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73 “衰弱”的大英帝国_铁血大民国_七彩小说

一秒记住【炫彩小说网 www.zjrenli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首相先生,您说的两场考验包括我们在中国所面临的危机吗?”第二海务大臣(相当于英国皇家海军总参谋长)雅各布森大概是这间会议室里唯一还能想起“中英冲突”的英国政府高层了,毕竟他刚刚给远东舰队下达了封锁广东、福建沿海的命令。

  “中国?你是说那两个土军阀吗?”

  劳合.乔治首相按了按太阳穴,缓缓地摇摇头:“我们恐怕暂时没有力量顾及东方了,先生们,我们不但在法国战场上即将面临德国的大举进攻,还要应付俄国布尔什维克这个大麻烦!”他咬了咬牙,一字一顿地道:“我们不能运行这样的一个邪恶政权统治俄国!这对我们,对欧洲的战后秩序都将是一个巨大的威胁!”

  “首相先生,那我们该怎么处理中国的危机呢?”外交大臣亚瑟.福贝尔这个时候也想起了常瑞青这个惹祸精了,他为难地望着首相:“那个军阀现在依然不肯向我们低头,而且中国民众的民族主义情绪也有被点燃的苗头,这半个月以来,北京、天津接连发生游行抗议,全都是反对我们还有北京政府的……上海和汉口也发生了大规模的政治性罢工,而且还有一些中国的知名人士倡议发起了抵制英货和抵制英资银行的运动,帝国的利益损失惨重啊!更麻烦的是,现在法国和美国的国内舆论在厦门事件上都倾向于中国人,在法国的华工也组织了游行抗议。听说是一个什么中国GCD旅欧支部的组织在领导华工的抗议活动……”

  “我们应该派军队去中国!”

  福贝尔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一个听上去非常威严的声音打断了,众人循声望去,说话的正是军需大臣温斯顿.丘吉尔。

  “我说的不对吗?”丘吉尔脸色阴沉地扫视着四周,没有人回答他的问题,因为谁也不知道应该如何向这条固执的“斗牛犬”解释,大英帝国已经没有多余的精力和军力来应付另一场远在亚洲的战争了。而且这场战争明显还是一场投入大于产出的“亏本生意”。

  大家都知道,现在中国政府的国库里面空得都可以跑马了!中国财政部长的口袋里面只有借条,即使打败了中国。让他们再签一份《辛丑条约》,中国人也没有财力来支付。再说了,现在在那里张牙舞爪挑衅大英帝国的并不是中国的合法政府。而仅仅是两个中国的叛乱势力……难道要大英帝国倒贴钱去帮着中国政府去平叛吗?

  至于将广东、福建占领下来变成英国殖民地,恐怕没有一个英国人会抱有这样的想法吧?大英帝国的殖民地已经够多的了,多得连英国国民们都嫌麻烦了,现在谁都不会同意再劳民伤财去征服新的地盘的。

  “中国广东和福建那两个土军阀(孙中山和常瑞青)是中国政府的麻烦!不是大英帝国的麻烦……大英帝国不应该总把别人的麻烦往自己身上揽!”

  劳合.乔治说这个话的时候,心里面就不住在埋怨着那个驻华公使朱尔典。这次的事情,不管是《中俄新约》还是赤色旅的袭击,都是针对沙俄势力的!都是这个朱尔典把这些麻烦招惹上身的,这个家伙一定是老糊涂了!等这次的事情了结了,就马上让他退休。

  他深吸了口气,思索了一会儿。又道:“大英帝国谈判的对象应该是中国合法的中央政府,而不是他们的叛乱势力!让朱尔典爵士去和中国政府达成一项能解决问题的协议吧!”

  “首相阁下,您有些什么具体的指示吗?”福贝尔咽了口口水,有些为难地看着劳合.乔治。

  劳合.乔治不耐烦地挥了挥手:“就是让中国政府赔偿我们的损失,再派人来伦敦道歉。保证消灭赤色旅,保证归还厦门租界,保证归还粤海关、闽海关管理权什么的……”

  “保证?我明白了,首相先生。”福贝尔蹙了下眉毛,他已经从首相的用词当中听出了玄机,首相阁下是要将问题向后推啊。北洋政府的保证是没有一分钱价值的。因为要归还闽粤海关和厦门英租界,就必须要夺取福建、广东两省,以北洋政府眼下的情况,他们根本做不到这一点!

  他们的保证除了给大英帝国一个体面的台阶,大概就是让大英帝国可以在欧战结束以后有向中国人兴师问罪的借口吧?

  “首相,那我们还要不要继续封锁广东和福建沿海呢?”第二海务大臣雅各布森迟疑着问道。

  “不必了!”劳合.乔治首相用力挥了下手臂,他苦笑道:“眼下我们好像需要中国人帮助,所以不能再让事情越闹越大了。”

  “我们需要中国人?”

