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14 驱除倭寇,还我河山_铁血大民国_七彩小说

一秒记住【炫彩小说网 www.zjrenli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日本,东京。

  在第一军奇袭成功的喜讯传来之后,日本的内阁和军部都同时大松了口气。霞关的内阁总理大臣官舍,更是门庭若市,陆海军高级将官,宫中所信任的元老重臣,还有在野政党的领袖纷纷前来。庆贺前线大捷,顺便商量胜利结束战争的方案。

  一个个建议都提了出来,无非就是奇袭成功,乌苏里江一线的进展也符合预期,支那军必然方寸大乱。现在可以考虑将国内的五个师团转用于朝鲜,汇合朝鲜军北渡鸭绿江,给支那满洲军最后一击,占领沈阳大连,夺取整个满洲,yin*苏联参战!

  可是田中义一却没有参加这场胜利方案大讨论。而是在自己办公室的巨幅地图前面一站就是好几个小时,守在他身边的只有不久前才晋升少将的陆军情报局长冈村宁次。

  前线的捷报,并没有让这位首相阁下感到多少喜悦,他的眉毛紧紧地拧成了一团,两只放着精光的小眼睛死死盯住了地图上的中国东北,似乎想从那里找到些什么?

  “冈村君,现在可以确认位置的支那步兵军有几个?”

  冈村低声地反问:“确认的意思是……”

  “由前线部队通过审问俘虏或截获敌方文件查明情况。”

  “这个……”冈村宁次迟疑了一下。“目前可以确定的只有支那陆军第八军的第23师和支那第十军的第30师,前者在乌苏里江西岸,依托大森林同皇军的第二军纠缠,后者被部署在佳木斯。”

  田中回头瞧了冈村一眼。“支那满洲军一共有多少个师?三十个还是四十个?现在只查明了两个,剩下的在哪里?”

  冈村道:“下官估计,支那第八军肯定在虎头要塞附近,在虎头要塞以南至少有一个师,虎头要塞里应该还有一个师。至于支那第十军的另两个师应该部署在中苏边境。”

  “还有的呢?”

  冈村摇头道:“没有确切的情报,只能靠估计了。抚远要塞附近可能有一个军,虎头要塞附近应该还有两个军,绥芬河、东宁、鸡西一带至少有两个军,鸭绿江北面有两到三个军,还有一个军是预备队。”

  田中苦笑了下。“也就是说,至少有八个支那步兵军不知道在哪儿?如果那些部队的战斗力都和支那第23师不相上下的话,满洲的战局可就存在着极大的变数了。”

  冈村想了半天,对田中道:“首相阁下,下官思前想后,总觉得远东军和朝鲜军的兵力还是太过薄弱了,不如将国内的五个师团派去远东和朝鲜吧。”田中摇摇头道:“这我早就想到了。不过这五个师团是咱们最后的底牌,有他们在就可以威胁支那沿海,万一局面不利,这就是我们求和的王牌……”

  “求和?”冈村宁次愣了一下。“事情不至于如此吧?”

  田中看了看冈村,并没有正面回答他的话。“那个女孩子能联络上吗?”冈村皱起眉头道:“恐怕有点难度,只知道这个小丫头现在是常瑞青的宠姬,而且常瑞青对她管得很严,除了常瑞青的亲信和支那军政高层,没有什么人能见到她。”他顿了顿,又问:“首相阁下的意思是要动用这枚暗棋了?”

  冈村点点头说:“一定要联络上她,不管用什么办法!事情要真有什么万一,她就是帝国唯一的希望了!”

  ……

  日属远东双城子前线,此时还闻不到一点火药味儿。

  从1920年中日苏三国的那场大战之后,这里还有西面中国境内的绥芬河就是中日两军布防的重点。日军在双城子以东,兴凯湖西南的丘陵地区构建起了庞大的筑垒地域,常年都有至少两师团外加三个独立炮兵联队的兵力配属在这道防线上面。在双城子的南面就是整个东亚最坚固的要塞城市海参崴,日本人称为盐浦,那里是日属远东州的首府,也是日军远东军司令部的所在,因此也有一个师团被常年部署在那里。

  可是在6月7日中日战争打响以后,这里的日本守备部队和技术兵器,却不停地被抽调出来,一个师团在6月中旬就被调往乌苏里江东岸的新安土编入了第一军,驻防海参崴(盐浦)的那个师团也在6月底就被从防线上抽调出来随时准备开拔,到7月4日终于接到命令乘火车北上增援乌苏里江战线去了。因为当面的中国军队的炮兵一直保持平静,因此大量的重炮也从双城子防线上面撤了下来,被运送到了新安土,准备用于虎头要塞的攻坚战了。当1923年7月7日这一天到来的时候,整个双城子筑垒地区,就只剩下一个加强了一万名临时征集的后备兵的第十师团和一个配备了24门明治四十五年式150mm重型加农炮的独立重炮兵联队了。这样单薄的兵力已经无法防御从兴凯湖一直到阿穆尔湾的200多公里战线了,只能采取重点布防的办法,守着双城子要塞和绥芬河通往双城子的铁路沿线,当然这一段铁路早就给扒了,连路基都被破坏干净了。

