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25 三国不战条约 四 求月票_铁血大民国_七彩小说

铁血大民国 第 325 三国不战条约 四 求月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炫彩小说网 www.zjrenli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列宁用力挥动了下手臂,打断了斯大林的话。“托洛茨基不会同意的!他只想着一口吃成个胖子,不知道GC主义战胜资本主义将是一个漫长而艰难的过程——同中国修正主义和日本帝国主义的战争就已经说明这一点了。可是托洛茨基还没有意识到造成远东战争失利的原因是我们同帝国主义之间悬殊的实力对比,他还幻想着通过一场突然袭击解放波兰和德国??????这样的政策最终将会使国际GC主义运动陷入巨大的危机,可是我对此也无能为力!”

  说这番话的时候,列宁已经从他的椅子上站了起来,在办公室里面走来走去,表情也显得有些激动。看来他还是反对托洛茨基路线的,虽然在公开场合他很少说类似的话。

  斯大林的脸上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喜色,这位历史上的GC主义**者不失时机地提醒列宁道:“我们可以打倒托洛茨基派!只要我们有这样的决心,就一定能做到!”

  “决心?”列宁摇了摇头:“我有很大的决心,但是托洛茨基现在控制了工农红军和契卡!虽然我们在政治局里面有三名委员,但是人民委员会、最高苏维埃和GC国际毕竟是没有武装的!”

  在不久之前召开的一次俄G中央全会上面,GC国际执行委员会主席季诺维耶夫战胜了共和国武装力量总司令瓦采季斯,当选为政治局委员了。但是托洛茨基派的斯克良斯基却取代捷尔任斯基,成为了全俄肃反委员会主席!现在苏俄的两大强力部门,红军和契卡都掌握在了托洛茨基派的手中了,再加上掌握在俄国GCD组织部的克列斯廷斯基,托洛茨基一派的势力已经完全压制住列宁了。

  “列宁同志!”斯大林嘴巴一动,露出轻蔑的笑容:“托洛茨基不是常瑞青!他不是军阀出身,而是《真理报》总编辑出身,他是不会用武力来进行党内斗争的,所以我们只要把握住机会,还是能够扭转局势的。”

  列宁认真地看着斯大林:“约瑟夫?维萨里奥诺维奇,托洛茨基的确不会那么干,可并不代表他的追随者,比如瓦采季斯这样的人不会那么做!我可不想让托洛茨基和我的斗争变成一场内战!这个问题以后不许再在我面前提起了。”

  斯大林耸了一耸穿着宽松衣服的肩膀。“是的,我以后不会再在您面前提起了,我知道该怎么做了??????列宁同志,我希望可以去远东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工作,在那里我或许可以通过努力为党工作来弥补我在远东战争中的过失。”

  列宁微微摇了摇头:“不行,你必须留在我的身边。但是远东的工作也要有人去做。我们应该让波兰GCD的领袖捷尔任斯基同志和缅任斯基同志回到俄国GCD里面来。”

  斯大林已经明白了列宁的意思,就向导师告别,离开了克里姆林宫,去找他的老伙计捷尔任斯基和缅任斯基谈话了。这两位曾经的契卡领导人这回让托洛茨基狠狠耍了一把,不但没有当上波兰的伟大领袖,还丢掉了契卡的地盘。现在成了两个大闲人了,不过他们的资历和威望还是在的,一但回到俄G,就是仅次于五大政治局委员的人物了。

  这天下午五点半,斯大林在莫斯科郊外波兰GCD的驻地找到捷尔任斯基的时候,这位未来波兰的伟大领袖正在吃晚餐,有黑面包、盐和水。捷尔任斯基是个生活非常简朴的GCD领袖——这点看他骨瘦如柴的长相就知道了,一日三餐都是一样的标准,除了面包清水和盐就不吃别的东西了,也不知道会不会缺乏维生素什么的?

  斯大林进来告诉他,列宁想让他回到俄国GCD。捷尔任斯基兴奋得东西也不吃了。“真的吗?什么时候能回去?还让我当契卡的主席吗?约瑟夫?维萨里奥诺维奇,你知道现在契卡的工作有多么糟糕吗?斯克良斯基根本不是干这行的料,心太软了。”他摇了摇头,又伸手拿东西吃。

  “是啊,你能回契卡就好了。”斯大林说着,坐到椅子上,从口袋里摸出烟斗和烟丝,擦上火就抽了起来:“不过在回俄国GCD之前,你还要好好考虑清楚,我们可能要和中国、日本缔结三国互不侵犯条约了。”

  捷尔任斯基正把一片抹了一点盐的面包放到嘴边,一听就愣住了,他阴冷的目光透过一副小圆眼镜瞧着斯大林,用平静的口气低声说:“那也就意味着我们没有后顾之忧了,可以全力西进!”