  几个大臣你瞧瞧我,我瞧瞧你,都是一头雾水。劳合.乔治苦笑了下,淡淡解释道:“为了俄国!俄国很可能将要爆发内战了,我们需要支持布尔什维克的敌人恢复俄国的秩序,为此我们必须让中国和日本同我们站在一起,所以不能让中国国内的反英情绪继续发酵了。”

  英国内阁会议的决定,很快就变成了电波飞向了北京的英国公使馆和香港的远东舰队司令部。同时也宣告了孙中山还有常瑞青暂时成了这场中英冲突的赢家,至于输家嘛,当然是软弱的北洋政府了。

  北洋政府的总统冯国璋、总理王士珍在收到朱尔典拟好的《中英厦门事件和海关事件善后条约》草案以后,竟然都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也没有讨价还价就点头同意了,几天之后,北洋政府的安福系国会就在最短的时间内表决通过了这个条约。

  至于广州的孙中山,还有那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左民同志。当然是得了便宜还卖乖,对忍辱负重的北洋政府好一阵的口诛笔伐。而中国的大小报纸则是一阵欢呼雀跃,都宣称是中国人民赢得了这场反帝斗争的胜利……

  ……

  头山满轻轻放下了手中的中文报纸,用手指无意识地敲打着桌子。他现在的表情很堪玩味。有一点讶异,也有一点不屑,但是更多的还是兴奋!

  不可一世的大英帝国居然会向两个小小的支那军阀让步!对,就是让步。虽然他们还逼迫北洋政府做出了一大堆的保证,不过谁都知道,那些保证压根就没有一分钱的价值。不过就是给英国人一个体面的台阶而已。看来大英帝国的辉煌时代,真的有可能随着欧洲的这场战争而宣告终结了。如果真的是那样,日本还有没有必要去追随这个业已衰弱的旧帝国呢?

  他的脑海中不禁浮现出了那日在上海和常瑞青、王亚樵。还有李大钊他们见面密谈时的场景了。

  既然支那这头大肥猪和俄国这头病虎都想同日本这样小而强悍的猎豹结盟,日本又何乐而不为呢?同这两个国家结盟以后,日本不仅有可能获取领土上的利益,还可以从这两个大国那里获得廉价而充足的资源以及广阔的市场。这对日本而言,绝对是一次崛起为一等列强的良机。甚至这个“日支俄”三国同盟的背后,还存在着日俄联手瓜分中国的可能……如果错过了就实在太可惜了!

  玄关的门哗啦一声拉开了,穿着和服的下女恭谨的低着头向他行礼。一个身材瘦小,看上去却是精神头十足的老头子正笑嘻嘻地站在门口,此人正是头山满的老朋友,有鬼狐之称的日本国民党党首犬养毅。

  犬养毅现在是一个名为“临时外交调查会”的委员。这个机构是现下的日本首相寺内正毅发明的。表面上的作用是统一日本的外交政策,处理将来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的局势和时下的对华政策,其真实意图是通过给予委员会委员以国务大臣的待遇把各党党首吸收到内阁之中。

  在担任了这个“临时外交调查委员”以后,犬养毅就成了头山满这位幕后将军府上的常客,两个人时常在一起讨论日本的对华政策。头山满从中国归来以后。也就“中日俄三国同盟”的可能性同犬养毅商量几次,不过却没有讨论出什么结果了。

  头山满站起身,冲犬养毅微微鞠了一躬:“犬养君,你怎么不让人通知一声,我也好去门口迎接你啊。快进来,请坐。请坐吧。”

  犬养毅无所谓地一摆手:“头山君,你我相交那么多年了,还搞那么多繁文缛节干什么?”

  说着他就大大咧咧地坐了下来,用眼角的余光扫了一下桌子上面的报纸。常瑞青一身戎装,挥舞着拳头在高呼什么口号的照片在报纸的头版上面。犬养毅微微笑了一下,感慨道:“一看到这个家伙,我就不禁想起当年的英萨战争了!”

  头山满愣了一下,又拿起报纸仔细瞧了瞧:“嗨!你还别说,真有点英萨战争的意思……犬养君,你瞧着这个常瑞青的福建陆军会不会变成中国的萨摩藩啊?”

  犬养毅哼了一声:“他们比萨摩藩当年可得意多了,公然派兵收回租界,又接管了闽海关,结果连一根毫毛都没有伤!看来这个大英帝国真是衰弱了。”

  头山满轻轻挑了下眉毛:“是吗?犬养君,你真的认为大英帝国衰弱了?”

  犬养毅好像想到了什么,静静地看着头山满,过了半晌才有点迟疑地点点头:“衰弱是肯定的,欧洲大战都打成那样了,大英帝国想不衰弱也难了!不过一个衰弱的大英帝国也要比一个正在崛起的大日本帝国要强大啊!”

  “如果我们和支那、俄罗斯(苏俄)结盟,大英帝国会采取什么样的反制手段?”头山满又追问了一句。

  如果说起日本国内甚至是中国的情况,他自认为了解的不会比犬养毅少,不过对于英美的了解程度,他还是远远比不上犬养毅这种职业政治家的。

  犬养毅思索了一会,冷冷一笑:“我们大日本帝国又不是英国的殖民地。我们想要和谁同盟关英国什么事?他们有什么好反制的?顶天就是在订立战后和约的时候给我们找些麻烦,不过就是太平洋上的几个岛屿,如果我们能从支那和俄国得到更多的利益,不要又如何?”

