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35 问鼎之孤军 求月票 求订阅_铁血大民国_七彩小说

铁血大民国 第 235 问鼎之孤军 求月票 求订阅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炫彩小说网 www.zjrenli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1919年2月11日,凌晨3点。北京铁狮子胡同,执政府。

  “又铮!北伐军的先头部队已经打到泰安了!要不了三天就能到济南,张子志的第五师根本守不住济南!济南一丢,京津的门户可就洞开了!现在必须立即派兵增援济南,不能再等了!”

  冯玉祥铁塔一般高大的身躯正在徐树铮的办公室里转来转去,一边转悠一边还大声地向这位北京执政府的执政官提出建议。在北伐军分兵两路,沿着津浦、陇海铁路大举出击后,北京的北洋大本营里面就开始了激烈的争论,争论的内容自然也是北伐军的主攻方向到底是津浦路还是陇海路。

  不过随着“虞城大捷”和泰安陷落这两个消息一前一后传到北京,留守在北京的北洋高级将领似乎就对北伐军的主攻方向达成了一致的意见。所有人都认为,北伐军的主攻目标就是济南!徐树铮当然也不例外,就在昨天晚上,他还给吴佩孚发去电报,提出了以第三方面军主力会同第一方面军的第二军一起,组成援军派往济南的建议。

  可是吴佩孚却让徐树铮再等待两天,而且也不同意将正太路方向上的第二军转用于救援济南。徐树铮一时也拿不定主意,就在天还没亮就把冯玉祥请到自己的执政府里来商量对策了。

  而冯玉祥提出的观点却和吴佩孚等等看的建议相反。他走到徐树铮办公桌的对面,一下站定,双手按住办公室,目光炯炯地看着徐树铮,大声地道:“三军为害。犹豫最大!现在既然已经出现了决战的态势,就必须要迅速做出决策。不能瞻前顾后,也不要想什么万全了。现在的大局是敌强我弱,怎么可能有万全?像吴子玉这样犹豫不决,最后的结果只能是坐失战机!一旦济南为南军所取,整个直隶平原可就将无险可守了!执政官阁下!快下命令增援吧!”

  自从北伐军兵分两路西进北进开始,徐树铮就没有合过眼,现在都有些昏昏沉沉了。他端坐在椅子上,努力挺直腰板,睁着布满血丝的眼睛,望着人高马大的冯玉祥。他当然明白现在北洋的局势危急到了什么地步。济南城当然是不能丢的。可是部署在陇海路沿线的北洋军主力更加不能有闪失!所谓地存人失。人地两失的道理他还是懂的……济南失去了,北洋未必会灭亡,大不了就是让出直隶京师,退到西北去继续和国民政府周旋。可要是把主力丢在了陇海路,那北洋才真是只有一条死路了!

  “又铮。不能再犹豫了!如果咱们对张子志见死不救,他没准就要学卢子嘉,带着部队倒戈了!到时候咱们可就要军心大乱,不战而败了!”

  说到“不战而败”四个字,冯玉祥的牙齿都快咬碎了,脸上全是愤恨的表情,他的大手用力拍打着办公桌,几乎是吼着对徐树铮道:“咱们北洋要是在战场上输给北伐军也就算了,那是咱们这些带兵打仗的无能……可要是一而再。再而三的不战而败,那算怎么回事儿?后世会这么评价我们?又铮,我冯玉祥身为军人,宁可战死沙场,也不能忍受不战而败的屈辱!如果你不同意我带兵去救济南,那我就孤身一人南下。去和北伐军交战!”

  对于冯玉祥这番好像是发自肺腑的话,徐树铮并没有太过感到的表情,只是淡淡地反问:“如果南军的主攻方向在陇海路一线,我们该怎么办?”

  冯玉祥断然地回答:“那我就指挥津浦路方面的大军向徐州进攻!我第三方面军的主力,加上第二军和济南的第五师,总兵力在十一二万上下。只要吴子玉能在陇海路上拖住南军主力,我就能一路打到徐州去!”

  徐树铮重重地点头,他显然是被冯玉祥最后的这几句话给说服了:“好吧,我把第三方面军的第一师、第十一师、第十五师、第十六师,还有第二军全都交给你指挥,济南的第五师也归你指挥,以上各部即日起组成津浦路方面军……西进!西进!

  夜色之中,大队大队身穿黄色军服的国民革命军官兵在滚滚向前运动。一片人喊马嘶的声音。在陇海铁路两侧的广大中原平原上面。三路大军抛下了辎重,只带着武器弹药和三天的口粮,在拼命地赶路,只求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对北洋第三师的包围!

