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15 新民国的基础 一 求月票、求订阅_铁血大民国_七彩小说

铁血大民国 第 315 新民国的基础 一 求月票、求订阅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炫彩小说网 www.zjrenli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1920年2月19日,汤山官邸。

  周E来的话还在继续:“我知道蒋J石在孙夫人那里向你提出了同样的要求,今天下午,毛ZD同志也同样和我讨论过相关的话题。其实有这样想法并不只是他们二位,组织部(中G)最近也收到许多知识分子党员寄来的建议书,他们都希望国家能够走上正轨,希望你能从幕后走到前台,出来竞选总统或是组织责任内阁,同时也在中国实施宪政。这可不仅仅是我党知识分子的呼声,而是整个中国知识界的呼声……自清末戊戌变法以来,中国的知识界就一直梦想着能够以宪政治国,先总理的**也是为了有朝一日能达成这样的目标。现在中国好不容易统一起来,又出了你这样的强人,所以知识界在看到希望的同时,也感觉到了**统治的危险。如果你想取得他们的拥护,最好能让他们看到民主宪政的希望。”

  室内的气氛一下子就沉重起来,周E来所说的问题的确存在,现在全国很多人看着常瑞青迅速崛起,同时也露出了**专制的苗头,自然也就开始担心起国家政治在未来的发展方向了。而这种担心,也很可能会被某些失意政客所利用,形成民主化的潮流。

  常瑞青僵着脸沉思了半晌,听着周E来似乎出自肺腑的这番话,他的内心也在忐忑。自己从来就不打算留给后人一架庞大的专制机器,民主社会主义一直都是自己所追求的目标。但是在实现民主社会主义之前,还有一场世界性的战争需要自己和中国去面对!谁都知道,民主并不是一种适用于战争的政治制度,而且目前的国家,实际上也没有民主化的基础……可是自己又不能对中国知识界和某些政治家提出的民主宪政的要求置之不理。

  “翔宇兄,现在的时局复杂,我们中华民族,面临的问题实在太多也太复杂了。不能指望一个简单的办法就能解决全部问题……民主宪政当然是大势所趋,但是我们的民众现在能承担起这样的责任吗?我认为将国家大政交给没有能力履行民主权利的国民是不负责任的行为!带领这个国家这个民族闯出一条快速富强的道路,正是我们这一代政治家的责任!

  同样的,帮助民众,教育民众,改善他们的生活,使他们明白自己的权利义务,提高整个民族的受教育水平,最后使之能用自己手中的选票来管理国家,也是我们这些人不可推卸的责任!

  而且这个世界现在还充斥着弱肉强食,根本就没有公理和正义可言。在未来,我们的国家和民族很可能要为了生存而斗争!为了在这场斗争中取得胜利,我们必须要集中财力物力来投入一些不能给民众带来幸福的事业之中……所以我们需要一定程度上的集权统治!翔宇同志,你明白我的苦心吗?”

  他说得是极为诚恳,实际上也的确出自内心。不知道将来真的到了他这样的政治强人可以把国家交给国民的时候,他会做出什么样的抉择。但是在眼下,他是真心想带领国家走向富强,并且给未来的中国人留下一个民主社会主义的国家。

  周E来缓缓地点头:“你说的很有道理,现在的局势也的确没有到了可以放手交给国民的地步,而且新疆的GC主义实验才刚刚开始,如果取得成功了,我们还有可能向社会主义过渡的……不过对于现在知识界的民主宪政呼声,我们也不能置之不理,一定要给大家一个盼头。有了盼头总比没有要好吧?耀如同志,我们不如公布一个民主宪政的时间表吧?连满清都曾经提出过一个试办宪政的时间表,我们总不能比满清还不如吧?”

  听了周E来的建议,常瑞青只是不置可否地点了下头:“翔宇,今天都是大年三十了,这个年总是要好好过的。过完年你又要去西北上任,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回江南了,不如就用这个假期回家看看。对了,个人的事情是不是也该解决一下了?今天中午离开宋公馆的时候,孙夫人私下托我帮她的三妹寻觅一个乘龙快婿……我看宋三小姐是个不错的女孩子,和你年龄相仿,长相不错,家境也好,你是不是考虑一下?”

