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96 中东路大劫案 三_铁血大民国_七彩小说

一秒记住【炫彩小说网 www.zjrenli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郭松龄看了一眼自己手上的手表,这是他离开福州之前常瑞青送给他的礼物,是一块瑞士手表。时间已经是1918年7月8日凌晨4点钟了。现在是夏季,东北的天也亮的早,这个时候东方的天空已经微微发白了。借着这点亮光,也能将牡丹江火车站周围高高低低的山头都收入眼底了。在他的身后。是番号为赤色旅东北革命军第一师的全体一千多名官兵在等待着进攻的命令!他们是在前天下午从春阳镇出发,急行军上百华里开到牡丹江火车站周围待机潜伏的。官兵们吃着生米,喝着凉水,已经潜伏了近24小时。就是等待着俄**火列车的到来。

  牡丹江火车站此时也已经被赵三妹的人控制起来了,车站上的俄国职员全都去见了他们东正教的上帝!那些中国雇员都提心吊胆的在女魔头的监视下维持着车站的运行,让一切看上去都和平时一样。不过在进站的铁轨上面,已经由郭松龄从福建带来的工兵安放好了几十公斤的炸药,随时都能将铁路炸断!而一千多赤色旅的战士,还有上千名大韩光复会的志士,就会以爆炸为信号,发起冲锋,一举将俄国人的军火列车给夺下来!如果一切顺利的话,还会有另一辆乘坐有西方国家侨民的列车,从另一个方向开来****??到时候,中国历史运行的轨迹,恐怕也会因此而改变了吧!

  广州观音山,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驻地。

  一辆黑色的小轿车在军委会大门口停了下来。在敞开的大门周围。早就有一群军官在那里恭候这辆汽车的到来,常瑞青也在其中。他大步走上前去,拉开轿车的车门,坐在里面的是一个西服革履的男子,板着的脸上留着八字胡须,正是广州国民政府的主席,军委会的委员长孙中山先生!这段时间他一直在广东各地视察土改进度。

  国民党对广东地方士绅的打压力度远远比不上常瑞青在福建的雷霆手段。所以。现在广东“永佃永息法”实行的也不如福建那么顺利。有不少地方甚至还出现了武装反抗国民政府地方政权的“群体性事件”,孙中山只好以视察的名义亲自赶去处理。最后往往是国民政府和地方士绅各让一步,国府方面用多支付“永息券”的办法。来换取地主们的让步,虽然广东土改还能勉强推行,不过成本却大大增加了。

  今天孙中山就是刚刚从惠州视察回来。进来广州城没有回“士敏土厂”的主席府(就是原来的大元帅府),而是直接来观音山脚下的军事委员会了。因为他在惠州接到了军委会建议发动西征的电报!这场西征之战,将是国民政府成立以后的第一场战争,此战的胜败将会直接关系到他这个孙大主席的威望!

  孙中山刚一钻出轿车,不等常瑞青行军礼,就摆了摆手,用有些疲惫的语气道:“免了吧,耀如,出兵的计划已经做好了吗?准备派多少人去打广西?”

  常瑞青还是给孙中山行了个军礼,然后才低声汇报道:“先生。我们打算出动三个军,一共10万大军!”

  孙中山也不理其他迎接的军官,只是和常瑞青一起往军委会大院里面走去,一边走一边问:“三个军有10万人吗?我可记得咱们的一个军不过一万几千人。”

  常瑞青笑了笑,解释道:“这次出动之前。我们计划在闽粤两省实行一次总动员,动员10万名预备役官兵入伍,这也是一次检验我们的国民动员体系的机会。按照计划,动员将在两个星期内完成,随后再用两个月进行训练,到9月底。我们的总兵力就能达到24万了,将有六个军完全满编。”

  听到24万这个数字,孙中山的眉毛却微微蹙了下:“饷呢?那么多军队咱们恐怕养不起吧?”

  常瑞青看了一眼孙中山有些忧虑的脸色,苦笑了一下道:“发革命薪吧,士兵每月五块,军官分两级,下级军官拿15块,中高级军官都有家有口的,拿50块吧。这样闽粤两省的财政养30万兵都没有问题,再扩充的话就要拉亏空了,不过窟窿也不会太大,等到地盘多了也就不是问题了。”

  听到常瑞青一开口就是几十万大军,孙中山发出了一声无奈的苦笑:“兵法上不是说兵务精,不务多吗?到了你这里怎么相反了呢?”