  “之前还需要10年来恢复国力。”

  “10年太久了,我的身体很糟糕,恐怕活不到波兰解放的一天了。”捷尔任斯基放下吃的,站起身拿起他的大衣披在身上。“我这就去见季诺维耶夫,向他提出回俄G工作的请求,但是能给我安排什么职务呢?他们恐怕不肯把契卡还给我了吧?”

  斯大林也不清楚列宁的安排,但是他可以猜到一些。“应该是去远东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吧,应该是取代伏龙芝出任远东局书记。”

  这个职务本来是斯大林想得到的,不过看情况是没有希望了。列宁不愿意为了他同托洛茨基发生冲突,所以才安排捷尔任斯基回俄G,让他去控制远东和远东人民**军??????以捷尔任斯基在契卡内部的党羽和影响力,托洛茨基和斯克良斯基恐怕巴不得滚得远远的吧?

  “去远东?也行。中国帮的头头张国焘和任辅臣都是我的老部下,他们的重要成员的妻子有一大半是我安排的!”说完,他就和斯大林一快出门去GC国际总部了。

  ??????

  而这个时候,常瑞青正在自己的办公室内对着一幅画发呆。这幅画就是今天上午娜塔莉问起的那一幅。其实当时常瑞青也不知道这幅画是从哪里来的,他的办公室里挂着的都齐白石的作品(肯定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回出现一幅油画的。他告诉娜塔莉的那些话,也纯属是瞎掰。

  不过现在他已经知道这幅画是谁画的了,这是中央第一飞机制造厂厂长罗耀国中校的作品!是甄小茹派人从罗耀国家里面偷出来的——罗耀国现在在上海公干,估计一时半会儿回不了南京,于是军情局的特务就去他家里面仔仔细细搜了个遍。发现了好几幅画着同一个女人的画,有油画也有铅笔画,甄小茹带来放在常瑞青办公室里的就是其中之一。特务们还在罗耀国家里发现了许多写满了方程式的草稿,其中的几张已经让中央大学里的白俄教授瞧过了,不过谁都看不懂!也不知道是这些方程式太深奥,还是这些白俄教授的文凭是伪造的?

  此外,特务们还找到了罗耀国的日记本,不过上面似乎没有记录什么重要的信息。但是日记本上所有的内容都是用德语书写的!而且在罗耀国家里发现的各种各样的书籍也大多是德文版的,看来德语才是他的母语——现在常瑞青怀疑这个罗耀国该不会是被某个后世的德国科学家附体了吧?也不知道这个家伙是不是新纳粹?会不会去德国帮希特勒?还有他托爱因斯坦寻找的那个名叫约瑟芬?阿尔贝的女博士,莫非是他的某位祖先?可是他为什么要潜入中国国防军,又有意接近自己呢?

  对了!自己是个穿越者,历史因为自己而发生了改变,对方一定是发现了这一点才会接近自己的。

  这时办公室的门被轻轻的推开了,进来的是甄小茹。女特务的脸色泛着红润,大概刚刚去了健身房吧?

  “小茹,你现在也发现罗耀国有古怪了吧?”常瑞青回头看了下自己的女特务,露出了淡淡地笑容。

  甄小茹点了点头:“是怪怪的。”说着她又从自己的军服口袋里掏出一个小本子交给常瑞青:“耀如,他的日记已经全部翻译出来了。基本上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不过在日记本的最后,发现了一些很有意思的内容。”

  “哦,是什么内容?”

  “好像是一些时事事件,但是??????”

  “但是什么?”

  “但是有一些事件和现实发生的完全不同。比如他在日记本上的张勋复辟发生在1917年7月1日;护法运动则是1917年7月到1918年5月;外蒙撤治是在1919年11月??????”

  这些才是历史的本来面目啊!常瑞青深吸了口气,稍稍平复了下心情,朝甄小茹勉强一笑:“这些事件最晚发生的时间是哪一年?”

  甄小茹蹙了下秀眉,苦笑着道:“最晚发生的是1922年1月25日,德国社会主义工人党第一次代表大会。这差不多是两年后的事情,耀如,你的这个飞机制造厂厂长该不会是脑子有毛病吧?”

  “你确定是1922年1月25日吗?”常瑞青瞪大着眼珠子望着甄小茹,甄小茹想了想,又翻开小本子仔细看了看,点点头道:“是1922年1月25日。”

  “好了,你把这幅画搬回去放在原来的地方吧。”常瑞青指了指罗耀国画的那幅油画,吩咐甄小茹说。他只觉得自己的脑袋瓜子有些混乱,他的前世是一名高中历史老师,自问不会记错历史上德国纳粹党第一次代表大会的日子,那是1922年1月22日!比那个罗耀国日记本上面的日子早了三天!难道是罗耀国记错了?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

  这个罗耀国真是越来越神秘了!

  ??????

