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52 东归路上 求月票_铁血大民国_七彩小说

一秒记住【炫彩小说网 www.zjrenli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毛ZD所乘坐的火车在横贯俄罗斯的西伯利亚大铁路上面穿行着,仅仅看这个国家拥有的铁路总里程,就已经感觉到俄国GCD人夺取的绝不是什么落后的农业国。俄国现在拥有7万公里左右的铁路,仅次于世界上的头号资本主义强国美国。铁路沿线也时常可以见到一些工业化的痕迹,厂房、烟囱、电线、油井——虽然工厂未必开工,烟囱也没有冒烟,电线上多半也没有电流通过,但是所有的基础还在,GCD人只要稍稍花点心思,就能让俄罗斯重新变成一个工业化大国。而真正一穷二白的中国,什么时候能实现工业化呢。

  跟着毛ZD同行的,除了他那个小小的中G代表团,现在还加上了前往上海参加会议的苏俄军事外交代表团,一些《真理报》的记者,还有一个贸易采购团。铁路人民委员部为这一行人专门准备了国际专列,契卡也派来了客气殷勤的特务冒充服务人员。陪同他们一路前往中国东北。

  一路上,几乎经过每个大中城市,苏方都会安排短暂的停留,让中G主席去参观社会主义国家欣欣向荣的场景,同时也接受当地政府和党委安排的规格极高的招待宴请。和过来莫斯科时候的俄国人的冷淡态度相比,现在毛ZD同志终于感受到了苏俄人民的好客了。

  这种变化在那天同托洛茨基秘密见面后就发生了。第二天苏俄GCD就在克里姆林宫为中G代表团举行了盛大的欢迎宴会——真正的国宴!比留克斯饭店的营养食堂不知要高级多少。包括列宁、托洛茨基、克列斯廷斯基、加米涅夫和季诺维耶夫在内的全部政治局委员都出席了宴会。

  在一间富丽堂皇的大宴会厅里,一行行布置奢华的长餐桌上边上,坐满了中俄两国GCD的大人物,还有一些其他国家GCD驻莫斯科的代表。还有没完没了的敬酒,一道一道怎么也上不完的美味佳肴,全都用沙皇用过的镀金的盘子装着——这一切使毛ZD发现了苏俄官僚主义和特权主义的根源原来就在克里姆林宫。

  而在返回中国的途中,这种派头的宴会几乎每天都要来上两回!哪怕是在隆隆行驶的火车上也不例外!还没有回到中国,毛ZD就发现自己的腰围粗了一圈,裤子都快穿不下了!

  除了吃喝,俄国人还安排了不少参观项目。每座俄国城市的市场、商店都异常的繁荣,琳琅满目的商品夸张地堆在货柜里面,而且价格都非常便宜,据说还是敞开了供应的,顾客们都打扮得好像过节一样出来买东西,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有时候他们还会随机参观一下俄国的普通家庭,呃,房子都很宽敞,打扫的都非常干净,家具都是崭新的!而食物也照例多得没有地方堆放似的。家里的女主人和孩子也都打扮得漂漂亮亮等着人来参观,至于男主人不是去参加义务劳动就是去学习什么人的最新最高指示,多半不会在家。

  学校也是参观的重点,而且也是看起来最真实的。俄国人知道毛ZD是师范学校毕业的,还当过几天老师,对学校是再了解不过的,所以不能在这方面造假,当然也没有必要造假。因为大部分的学生都真的相信自己泡在糖水里面,他们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他们的使命是解放全人类和建设GC主义什么的……总之,在这些布尔什维克党领导的学校都在给未来的奴隶们灌输英雄主义的思想,这大概是世界上最荒谬的事情了。

  在火车驶过乌拉尔山,进入俄国的亚洲部分以后,城市明显稀疏了起来,铁路两边往往只有一望无际的被白雪覆盖的森林。而各种各样的参观活动也减少了许多——大概俄国GCD觉得西伯利亚地区太过落后,不好意思在中国客人面前展示吧?所以剩下的旅途,大家就窝在列车上面,谈话的内容也从欣欣向荣的社会主义建设,转到了苏维埃国家所面临的严峻的国际形势以及将来解放全人类的美好愿景上了。

  红军副总参谋长图哈切夫斯基也参加了这个军事外交代表团,在讨论国际形势的时候,他的意见总是听上去最正确也最精辟的。而且往往还伴随着一大串的数字作为论据,波兰有多少军队,德国有多少军队,如果他们全力备战,又能在短时间内动员多少军队……总之这两个国家是根本不可能阻挡红军解放全欧洲的脚步,但是法国和英国却非常不容易对付,他们还有美国现在联合统治着世界。

  “那我们能打败英国、法国和美国吗?”毛ZD问。

  “靠我们目前所拥有的力量是不可能的,”图哈切夫斯基立即回答说:“我想在20年以后,我们两国或许能拥有这样的力量。但是前提必须是帝国主义能给我们这么长的时间,以及中国真正变成一个GCD领导下的社会主义国家!特别是后一点很重要,因为GCD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是所有政治体制中最有利于作战的!相比之下,中国目前实行的是类似于国家社会主义的体制,这种体制过于软弱,不能和社会主义相比,德国在世界大战中的失败就已经说明问题了。如果当时的德国是一个GCD领导下的社会主义国家,就绝不会向协约国屈膝投降!”

