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四章 老丈人来了_我的岳父大人叫吕布_七彩小说

我的岳父大人叫吕布 第七百六十四章 老丈人来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炫彩小说网 www.zjrenli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扬州庐江郡皖城之中,这里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郡城,可是里面住着的人物就是整个扬州都得抖三抖的人物。

  一个府邸的门上写着两个大字吕府,花园之中,一个剑眉中年男子正在喝茶赏花垂钓。

  这个男子不是旁人正是我们的岳父大人,吕布吕奉先,吕布者英雄也,吕布者虎狼也,吕布者战神也,吕布者嗜血好杀也,这些都是外界对于吕布的评价,可是谁有曾知道这个叫做吕布的男人,他也喜欢喝茶,他也喜欢赏花,他更加喜欢的就是坐在池塘边上一坐一个下午,可能篮子里面钓不到几条鱼儿,但是却能够笑眯眯的而去呢。

  他就是吕布,一个迷一样的男人。今天似乎运气也不错,他的钓鱼的篓子里面似乎已经装下了两三条小鱼儿了。

  “将军!”就在吕布还准备继续垂钓下去,把晚上的晚宴也给垂钓上来的时候,身后一个亲卫走了进来对着吕布跪拜道。

  “恩?”吕布眉头一皱,因为自从他那个宝贝女婿执掌了扬州,扬州慢慢的上了规模之后,吕布就不怎么管理政务了,这其一吕布觉得刘莽可以独当一面了,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吕布在避嫌。

  没错就是在避嫌,这个江山之中一山不能有二虎,要是有了,必然︾□是一公一母,如果不是,那就是一死一伤了。

  以前是以吕布为主,因为刘莽初来乍到,根本就不懂得如何的安抚人心。如何的执掌部队征战天下。

  可是慢慢的刘莽张大了。他开始有了自己的势力。从城管军开始。慢慢的刘莽收复了黄忠,徐盛,赵云,魏延等人,再慢慢的又有徐庶诸葛亮鲁肃这样的文才聚集在他的身旁。

  刘莽的翅膀渐渐的硬了,本来寿春建好之后,高顺等人是要让吕布前去寿春主持大事的,可是吕布却拒绝了。不但不去寿春,相反,他还把庐江的大小事务要么就教给陈宫了,要么就给高顺等人了。只有解决不了的,比如说出征豫州的时候,统帅这样的职务,其他的时候吕布更加像是一个富家翁,功成身退了。

  所以现在的扬州与其说是吕布军的扬州,不如说他早就已经换了主人变成了刘莽军的扬州了。

  不管是曹操还是刘备又或者是荆州的刘表等人,他们开始忌惮的也不再是他吕布吕奉先了。而是变成了那扬州的蜀王刘莽了。

  正是这样悠闲的生活,所以吕布才能够静下心垂钓。找到了以往找不到的乐趣,垂钓自然是需要安静的,吕布又言,他垂钓之时,不许任何人打扰。

  而现在这个亲卫胆敢过来打断他吕布必然是有事情发生了。

  “将军,陈宫军师求见!”这个亲卫对着吕布跪拜的说道。

  “公台来了?”吕布愣了一下,陈宫一般都是在太守府邸之中的,庐江可全都教给陈宫了,大小事务,可以说吕布基本上不动分毫的,全都是给陈宫做的。

  “去正厅让公台进来吧!”吕布对着自己的亲卫言语道。

  “是!”很快吕布自己也换了一身衣裳到了正厅之中,陈宫已然久候了。

  “让公台久等了!”吕布对着那边的陈宫微微至歉。

  “奉先哪里的话!”陈宫也是笑着说道,他和吕布已经多日未见了,以前实为君臣,现在这个身份却似乎变化了许多,是上司和下级?又或者是两个好朋友?君臣的话已经过去了。

  因为陈宫现在的主子已经是那个蜀王殿下了,比官位陈宫甚至比吕布还要高啊,这是刘莽给陈宫留下的位置,但是吕布身上却是有着内阁的头衔啊,同样他还是蜀王刘莽的岳父大人啊,所以陈宫也是不敢造次的。

