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1 私塾先生的妙用 求订阅 求票票_铁血大民国_七彩小说

铁血大民国 第 141 私塾先生的妙用 求订阅 求票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炫彩小说网 www.zjrenli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什么?靠教育厅长来想办法?听了常瑞青的话,陈独秀愣了又愣。对方是什么意思?是要自己把教育办好了,慢慢培养出人才来?那得多长时间啊……眼前这个常大督办能等得急吗?想到这里,他无奈地摇了摇头,叹道:“耀如,教书育人的事情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见到效果的,现在福建省的新式小学、新式中学有多少?大学又有多少?恐怕是非常不足的吧?不少字每年又能培养出多少中学生、大学生……”

  常瑞青的脸上却露出了疑惑的表情,用一种奇怪的目光瞧着陈独秀,不等他把话说完,就打断道:“陈先生,我想您没有明白我的意思,我是想找人来做镇长、乡长,替我管理好地方基层,不是要找人来做工程师,做学问的……我想用不着非用那些新式教育教出来的人吧?不少字再说了,那些受过新式教育的人也未必能当好官,就算有当官的能力,也不一定肯长久的留在乡村吧?不少字”

  陈独秀微微地点头:“这话说得不错,所以耀如将军想要人来做地方小吏还得另辟蹊径,教育厅是爱莫能助的。”

  常瑞青淡淡地摇头:“这事情就得落在教育厅上,所以我才会请先生出任福建省教育厅厅长!我们福建的教育厅,可不同于别的地方是个要饭的衙门!”说着他加重了口气:“陈先生的教育厅长做好了就是半个省长!”

  他拉开办公桌的抽屉,从里面取出一个文件夹递给了陈独秀:“这是我拟的一份在全省一千四百多个乡镇建立‘耀如小学’的计划。”

  “一千四百多个小学?”陈独秀倒吸了口气:“那得花多少钱啊!再说我这个教育厅长要到哪里去找那么多的师范学校毕业生来当小学老师?”

  “花不了多少钱的。”常瑞青耸了耸肩,笑道:“而且我也不打算用师范学校毕业生来当耀如小学的老师。”

  陈独秀的脑子已经完全糊涂了,瞪着眼睛只是定定看着常瑞青。不用师范学校毕业生,那用什么人来教书?难不成用讲武堂的毕业生?

  常瑞青笑了笑,接着道:“陈先生,我的耀如小学所提供的并不是精英教育,只是最基础的义务教育,也不打算靠它们教出什么可用之材来,就是想让福建省最底层的农家孩童有上学读书的机会,让他们可以识得些字,能做一些简单的算术而已。要完成这样的教育是根本用不着新式师范学堂出来的老师,那些乡村里面的私塾先生就完全可以胜任嘛!”

  “用私塾先生?”陈独秀脸上滑出一丝不屑的表情:“他们的那套东西早就过时了,而且体育课、音乐课他们也不会教啊?”

  常瑞青摆了摆手:“不过时的,怎么会过时呢?就是教小孩子读书识字嘛!只要汉字不过时,这些私塾先生就能教!再说能上过学,识得几千个字,总比文盲强吧?不少字至于……体育课、音乐课什么的就不用教了,就开语文、数学、历史三门课,学制也短一点,四年就成,学费也全免。当然了,原有的新式小学还是要加大投入的,咱们在提供免费的基础教育的同时,也应该提供优质的精英教育。陈先生,你说是不是啊?”

  陈独秀现在已经有点明白常瑞青的意思了,对方只是想要让福建全省所有的适龄儿童都有一个接受最基础教育的机会,不过这个最基础教育是相当低水平的,也是低投入的。…, 如果是一千四百多所正规的新式小学,且不说建校的一次性投入有多大,就是聘请老师的开销也将是一个天文数字!眼下一个师范学堂的毕业生,一个月的薪水起码就是二十块、三十块大洋,一个学校最少要10个老师吧?不少字那就是三百大洋,一千四百所学校,一个月光教师的薪资起码就是42万!一年要500多万,如果再算上建校的各种开销,学校日常运营的经费,一年没有6、700万是绝对拿不下来的!要目前的福建省负担这么多教育经费是完全没有可能的……

  可如果用私塾先生来办“低级小学”,这个开销就省多了。那些私塾先生在科举被废除以后就不值钱了,一个月能有个三块五块的就乐翻了!而且中国南方农村里面大一点的氏族都有自己学田(收来的租子供养私塾)和自己的私塾。省教育厅完全可以将其中的一部分接手过来……这样一来建校费用和维持费用顶多就是原来的几分之一,一年能有个一百多万就足够了!这笔款项,福建省政府咬咬牙总是能拿得出来的。

  只是这样的耀如小学,和乡镇政权又有什么关系呢?