  周E来感觉地朝常瑞青笑了笑,虽然他和宋美龄不是一路人,但是常瑞青的提议总归是好意的(呃,把中国头号御姐介绍给他是按好心吗?)。他点点头道:“美龄小姐我也见过几次,的确是个好姑娘。”说到这里,他的眉毛却微微皱了起来:“不过我是一个GC主义者,希望能有一个和我有共同理想的伴侣,而宋三小姐是一位基督徒,信仰的是上帝而非马克思主义。我们GCD人应该是无神论者,除非宋三小姐愿意改变她的信仰,否则……”

  周E来没有再说下去,而是站起身来告辞了。常瑞青则是一脸遗憾的表情,将对方一直送出了官邸的二门。

  接下来的几天是1920年春节的假期,虽然现在的中国还处在战时,但是后方的国民政府还是放了一个星期的假,只有少数官员值班。常瑞青也离开南京,带着一家老小去徐州老家了,顺便同久别的父母团聚,直到年初五才回到了汤山官邸。还没有坐定,他的新任副官长郑中源就通报了政务院总理陈独秀将要来访。

  而常瑞青就如往常一样,在官邸的二门处迎候这位总理大人。看到陈独秀从汽车上下来,他就上去和对方握了下手,就并肩朝里面走去。这些天陈独秀一直留守在南京,一边应付着各方面的突发事件,一边在审阅地方上和政务院各部门送来的民国八年的工作总结报告,真是一点空闲都不得。所以现在出现在常瑞青面前的,就是一副精疲力竭的模样儿。

  “仲甫兄,这几日可是忙坏了吧?看来明年春节可不能让你一个人在南京看家了。对了,没有出什么大事吧?”还没到自己的书房,常瑞青就笑着发问。

  陈独秀只是摇头:“大事是没有,不过琐事就堆积如山了。这个政务院总理真的不是人干的差事,说日理万机都是少的!这两天主要在看各方面送来的民国八年的报告,还在准备民国九年的计划……国家现在正是打基础的时候,我们又把权力都集中在手里,事情实在是多了一些。而且咱们忙成这样,下面的老百姓也未必满意,实在是有些吃力不讨好的意思。”

  看着陈独秀的神情有些纠结的样子,常瑞青心里头也有数了:“怎么?是不是有人在埋怨政府**,又嚷嚷着要民主宪政了?其实这个国家能不能实行民主他们还不知道?底层的民众绝大多数不识字,根本不可能行使民主权利,真要民主宪政了,国家还不是被少数士绅和知识分子所左右?我们现在推行的土地改革还不得被他们搅黄了?”

  陈独秀苦笑道:“其实下面的那些地主士绅倒也没有提出什么民主宪政的要求。他们哪里懂这些?他们就算对永佃永息制不满,也不过是想办法钻政策的空子,或是企图收买我们在基层的干部,多得一点永息券罢了。哪里敢向我们提出民主宪政的要求?在他们眼里,我们国民政府已经是一统天下了,是新朝鼎立,他们可不敢做造反灭九族的勾当。现在提出民主宪政的,是国民党的那些人!我党的一些同志也不明真相,跟着一起瞎起哄,真是让人不知道如何收拾了。”

  两人一路谈着一路已经走进了常瑞青的书房。已经有官邸的侍从准备好了清茶,陈独秀端起茶杯品了一口继续道:“另外就是财政上面的问题让人头疼,同苏俄的这场战争花了差不多两个亿的军费,而且现在国防军的兵力多达一百多万!每年光军饷就要支持两亿多华元,如果算上其它支出,现在一年的军费都快要达到五个亿了!占到政府财政收入的一半以上……”

  他说着一摊手,就望着常瑞青苦笑。那意思可明白得很,就是想要裁军。

  常瑞青沉吟着对陈独秀道:“裁军是势在必行的,不过现在我们还没有结束对苏俄的战争,所以暂时还不能实行,目前红军已经在西线展开反击,估计到四月底就该开始停战谈判了。到时候就能开始裁军了,初步的设想是保留编制,裁减员额,实行预备役制度。在和平时期保留二十个军六十个师的国防军陆军,总兵力控制在六十万到七十万,军费开支控制在三亿华元左右。总理,这样能不能维持财政平衡?”

  陈独秀露出的满意的笑容:“这样就再好不过了。财政部估计,民国九年的财政总收入将会超过八亿华元!支出准备控制在七亿八千万……”

  “支出控制在九亿!”常瑞青突然打断道:“编列一亿元的赤字,通过发行国债来弥补吧。新增的一亿两千万都用在教育上面,教育是国家的根本,这方面不能省。全民义务教育在民国九年必须推广到除新疆、西藏、甘肃、蒙古以外的全部省份!而且义务教育的年限也要延长到六年,还要安排乡村教师轮流接受培训,教材也要重新编写,要逐步向新式教育转化,要向学生灌输国家利益高于一切的思想,还要安排更多的科学和体育教育。

  对了,还有安排国防军退伍军人接受职业培训……争取将裁减下来的四十多万国防军士兵转变为技术工人和乡村小学的体育教师。为此我们还需要开办大量的职业学校和速成的体育师范学校,如果教育经费不足的话,再增加赤字就是了。