  “当年,为了见奉先我不也是在大厅之中静候等待嘛!”陈宫对着那边的吕布眨眼笑道。

  “哈哈,好你个陈公台,你这是在拐弯抹角的骂我拖延见你是吧!”吕布没好气的说道,现在两人没有了君臣的羁绊,说起话可更加的随意了,当初陈宫要见吕布,那吕布都是不见的,为什么呢?因为陈公台的忠言逆耳啊。吕布这个人当初年少轻狂。

  自己更是有着天下第一个武将的封号,再加上虎牢关下十八路诸侯难进分毫,可以说是年纪轻轻就取得了莫大的荣耀,在他的头上那都是光环啊,而陈公台这个家伙呢,就是一个泼冷水的。

  吕布武力天下第一,他直接一句,莽夫之勇只可千人敌,却不能万人敌也。

  吕布虎牢关下斗将,他又来一句,有着西凉之精锐,不想着挫败敌人之主力,却想着斗将实非善计。

  吕布自立出来了,陈公台又开始了,将军,你东西南北皆是敌人,将军当小心谨慎为妙。

  这么一个泼冷水的,谁喜欢见他呢。

  “好吧,我知道你陈公台是个大忙人,这个庐江上下还需要你陈公台指点呢,说吧,来我吕府之中所为何事?”吕布笑着问着那边的陈宫。

  陈宫点了点头“的确是有要事见奉先你!奉先请过目!”说着陈宫就从怀中掏出了一叠纸张,纸质非常只好,摸上去就像是摸到了女人的皮肤一样的光滑,上面的印刷也十分的精美。

  “这就是你们搞出来的交子?”吕布也不是什么都不知道的人,看着陈公台给他的这些个纸张看了上去,上面有各军额军旗,还有英雄殿的标记,这些就是扬州要把铜币金子转换成纸币的交子。

  “奉先啊,不是我们,而是他!“陈宫摇了摇头苦笑着说道,他们已经老了,好多东西都跟不上那刘莽的节奏了。

  在陈宫的眼里面。那个叫做刘汉扬的小子。还是那个死了几个手下还会跪在那边自责数日的人嘛。

  ”对。是他!”吕布也是点了点头,属于他吕布的时代已经过去了,现在的吕布在扬州军之中那只是一个标志,那就是我们有战神在我们的背后。

  吕布摊开了这些个交子,上面印着的军旗是啧啧称奇啊。

  “这个是陷阵营的,这个并州狼骑的,这个城管军,还有这个。这个是黑棋营!”吕布都一一的认出来了,能够不认出来来吗,早在数日之前,那个不管是陷阵营还是并州狼骑都来找过自己了,就是高顺那个榆木疙瘩也跑了过来,对着自己说了一句,他要比城管军大。

  因为陷阵营的军旗是印在了百钱的交子上面的,城管军却是千钱的,所以他高顺不服啊。

  可是这些个东西他吕布没有办法改变啊,只能够任其自然了。

  刘莽也不是厚此薄彼的。以后交子自然是会变换的,因为谁也保证不了没人会追上你仿制的脚步啊。一些个技术早晚是会被攻克的。就像是现代人如果你让造假那些个古代的铜币,自然一做一个准,甚至比古代的那些个铜钱还要精致。

  这就是技术的力量。

  刘莽的意思就是哪一只部队给扬州带来的贡献大,那么就印哪一个,这样一来就能够把扬州军之中那些个精锐全都给调动起来。

  “就这件事情嘛?”吕布笑眯眯的看着那边的陈宫,如果单单是交子的话陈宫不会这般的。

  “当然不是,奉先啊,这些只不过是万钱以下的罢了,你再看看这个!”说着陈宫又递上了一张交子给吕布看。

  “恩?”一看到这张交子吕布的眼睛就瞪大了起来,不是因为这个上面的数值,这是一张百金的交子,百金虽然价值不菲,但是还不被吕布看上眼,真正的让吕布瞪大啦眼睛讶然的是,这张纸币之上印着的东西。

  他不再是各军的军旗了,而是变成了人物的头像,这个人物的头像不是别人正是我们的吕布吕奉先啊。

  “这,这?”吕布不知道该用什么话来说了最后憋出了一句,”这不是胡闹嘛?”