  在战线的其它地方,只有少量的日军哨所,有小股日军驻扎在那里,每天还会派出小分队沿着边境线巡逻,有时候这些小分队还会越过边境去探查一番中国人的防线,有时候则会和同样是越境侦察的中国侦察兵交火战斗,这大概也是双城子前线唯一的战斗了。不过7月6日下午,双城子的日军第十师团师团部却接连收到了前沿哨所发来的一些很不寻常的报告。他们派出去巡逻侦察的小分队中的绝大部分都没有按时返回!而回来的那些小分队,也大多在巡逻途中遭遇了数量和火力都远远超过自己的华军侦察部队!当这些报告送到师团长宇垣一成中将的案头时,这位在历史上和田中义一对立的“宇垣派”的首脑顿时就感到了情况不对头!中国人已经将他们的威力搜索幕大举前移了,这绝对是大规模军事行动的征兆啊!

  宇垣很快把这些情况和自己的判断上报给了盐浦的远东军司令部。远东军司令部当然也不敢怠慢,双城子这里可是整个远东军的七寸。一旦被华军打断接下去的战争该如何进行就只有天知道了!开战到现在难得出动的日本陆军航空兵立即就被派了出去。几个仅有的飞行中队全体出动,进行低空侦察。可还没等它们飞到中国境内,就遭遇到了几倍于它们的中国空军战斗机的拦截,一番激烈的空战之后,弱小的日军航空兵几乎就遭遇的毁灭性的打击。不过这样的结果也证明了宇垣的猜测,华军主力很可能秘密集中到了双城子附近,一场大规模的进攻已经迫近了!

  接到陆军航空队惨败的报告,盐浦的远东军司令部里顿时就炸了营。所有的将官佐官们要不就瞠目以对,要不就手忙脚乱,在地图上面寻找着哪些可以及时增援上去的力量。华军在双城子一线的异动让所有人都感到了一种非常不祥的预感,或许挑起这场战争根本就是错误的!但是他们已经没有后悔的时间了。双城子是整个远东军的咽喉,而且距离双城子仅仅几十公里的东亚第一要塞盐浦现在几乎是一座空城!如果盐浦陷落,那日本就是想要体面地结束这场战争也不可能了!

  山梨半造大将的日军第二军在7月7日凌晨接到了远东军的命令,命令他的军立即抽调两个师团搭乘火车前往增援双城子。这两个师团立即接受远东军司令部的直接指挥,重炮什么的都不携带,物资弹药带多少算多少,重要的是一定要尽快把部队调集到双城子!而盐浦城内的兵力也紧急动员起来,驻守海岸炮台各个守备大队,防守军港的海军陆战队,看管远东军物资仓库的兵站守备队,还有远东军司令部的警卫部队组成了一个支队,还有一些临时组织起来的日本开拓民,大概有一万四五千人上下。由远东军兵站监杉山元少将指挥,去阿穆尔斯基半岛的入口处布防。同时在吴军港停泊的日本联合舰队也得到命令,四艘金刚级战列巡洋舰紧急组成编队出海前往盐浦,准备用它们的14英寸舰炮为守军提供火力支援!显然日军大本营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而这些布置,对于双城子前线的日军守军来说,都是难解近渴的远水,因为中国军队总攻发起的时间,就在1923年7月7日上午7点。

  ……

  “动作快!快跟上!”中国国防军第二军工程团一营的营长孙立人少校全副武装,在清晨的阳光下指挥着自己的那个营沿着战斗工兵事先开辟出来的通道向前急进。他肩上背着支国造的MP-18冲锋枪,武装带上还插着四个弹夹,挂着一排木柄手榴弹。胸前还有一枚擦得锃亮的左民主义青年团的徽章。他是清华大学土木工程系毕业后才读得中央军校工兵分校,因为有土木工程学的学位,所以一毕业就授了少校军衔,担任了这个军属工程营的营长,干了不到两个月,居然就遇上战争了。他手下的官兵们和他一样,都跑得气喘吁吁的,有些身上也背着冲锋枪和手榴弹,有些则扛着各种各样的施工器械,眼睛里闪动的都是紧张和兴奋的光芒。

  孙立人跑得满头大汗,将军帽摘下来当扇子扇了两下,停住了脚步,四下看看。一个第八军军部队上尉参谋带着两个步兵从后面赶了上来。那上尉喘着气道:“孙营长,还有一公里多一点就到12号河口了,那里的河水很深,无法涉渡,步兵正在和日本人交火,已经完全控制河北岸的制高点。”

  由于日军在边境的大部分地区没有部署重兵,所以对双城子战场北线的突袭不是从大规模的炮击和步兵冲锋开始的。在北线的大多数地段不过是战斗工兵清理道路上的地雷,然后大队大队的国防军步兵大摇大摆地开进。而日军的抵抗就是依托山地森林打伏击的小股部队和对桥梁道路的破坏。所以孙立人他们这些工兵就成了这次突击行动中最繁忙的一群人了。忙着架桥修路,为后续的重装备开进打通道路。

  孙立人朝上尉参谋和气地笑笑,又问:“前面的道路破坏的怎么样?”

