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魔法武侠修真都市言情历史穿越网游同人科幻末世恐怖惊悚其他小说 排行榜单 浏览记录
七彩小说 > 历史穿越 > 我的岳父大人是吕布 > 第四章拜师陈宫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陶商浑浑噩噩的待在中堂之中很快厅外便传来了脚步声

    “贤弟,快随吾进入中堂!”吕布那中气十足的嗓门响彻了起来。

    “奉先兄客气了。”跟在吕布边上的是一个中年男子生得身长七尺五寸,两耳垂肩,双手过膝,目能自顾其耳,面如冠玉,唇若涂脂,不正是陶商映象之中的刘备刘玄德又是何人呢。

    陶商站在大厅之中自然被众人看到了。

    “嗯?”吕布目光朝着陶商面前一扫而过虽然皱眉陶商为何还没有离开不过却也不甚在意。

    刘备也只是轻漂了陶商一眼对于这个陶谦的大儿子,刘备的映象还是那个草包。

    陶商就这样被无视了。

    “来人备宴,今日我定然要和玄德好好畅饮一番!”吕布现在面对刘备还是很畅快的,的确刘备如同陈宫所言语的那样,此次回来不是前来夺取徐州的,而是前来求援的。

    刘备和袁术在淮南一带大战,刘备手下虽然有着关赵两位猛将,但是底蕴终究比不上袁术,最后自然是袁术更胜一筹,当然袁术也不好受就是了。

    再加上大后方老巢徐州被吕布给霸占了,刘备无奈之下只能退兵,刘备不是那种玩命的人,知道是不可为自然也不会找吕布拼命。

    相反现在的刘备是前来有求于吕布的,他在淮南和袁术大战,兵败不说,粮草也没了,这次前来一来是找吕布求援的,这二就是前来接回自己的家眷的。

    在府外,刘备已经和吕布大概谈得差不多了,其一就是吕布给予他刘备一些粮草,第二吕布把之前刘备给他用的小沛现在反过来送给刘备去驻军。

    宴无好宴,刘备却能够为利益而强行隐忍。

    另一边陶商本想着今日用州牧府去换取吕布的欢心从而去试探吕布,看看能不能从吕布的手中得到立生之本,现在看来试探失败了,不但把之前的讨好给用完了,还在吕布的心目中留下了这小子不安分的映象。

    这可是不好!吕布本就是一个喜怒无常的人,他又是一个历史上必死之人,只是时间的长短问题了,想要活下去活得长一点,看样子真的要下一剂量猛药了。

    陶商看着那边吕布刘备兄弟情生的样子,咬了咬牙齿,强忍着心中的惧怕上前了一步,对着那般的刘备就鞠躬了下去,没错正是刘备。

    “徐州别驾陶商见过州牧大人。”陶商郎朗的声音响彻在了大厅之中。

    这一下子把现场和睦的气氛完全给破坏了。

    “陶商你刚才在说什么?”吕布的眼神里面已经蕴藏着寒意了,若是陶商一个回答不好,恐怕接下来的就是暴雨腥风了,吕布更加随性,同样他也藏不住喜怒。

    陶商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才又说了一遍“徐州别驾陶商见过州牧大人。”