  “这怎么胡闹了!”就在吕布在纠结,那边陈宫在笑的时候,一个妙然的声音响了起来。

  陈宫转过了头看到了一个中年美妇,当即就要站起身子,行礼。

  ”公台不必多礼,你我两家也算是多年的情分了,就当是亲朋关系!”中年美妇对着那边的陈宫说道。

  ”是,夫人!“陈宫点了点头,此人就是吕布的正妻严夫人。

  严夫人走到了吕布的身边坐了下来。

  “你怎么来了?”吕布皱了皱眉头道,这里可是议事大厅,这一个妇儒如何能够进来。

  “你不是在修身养性嘛?这个公台又不是他人,我如何不能进来!”严夫人朝着那边的吕布白了白眼睛,严夫人说个实在话以前对吕布那是担惊受怕的,一切也都是以吕布为主,有着上顿没有下顿的。

  而现在整个态势明朗了起来,吕布也不用上阵杀敌了,在扬州之中有着那个女婿在他们一家子也能够安享太平了,所以慢慢的这后院一家之主就变成了严夫人了。

  这夫妻之间也有了以前的那种情调了,说话也就随意了起来。

  “夫人说得是!我此版前来只是谈论私事的!这里是吕府,夫人自然去得!”陈宫也在边上搭腔道。

  “以前不是老嘀咕着,莽儿不来看你,没把你放在心上吗,现在看到了!莽儿的心中还是有你的,开心吧!”严夫人对着边上的吕布说道。

  “哼,不就是画个像嘛!”吕布有点不屑道。

  “画个像,哎,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什么叫做画个像,你知道这个叫做什么嘛?交子,这是百金的面额,整个扬州上下都在用这个东西!”严夫人对着吕布言语道。

  严夫人说着那是带着一种自豪的神色的,因为这个百金的钱,那都是只有大商人或者那些个士族贵族才能够有的。

  自己的丈夫能够被应刷在这百金的交子上,那是一种莫大的荣耀啊,出去了指着那个百金的钱财。看到了没。那就是我丈夫的样子。所以吕夫人在庐江的士族圈子里面这个面子是辈长啊。自然开心,甚至严夫人还想着能不能够让他的那个宝贝女婿把自己也放上去。

  不过也就是想想。这个年代女权还没有开始普及呢,一个能够在家里有威望的女人只有两种可能,第一那就是女方家庭很强势,比如说公主之类的,还有一个那就是真的是男人爱老婆的表现。

  不然按着我们的大耳贼的一句话来说,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

  一件衣服。你会多在意他嘛?破了也就丢了,脏了也可能丢了。吕布正是因为爱老婆,所以对严夫人才会听话。

  “整个扬州都在用这个东西?”吕布皱了皱眉头“那那些个金子呢?”

  “金子已经被殿下收入到了府库之中!”陈宫对着吕布说道。

  “那如果有人不愿意用这个交子呢?”吕布疑惑的问道。

  “不愿意用交子?在扬州境内,基本上没有,因为你不用交子是难以做得成买卖的!”陈宫对着那边的吕布说道,现在想要在扬州做买卖,你开店那就需要用交子来作为抵押,你给金子我还不收,如何能够有交子呢,请你去扬州的金行换。

  而那些个往来货商要离开了。可以,你带着交子也去金行换。如果确认你是往来的货商,那么我就兑换给你,分毫不差。

  正是因为这样的一个爽快,所以好些个商人,都直接带着交子上门做生意了,反正这个交子是可以前去扬州任何一家金行兑换金子的。

  “这么一小张纸就价值百金?”吕布不由好奇的多看了两眼,看着那个上面自己的头像,看着看着你还别说还真的是有点像,那个剑眉还挺帅气。

  “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都老大不小的人了!你还以为你是当年那个年少的小伙子啊!”严夫人在边上打击着自己的丈夫道。