  钟志杰将这些话翻译成中文以后,又用俄语说:“所以世界**的重点就是解放德国?”

  “是的。”图哈切夫斯基重重点头。“德国是关键!如果1918年的11月**取得胜利,现在整个欧洲都已经被解放了!”他望着毛ZD。“当然,中国是另一个关键,是解放整个亚洲的关键。只要欧洲和亚洲被解放了,单靠一个美国是支撑不下去的。”

  “将军(苏俄还没有实行军衔制,毛ZD只是习惯性地称呼图哈切夫斯基为将军),中国现在是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只是我们所走的道路和你们略有不同——社会主义是有多个不同版本的,就是苏俄未来要走的道路,现在也有不同的意见吧?”

  “是有不同的意见,”图哈切夫斯基看了一眼布哈林说:“但是解放全人类和实现GC主义的终极目标都是一样的!而要解放全人类,就必须打仗!这是我们两个先建立起社会主义制度的国家的使命!”

  “但是我们应该先将国家建设成社会主义社会,然后再考虑解放全人类。”布哈林淡淡地驳了图哈切夫斯基一句。

  “帝国主义不会给我们那么长的时间。”图哈切夫斯基说:“我记得有人建议要缓慢地爬进社会主义。”

  “爬进社会主义总比到不了社会主义要好,而且社会主义社会只能靠建设来达到,不能靠破坏来达成。”

  “建设社会主义,还是复辟资本主义?这可是个问题。”

  “不是复辟资本主义,而是俄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俄国是一个落后的封建国家(铁路世界第二,钢铁产量世界第四的落后国家),所以我们不能指望一步跨入社会主义。战时GC主义的失败已经说明问题了!”

  两个俄国佬你一句我一句就辩论开了,他们一个是GCD理论家,一个也是红军的军事理论家,所以这场争吵在午饭之前大概是不会结束了。

  毛ZD一边听着钟志杰的翻译,一边朝车厢里的几个俄国高层人物扫了一眼。契切林、布哈林还有一个副贸易人民委员列扎瓦坐在一起,显然都是列宁派的成员。而托洛茨基派的人物有图哈切夫斯基和一个姓拉斯科尔尼科夫的副海军人民委员——苏俄也准备参加海军军备控制会议,并且提出了拥有日本相当的海军主力舰吨位的要求。

  不过毛ZD却认为那不过是用来恐吓西方国家制造紧张气氛的。托洛茨基现在掌握着军队和契卡,外部环境越是严峻对他就越有利。但是托洛茨基并不希望立即发生战争,所以才希望自己这个中G主席和他的人配合,免得真谈崩掉!

  而列宁派可能希望更加缓和一些的国际环境,能和列强建立外交关系,签署一些比较有利的贸易协定。这样红军和契卡的地位就会下降……但是列宁也并非真心想和帝国主义缓和关系,因为现在俄国GCD还在国内外拼命宣传什么帝国主义亡苏之心不死之类的话。看来仇视帝国主义的宣传对巩固俄国GCD的统治是很有好处的,所以列宁也不会希望真正的缓和。因为缓和的基础是俄国的新经济政策,但是这样的政策是不会一直实行下去的,除非列宁真的想在俄国复辟资本主义道路!

  “好吧,先生们,我们很快就要到中国了,现在列强的代表团也正往上海去,有的已经到了。”毛ZD突然开口打断了俄国人的争吵,他一边吸着非常优质的特供雪茄 ,一边缓慢地说:“如果你们信得过我这个中国GCD主席的话,可不可以先和我通通气,苏维埃俄国想要在上海会议上达成什么目标?我想现在已经有了一个目标了吧?”