    “疯了吧?”就是和陶商关系还不错的郝邵都不敢搭讪了,他救了陶商一次可不敢再救第二次。

    “咪!”高顺站在吕布的身后眼睛眯了起来不过手却是放在了刀柄之上,他对于陶商这个主公挑选的女婿根本就看不上眼,只要吕布一声令下,高顺立刻就会上前斩杀陶商。

    “好,好,好!”吕布怒极反笑,这小子还真的有种,吕布都有点佩服陶商了,他吕布既然能够认下陶商做女婿,同样也能够把他推入地狱之中,吕布就要让人拿下陶商。

    却是陈宫上前了一步按住了吕布,陈宫从前面陶商的行为知道,这个商公子并不像传言之中的草包,反而饶有兴致的看着

    陶商对陈宫用眼神示意十分感激。

    “岳父大人,我父亡故之时,把徐州印交给了玄德公,我们只是因为张飞将军统兵不善,徐州发生兵变这才不得已而暂代之,现在州牧大人回来了,当上座!”陶商继续撒着眼药。

    “玄德何德何能能够担当起这徐州州牧一职呢。”刘备不愧是能够笑道最后的人,这心中早已翻江倒海了,这面子上却是平静如水。

    “既然玄德公有这自知之明,为何还手持这徐州印不放呢!”陶商图穷匕见了,顾不得面子工程了,生怕吕布反应不过来,为的就是刘备手中的徐州印。

    陈宫看出来了,面露赞赏的神色,就是高顺那个冷面男也是放下了手中的战刀。

    吕布就是再傻也反应过来了,当即“呵斥”了陶商起来,这称呼又变了“商儿如何和玄德公这般说话呢?还不退下。”吕布表面是训斥陶商这眼光却是硕硕的看着那边的刘备啊。

    “苦也!”刘备知道自己这下子逃不掉了

    刘备怨恨的看着陶商,刘备来到城中本就是逼不得已,刚刚从陶谦的手中接过徐州印,那边袁术就派兵犯境,刘备也只能出兵迎战,却是没想到前脚离开,后脚就被吕布把下邳城给占领了,这次刘备入得城中是因为家小尽数都在吕布手中也是为了有一个立足之地,为之奈何只能入城一趟。

    刘备已经做好被吕布羞辱的准备了,但是同样刘备也是有十足的把握吕布定然不会杀自己的。

    拼着被吕布羞辱一番,只要把家小接走他刘备当即就可以离开下邳,只要这朝廷的认命的州牧的名号还在徐州印还在手中,那么吕布就一天名不正言不顺。

    可是现在被陶商这小子叫破了出来,今日若是没有一个好的答复,恐怕真的要走不出这下邳城,这陶商小儿奸诈啊,是在想要捧杀自己。

    刘备强忍着一刀干死陶商的冲动,这才挣扎不舍的从自己的怀中取出了一个物件。

    此物方方正正,被一卷丝绸包裹着,等着刘备把他打了开来,正是那朝廷给予徐州的官印,名义上的徐州统治凭证。

    即便是这样了,刘备却也还是未曾和吕布翻脸,不是不敢,实乃不能啊。

    刘备一脸的愧疚的表情托举着手中的徐州印开口道“备早就言之,吾乃一武夫如何能够掌管这徐州上下,只奈何陶使君临危拖孤,这才无奈接下徐州印,今徐州之中,奉先兄英雄人物,有奉先兄执掌徐州,备也算是对得起陶使君遗命了!”说着刘备便把徐州印朝着那边的吕布递了过去。