  “犬养君,那么说你是赞成这个日俄支三国同盟的?”头山满一下站了起来,满脸都是兴奋的神色。

  犬养毅淡淡一笑,点了点头:“日俄支三国同盟当然是可以考虑的。这也是战后东亚新秩序的一个选项嘛!当然,关键还是在于日本利益的最大化,只要这个同盟能让日本获取比追随英国更多的利益。我们又为什么要拒绝呢?”

  头山满微微皱了下眉。口里嘟囔了一句:“果然是个鬼狐啊,怎么就没有一个确切的答复呢?”

  听了这话,犬养毅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现在的局势每一天都在发生变化。帝国的对外政策当然要不停地进行调整,怎么会有确定的事情呢?实话告诉你吧,今天我就是受了寺内伯爵的委托来和你讨论同俄国直接建立谈判渠道的事情。”

  “什么意思?”头山满有些疑惑地看着犬养毅:“我们不是在彼得堡设有大使馆吗?”

  “就要没有了!”犬养毅笑了笑:“内阁会议已经做出决定,准备要和俄国的苏维埃政府断交,所以我们现在需要另一个非公开的渠道和俄国的苏维埃政府谈判结盟的问题了。”

  ……

  常瑞青的办公桌上也放着一份报纸,是最新出版的《泰晤士报》,报纸的头版头条上用加粗加黑的字体刊登着:断交!外交大臣福贝尔宣布同赤色俄国断交!

  在这条消息的下方,则刊登着一个脸色阴沉的外国老头在接受记者采访的照片。照片下面则是某一次英国外交大臣答记者问的全部内容,不过那些英国记者好像对刚刚结束的“中英冲突“没有一点儿兴趣,通篇都没有一个问题是涉及中国的。更没有人提到常瑞青或是左民的名字。现在英国人关心的,除了俄国就是德国,看来中国分量现在还是不够重啊!

  不过英国人暂时忘记他的存在却是他求之不得的,虽然大英帝国这个世界霸主已经衰弱了,可也不是自己这个小小的中国土军阀能够对抗的!而且自己那点实力还要留着日后打内战统一中国呢!可不能在“抗英战争”中消耗干净了。

  此时。门外响起了一阵脚步声,随后就看见办公室的门推开了。李大钊和一个长相英俊,鼻梁上架着无框眼镜的白面书生并排走了进来。

  李大钊刚一进门,就指着身边那个白面书生对常瑞青道:“耀如兄,这位就是我和你提起过的邵飘萍先生,他可是北京新闻编译社的创办者。在京津地区的新闻界里可是名声赫赫啊!这次我党在京津地区的抗议和宣传活动也都是在他的领导下展开的。”

  “邵先生,久仰,久仰。”常瑞青当下就站起身,笑吟吟地冲邵飘萍拱了拱手。此人的大名他在前世就听说过,也知道他曾经被李大钊忽悠进了中国GCD,最后还成了革命烈士。

  没想到在这个时空,他入党的时间更是提前了好几年,而且运气也好了不少。虽然也因为领导和组织了前一段时间的抗议被北洋政府以“乱党”的罪名逮捕。不过冯国璋、段祺瑞和王士珍他们毕竟不是张作霖,枪毙一个著名新闻记者的以阻绝言路的事情还是做不出来的。而且还有好些个瞎起哄的北洋陆军师长、旅长乱发通电给这位邵大记者求情,于是邵飘萍的牢狱之灾就有惊无险地过去了。

  不过从大牢里出来以后,北京、天津是呆不下去了,只好应李大钊邀请南下来福建投靠“爱国军阀”常瑞青了。

  对于这位大概是全中国头一号笔杆子的投奔,常瑞青当然是再高兴也不过了。通过这一次的“反英斗争”,我们的常大军阀也充分意识到了宣传和舆论的重要性。同时也发现自己搞宣传的手艺实在有点潮,还真是需要一个宣传部长来帮自己鼓吹包装来着。

  邵飘萍的性格虽然有些高傲,不过对于常瑞青这样敢于不畏强权,从帝国主义手中收复国权的军人(他不知道常瑞青就是左民)还是非常敬仰的。看到常瑞青现在的态度如此恭谨,他立马也抱拳还礼:“能见到常司令,在下也是三生有幸。”

  常瑞青呵呵一笑,目光平和地看着对方:“邵先生,今天你能见到的可不仅仅是福建陆军总司令常瑞青,赤色旅的领袖左民也在这里!”

  邵飘萍愣了下,回头望了眼李大钊:“守常啊,你怎么也不和我说一下呢?对了,左先生现在也是常司令的幕僚吗?”

  李大钊闻言哈哈大笑了几声,他抬手指了指常瑞青:“左民同志不就在你眼前么?常司令就是左民,左民就是常司令啊!”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