  “目标当然已经有了。”契切林回答道:“首先是不同社会制度国家间的和平共处,苏俄可以在平等互利、互相承认的基础上同包括帝国主义国家在内的一切外国实行经济合作。同时我们还准备提议各国普遍裁军,但不会做任何有损苏维埃国家利益的不平等交易。”

  钟志杰翻译以后,毛ZD的脸上露出了无奈的表情。“这些我已经知道了,难道这就是苏俄想达成的目标吗?没有更具体一点的?要知道,我们是准备在上海会议上帮助苏俄的。”

  几只俄国佬相互交换了一下眼神。虽然有不少反苏言论被契卡和GC国际的同志们听见,但是俄国GCD政治局在经过讨论以后,还是将这位中国GCD主席认定为亲苏分子,而且他们在上海会议上的确需要中国GCD人的帮助。

  “最重要的目标是削减沙皇政府和临时政府遗留下来的巨额债务并且延长偿还债款和利息的时间。180亿金卢布的债务我们只能承担约三分之一,而且还要从1940年开始偿还,分20年还清。”

  契切林说出了第一个目标,当然他说的不是苏俄最后愿意承担的底线。钟志杰则掏出笔记本和钢笔,一边翻译一边记录,随后他会通过火车上的无线电台将这些条件发回国内告诉常瑞青。

  “其次我们希望同世界上的主要国家建立平等的外交关系,根据最惠国待遇原则进行贸易和经济往来。”

  钟志杰抬起头来对契切林说:“那苏俄会不会放开外贸垄断制呢?现在除了苏俄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在实行这样的体制。”

  “不,那不可能!”契切林回答。

  “那这个目标是达不成的,不可能达成的。”钟志杰说:“或许你们可以通过我国同欧美国家进行贸易往来,有些商品可以伪装成我国商品出口,这样就能享受比较优惠的贸易条件了——当然这是我个人的建议。”

  这个建议当然不是钟志杰个人的,而是常瑞青提出的。苏俄需要外汇,而他在“赵家姐妹腐败事件”后觉得自己需要很多钱(其实他的钱完全够用,只是自己不知道)所以就想让自己的弟弟常瑞元的贸易公司帮助苏俄走私……

  契切林望了一眼副对外贸易人民委员列扎瓦,后者微微点头。“这是完全可行的,中国现在每年都是贸易逆差,所以西方国家对中国的出口产品的管制是比较宽松的。但是……由于运输成本的问题,我们只能将远东的木材、毛皮、矿产通过中国东北出口,所以我们还是需要获得比较宽松的外贸环境。”

  “那就想办法争取一下吧。”契切林摇了摇头,列宁和托洛茨基对外贸垄断制的态度是一致的,绝对不可能放松。他又接着说:“我们还希望在限制海军军备竞赛的会议中同中国、日本展开合作,分化英美法三国的关系。我们希望能拥有同法国、意大利和中国相等的主力舰吨位额度。这些就是我们在上海会议上想达成的主要目标。”

  他说的其实是列宁和托洛茨基都认可的目标,至于导师和先知都在打什么小算盘可就不方便在这里说出来了。

  ……

  啪嗒一声响动,田中义一将一份在封面上写着备忘录的文件扔在了办公桌上。

  这份备忘录,就是他出访中国的收获。里面的主要内容只有一个,就是中国将会在未来10年委托日本建造总吨位不超过15万吨的海军主力舰,而且具体的建造方案和交货时间全部由日本方面决定!当然,中国在收到战舰之前也不会支付任何费用给日本。

  任何一个明眼人看到这份备忘录,都会明白,这是中国预备将他们的主力舰建造配额悉数转让给日本了!

  坐在田中对面的,一个是海军大臣加藤友三郎,他是继山本权兵卫之后,日本海军的领袖人物。在历史上,他是海军“条约派”的核心,正是他压制了海军内的“对美七成论”最后签署了《华盛顿海军条约》。当然在他的内心还是想为海军谋求更多主力舰的。另外一个是海军元老东乡平八郎元帅,已经是须发皆白,不过腰板仍然挺得笔直,神色看起来也相当精神。

  由于田中出访中国,并且公开宣布将派代表参加上海会议,所以引发了海军的强烈不满!海军大臣加藤友三郎甚至准备提交辞呈,而东乡平八郎更是倚老卖老,准备以元老重臣的身份向摄政的裕仁皇太子——也是东乡的学生提交反对参加上海会议的奏折了。

  看到后院几乎失火,田中义一只好急忙中断访华,带着和常瑞青秘密会谈的备忘录,匆匆赶回日本来安抚海军了。

  他故意不理给他这个首相脸色看的海军大臣,而是冲着东乡平八郎温和地道:“根据我同中国军事委员会委员长常瑞青上将达成的协议,我们如果在10年以后的某个时间同美国开战的话,将拥有相当于美国海军主力舰总吨位90以上的主力舰!元帅阁下以为如何?”

  东乡平八郎脸上闪过一阵狂喜,忙拿起文件翻看细细看了一遍,还没有看完就频频点头。“吆西!吆西!首相阁下果然是机谋过人,老夫佩服!这样海军在未来的战争中就应该稳操胜券了!”他扭头朝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的海军大臣说:“加藤君,你说是不是啊?”

  加藤友三郎嗨了一声,接过文件一目十行地看了一遍,紧皱的眉毛却没有松开。“首相阁下,元帅阁下。这只是一份备忘录,而且上面也没有说中国会同帝国共同作战啊!”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