  事实上,在常瑞青下达围歼北洋第三师的决心之前,整个西进兵团的主力,已经分成三路从后方地域向前急进了!北路的第五军主力(欠第十五师)从单县出发向西南挺进,第十三师直插商丘负责阻击北洋的增援部队,第十四师连同第五军直属部队直扑虞城西北,准备会同友军包围虞城的北洋军第三师主力。

  而在中路,第五军所属的第十五师,第七军所属的第二十一师,还有中g党军新八师组成了一个临时的支队,向虞城之敌发起反攻!打头阵的仍然是“屡战屡败”的新八师,他们的任务是在后续部队抵达前线之前,同虞城的北军展开缠斗,不求将他们击溃,只需要阻扰他们撤往商丘便大功告成了。

  在陇海线以南,第七军主力(欠二十一师)则从夏邑出击,两个师同样分别扑向商丘和虞城。准备会同另两路友军在虞城——商丘一线打一场歼灭战。

  沿津浦路北进的北进兵团也得到命令,抽调出第二军和第十一军调头南下返回徐州。而徐州周围的三个军也得到了向徐州靠拢的命令,这五个军将成为“商丘——虞城战役”的总预备队,一旦开封附近的北洋军主力东进,他们也将立即投入作战,在陇海路沿线同北军展开一场决定生死的大会战!

  此外,部署在京汉路上的北伐军第二方面军也得到了沿京汉线铁路进攻河南南部。以威胁北洋军主力侧后方的指示。

  在中原冬季的寒风中,接到了出击命令的西进兵团主力。浩浩荡荡地向前狂奔之进。在主力部队的行军纵队之前,是军、师两级的骑兵部队,他们的任务是肃清北军第三师的侦骑,最大限度的保障大军行动的隐秘性和进攻发起的突然性。

  这个时候,在虞城县城正东不到两公里的张家集外,新编第八师的第二团、第三团已经趁着夜色悄悄摸了上来!这两个团没有参加今天白天的战斗,而是一直潜伏在虞城东面的几个村庄里面。由于自清末以来的动荡和战乱,为了防备兵匪,直鲁豫三省的村庄大都修筑的跟个城堡似的。一遇到军队和大股土匪过境,就会关闭庄门聚族自守。除非有大兵压境以武力相威胁。否则是绝对不会打开庄门的。因此第三师的小股侦骑根本无法对一个个紧闭大门的“城堡”进行搜查,也就无从得知潜伏在他们眼皮底下的敌军了。

  所以当2月11日凌晨,黄公略指挥的两个团潜行到张家集北军第十一团团部和该团一营、二营驻地外面的时候。这个有上千户人家居住的大庄子里面仍然是一片的安静,没有一点光亮,在一线警戒的北军士兵也没有一个露头的。似乎就在庄子的围墙后面呼呼大睡。正在黄公略怀疑自己的队伍是不是走岔了道,或者是情报有误的时候,把他们领到这里来的一个陇海铁路工会的同志凑到他的耳边,低声道:“黄长官,没错了,肯定是这里了!整个庄子静悄悄的,好像什么人都没有,庄子的围墙上也没有看到有人巡逻放哨的样子......这里面一定有北军大队人马驻扎!”

  黄公略一愣:“何以见得?”那名工会干部很肯定地道:“如果庄子里面没有北军,这会儿一定有举着火把背着步枪的团丁巡逻的。还会有人敲梆子喊平安无事。这一带所有的庄子到来晚上都是这个样子的,不可能静悄悄的......除非是让土匪屠了,或者是有大股正规军驻防。”

  学兵出身,在湘军里面干过排长的黄公略同志似乎有些明白过来了。原来这个庄子的过分宁静,恰恰说明这里面暗藏着大军!自己眼前的这位工会干部还真是有几分军事上的天赋,等打完了这一战。还是找他来谈谈,看看能不能让他参加新八师的工作?他挥了挥手,先打发带路的工会干部退了下去,然后便下达了开始进攻的命令。

  首先打响的是两门迫击炮,这两门炮是陇海路作战开始以后从第七军连同炮兵一起借过来的。只听“蓬蓬”的两声轻响,两发迫击炮弹就被抛射了出去,几秒钟后就在张家集的庄墙上面骤然炸开了。紧接着就是一排排手榴弹被摸到了庄墙下面的敢死队员投了出去,在北洋兵驻守的墙头上面炸得地动山摇。

  剧烈的火光几乎耀花了正举着望远镜观战的黄公略的眼睛,也打了驻守在此的北洋军一个措手不及!这个北洋第十一团在白天的战斗中就是急先锋,一路追着新八师打,打下了虞城县城之后,该团的主力(欠一个营)还追击了好几里地。团长陈清沅觉着天色已晚,对手又是豆腐渣,所以就懒得连夜赶路回虞城县城,而是“喊”开了一个大庄子,驻扎了进去。当然了,这个张家集里的地主老财们也少不了要破费一番的......

