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34 廉政公署 求月票_铁血大民国_七彩小说

一秒记住【炫彩小说网 www.zjrenli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随着1920年夏天的到来,民国的新首都南京也进入了一年中最糟糕的季节。极端闷热的天气,加上这个时代中国所有大城市都存在的环境脏乱,排水不良的毛病,把南京变成了一个又臭又热的火炉。以至于大多来自华南的国民政府各部办事人员都开始怀念起夏季频繁光顾广东的台风来了。

  在秦淮河畔的一处公馆洋房的门口,一辆崭新的黑色小轿车缓缓停了下来。门口早就有人在等候着这辆轿车的到来。车上下来一个穿着短袖衬衫,戴着太阳帽的中年人。正是刚刚从北京过来的北京留守陈炯明上将,这个广东人也被南京的夏季热得满头满脸都是汗,从被太阳晒得发烫的汽车中一走出车门,扑面而来的又是一股混杂着驴马粪和污水味道的热浪,他抹了把汗勉强微笑着朝前来迎接的主人打了个招呼,就一前一后赶紧走进了洋房大厅,站在一台上海生产的华生牌电风扇前面用仆人递上来的冰镇过的毛巾擦汗。

  陈炯明苦笑道:“这个南京不愧是四大火炉,比咱们南方的广州还要热,广州的夏天好歹有风多雨,南京这里真的是像呆在蒸笼里面蒸呀!早知道这么热,我就在北京多留守几天,何苦到这里来受罪?”

  房子的主人正是“钦定”的参政委员林虎,他是陈炯明的至交好友,曾经跟着陈炯明一起同孙中山做对,后来又一起吃回头草。不过孙中山和常瑞青都不怎么待见这个过了时的桂系将领,后来还是靠了自己在桂军中的老部下李宗仁在白崇禧那里说话,才得了一个没有多少实权的参政委员,自然是心存不满。听到陈炯明抱怨,也忍不住跟着发牢骚道:“可不是?这里有什么好的,夏天热冬天冷,要是能做事情也就罢了......唉,可惜现在孙先生不在了,南京成了他姓常的天下,我们这些人和他又向来不搭界,只能混口饭,真是没有什么意思。”他突然压低了嗓门,“竞公,要不咱们还是和中国民主促进会的人走进一些?两方面如果能联合在一起,或许还能做些事情。”

  提到中国民主促进会,陈炯明忍不住就瞪了林虎一眼,那些都是给常瑞青架空了的,或是投闲置散的人物没事瞎折腾一下罢了。真要去和他们搞在一起,那就真的没有做事的机会了。而且这次他是被常瑞青叫来南京的,对方似乎是有启用他这个同国G两党的主要派系都瓜葛不大的中间派人物来做什么廉政公署主任——听上去好像是个蛮重要的官职。

  想到这里,他忙朝林虎摇了摇头:“隐青,我们现在的中间地位也未必不是件好事情,跟你透个底吧,今天见孙夫人的时候,她向我透露说,现在上面有意成立一个隶属于立法部门的反腐败机构,叫什么廉政公署的,专门用来打击各级国民政府、国防军内部的贪污腐败。这个廉政公署主任可能要安排我来做。”

  “廉政公署?”林虎的眼睛似乎一亮,随即又摇了摇头:“竞公,这个差事可不好做啊!太得罪人了......”

  “做事情还怕得罪人?”陈炯明说:“而且打击腐败,整顿吏治是利国利民的好事情。现在你们参政、立法两院不也在行使监督政府的责任?”

  “那不过是党派斗争罢了,国民党找GCD的错,GCD找国民党的毛病......大概常瑞青就是希望下面的人分成几派狗咬狗吧?竞公您现在可是两头都不怎么沾边的人物,真要是当这个什么廉政公署主任,搞不好就把两边的人一起得罪了,到时候就是群起而攻之了!”

  陈炯明却无所谓地一笑:“群起攻之又怎么样?真要是有那么一日,恰恰说明我这个廉政公署主任做出成绩来了。”

  林虎皱了皱眉,似乎想要说些什么,最后又硬生生咽回去的样子。陈炯明扫了他一眼:“怎么啦?有什么话不能在我面前说来着?”

  林虎哼了下说:“这话在竞公您面前说说也无妨,两党的人物当然是要捞些钱的,不过眼下是两党互相牵制的局面,大家总归要注意一些影响,不能太出格。可是那些凌驾于两党之上的人物呢?那可是连蒋J石胡展堂这样的人物,也不敢去摸老虎屁股的!如果这个廉署主任让别的什么人去做,睁一眼闭一眼也就过去了,可竞公您的脾气......”

  “你是说常耀如在大捞特捞?”陈炯明皱着眉毛追问道。

  “当然不是常耀如。”林虎苦笑着回答:“他这个皇帝当然不需要钱的,可是皇帝身边的人呢?”

  ......