  常瑞青摇了摇头,解释道:“先生,您看现在的欧战,几千万人的国家都有上千万穿军装的!十几岁的娃娃,几十岁的老头都上了战场,俄国那里还把妇女送上了前线****??这种兵源摆在那里,怎么可能是精兵呢?而且我们国家在军事上最大的优势是什么?就是人多!我国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而且大部分是青壮年人口,如果按照欧洲的动员标准,上万万的兵也能动员出来!不管什么敌人,用数量堆也把他们堆死了!所以,我们的建军思路就不应该是什么精兵,而是数量!我们要追求绝对的数量优势!为此,闽粤两省现在的国民动员体系还应该在将来推行到全国,要把全国的民众都像闽粤这里一样的组织起来,然后再加上一套最基础的军工生产体系,我们就不惧怕任何列强了!只要我们不怕列强,自然就能撕碎一切不平等条约,也能充分利用我们的劳动力和资源优势建设我们的国家了。”

  他的话却把身边的孙中山吓了一跳,“上万万的兵”听着也让人发毛!大概动员出十分之一,也没有人敢来欺负中国了吧?如果真的能做到这点就好了,以后就再也不用担心英国佬打上门来找自己算账了****??这些天可是老做这样的噩梦了。有时候还梦见亡了国,在梦里面就哭了起来,把宋庆龄也吓了个够呛!要是传出去,这个伟大领袖的脸面就要丢光了。

  不过常瑞青却不知道孙中山已经沉浸到自己的心思里去了,他还在那里侃侃而谈:“其实咱们打败桂军本来是用不了10万大军的,有一半就足够了****??可是咱们和桂军打仗毕竟是兄弟相煎,这是内战!最好能不战而屈人之兵。就像去年孙先生夺取广州那样,如果能把陆荣廷他们吓跑了才是最好的。所以属下就想多带些人去,壮壮声势。吓唬一下桂军还有滇军、黔军。依着属下的意思,最好是兵不血刃就把滇、桂、黔三个省都给拿下了!”

  常瑞青的最后一句话把孙中山从自己的思绪里面拉了出来,他停下脚步。望着常瑞青:“耀如,你的意思是,这回不仅要打下广西?还要把云南和贵州两省也拿下来?”

  “正是!”常瑞青重重点了下头,吸了口气,又道:“如果可能的话,最好把四川也一并夺取了!而且还要少打仗,少死人!”

  孙中山扭头看着另一边的蒋j石:“j石,这也是你的想法吗?”

  蒋j石挠了挠头,有些尴尬地笑了笑:“是的,卑职也是这么打算的。不过难度恐怕是不小的!毕竟桂、滇、川、黔背后有北洋撑腰,不怎么买我们的账,这次咱们派去游说广西诸将的人不就都被撵回来了。”

  孙中山回过头看着常瑞青:“北洋那边你打算怎么应付?他们恐怕不会眼睁睁看着我们取西南吧?”

  常瑞青却抬起手腕看了下时间,嘴角浮现出一丝的嘲讽:“请先生放心,北洋他们很快就没有精力管西南的事情了……那列满载着军火的列车。此刻已经出现在山坡上面郭松林他们的眼前了!郭松龄觉得时间在这一刻似乎已经放慢了许多,原本是风驰电掣的火车,现在只是缓缓的爬向牡丹江火车站。郭松龄深吸了一口气,大声喊出了“起爆”的命令!

  巨大的爆炸声在牡丹江火车站东面的山谷里面升腾而起,桔黄色的火光照耀得周围的山坡变成一片火红,爆炸的气浪席卷方圆几百米。巨大的振荡将一段数十米的铁轨完全扭曲变形了。

  大概是惯性的作用,也可能是火车司机被眼前的景象彻底吓傻了。爆炸过后,这列装着军火的火车并没有及时停下,而是向着火光的方向一头扎了进去,结果自然是整个出轨,几乎所有的车皮和车头,都横七竖八的倒在铁轨两边的空地上!有几节车皮里面不知道装得是什么东西,居然还燃起了熊熊大火!

  在不远处的山头上面等候的郭松龄和他的一千多名赤色旅官兵全都被眼前的场景给惊呆了。一时间居然忘了要发起进攻了,过了半晌,才听见郭松龄扯着嗓门大喊:“冲啊!冲啊!还傻站着干什么?都给我冲!”声嘶力竭的吼叫声重复了不知道多少遍。下面的那些官兵才反应过来,举起上了刺刀的步枪,呐喊着发起了冲锋。与此同时,埋伏在另一个山头上的“大韩光复会”的志士也喊着“大韩民国万岁”的口号冲下了山头!

  这一场战斗进行的异常顺利,军火列车上的那一营白俄兵有一半在火车出轨的时候被震晕过去,或是受了伤,剩下的大多也不知道出了什么状况,还以为是运载的军火爆炸了呢!等到他们反应过来,两边山头上的两千多条汉子已经冲到跟前了,还抵抗什么?干脆都举手投降了。

  对于这些白俄俘虏,赤色旅倒没有怎么为难他们,除了几个当官的被打了靶,剩下的几乎都给“收编”了!原来这队白俄兵不是原来驻扎在中东路上的,而是海参崴要塞那里过来的,海参崴要塞之前也成立了“工兵苏维埃”,只是在前一阵子被亲孟什维克和社会革命党的“反革命分子”给破坏掉了。不过在下面的部队里,还有一些潜伏的赤色分子,他们瞧见赤色旅的红旗,就知道对方是中国同志,于是就带头叛变。呃,应该是带头支援世界革命了!而剩下的那些白俄兵,被他们做了一阵思想工作,也都同意参加中国革命了****??