  就在常瑞青为另一位穿越者的出现而感到困惑的时候,访华的日本首相原敬乘坐的三笠号战列舰已经抵达了南京下关码头上。这艘战列舰是日俄战争时期日本联合舰队的旗舰。在日本人看来,日俄战争是日本为了帮助中国而进行的一场战争,是中日友谊的象征。所以原敬乘坐着这它来中国访问,也是一种友好的表示。

  而中国方面也为这位来华访问的日本首相准备了足够隆重的接待规格。在下官码头上面,欢迎的人群挤得是人山人海,国民政府的主席胡汉民和总理陈独秀都亲自站在码头上面迎接。唯一让原敬有些遗憾的是,中国国防军的实际控制人常瑞青委员长因故缺席了欢迎仪式。

  按照原定计划,他也应该亲自到下官码头来迎接的。不过这位大概还躲在汤山的军委员会大本营里为罗耀国的事情烦心呢,这个人虽然已经完全在特务们的重重监视之下了,但是常瑞青还是感到很不放心!特别是隐约感到此人和德国纳粹党、希特勒什么的有着某种神秘的联系以后,常瑞青甚至有理由怀疑,对方或许和某些纳粹的超级科学有关系,也可能是后世的新纳粹组织搞出来的什么妄图毁灭世界的阴谋,很可能还有同党和他一起穿越的(那个约瑟芬?阿贝尔博士应该就是)!总之是个很扎手的事情。

  不过在这个时空土生土长的原敬首相完全不知道他所在是世界正在发生多么可怕的事情!当他步伐稳健的从船上走下来的时候,日本海军的军乐队奏出了君之代的乐曲。胡汉民和陈独秀也都满脸堆笑地望着这个日本首相,原敬也早就注意到这两个中国政府的领导人了,胡汉民在去年访问日本的时候就同他见过面,而陈独秀则只是见过照片。他还知道,在眼下的中国政府中,担任国民政府主席的胡汉民更多的是一个礼节性的国家元首,而陈独秀这个总理倒是货真价实的。

  所以在双方碰了面以后,原敬只是礼貌性的同胡汉民寒暄了几句,就在一片镁光灯的闪烁中握住了陈独秀的手,用一口流利的中文(此人曾经在中国担任领事)道:“陈总理,您上一次的环球之行没有来日本,真是令人感到遗憾啊。您应该亲自来一下日本,感受一下日本国民和军政两界对中国的友谊和期待??????亚洲文明复兴的重担现在就落在我们两国肩上了。对了,我希望可以尽快同贵国的常委员长见面,有些问题还是需要当面同他讨论的。”说着他就和陈独秀两个人上了同一辆汽车,在国防军宪兵的开道保护之下,前往国民政府主席府参加欢迎酒会了。

  酒会的规格也非常高,南京城里的头面人物几乎都出现了,不过仍然没有常瑞青的影子。直到酒会结束以后的下午两点钟,这位军事委员会的委员长,同时也是中国事实上的统治者,才姗姗来迟地出现在了国民政府主席府内一栋二层小楼里的会议室内。

  “非常抱歉,让诸位久等了。”常瑞青朝早就等候在那里的原敬、冈村宁次、胡汉民、陈独秀等人点了下头,就大步走到两个日本人面前。冈村和他算是老相识了,就朝他笑道:“常委员长,我为您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我国的内阁总理大臣原敬阁下——首相阁下,这就是中国的军事委员会委员长,常瑞青上将。”

  常瑞青微笑着伸出手去,和原敬握手,表示得相当热忱:“首相先生远道而来,一路辛苦了,我本来是要去下关码头迎接的,不过因为一点琐事耽误了。但是我也有好消息带给首相先生——苏俄特使鲍罗廷先生刚刚送来莫斯科方面的答复,列宁和托洛茨基在原则上同意签订中日俄三国互不侵犯条约了。”

  听到这个消息,原敬的脸上也滑过一丝笑意,重重地点头:“委员长先生能在日俄之间牵线搭桥,在下实在是感激不尽。”

  常瑞青也笑着点点头,在一个预先空出的位子上坐了下来。整个会议室里此时就只有他们五个大人物,还有中日双方各一名速记员,完全是一副密室政治的架势。

  几个人坐在那里,常瑞青只是微笑着不说话,原敬一时也不知道从何说起,半晌才道:“委员长先生。我这次的来意,相信您已经非常清楚了。现在整个亚洲只有日本、中国、暹罗三个独立国家(土耳其算欧洲国家),其它国家都已经沦为了西方列强的殖民地,实在是令人痛心。因为我们中日两个历史悠久的亚洲国家现在就背负了复兴整个亚洲文明的重任!所以必须要团结起来,相互扶持,一致对外??????当然了,我们两国在过去也曾经发生过一些不快和冲突,但是两次对俄战争表明,中日两国的关系总得来说还是互相依存的。所以我国天皇陛下才派在下来中国,寻求开创两国间全面合作的新时代,不知道委员长阁下意下如何呢??????”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