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七章 各方行动_我的岳父大人叫吕布_七彩小说

我的岳父大人叫吕布 第五百五十七章 各方行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炫彩小说网 www.zjrenli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大汉蜀王殿下,镇南将军刘莽刘汉扬在此,荆州牧刘表还不速速出来你迎接!”刘莽站在一边管亥上前,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的声音爆炸了出来,响亮无比,周围是一圈圈的襄阳卫,这哪里是被押解前来的,这反而像是前来兴师问罪的。

  “快快快!”襄阳卫的士卒越来越多,一圈又一圈的把刘莽等人给包围了起来。管亥在那边一声接着一声的喊着,那边荆州军有心想要阻止管亥不让管亥喊了,可是看到了管亥的那一脸狰狞的样子,都退却了,管亥的样子是在是太怕人了,脸上全都是伤疤,密密麻麻的就像是从地狱之中爬回来的一般。

  刘莽看着这个襄阳大牢门口,刘表定然在这里,因为门外还有许多的刘表的亲卫,这些亲卫可是护卫刘表的人。

  “主公,刘表不出来怎么办!”管亥上前对着刘莽说道。

  “他会出来的!”刘莽不相信刘表不出现的,现在的结局已经出来了,两人已经没有丝毫缓解的余地了,要不是为了蔡夫人肚子里的孩子,刘莽现在早就离开荆州了。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刘表定然会出现的。

  “再喊!”刘莽对着管亥说道。

  “是!”管亥点了点头,管亥那大嗓门又响了起来,果然刘表坐不住了,襄阳大牢的大门缓缓打了,只见刘表面色凝然的走了出来,他的衣服之上还有血迹,脸上还有一种羞怒之后的潮红色。

  “主公。主公!”黄射一看到了来人。当即就高兴的冲了过去。跑到了刘表的面前“主公下令吧,拿下这个乱臣贼子!”

  刘表走了出来,他的眼神和刘莽的眼神在空中对撞着,他看到了刘莽是骑马而来,而不是他想象的那种被押送而来,刘表转过了身子,猛然就是一巴掌朝着黄射挥舞了过去。

  “啪!”黄射脸上顿时就出现了五个指头印子。

  “啊啊!”黄射被刘表给打蒙了,这是什么一个情况。

  “废物!”刘表对着黄射冷然道。黄射还想争辩一番,可是刘表那眼中的寒光却是让黄射不由得打了一个冷战,站在一旁不说话了。

  “刘表你终于出来了~!”刘莽骑在战马之上居高临下看着刘表。

  刘表也是冷然的看着刘莽,刘表毕竟是身居高位的人物,那种盛气凌人的感觉还是有的。

  “大胆刘莽,见到我主还不速速跪下求饶!”黄射站在了刘表的身后又嘚瑟了起来,襄阳卫团团的把刘莽等人给包围了起来,边上还有刘表的亲卫在,黄射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

  “跪下?”刘莽冷笑了起来“按着爵位,我是王侯。是大汉的蜀王,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论官职,我是镇南将军,当镇守益州,荆州,你家州牧也是我的麾下,到底谁该跪拜谁啊!”刘莽对着黄射和刘表戏谑道。

  “镇南将军?蜀王?”边上的襄阳卫们一直都不知道刘莽真正的官职,刘莽来到了荆州也没有说过他的官职,大家都以为他和他们的州牧大人差不多也就一个扬州州牧的官职吧,可是谁曾想到,蜀王刘莽不单单贵为王爵,官职还到达了镇南将军。

  “镇南将军多大啊!”有人不明白这个大汉的官职。

  “很大,很大!”有人不懂装懂。

  “屁话,老子不知道很大很大啊。”

  “镇字将军已经可以开府建牙了,而镇南将军的话,是可以统帅三洲之地,分别是益州,荆州和凉州。”有明白的人解释给众人听。

  “啊啊啊,这样的话那么我们的州牧大人不是应该属于蜀王殿下管辖嘛?”有人心慌了,这么一个大官啊,本来一个王爷的爵位就让众人感觉到这是大老爷了,现在更是多出了一个镇南将军,更是让众人喘不过气来嘛。