  北伐军的夜袭打响的时候,陈大团长正搂着某个大地主的小妾趟在暖烘烘的被窝里面。听到突如其来的爆炸声和江西、湖南口音的喊杀声,他就知道自己的部队遭了夜袭。不过这位北洋第十一团的团长却没有丝毫惊慌失措的样子,慢条斯理地从床上爬起来,拍了拍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人,让她伺候自己穿上军装,才大摇大摆走到自己的团部里去。

  这个时候,团部里面也是秩序井然,团部主任参谋已经通过电话联系上了所有的营部、连部,搞清楚了前面的情况。看见陈大团长走进来,这位主任参谋就放下手中的电话听筒,上前来报告情况。

  “团长,南兵的数量估计在三千以上。是从庄子的东、南、北三面几乎同时发起进攻的,主攻方向估计是东面。他们在那个方向上部署了两门迫击炮......东面的一连、二连有一定的损失,伤亡了三十几人,南北两面的损失微乎其微,西面没有遭到攻击。”

  “围三阙一啊,呵呵,这些南兵还是懂那么点兵法的。”陈清沅冷冷一笑,俯身看了下铺在地图桌上的军用地图,思索了会儿道:“西面通往虞城县城的路上应该有伏兵,如果是白天咱们不怵他们,可晚上遭遇伏击就不好办了。干脆咱们守到天亮再看情况吧。这没有什么问题吧?”

  那主任参谋笑道:“能有什么问题?唯一的问题就是南兵的进攻维持不到天亮就被弟兄们打得落荒而逃了!”

  这话一出口。团部里面就是一片哄笑的声音。这些北洋陆军第十一团的军官们如果知道他们的两位上官,萧耀南和张福来正在为是否要放弃他们这一千多弟兄而争吵不休的话,估计就不会笑得那么开心了。

  “子恒!陇海路南北两边又出现了南军的大股骑兵,这些骑兵身后肯定是他们的主力部队......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他们的目标就是咱们这个孤军深入的支队!咱们不能再留在虞城了。必须立即向商丘撤退!不要管张家集的那一千多人了!”

  萧耀南站在张福来面前,满脸都是焦急的神色。傍晚时候撒出去的第三师的侦骑大部分都没有按时返回!少部分回来的,都报告说和南军骑兵发生接触!而且部署在陇海线两侧平原上的哨卡也陆续有消息送过来,其中有不少报告说有听到n枪声!还和之前交手的新八师所装备的杂牌七九步枪,或是北洋第三师装备了汉阳/巩县造的步枪所发出的声音完全不一样!似乎是日本38式步枪的声音!南方的上海、福州两个兵工厂可是在去年从日本引进了这款步枪,还命名为民七式步枪,现在是南军嫡系部队的标准配备!这说明南军主力很有可能已经到达了虞城附近,在这种情况下,几乎是孤军深入到虞城县城的这个支队最佳的选择肯定是立即撤退。

  可是张福来却不大情愿。因为他麾下最能打的第十一团的团部和两个营,现在正驻扎在虞城县东面的张家集,而且还遭到了南军的进攻。他只是看了萧耀南一眼,转头就问自己第三师的参谋长:“第十一团那里有什么新情况吗?”参谋长摇摇头:“没有新的报告过来,张家集到咱们这儿的交通可能被这南军切断了?师长,咱们要不要派一个团出去接应他们一下?”

  听到还要派个团出去。萧耀南就更着急了,不等张福来作出决定,他又高喊了一声:“子恒兄!不能再犹豫了,咱们赶紧撤吧!区区两个营对咱们的第一方面军来说是无关痛痒的……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张福来冷冷地打断了:“我们第三师可没有丢下兄弟逃跑的传统!”说着他就回头给自己的参谋长下命令:“让第十团出去接应第十一团,告诉他们不要恋战,救出十一团以后立即回虞城。”

  萧耀南知道对方是舍不得整整两营的兵,那些人对整个北洋的大局来说是算不得什么,可是对张福来这个师长来说,就是一股举足轻重的力量了!要知道整个第三师也只有十二个步兵营而已!

  “子恒,这事儿我要向玉帅报告,让他的决断。”知道自己说服不了张福来,萧耀南跺了下脚,就向电报防的方向走去。

  望着萧耀南离开的背影,张福来的神色微微有些苦恼。但是更多的还是不屑。他看着身边刚刚用电话给第十团下达完命令的参谋长,冷笑一声:“这个萧兰陵到达是没有打过什么仗,遇到一点事情就惊慌失措。”

  他的参谋长笑着附和道:“他萧兰陵那能和师长您比啊,您这个师长可是一刀一枪从战场上赚回来的!有您带领咱第三师,就是有十万敌军围过来,咱们也能杀出去!”

  张福来蹙了下眉,他的参谋长说的这话怎么听着那么不吉利呢?这可不是个好兆头!他思索了下,又命令道:“传我的命令,让各部都做好开拔的命令,等十团、十一团的人回来咱们就走。对了,第五旅现在到商丘了吗?”

  “已经到了。”

  张福来点点头:“那好,让他们派一团占领张阁镇接应咱们一下吧!”刚下完命令,他好像又想到了什么,接着问道:“那参战军第三师到兰考了吗?”

  参谋长摇摇头,苦笑道:“他们哪里有我们第三师这样的速度?这些参战军要到天亮以后才会上火车,今天中午才能到兰考呢。”

  张福来苦苦叹了一声,低声埋怨道:“拿得是十成饷,干得却是这种掉链子的事情,这个参战军,唉......”(欢迎您来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V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