    “玄德这般言语,那么愚兄也只能却之不恭了。”吕布和刘备相比没有那么多花花肠子,他想要只要能要,自然不会推辞,当即就拿下了这徐州印。

    “吾等拜见州牧大人!”陶商当即就喊了起来。

    “吾等拜见州牧大人!”边上的众人也跟着陶商叫唤了起来。

    “哈哈哈哈!诸位请起,请起!”有着徐州印在手,他吕布何愁不能够掌控徐州呢。

    在众人的高呼之中宴会开始了,吕布刘备虚情假意了一番,当即刘备便起了身子。

    他是来求援的不假,但是也没有想过会丢了徐州印啊。

    想着他刘某人前一刻还是徐州牧,现在却只能成为驻扎小沛的一个太守了。

    不但如此小沛的地理位置处在徐州,扬州和兖州的交界之处,可以说是交战前线。

    曹操想要攻打徐州必然要先破小沛,袁术想要攻打徐州也必须要攻破小沛。

    这算是给他吕布当了看门狗啊。

    “告辞!”刘备是半刻也不想待下去了。

    “玄德,不送了!”吕布随意的摆着手开口道

    刘备临走之前深深的看了陶商一眼,那个眼神里面陶商看出来了,满是怨恨。

    对于刘备的怨恨,陶商只有警惕却没有后悔,刘备若是善待自己,自己的前身也不会和吕布一起造了刘备的反了,反正都已经得罪了,得罪得深一点浅一点,没有多少区别。

    陶商现在在意的却是吕布的想法。

    “主公,能够继任徐州,这除了主公英明神武之外,却也是少不了商公子的功劳啊!”陈宫在边上借花献佛的说道

    “商儿,你之前言之,想要习那行伍之道是吧!”吕布也是点了点头陶商虽然刚才触了他的霉头,不过这功劳也真的是有点大了。

    他能够取徐州,少不了陶商的帮助,这个功劳可以用嫁女儿掩饰过去,就是陶商贡献出州牧府,吕布也能够用金银去奖励,可现在这个徐州印却是掩盖不了了,若不赏赐难免会让人说闲话,他吕布也不好御下。

    难得的吕布竟然松口了。

    陶商强忍着一口应答下来的冲动,不过前面吕布的反应可是提醒过陶商了,吕布是真小人,比之刘备这种伪君子或许要好一点,但是也强不到哪里去,若是自己要下这部曲行伍,虽然一时痛快了,但是保不齐吕布会猜忌自己。

    一旦自己想要壮大势力恐怕就是成为吕布眼中钉的开口了。

    与其让吕布去猜忌自己,不如自己主动打消吕布的想法了,陶商摇了摇头对着吕布开口说道“小婿思前想后的考虑了一番,行伍之道并不是一日两日就能够练成的,小婿身体又不健硕还是不去了!”

    今日一天的惊喜还是有的,先是得到了州牧府,又得到了这徐州印,这一切都是眼前这个草包女婿的功劳啊,现在陶商又主动提出来不要部曲了。

    吕布倒是有了培养陶商的想法“这样吧,行伍之道本就不适合你,这徐州百年之后也是要归属你的!我做主了,你就和宫台学习学习这行政之道也不枉我一番苦心!”

    和陈宫学习行政之道?陶商顿时眼前一亮,没有得到部曲固然不开心,但是若是能够搭上陈宫这条线未必不是好事啊。

    谁人不知道陈宫陈宫台的本事啊,这可是一个能够让曹操差一点玩完的人,最后陈宫也是自己逼着曹操杀的自己,因为陈宫台在一天,他曹操就寝食难安一天。

    这个时候的学本事可不是现代的那种临时制的,这个时候流行的是一日为师终身为师啊。

    甚至有些老师就如同父亲一般,必然要比自己和吕布这个翁婿关系要可靠的多啊。

    “怎么你不愿意?”看着那边陶商半天没有反应,吕布眉头一皱。

    “不,不!”陶商赶忙摇头当即就冲着边上的陈宫跪了下去“陶商见过老师!”

    下跪?吕布本意是想让陶商跟着陈宫学习一点东西,可是现在陶商这一跪,那就真的是入门弟子的程度了。

    陈宫无子嗣,这入门弟子的地位可想而知了。

    “宫台,你的意思呢?”这入门弟子可是要陈宫点头的,若是陈宫不答应,他这个做主公的也无奈何啊。

    “一切听凭主公的意思!!”陈宫抚摸着胡须满意的点着头说道,对于陶商,陈宫可算是刮目相看了,陶谦的草包儿子似乎名不符实啊。

    对于陶商的赞赏是一回事,还有就是陈宫也在考虑,吕布女眷不少,妻妾也是成群,可是到现在也就只有一个女儿,还是年轻时候所生,怕是难以有子嗣了,陶商作为吕布的女婿,说不得就是以后的少主。

    他陈宫若是能够做未来少主的老师,这吕布军之中算是站稳了跟脚了。

    这欢庆之下算是给陶商和陈宫定下了名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