  不过那都是后话,眼下的赤色旅战士们,还有那些来帮忙的朝鲜同志,在郭松龄和金佐镇的指挥下分成了两队。一队警戒,一队则忙着搬运军火,同时安放炸药!那1200吨的弹药靠他们这些人是无论如何都搬不走的。

  而在另一头。站在牡丹江火车站候车室楼顶上的吴石,也从望远镜里看到了一股缓缓移动的黑烟——这是一列从赤塔开往海参崴的客运列车,也是这一次“中东路大劫案”的目标之一……芝老!芝老!快点醒醒!”段祺瑞香甜的睡眠就这样被这急促而生硬的吵醒了。这位北洋系统实际上的掌控者。这些日子,一直还算是比较顺心的。自从孙中山和常瑞青两方面合伙成立了国民政府,彻底抛弃了民国法统以来,原来许多追随孙中山和北洋政府做对的势力都转投到了北洋麾下!虽然不是真心服从,不过在表面上,北洋政府所控制的版图已经大幅增加了,全中国也就是广东、福建两个省还举着反旗。

  而且讨伐闽粤的最新计划也已经准备好了,决定动用全部参战军,再加上陆荣廷的滇军会攻广东!这样也就不需要额外支出太多军饷了。当然,同英国人的借款谈判还在继续。艾斯顿公使也挺帮忙的,已经说服了麦加利银行的代表,虽然汇丰银行还没有松口,不过上千万的款子总是能下来的!这样就能动员三个北洋陆军的师来监视福建方面。心情大好的段祺瑞昨天晚上还邀请了出席督军团会议的代表们搓了一夜的麻将,到了早上才刚刚睡下。现在正是一枕香甜好梦的时候,就被人这么急切的吵醒了!

  段祺瑞打着哈欠从床上坐了起来,过了几十秒钟才觉得清醒了一些,他揉了揉眼睛,就看见自己的心腹徐树铮还有外交总长曹汝霖站在他的榻前。徐树铮的脸色已经青了,曹汝霖更是站在那里微微在颤抖着。看来是外交上出了什么大事了!段祺瑞有点不满的揉了揉太阳穴:“润田啊,现在我是陆军总长,外交上的事情应该去和国务总理王聘卿商量。对了,到底是什么事情?”

  曹汝霖咬着牙齿艰难地道:“芝老!我正是从王聘老的府上赶过来****??聘老现在已经晕过去了,看来没有办法主持局面了!”

  段祺瑞一下就从床上站了起来,瞪着眼睛看着曹汝霖:“到底出什么事情了?”

  曹汝霖抹了把额头的汗水,哭丧着脸道:“新任的俄国公使刚刚跑到外交部抗议,说说今天早上中东路上发生了一起特大劫案!中东路牡丹江站附近的一段铁路被炸毁,一列军火列车和一列客车被劫!其中军火列车上装了价值数千万元的武器弹药,全部损失,火车也被炸毁!客车上有数百名中外旅客,其中有三十几个从西伯利亚撤出来的英、美、法各国的侨民被绑架!据俄国公使说,这次做案的,又是赤色旅!”

  段祺瑞扑通一声就一屁股坐回了床上,声音也颤抖了起来:“完了,完了****??这下全完了!不但劫了军火,还绑架了人质!这下列强一定不会放过我们的,他们一定会出兵来中国的,听说欧战已经快打完了,这下中国真的要亡了……徐树铮在一旁跺了跺脚,劝说道:“芝老!这次犯案的可是赤色旅!现在全中国都以为赤色旅的左民就是孙中山!洋人要出兵也是打广东,说不定咱们可以趁机把这个祸害给消灭了!”

  段祺瑞横了徐树铮一眼,打断了他的话:“你当洋鬼子都是傻瓜吗?赤色旅在东北作乱,他们出兵去打广东?再说了,是咱们说孙中山是左民,孙中山和赤色旅可是两头否认的!你以为洋鬼子那么好糊弄?”说着他又一下站了起来,捏着拳头态度坚决地道:“不行!我们不能让中国就这样完蛋,一定要把那帮赤色分子彻底剿灭,要把外国人质给安然无恙救出来!又铮,你赶紧去准备出兵东北围剿赤色旅的计划!”

  徐树铮却没有挪步,又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电报纸,塞给了段祺瑞:“芝老,这是闽粤方面实行国民总动员的消息,他们的国民政府已经下令,要在两个星期内动员二十万青壮年入伍(实际上是十万,不过对外宣布的时候夸大了一倍)!孙中山已经铁了心要和咱们打到底了!”

  段祺瑞却接过电报就撕得粉碎,又瞪了徐树铮一眼:“人家发什么消息你都相信?两个礼拜动员20万兵?他孙中山要是有这个本事,我还当什么陆军总长?干脆退位让贤得了!又铮,你快去给下面的师长发电报,问问他们谁肯出关去打赤色旅?对了,赶紧把张雨亭也请来北京,黑龙江可是他的地盘!”(未完待续。。)RQ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