  陈独秀抬起头,目光疑惑地看着常瑞青,似乎在等待着对方的解释。

  就听见常瑞青冷冷地道:“这些私塾先生他们当年学四书五经想必也是为了考科举做官吧?不少字既然他们都想做官,不如就从中挑选一些堪用的去做镇长、乡长吧?不少字可以让耀如小学的校长兼任镇长、乡长,小学的校址兼做乡镇公所……这些私塾先生都是本地人,对地方上的情况比我们这些外来户了解,而且中国人也有尊师重教的习惯,地方上的豪强也容易接受他们。

  最重要的是,他们的官,他们的薪水,他们富裕一些的生活都是我给的,而且也只有我才会用他们,所以这些人只有对我忠心才能保住他们的一切!”

  听了这番话,陈独秀的脑子就盘算开了。常瑞青用私塾先生来办耀如小学,用耀如小学校长充任镇长、乡长的办法无疑是目前情况下,建立基层政权和基础教育最简便,最节约,也是最有效的办法了!

  而且这对眼下正在“艰难筹备”中的中国GCD而言,也是一个难得的发展党员的机会啊……这些私塾先生要想成为耀如小学的教员、校长和镇(乡)长,少不了还是要经过一番训练的,而训练他们任务自然是要落在自己这个教育厅长身上的!甚至谁来当镇长、校长,谁当普通教员的决定权也在自己手中!那可是上万人的训练,全省的镇长、乡长人选啊!中间哪怕有百分之一能成为GC主义者,对党的筹备来说,也是一个巨大的成绩。

  看起来,自己留在福建当官的选择是再正确也不过的了!

  ……

  就在常瑞青和陈独秀商量着怎么利用一票大概已经过时的私塾先生,来办福建省的义务教育和建立地方政权的时候。福建督军萨镇冰和省长王麒却正在天津的段祺瑞公馆里面做客,顺便谈论着常瑞青在福建的所作所为。

  他们俩是以参加“督军团会议”的名目到天津的。虽然常瑞青也知道他们此去,没准就要在段祺瑞和徐树铮跟前说自己的坏话了,不过他也没有阻拦的意思。毕竟召开这次督军团会议的借口就是“福建问题”,福建督军、省长自然是要亲自去出席的。…,他们两人是乘坐着海军的“海容”号巡洋舰北上的,刚一到天津码头,就被早已经等候在那里的海军总长刘冠雄用汽车接到了天津日租界宫岛街的段公馆里面了。

  此时天津的段公馆里面,已经是冠盖云集,来的都是各地手握兵权的督军、省长,还有北京城里陆、海军部里的总长、次长,连同为北洋三杰之一的王士珍都来了。只有大总统冯国璋和江苏督军李纯没有到场,这次所谓的“北洋大团结”似乎还差了那么一口气。

  说起来,这个北洋的冯大总统和江苏的李大督军还真是铁杆的和平主义者,西南那边都已经干出了刺杀李厚基,拉拢臧致平这样的恶行了,他们居然还在高唱什么“和平统一”,这回就算是直系里面,也没几个再听冯国璋的了。

  冯国璋失掉了军心,段祺瑞自然是最开心的了……大概比抓到孙中山还开心!萨镇冰和王麒见到他的时候,只看见段大总理脸上的笑容已经没有地方堆了:“鼎铭,恺士,你们来的正好,现在大家伙正在讨论福建的形势呢?你们谁来说一下?”

  萨镇冰和王麒互相看了对方一眼,一时间竟都不开口。场面顿时就有些冷了下来,一旁陪同他们过来的刘冠雄看场面有些尴尬,就哈哈一笑打起了圆场:“福建那里的情形鼎铭在车上已经都和我说了,局面基本上已经稳住了,孙大炮那一方在厦门、漳州之战后也没有乘胜追击。常瑞青在龙岩和泉州各驻了一个旅,还在编练新军,计划编两个师,还要把福建各地的民军都整合成福建陆军第三师,等这些部队都整编好了,估计就能拿下漳州、厦门了……”

  段祺瑞还是满脸堆笑,静静的坐在上首的位子上,听着刘冠雄介绍福建的情况。其实刘冠雄所说的,他早就通过福建督署发过来的电报全都了解了。等到刘冠雄说完,他只是微微点了下头。

  “这福建省的军政大权是不是都叫常瑞青给一手把持了?这小子蹿起来才多久?居然闯出这么大的局面,是个人物嘛!”