  常瑞青依然在汤山的军委会驻地里面办公,这里位于南京郊区,又在山里面,所以气温略为凉爽一些。但是他却是一身长袖长裤的军装,连风纪扣都没有松开,汗水不断从他头上淌了下来,好在有一台电风扇对着他在猛吹——在这个没有空调的年代,有这么一台电扇已经算是非常奢侈的享受了。不过他现在的注意力也不在享受上面,而是被一大堆永远处理不完的政务给吸引过去了。

  现在中国所面临的局势,大概是两个时空的历史上最好的吧?国际上面列强的压迫,在“四国战争”以后已经基本不存在了,虽然《中日俄三国互不侵犯条约》的签署,也让英美法同中国的关系有所疏远。但是他们也没有刻意打压中国的意思,这些列强都是玩平衡的高手,在他们看来中国的发展对苏俄日本总是一个威胁!条约什么的不过是一张随时可以撕毁的废纸——只是价码问题。所以他们对中国的发展采取了观望中立的态度,既不反对,也不支持。

  而日本和苏俄两个中国历史上的大敌,现在却不敢拿《互不侵犯条约》当废纸看。因为这份条约不是他们两国恩赐给中国的,而是中国在战场上用实力打出来的!而且由于远东州问题的存在,日俄两国联手的可能性也接近于零,反而是中国可以自由选择同他们两国中的一国联手来对付另外一国......

  在这种有利的国际形势之下,国内的社会改革的建设自然如火如荼地展开了。继浦口钢铁二期项目、中央第一飞机厂、浦口永利化工厂,还有陇海、粤汉铁路工程等重点工程开工之后。汉冶萍煤钢联合体扩建项目,江西钨矿铜矿项目,山东招远和福建紫金山金矿,黑龙江油田,山西大同煤业,察哈尔龙烟钢铁厂等重点项目也被编入了正在制定的一五计划,有些项目的前期准备工作已经开始。与此同时,安定的国内外环境和保护性关税的实行,也给予民族资本最广大的发展空间。根据财政部和商务部的联合报告,仅民国八年,国内民族工商业的资本就增加了三亿元,同时还要近两亿元的华侨资本流入。农村经济因为土地改革的实现,也获得了一定程度的增长,大部分的农民都多少得了一点好处,不过农村的贫困仍然一如既往,看来很难在短期内得以改观了。

  不过国民政府现在取得的最大成就还不是在经济领域,而是在教育方面。一个基本覆盖全国所有省份的六年义务制教育体系已经基本成型,数千万学龄儿童走进课堂接受教育。同时中学、大学、专科学校和职业教育,也因为国民政府的持续大手笔投资,和白俄流亡知识分子得到有效利用而发展顺利。估计用不了10年,中国就能为自己的重工业体系培养出足够多的工程师和技术工人了。

  总之,现在的局面就是一片大好!国内外形势安定,工商业稳步发展,人民生活有所改善,教育事业更是高速发展!整个国家,似乎是上了快速发展的轨道了。唯一困扰常瑞青的问题,大概就是随着经济发展而日益严重的腐败了。

  常瑞青现在很有一点羡慕后世某点穿越小说里的主人公,他们似乎从来都没有被腐败问题困扰过。似乎总是能找到足够多的不要命、不要钱、不要美女,又没野心而且才气过人的青年俊杰来为自己卖命!而我们的常大**家,则好像永远被一群腐败分子和野心家们包围着——在他这里,不要钱的一定爱权,不要命的一定没脑子,不要美女的一定是怕老婆或身体上有毛病......总之那种完人是基本没有的。

  在国内外形势渐渐安稳下来以后,治理腐败的问题就早早的被提上了一个重要的地位。由于身边尽是一些腐败分子(其实常瑞青本人也挺腐败的),因此常瑞青的反腐工作的难度要远远大于历史上圣人治国的某党。在他统治下的中国,单靠内部监管看来是不会有任何效果的,所以常瑞青就刻意营造出一个两党制约的执政体系,希望通过议会和政府中两党人员的争权夺利来控制腐败的程度,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保证言论和出版自由,让新闻媒体来承担监督政府的责任。

  但是常瑞青也知道,在后世某些实行多党制的民主国家里面,腐败问题也同样非常严重,显然单靠议会和媒体还是不足以有效治理腐败的。而中国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还需要实行国家社会主义的大政府,还要依靠国家干预来拉动重工业建设和经济发展。这种体制简直就是腐败的温床,有鉴于此,常瑞青就决定成立一个直接向议会负责(实际上也是向他本人负责),权力巨大的反腐败专门机构——廉政公署。

  单看这个反腐败机构的名称,就知道常瑞青这次是真的下了决心了,而且这个机构也隶属于立法机关,属于比较独立的反腐败机关,是外部监督而非内部监督的一部分,应该是有些效果的。而现在正是国民政府初立的时候,如果能在这个时候确立廉政的传统,对国家的未来应该是非常有利的。