  “我不就是看看嘛!”吕布也是有点脸红。“算那个小子有点良心!”吕布还是挺满意的,人生在世不就是为了扬名立万嘛。

  他吕布做到了,有着这种交子的实行,只要扬州不夸,必然这个交子要流通下去,他吕布也是水涨船高。

  扬州现在发行最大的也就是百金的这种吕布头像的金票了。民间之中甚至还把他取名叫做金吕布。

  “哎,这个女婿什么都好,可是为何玲儿的这个肚子还是没有丝毫的动静呢!”严夫人又开始惆怅了起来。

  因为到了现在吕大小姐可还没有给刘莽生下任何的子嗣啊,好在那边其他几个妃子也没有丝毫的动静,倒是有一个蛮族的妾有了身孕,这也无妨,一个小妾身下来的子嗣,不可能继承刘莽的大业的,就算刘莽愿意他的那帮子手下也不会愿意的,因为这涉及到血统的问题。

  那帮大儒们特别是以乔玄为主的老顽固们,绝对不会容许一个外族血脉的人继承这个大统的。

  “这个只能说明你女儿不争气!”吕布也是对这个问题有点恼怒。

  “哼,我女儿不争气,我女儿就不是你的女儿了,有你这么说自己女儿的嘛!”严夫人也是怒了对着自己的丈夫言语道。

  在边上的陈宫有点尴尬,因为这已经涉及到私事了,所以陈宫赶忙告罪离开了吕府。

  “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来人给我上笔墨!”吕布突然奇思妙想了起来。

  “你要笔墨干嘛?”严夫人疑惑的问着吕布。

  “写信!”吕布白了白眼睛说道:“我要给那个小子下军令,一年之内我必须要抱到孙子!”吕布似乎下决心了一般。

  “得了把你!”严夫人一把夺过了吕布手中的笔墨。

  这个生孩子的事情还能下军令呢,要不要再立下一个军令状,生不出儿子拖出去砍了?

  ”那你说这么办?“吕布也是觉得有点荒唐了,可是却没有其他的办法啊。

  ”我听说华佗张机几位神医都在寿春之中!”严夫人对着吕布说道。

  “我们可以前去那个扬州医院里面,找几位神医帮忙!”严夫人继续言语到。

  “恩!你去吧!“吕布点了点头,张机和华佗的名声他也是听过的。虽然没有活死人。肉白骨那么夸张。但是也是少有的神医了。

  ”什么叫做我去啊!我去了你干嘛!“严夫人问着自己的丈夫。

  ”你去找张机和华佗两位神医啊,我留在庐江皖城之中啊!“吕布无辜的看着自己的夫人说道。

  “感情,我这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监了是吧!我一个女被之流,去了那寿春,人家两位神医会理睬我嘛?你这个大将军不去,偏要我去?这说得通嘛?”刘莽成立了六部,这个六部里面的兵部就是给吕布留着的,只不过吕布一直不愿意去罢了。

  “那你要怎么办?!”吕布问着严夫人。

  “能怎么办?和我一起去!”严夫人给自己的丈夫下了最后通牒了。

  吕布想要据理力争。可惜最后以失败告终,府邸里面任夫人,曹夫人全都要让吕布前去寿春,因为他们也想着去寿春看看了,总说寿春已经焕然一新了,可是他们还真的没有去过呢,撑着这个时候好好的去看看。

  吕布没法子,第二日,吕府之中数辆马车出发了,几十骑兵跟在身后。扬州境内已经无贼寇了,有的话早就被西凉铁骑给剿灭了。李严的武警部也等着那帮贼寇的功劳呢,所以路途之上还是十分的安全的,不过并州狼骑还是担心,要不是吕布呵斥训斥退了,现在恐怕跟着的就是五千人了。