  “我们要不要放下兵器啊!”人心惶惶的起来,这要是伤了这么一个大官,那可这么办啊。

  “笨啊,我们在荆州,拿的是刘荆州的粮饷自然就听刘荆州的话”好多士卒的家可都在荆州之中啊,所以刘表是他们的主子这个观念他们没有根深蒂固,但是他们知道是刘表给他们发粮饷的,谁给他们发粮饷他们就听谁的。

  “你是伪王!”刘表上前了一步对着刘莽言语到“我大汉的蜀王殿下并不是你!”刘表直接就改换概念了。

  “这不就是蜀王殿下嘛?”有士卒疑惑了起来。

  “他不是,他不是!”黄射在边上大声上下叫着,如果刘表承认刘莽是蜀王殿下是大汉的镇南将军,那么不管怎么样,刘表拿下了刘莽,那就是以下犯上,虽然说现在汉室已经不行了,但是名声还在那里呢,刘表要是名声臭了,荆州本就读书人多,这民声臭了,那么荆州就别想再治理下去了,那些读书人很少会在那些名声不好的主公麾下做事的,这也是为什么吕布当初搜藏挂肚,就得到了一个陈宫这么一个谋士,就是因为他名声臭了,陈登父子表面上虚与委蛇,实则都在想着后路,那个时候,完全就是陈宫一人单挑曹操一堆谋士,能玩的过就有鬼了。

  刘表直接一句话,这不是蜀王,此人是伪王,不管怎么样,刘表最起码没有直接反抗汉室,等拿下了刘莽再言语其他。

  “呵呵!”刘莽也不去争辩了,如果要证据他的怀中,蜀王大印还在呢,可是拿出来也没用,因为看着刘表的样子,这已经算是撕破脸皮了,双方已经没有什么好谈的了。

  “刘表刘景升,我问你,懿儿在哪里!”刘莽冷然的看着刘表,反正两人已经撕破脸皮了。大不了就是一战,刘莽之所以留下了那就是想要带走蔡夫人的。

  “懿儿?”刘表愣了一下。不过随即。肝火就上涌了“那个贱人竟然把这个名字也告诉你了?”这个蔡懿那可是闺名。女子在古代之中那是没有地位的,名字这个东西也就只有富贵人家会有,可是即便是富贵人家,这个女子的名字出嫁之后就基本上没有人知道。

  比如说蔡夫人,大家都只知道他是刘表的夫人可是有人知道他的名字吗?没有,即便最后死了不过也就是刘蔡氏罢了,所以女子的闺名只有父母或者兄弟知道,就算是夫妻之间也是以夫人老爷相互称呼。而刘表知道这个蔡懿,还是蔡瑁无意之中说出来的。

  而现在那个贱人竟然把闺名直接就告诉了刘莽。

  “我告诉你那个贱人已经死了!”刘表面色狰狞的看着刘莽说道。

  ‘死了?“刘莽的瞳孔瞪大了起来“不可能,不可能!”

  “你看我衣服上的鲜血就是那个贱人的。”刘表狰狞的对着刘莽展示道。

  “你找死!”刘莽的眼色彻底的冰冷了下去,身上杀意凛然了起来。

  “找死?呵呵,这次死的应该是你刘莽吧!”刘表根本不在意,现在在这个襄阳大牢的门口,起码有三千人,两千襄阳卫和一千的他的亲卫,而刘莽就三个人。

  “主公我们现在?”管亥在刘莽的边上追问道,他们前来就是找到蔡夫人的。现在刘表竟然说蔡夫人死了。

  “刘莽,既然你这么想那个贱人。那么我就送你下去见那个贱人!”刘表阴狠了起来“来人给我拿下这三个乱臣贼子,如有反抗格杀勿论!”