  还有,教师的待遇要调整,现在城市里面一部分公立高等小学、中学和大学教师的月薪过高,超出了我们所能承受的范围。该降低的还是要降低,民国的公立教育不能走精英教育的路子,而是为广大的平民子弟服务。精英教育可以交给私立学校去办,想要赚取更多薪水的教师可以去私立学校工作,私立学校也可以收取高昂的学费,不过公立学校只能提供免费或低价的教育。”

  听到常瑞青要降低公立学校教师的待遇,陈独秀就不禁皱起了眉毛:“耀如,这样恐怕不妥吧?现在知识界对咱们的训政已经颇有微词了,如果再降低教师的待遇,只怕……”

  常瑞青笑道:“全国有几千万上亿的青少年需要我们提供免费的义务教育,就算一百个学生配一个老师。也要好几十万上百万的教师,那么多老师都要拿高薪我们怎么养得起?仲甫兄,你说我们是要为全民提供基本的免费教育,还是为少数人提供优质的精英教育呢?至于那些微词就更不用担心了,我们可以将全民教育同民主宪政结合起来,将来我们要实行的宪政不是少数精英的宪政,而是全民的宪政!所以必须在全民义务教育实行以后的......呃,仲甫兄,你说多少年比较合适?10年还是20年?”

  陈独秀愣了下,随后就明白常瑞青是要给出一个宪政时间表,他皱着眉毛道:“10年20年是不是太久了?当年满清的预备立宪也不过9年,后来又缩短到5年。”

  常瑞青摆了摆手:“满清预备立宪要实行的是精英民主,而且还是假的。我们要搞的是全民的民主!全民的民主应该倾向于最广大的人民群众,不过由于历史的原因,他们暂时没有办法履行民主权力。所以在实行之前,需要更长的时间来帮助教育他们。宪政就在......10年以后的民国十九年开始吧!”

  他顿了下,又道:“不过在这之前,我们还是要搞各级议会的,现在我们不是已经在筹建立法、参政两院了吗?我看不仅中央要搞省、县两级,有条件的也可以搞。不过这种在训政条件下非民选的议会不能有太大的权力,只能起到监督政府和在政府指导下制定法律的作用。至于议员应该由地方政府、国民政府、国防军,还有各党派通过协商和推选产生。”

  这不成了钦定议员了?陈独秀在心里面摇摇头,不过他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只好勉强一笑:“我这里是没有什么问题,就不知道国民党方面能不能同意这么搞了?”

  国民党方面的大人物们,在大年三十宋庆龄公馆的聚会以后,都去上海欢度春节了,到年初五的时候,他们还没有动身返回南京的意思呢。和另一个时空的情况一样,国民党的高官要员们大多在这座东方魔都里购置了住宅,每个周末他们就乘火车来到上海,享受这个大都市的繁华,到了周一再回南京去上班。

  而上海这个城市,现在是中国四大自由市之中最繁华的,也是中国最大的工商业城市。上海现在比起之前的租界没有收回的时代更加繁荣了几分。由于中国已经收回了海关和关税自主权,又执行了严格的外汇管制政策,所有的进口商品都要缴纳高昂的关税,还要向外汇管理局申请进口用汇许可。因此向中国倾销商品已经变成了一件让商人们头疼的事情。

  而四大自由市却得以享受特殊的政策,首先输入四大自由市的商品是完全免关税的,其次进口的原料或是零部件在四大自由市进行生产加工,并且达到一定条件后可以获得中国海关签发的原产地证明,然后再输入中国的其它地区则只需要缴纳最高不到10的关税,而且还可以用华元进行结算(华元在自由市的金融市场上是可以自由买卖的,只是价格同官方汇率不同)。相比直接将商品输入中国,在上海这座交通极为便利的自由城市开办工厂实在是一件非常划算的买卖。

  因此来自南洋、欧洲、美国的富豪和资本代理人们,现在就在这座被铁丝网圈起来的自由市里挥舞着手中的支票本。购买土地,建设工厂、码头、仓库,以及开办各种各样的贸易和金融公司......值得一提的是,由于国民政府的刻意扶植,上海现在组建起了亚洲最大也是最规范的金融交易市场!有几十种债券和上百种股票,还有其它一些商品和货币都在上海挂牌交易,而且这些投资标的和买卖它们的资本还不仅来自中国。这个远东第一大都市,现在已经有了国际金融中心的雏形了!

  而国民党作为中国资产阶级代理人,在这座属于中国新兴资产阶级的自由城市里,还是非常受欢迎的。根据军事情报局和中央保卫局送上来的秘密报告,国民党的领袖蒋J石、许崇智,这段时间可是同上海的中外财阀,还有知识界的名流们,以及一些特殊的人物打得火热。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