  对于第一任廉署主任的选择,常瑞青也同样经过了一番深思熟虑。在他的设想中,廉政公署将是一个单纯的专门打击贪污腐败的独立执法机构,不是党派斗争或是他本人用来打击政敌的工具,所以它的第一任掌门人最好也是一个同两党主要派别还有自己都不是太接近的人物,不过又需要有足够的威望,同时还要不畏强权,敢于坚持原则,自身也要足够的清廉。而陈炯明这个过了气的国民党大佬似乎就是最合适的人选了。

  门外突然响起了脚步声,外面隐约听到了张君劢和一个广东佬议论的声音。委员长侍从室第二处主任曾琦的声音也响了起来:“竞公,君劢先生,你们一块儿来了,这个谁先谁后?”然后就听见张君劢的上海口音:“竞公,您先请,您先请......”接着又响起了陈炯明的广东腔:“还是一块儿进去吧,我的事情两三句就说完了,行就行,不行就拉倒!”

  这个话怎么听上去有点火药味儿呢?常瑞青皱了下眉,又换上一张笑脸,自己走到办公室门口拉开门来笑道:“竞公,君劢先生,都进来吧!慕韩,今天我和竞公、君劢先生有要事商量,别的什么人来都让他们先候着。”

  陈炯明和张君劢两人走进了常瑞青的办公室里面,在椅子上面坐了下来。陈炯明是第一次来常瑞青的办公室,皱着眉毛打量了一下这个装饰有些豪华的房间。相比孙先生,常瑞青的生活似乎是有些腐化啊!张君劢是才从上海考察回来,手里面捧着个文件袋,只是静静地看着常瑞青,也不开口说话。

  常瑞青坐了下来,微笑道:“竞存先生,孙夫人已经找过您了吧?廉政公署主任一职,我看是非您莫属的,您就不要推辞了。”

  陈炯明勉强笑了一下,淡淡道:“眼下咱们的国民政府和国防军也算不得有多腐败,至少比起前清和北洋来是好太多了。反腐肃贪的事情真的有那么紧急吗?”

  常瑞青怔了一下,也从陈炯明的话里面听出些不对来了。他重重地点了下头,肯定地道:“现在的腐败是不严重,所以更要大力肃贪,确立我们国家廉洁的政治风气。要真到了像满清和北洋那样的腐败程度,再反腐恐怕就来不及了。”

  陈炯明点了点头,脸上露出了些欣赏的表情,又接着道:“委座,你知道反腐败最大的难点在哪里吗?”

  常瑞青正色道:“反贪的关键不在严惩重判,而在逢贪必抓!”

  陈炯明赞同地点点头:“好一个逢贪必抓!世上的人总有侥幸心理,如果不能做到逢贪必抓,仅靠严刑峻法是不可能真正吓阻腐败分子的......只是要做到必抓可不那么容易,有些人是不那么好抓的!”

  常瑞青听了陈炯明的话,还只是淡淡地笑了笑,似乎毫不在意的样子。他笑道:“有什么人不好抓的?就算是我常某人贪污,竞公想必也不会睁一眼闭一眼的吧?”

  陈炯明看着常瑞青一脸无所谓的样子,冷冷笑道:“现在不好抓的人,可不是委员长,而是委员长的两位如夫人!”

  常瑞青脸上的笑容顿时就是一僵,如夫人就是小老婆的。我们的常大**家在这方面实在是不大严于律己的,现在常瑞青家里面拥有小老婆身份的人已经有四个了,此外还有一只候补的小萝莉。在这四个女人当中,除了潘小倩没有公职,犯不了贪污罪以外,其余三个女人可都有公务人员的身份!而且常瑞青对她们也素来宠爱,没有什么约束来着......

  看到常瑞青不说话,陈炯明继续往下说:“委座,现在廉政公署还没有成立,我也没有调查贪污腐败的手段,所说的都是一些风闻的事情......”

  陈炯明提及的腐败案件主要有两个。一是山东利津县的黄河河滩买卖,据传赵家两姐妹出资五万元,以极低的价格购入黄河入海口的新淤积的盐碱地约五千亩,现在又在利津县的土地改革开始后,用五千亩盐碱地换取了二十五万面值的永息券!而那位主持利津县土地改革的官员,也迅速被破格提升为青岛市的副市长!

  二是为山东剿匪中被抓获的几个土匪头子说情。原来从北伐战争结束以来,国防军就在山东、河南两个土匪猖獗的省份开始一连串大规模的剿匪行动。在行动中先后有上万名土匪被击毙,数万人被抓获,其中更有一些曾经和赵家有交情的山东土匪头子。而这些山东土匪头子,却在被判刑之前得到了赵家两姐妹的庇护,都摇身一变成了曾经参加过国民**的有功人员,大多被开释出狱了!赵家姐妹从中自然也收受了巨额贿赂,估计多达数十万元!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