  这个上尉回答道:“一座架在小河上的钢架桥被炸毁了,还有一些树木被砍倒了横在路上。”孙立人想了想,朝前面望去。隐隐约约还能听见轰隆隆打跑的声音,也不知道是那边的大炮在发威?日军的主要防线部署在纵深地区,绥芬河、东宁的重炮恐怕够不着。这一战成败的关键看来就是及时将重武器运上去,其实就是看工兵的表现。

  上尉试探着问他:“孙营长,要不等后面的炮队上来?用大炮压制住日本人,然后咱们再修复桥梁?”孙立人在心中估算时间,现在正是争分夺秒的时候,每耽误一分钟都会给日军更多的时间调集援兵。他咬了咬牙,对身边的一个连长说:“去传令全营,大家在这里轻装,带上斧子、锤子、麻绳、钢钉还有武器,三门工兵迫击炮也带上。咱们就是顶着日本鬼子的子弹,也要在三个小时内把桥修好!”

  工兵们在那里希希嗦嗦的轻装,孙立人和那个上尉参谋跑上了附近的一处高坡,举起望远镜开始观察地形和前方的战况。这一带都是丘陵,树木植被非常茂密,一条弯弯曲曲的小河从中穿过,小河上面唯一的一座钢架桥已经缺了一截,应该是被炸毁了。河的两岸有部队在交火,北岸的火力明显压倒南岸,还有几门迫击炮助战。不过南岸始终有枪声响起,看来没有被完全压制住。估计还布置了狙击手,这才是最危险的!

  下了高坡,一营的工兵已经准备就绪。孙立人指指一连长:“你的人去砍树,有碗口粗细就可以了,长度要在5米以上,砍12根扎个木排子。一个小时内必须完成。然过去架在断开的桥面上。”接着他又对二连长道:“你的人带上武器、烟雾弹和工兵铲,还有那两门迫击炮,去河滩边上构筑阵地,然后和对岸对射。等到一连的木排运过来你们就用迫击炮发射烟雾弹掩护他们。”最后他又对三连连长说:“你的人分成两队,沿着河岸寻找浅滩。找到以后就打红色信号弹三发。好了,现在全体出发!”

  就在从北面的鸡西突入双城子战场的第二军沿着被日军破坏的道路前进,同沿途的小股日军不断展开战斗的时候。

  在双城子战场的正面,中东铁路沿线的战场上,中国炮兵的猛烈轰击已经开始了。7月7日上午7时05分。华军的战线上面突然掠过了一道将天空都几乎变成红色的闪光。已经实现得到警告,正在堑壕里面紧张的瞪着眼睛注视着西方的日军官兵都觉得自己的眼睛一下被耀花了。当他们的脑海中浮现出炮击这两个字的时候,一片巨大到无法想象的轰鸣声就在他们耳边响起。似乎就是天塌下来的声音!中国国防军的炮击开始了!而且是多达一千余门100mm以上的榴弹炮、加农炮。数百门75mm山炮、120mm重迫击炮、80mm迫击炮集中在一个并不算宽大的正面战线上同时发出怒吼!炮弹的弹道顿时在天空中交织出一道道火网。仅仅一眨眼的功夫。一群群的炮弹就蜂拥而至,落在了日军的阵地上面。顿时就是地动山摇,仿佛一场7级地震在日军脚下发生了一样!

  日军精心构筑的阵地顿时就被一团团橘红色的火球和一排排青黑色的烟柱所吞没了,将所有的鹿砦、据马、铁丝网和地雷全部一扫而光,留守在一线阵地上少量日军官兵中的大多数人也都在这种毁灭性的炮火轰击中变成了一块块冒烟的尸体碎块。幸存下来的人,也都抱着脑袋蜷缩在根本不保险的堑壕里面,张着嘴不知道在喊些什么,直到带着硝烟味的热空气涌进他们的喉咙,灼伤他们的气管,他们也没有反应过来。

  部署在这里的日军官兵,同样是第一次见识到如此威力的炮击!

  上午8点05分,华军的炮火开始向日军的纵深延伸。与此同时,在绥芬河要塞西面的华军出发阵地上,一阵阵刺耳的哨音已经响成了一片!数千名早就已经抱着步枪和冲锋枪坐在壕沟里面等候的华军突击步兵几乎同时站了起来,端着冲锋枪的下级军官们纷纷跃出站壕,用足全身力气呐喊道:“国防军!前进!驱除倭寇,还我河山,前进!前进!”RS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