  说话的是曹锟,人称曹三傻子的就是他!也有人说他是北洋第一号老实人,这位心里怎么想的,嘴上就没有遮拦说出来了。

  听了这话,萨镇冰脸上微微一红,低下脑袋也不说话。还是王麒叹了口气,承认了下来。

  “福建的确如仲珊将军所言,是被常耀如控制了,而且此人的确也是手腕非凡。比如这一回,他就利用扩充军队的机会推行了一套全新的军制,不知道诸位将军知道这套军制的内容吗?”。

  一屋子的北洋群雄,都是一副不屑的表情。徐树铮却在一旁点着头感慨道:“福建陆军章程我一字不漏的都看过了……这是很不错的东西,效仿了东西洋先进国家的军事体制,通过掌握人事、财政、补给、军官培养等权力,把军权牢牢控制住了……如果我们能将这套体制用于中枢,咱们这中华民国恐怕就能恢复统一,一步步强盛起来了吧?不少字”

  听了这话屋子里面北洋诸将的脸色几乎同时就阴沉了下来,纷纷将不善的目光投向了端着茶碗,气度优雅的徐树铮。室内的空气,也一下子变得有些低沉压抑了。

  “常瑞青在瞎胡闹!”段祺瑞端起茶盏喝了一口,又吐了些茶叶沫子,嗤的一笑:“他想搞的是军事**!眼下都是民国了,国民才是国家的主人,怎么能容他一个人把持一省的军队呢?鼎铭,恺士,你们都是军界前辈了,怎么就任他这样胡作非为啊?”…,几位北洋的军头,互相看看,眼睛里面都是将信将疑的神色。

  萨镇冰却是心思通透,常瑞青的那套制度是权操于上,哪怕真是军事**,这间屋子里的督军也不一定就反对,关键还要看谁来当这个**者!没准大家伙回到自己的地盘上以后,还会效仿一二呢?

  不过大家对北京中央政府想要学习常瑞青“发明”的军制,加强对军队的控制却肯定是一致反对的!

  而段祺瑞通过徐树铮试探了一番以后,就马上提出反对意见,多半也是想安众人之心,好让他们帮着先对付了西南吧……毕竟西南现在才是首要的敌人!也只有打下西南,统一了中国,段祺瑞才有威望了整顿军制,收揽兵权!

  这北洋的庙太大,情况太复杂,不像常瑞青的“福建保定系”那么好控制。

  萨镇冰无所谓地摆了摆手,笑道:“镇冰不过是个海军军人,对陆战一窍不通,而眼下西南不靖,南北大战一触即发,正需要常耀如这样的陆军专才去冲锋陷阵,这福建的军权也自然该由他来独掌的……等西南平定下来,一切自然还是要按照老规矩办的。”这话题被他轻轻一转,又回到了对西南作战上来了。

  段祺瑞点了点头,沉声道:“西南这次也的确欺人太甚,如果咱们北洋再不团结一致,出兵讨伐,这将来的中国就不知道是谁家天下了!”

  曹锟也高声道:“北洋有数十万雄兵,怎么能任由西南如此猖狂?我曹锟自请提兵出征,不踏平西南,我曹锟誓不回师!”

  这位北洋直系的曹三哥话音方落,现在座的北洋军头们就纷纷附和起来了。

  “对!不能这么饶了孙大炮,一定要踏平西南,活着孙文!”

  “也算我王占元一个,我们湖北和陆军第二师也要出征!”

  “还有咱们第一师!打西南这事儿可不能再把咱第一师给漏下了!”

  众口一词,都是一片喊打!

  段祺瑞和徐树铮互相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一丝兴奋的表情。

  ……

  在这些北洋军阀们忙着召开督军团会议,筹划着讨伐西南的时候。

  福建省城附近的福建陆军讲武堂的校舍里面,却迎来了一批有点特别的学员。年纪从二十出头到四十挂零不等,模样大多是文质彬彬,十个里面倒有七八个鼻梁上面架着眼镜,看上去就像是读书人的模样儿。

  这批学员一共有二百多人,大多是孙中山派过来的国民党和**党的才俊,少部分是筹备中的GCD找来的青年学生,也有几个是通过常瑞青、白崇禧等人的私人关系找来的知识分子,其中甚至还有常大军阀的岳父老泰山王复生先生。

  他们现下都在一个名为“福建省中高级干部培训班”的短期训练班上进修。呃,就是学习怎么做官,或者说是怎么做常瑞青的官!

  这些学员现在都换上了常瑞青亲自设定式样的“官服”。就是北洋陆军军官的呢子军服,不过没有军饷、领章。常瑞青让自己手下的文官都穿上军服,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他知道福建地方上面土豪劣绅的势力还非常强大,这些豪绅所惧怕的大概也只有自己的武力,因此就让自己的文官也穿上军装。如果是去地方上上任,还要配上护军和手枪,骑上高头大马,威风凛凛的进县城……好像是行伍上的军头来“军管”一样!

  不过这些“军头”可不是那种不讲道理的野蛮武夫,他们所有的人都接受过正规的西式教育。起码也是“专业学校”毕业的,有大约三分之一还有留洋的经历!看起来国民党这一系还真是聚集了一大批民国时期的知识分子呢!现在这票知识分子就坐在排列整齐的课桌后面准备上课。

  而给这些“知识分子”上课的,自然是“高级知识分子”了,比如前北京大学教授,眼下的福建省教育厅长陈独秀;还有前总统府秘书长德国柏林大学的博士,眼下的福建省财政厅厅长张君劢;以及前总统府高级顾问,现在的福建陆军讲武堂堂长金永炎这样的“大知识分子了”,哦,还有常瑞青这个大军阀…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