  “管亥周仓,如果此次活着出去,我必然起兵,让整个荆州鸡犬不宁!”刘莽冷然了起来,如果刘表说得是真的他杀了蔡夫人,如果小翠说得也是真的,蔡夫人的肚子里怀上了刘莽的孩子,那么刘表就是杀了刘莽的孩子,这个仇不可不报。

  “哈哈,主公,管亥斗胆,攻打荆州定然要让管亥作为先锋!”管亥大声的笑了起来。

  “好!”刘莽一口答应了下来。

  “周仓你呢?”边上管亥问道。

  “管大哥去哪我就去哪。”周仓傻乎乎的回答道。

  “那么我等两兄弟就在主公的指挥下吧这个荆州搞个天翻地覆吧!”管亥爽快的声音响彻在襄阳的天空之中。

  “侵犯我荆州?等着你活着回去再说吧!上!”

  “杀!杀,杀!”最先动的就是刘表的亲卫部队,这只部队是刘表的亲信只听刘表的,边上的襄阳卫有点迟疑,他们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他们收到过刘莽的人情,也知道刘莽和蔡家和蒯家关系都很好,这要是上了,被事后清算怎么办。

  “上啊,上啊,襄阳卫,难道你们想叛变主公嘛?“边上的黄射在一边大声的吼着。

  ‘这,这!“襄阳卫没得选择了,他们里面士族子弟多,都是襄阳附近的人士,毕竟要在刘表的手下混下去,主公的命令不得不遵从。

  “得罪了蜀王殿下!”好多襄阳卫的士卒对着刘莽抱拳抱歉道。

  “各为其主,没有得罪不得罪!”刘莽也释然。

  “他不是蜀王,他是伪王,伪王!”黄射还在边上上串下跳的。

  可是好多的襄阳卫都无视了黄射,他骗骗那些个百姓还好,骗他们有意思吗,好多襄阳卫的头领可都和刘莽喝过酒的。

  “管亥周仓随我杀出去!刘表老儿老子要你偿命。”刘莽手中的盾斧已经抖动了,他想要饮血了,他舔食着嘴唇,这一日刘莽简直从天堂掉到了地狱去了,小翠告诉刘莽他有儿子的时候,刘莽不知道为什么,整个人,每一个细胞都是兴奋的,他要当爹了,他要当爹了,这种兴奋的感觉不是一般的,所以刘莽这才冒着生命危险前来找刘表,可是刘表竟然说杀了懿儿,这等于杀了刘莽的孩子,刘莽的眼睛都变红了。“杀!”

  “是!”

  ……

  “老爷,老爷,不好了,不好了!蜀王殿下和州牧大人在襄阳大牢附近打起来了!”有报信的人跑到了蒯家对着蒯家两个人喊道。

  “打起来?”蒯良第一个忍不住了站了起来“怎么会打起来。不是让他逃跑了嘛?”南门看守是蒯家的门生。可以说蒯家冒着被发现的危险给刘莽通风报信。让刘莽离开,怎么会打起来。

  “老爷,南门的确是过人了,但是过去的是不是蜀王殿下啊,只看到了蜀王殿下麾下的那个贾诩先生和一些家眷啊!”这个报信的人无奈的说道。“蜀王殿下和手下两个亲卫去见州牧大人了!”

  “哎,哎,哎,该死。该死!”蒯良气得都快跳了起来“他糊涂,糊涂啊”蒯良急得上串下跳啊“不行,不行,我要去救他!”蒯良忍不住了,他就要离开前去襄阳大牢了。

  “回来!”蒯越猛地一声呵斥道“你现在去有什么用?难道平白添加一条孤魂嘛?”现在去襄阳大牢根本无用,那边都打起来了,刀剑无眼了,搞不好一个不小心,蒯良这么一个文士就交待在那里了。

  “那能怎么办?难道让我眼睁睁的看着他死在那里吗?”蒯良急得眼睛都泛着血丝了,对于刘莽蒯良一开始是因为杨弘的友谊。后来是欣赏刘莽的才华,再到后来。两人相互来往,因为蒯然的缘故,蒯良心中也把刘莽当做子侄了,现在看到自己的侄子就要死于非命了,能不着急吗?