  ……

  ”什么!我老丈人来了?“刘莽在寿春的大殿之中瞪大了眼睛似乎有点不敢相信这个消息。

  ”是的,主公,温候大人的车架已经距离寿春不足二十里了!“这个传令兵对着刘莽汇报道。

  ”这个这个,完了,完了!“说个实在话,以前的刘莽不怕吕布,那是因为他和吕布当初是平辈相交的,甚至可以说他是吕布的救命恩人啊,哪有人怕自己救过的人的,可是后来不同了啊,他娶了吕布的女儿,成为了吕布的女婿就变了。

  从一个平辈变成了晚辈,俗话说得好,海拉百川有容乃大,壁立千仞无欲则刚啊。

  你娶了人家的女儿自然就要担忧老丈人了。更何况,刘莽这货还给吕大小姐找了好几个姐妹啊。

  这放在吕布现在脾气好的,要是以前吕布那个暴脾气,恐怕就能够拿着方天画戟来找刘莽谈谈人生聊聊理想了。

  就是这样,刘莽也是尽量和吕布不说话,或者说尽量不见面,他怕见面尴尬,更怕自己家老丈人一时兴起起来削自己啊。

  刘莽虽然也有二流巅峰的实力,可是再怎么练习也比不上吕大老板那炼神巅峰的武艺啊。

  被削了,你还不能有意见,还得赔笑。

  所以刘莽一直怕吕布来寿春,可是越是怕什么,他就越是来了。

  “咳咳咳咳!”边上的徐庶赶忙对着刘莽咳嗽了起来,在外面的面前,如何能够叫这名直白的名字,老丈人。

  刘莽却是顾不了这名多了“我老丈人,他是一个人来的,还是这么来的?”刘莽要打听清楚了,要是这个老丈人吕布是一个人来的,还是骑着战马穿着盔甲拿着武器来的,那么刘莽还是有多远跑多远吧。小命不够玩的。

  “温候大人,是带着家眷来的!”好在这个传令兵说出了刘莽最想要听的答案。

  “有家眷?”刘莽一副死里逃生的表情问道。

  “恩!”传令兵点了点头“马车有数辆,行程很慢!”

  “这就好,这就好!”刘莽回过了神来“传令下去,让扬州文武全都给我到十里长亭去,准备迎接温候大人!”

  该做得礼仪还是要做全了的,因为如果没有吕布军,那么就不可能有今日的刘莽军,也不会有扬州的基业。

  与其说扬州属于刘莽一人的不如说这个扬州是刘莽和吕布一起打下来的,只不过后来,吕布功成身退的。

  刘莽刚要准备直接就前去十里长亭接老丈人,可是一想,要是被老丈人当场削了,那个脸可就丢大发了,为了不被老丈人削,也是为了有一个挡箭牌,刘莽果断的先回去了一趟蜀王府,把自己的护身符也就是吕大小姐给带上了。

  如果被她老爹给削了,还有个媳妇在边上帮助自己挡挡呢。

  几十里地很快就到了,那边吕布的车架之中,要不是曹夫人身体不舒服,可能会更快一天的到达寿春吧。

  刘莽赶忙带着吕大小姐迎接了上去,吕布却是没有端架子,可是严夫人却是以岳母的身份好好训斥了刘莽一番,刘莽只能站在边上点头称是。

  诸葛亮站在边上,不由的怒其不争道“堂堂男子焉能如此!简直是奇耻大辱,奇耻大辱啊!”

  “噢?这就是奇耻大辱了?难道你以后见到我的母亲,敢摆你刑部尚书的架子嘛?”一个淡然的声音响了起来。

  诸葛亮顿时脸色变了“夫人,我只是这么一说罢了!主公者,真男人也!“

  诸葛亮边上鲁肃等人想笑却又不敢当面笑出来,吧诸葛亮的夫人带着,这还是主公的主意,他就知道诸葛村夫这货会说风凉话,带着黄夫人,他要老实得多。

  今日一见果然如此,诸葛家家风严密,今日算是开了眼界了。

  ”笑吧,笑吧,再不笑出来会憋死的!“诸葛亮翻了翻白眼对着自己的一帮同僚无语的言道。

  ”哈哈哈哈!“震天的笑容荡漾在了十里长亭之上。(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