戏。

  如果换了另外一个人,七年里不间断地被这些古怪诡异的事物纠缠刺杀,恐怕不是死在那些奇怪的手法下,就是被绷紧的神经所逼疯,而他陆小凤也仅仅只是坚持了一年,一年后他便找上了主神系统求助。

  而像他此次这般,能够在雨落下前进得屋来,开开心心吃吃喝喝,甚至能够上得楼来,说不定还能够洗个热水澡,睡个舒舒服服的好觉,那全是拜他人的帮助。

  是李寻欢吧?陆小凤不确定地想,自从主神系统在一次更新里取消了每个人名号之后方框里一大列的问号后,所有人看其他人,也便只能看到唯一的一个的马甲,所以陆小凤和宫九所能知道的,仅仅只是苏玄李寻欢这一个身份而已。

  他可以肯定的是,在他睡完觉之后,再一次下楼而去,今晚这些古古怪怪的“鬼怪”们,绝对就会消失地一个不剩。

  这一点,陆小凤知道,宫九当然也知道。

  而且他们知道的,也不仅仅如此,他们还知道的是,其实在陆小凤进屋来之后,只要有一个人对他出了手,便会有另一个人跳出来保护他,而这个人,可以是突然路过的侠士,可以是进来躲雨的小姐,也可以是本来就在他们之中的任何一员!

  所以自那以后,宫九便似乎拿陆小凤完全没了办法,甚至于只能让三个大胡子的邋遢大汉披上了女人的衣衫坐在他的旁边“娇喘”几下……能够恶心一下这小子也是好的。

  而陆小凤也终于松得气来,欢欢喜喜地看宫九作妖。

  而越是如此,宫九就越是难耐。

  因为不论他对陆小凤出手了几次,也没有一次,能够让他那新的对手站出来,亲自站到他的面前来!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

  尘郁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03 17:42:00

  明河影下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03 18:43:44

  社交恐惧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03 19:51:30

  郎滟独绝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03 21:56:52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