  “恩?”蒯越眉头也紧蹙了起来。

  “爹,爹!”就在这个时候蒯然也从后院之中出来了“爹,我听说刘莽兄长被州牧大人给抓起来了?”黄射派人前去蜀王府邸之上抓人的时候这个动静可真的不小啊。

  蒯然自然也知道了,他和刘莽可以算得上是结义兄弟啊,更是刘莽的小舅子,这兄长受难,他自然不好受,这不着急慌忙的前来找他父亲了。

  “爹,爹这其中是不是有误会啊!州牧大人不是才和兄长结为同盟嘛,怎么会变成这样?那个黄射,那个黄射,都怪我,都怪我,如果不是我,兄长就不会得罪黄家了!”蒯然自责了起来,他认为刘莽得罪黄家,而黄家进谗言的呢,这其中就是自己当初在乐馆,刘莽帮助他出了口恶气的缘故。

  “和你无关!”蒯越挥了挥手,他也是头疼啊,如果单单是一个黄家进谗言,根本就不用在意,可是现在刘莽那是睡了主公刘表的夫人啊。

  “蔡姐姐?”蒯然听着自己的父亲的话语“啊啊啊,这个兄长和蔡姐姐?”蒯然自然也认识蔡懿,因为蔡懿和他的年纪相差不大,小时候也是在一起玩耍的,只不过后来蔡夫人嫁给了主公刘表,这才断绝了来往。

  “他们两个?”蒯然愣了一下,不过下意识的他点了点头,这倒也是蛮般配的,我兄长高大英俊,蔡姐姐又是神仙般的人物。

  “般配你个头!”蒯良一巴掌拍了过去打在了蒯然的头上。

  “二叔!很痛哎!”蒯然摸着头很是不甘心。这是他二叔啊,他又不能还手。

  “兄长你快想办法啊!”蒯良对着蒯越焦急的喊道。

  “是啊,是啊,爹,爹你快想办法啊!”蒯然也着急了。

  “没办法了!”蒯越咬了咬牙齿,“随同我来!通知下去,我蒯家闭门不见客!”蒯越带着蒯良和自己的儿子蒯然离去了。

  “爹,你带我们来这里干嘛?”蒯然疑惑的看着自己的父亲,因为蒯越把他们带到了冰窖之中,这里面的温度可是很低。

  “不懂就别说话!大兄这里莫非?”蒯良一边走着一边看着问着他的兄长,这个冰窖啊,前面是冰窖,可是在七拐八拐的时候,竟然进去了一个隧道之中。

  “没错,这里就是就是襄阳的地下隧道、”蒯越对着两人解释道。

  “爹,我以前怎么不知道!”蒯然疑惑的问道。

  “废话,不到事关紧急的时候谁会动用他”蒯越有点不舒服,因为这个通道的确是蒯家用来应急的,他一共通向四个方向,其一就是城外,从那个最长的通道一路走过去,那就要到襄阳城外了,这个通道可是贯穿了整个襄阳城的,第二个就是通往襄阳大牢的,这是为了如果蒯家到了最后穷途末路了,家事破败了,得罪人了被关入了大牢之中也能够通过这个通道救人出来,难后再走最长那一条出去襄阳,这剩下的两条一条就是通向州牧府邸之上,还有一条就是通往蔡家的。

  “去州牧府邸?”蒯然有点不明白。

  “如果在州牧府邸之上有鸿门宴就能从那里逃脱,”

  “那去蔡家呢?”蒯然又问了起来。

  “这也是为什么你爹一直都在和蔡家攻守同盟的原因,这个地道就是我蒯家和蔡家一同挖出来的,不管哪一家出事这个通道就都收不住了!”蒯越对着自己的儿子解释道。

  “那么我们现在去哪?”

  “去你蔡伯父家!”蒯越说道。“也只有你蔡伯父知道如何解救你的大兄了!”蒯越眼色申然的说道,他们三人拿了一个火把,顺着这个地道朝着蔡家而去,好在这个蔡家的通道也不算太长,蔡家和蒯家的府邸可都是在襄阳内城之中,所以数盏茶的功夫就到了蔡家的地点。(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