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魔法武侠修真都市言情历史穿越网游同人科幻末世恐怖惊悚其他小说 排行榜单 浏览记录
七彩小说 > 科幻末世 > 星落成尘 > 第二百八十三章:吾王
    殷如猛地推开了还被她提在手中,如雏鸟般无抗争之力也无反抗之意的女祭司。一阶的魔力在漫长的年岁里渗入她每一寸肌肤和骨血,爆发出来的力量绝非普普通通的人类所能轻易负担,女祭司撞上了白色长廊内漆黑的立柱,绵软无力地滑落下来。

    “——大长老!”年轻人震惊地喊,“您怎么能!”

    世上无人不知能入达坦纳的先知城内侍奉的都是贵族,几乎是只要有些微魔力,就读星空学院都能进入红院的存在。他们身后的家势是制约国的家势,绝非普普通通的小国贵族所能比肩。

    退一万步说,即使楠焱以十二世家之首的强横无惧任何其他势力的问责,但这里是先知城,这里是达坦纳,这里是第十亡灵世家杜德丝家族的所在。

    这里是另一个世家,也是德兰王族的所在。

    “给她治伤,”殷如努力地平复着自己的呼吸,让自己多少冷静下来。她的目光远望着白杨掩映的廊道的另一端,黑色楼馆影绰,似乎凝实,又似乎不在。

    一点隐秘着的发散的力量,已经蔓延过来。

    一名族人扶起那名已经全无意识的女祭司,色泽清浅的魔光遍体游离不息,殷如动了,如同火红色的箭矢一般,向着廊外疾刺出来。

    “你们不要跟过来。”

    族人们想追,空气里却遗留着她最后的权威。

    女祭司被魔光环绕着,笑容平静宁安。

    茜色柔缎衬裙漫出白底银纹凤舞宽裾的边角,如娇嫩的花瓣漫出厚重的花萼般。急速游荡着的风中那一点散乱的气息越发尖锐起来,带着一种如梦似幻,透明的游离的质感。

    在那一排笔直的白杨前,樱红色的灵炎急促地一闪。

    别馆一楼的窗内,第二十二任院长隔着树影和帷幔望着窗外,他的神情疲惫,海蓝色的眼瞳却幽微而寂然,同他的魔法场一道,如大海涨潮一般。

    那是达伊洛的魔法场——即使脱离了幻森脱离了现今的西恩特,也仍是这世上人类所能拥有的,最广大的领域衔接介质。更因为在这里——在王族驻守之地,借助着王族本身身居王之位的余威,悄无声息却无比强盛地,攀满整座先知城,向着达坦纳的全境延伸。

    那是一种警示——力量所及已是王的荫蔽之地,容许通行,却绝不容许进犯。

    王座不染尘埃。

    “——嘁。”殷如带着几乎将牙咬碎了一般的力道挤出一声,樱红色的灵炎变向偏折,循着那一点游离零散的踪迹,直追而去。

    像是瞬间跳过无数扭曲凌乱的空间,樱红色的灵炎如箭矢一般疾追,终究越过湖面,越过泛青的灌木,戏水的天鹅,丛生的鸢尾和菖蒲,越过一座小小的,精致的白岩的桥之后,满缀了白玉髓微粒的一痕袍角,终究闪入了视野的边角。

    少女像是察觉了,她回过头来,向着那道尚不可见,却持着无比迅疾的速度向她刺来的樱红色灵炎微微地笑了笑。

    “不愧是楠焱,不愧是这世间摄灵术的至高掌控。”

    她回过头,继续向着她本来的去处前行。

    那是一座塔——一座以纤细的吊桥连接着先知城主公馆的,黑色的高塔。

    她如一只轻盈的蝶,闪入其里。

    橡木的门扉合拢了——带着魔法的痕迹,樱红色的灵炎在三秒之后冲到,毫不畏惧一般狠狠拍了上去。

    并没有出现任何一种可以想见的景象——大门被撕扯稀烂,或者是灵炎被阻拦。

    那绚丽的樱红色在接触到门扉的瞬间化成了成千上万只蹁跹的翎蝶,它们翅翼莹白如薄玉般,却在翅翼起始端染着如狐尾花印一般的樱红,泛着如同蔷薇石英一般的色彩。而那些翎蝶像是虚幻的,毫无阻碍也毫不费力般,没入了门扉。

    祭听到水声,安静的,细密的水声,带着某种固定了的韵律。

    殷如觉得脑海中传来一种莫名的触感——似乎是刺痛,但痛觉却被阻绝在外。只是细细密密的,不痛不痒的针扎一般的触感。她显出身形,踩在一道暗紫色的,向下蜿蜒旋转的楼梯上。那楼梯附着塔的内壁,一圈一圈,似乎延伸到不可目视的地底,往中间看去,是深黑的夜色,无法看清。

    她咬了咬牙,一轻身就想往下跳去,但那熟悉的感觉,那魔力环绕着血液的感觉,却一点也没能出现。

    “我劝你不要往下跳哦。”少女的声音柔软轻缓。

    祭感受到一种轻微的摇晃,和水声一样有着节奏,似乎是飘在海河湖泊之上的一叶小舟。

    楠焱殷如循声向下望去,数道环绕着的楼梯之下,黑裙的少女轻盈地向下行进。她揭去了覆眼的绸缎,樱色卷发饱满而亮丽,她的怀里,那幼小的继承人的身形,正安稳地躺在那里。

    “这里是我的领土,你不可能在这里用飞行术。”

    祭睁开眼睛,看着天色泛着一种初晨破晓时分的淡蓝染金,模糊的雾气在她与远天之间游离。

    “——你的领土!”殷如震惊,却仍未停止追进,而她面前的少女步伐轻盈不见迅疾,却仍旧一点一点,向着下方行进,“这里——是梦境!”

    “当然,”倩曼微笑着不见焦急,“不然的话,这座先知城还有什么意义存在”

    祭摸索着坐了起来,迷茫地望着那道她并不陌生的河川,背后是雾岚下星辰隐没的夜色,她转过头往前方看,淡金色的雾霭掩映着纤细建筑的身形。以及船头,黑裙的先知解下覆眼的绸缎,那张面容素净新稚如少女。

    “醒了”她笑着问。

    “萝丝琳莉?先知城,是我在第二代的杜德丝家族稳定下来之后,向拉拉尔?德兰殿下,也向着抚育着萝丝琳莉——人类的我的西洛尔?杜德丝提出的要求。”倩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