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04 马家军的出口_铁血大民国_七彩小说

一秒记住【炫彩小说网 www.zjrenli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车马辚辚,鞭声响亮。

  天山脚下已经秋高气爽的时节。高高的天山,明亮深远的天空,一望无际的金黄色草原和白云似的羊群,还有一处处零星点缀在草原上的蒙古包,让整个天地之间,就像一幅让人神怡的风景画。

  在天山北麓通往迪化的商道上面。一队相当庞大的车马正缓缓行走着。一辆辆马拉大车上堆放着各种各样的杂物,杂物上面还坐着一些衣衫褴褛的妇孺,全都瞪着眼睛,惊恐地打量着和车队一起前行的,那些背着大枪,戴着大檐帽,穿着土黄色军服的国防军骑兵。

  在马车队伍的中间,是几十个骑马的男子,都是高高瘦瘦的身材,每个人都留着一尺来长的大胡子,脑袋上还顶着小白帽子,身上清一色都是洗得发白还打了不少补丁的长袍,一看就知道是虔诚的伊斯兰教徒。

  骑马走在这些人前列的是一个五十多岁的男子,一脸的胡子已经花白了,不过腰板仍然挺得笔直,两眼精光四射,显得气概很是不凡。在这男子身后,还有三个长相非常英挺的大胡子青年,挺胸凸肚的四下打量,看起来都相当精悍,不知道是不是他的子侄。

  忽然一队挎着短枪的骑兵迎着车马队伍跑了过来,同一个负责押送的国防军骑兵军官说了几句话,就朝这些骑马的男子过来。为首的是一个又黑又壮的年轻军官,不过二十来岁的年纪,却挂着少将军衔,似乎是有些背景的。这青年将军在那五十多岁的男子跟前勒住缰绳,朝男子抱了下拳,笑道:“阁臣将军是吧?兄弟是国防军骑兵第四师副师长赵宗扬,奉命前来护送你们去南京。”

  那位被称为“阁臣将军”的男子一怔,还没有开口,他身边的三个青年中的一个就抢着问道:“去南京做什么?莫不是去雨花台打靶吧?”

  “子香,不得无礼!”那“阁臣将军”训了一句,又朝赵虎拱了下手,陪笑道:“小儿无礼,望赵将军莫要怪罪。”

  这位赵将军就是赵香儿的弟弟,赵三妹的哥哥赵虎。宗扬是他的字号,还是那位纳了他一双姐妹为妾的常大委员长给起的,因为叫着挺顺口的,赵虎干脆就以字行世,叫赵宗扬了。而那个“阁臣将军”大号叫马麒,阁臣也是字号。就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西北军阀马步芳、马步青的老爹,刚才插话的青年就是他的次子马步芳。

  不过这个时空的马家父子混得实在不怎么样了,他们的马家军在几年前就被毛ZD和吴佩孚领导的西北边防军打得全军覆没,一家老小还有一批骨干分子全都成了阶下囚!本来依着毛ZD的意思是要当反**分子镇压的,不过周E来不同意,于是就留下性命劳动改造。说是劳改,其实却是流放,就是在塔克拉玛干沙漠里面找个绿洲,把马麒一家还有一些心腹骨干的全家都扔在那里自生自灭,也没有人看管,因为那个绿洲位于大沙漠的深处,根本不用担心他们会跑出来。

  这些人在沙漠绿洲里面一呆就是好几年,也不知道外界发生了什么状况,本来以为就要这样终老的时候,忽然就有一队骑兵开进绿洲,把他们一股脑都给押了出来,也不说去什么地方。直到快到北疆省省会迪化的时候,才总算有个大官儿来告诉他们此行的目的是南京!

  马麒虽然看上去还有一些枭雄模样,不过几年的苦日子磨下来,骨子里早就软了。看到这个赵姓的年轻少将笑呵呵一副挺好说话的样子,就策马上前,从袖子里面摸出一个羊脂白玉的挂件递了过去,满脸堆笑道:“赵将军,麻烦您那么老远送咱们一家去南京……一个小玩意儿,聊表一下心意。”

  赵宗扬却不接那个挂件,只是无所谓地一摆手:“不麻烦,不麻烦,我本来就要去南京看姐姐妹妹的,不过是顺道带你们父子去一趟。”

  马麒扭头看了马步芳一眼,后者一脸忐忑地道:“赵将军,咱这是去南京做什么?方便透露一下么?”

  赵宗扬哈哈一乐,对着马步芳说:“去南京当然是见委员长了,委员长知道你们父子有本事,所以要委以重任,飞黄腾达的日子在后面呢!”

  “委以重任?”马麒吸了口气,脸上滑过一道惊喜,低声道:“是不是西宁镇形势不稳?”

  “西宁镇?哦,你是说青海省吧?”赵宗扬对马麒笑道:“青海的形势安定着呢,用不着贤父子帮忙。实话跟您老说了吧,委员长召见你们是为了出兵波斯湾的事情,波斯湾您老知道在哪儿吗?”

  “波斯湾?”马麒使劲儿想了一下,脸上露出了万分讶异的表情。“那里好像在圣城麦加附近!是英国人的势力范围,咱们这是……”

  “是英国人请咱们出兵帮着打波斯的,现在咱们中国在委员长的领导下已经是世界强国了,去年打败了小日本,夺回了台湾、远东、北朝鲜。今年又和大英帝国结了盟,前一阵子波斯出来乱子,英国外交大臣亲自到南京向委员长求救,委员长已经答应出兵了。只是考虑到那里是穆斯林的地面,所以想你们父子出面组织一些穆斯林去波斯湾帮助那里的酋长打仗,说不定以后还有可能长驻在那里。这可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你们可得好好把握住了。”

  ……

  “先生,赵宗扬向您报道。”

  听到有人喊报道的声音,常瑞青就从自己办公桌前的一堆文件里抬起头。见到是自己的小舅子,就放下手中的毛笔,朝对方笑了笑道:“原来是虎子来了,这些年在西北军中幸苦了。我听说你在骑四师的工作非常出色,和普通士兵们同甘共苦,深受部下爱戴。这非常好!现在军委会已经决定要出兵波斯湾了,我决定调你去中国远征军指挥一个骑兵师。”

  被常瑞青任命为骑兵师师长,还要出国去建功立业,让赵宗扬既高兴又紧张,高兴的是终于能独当一面还能带兵打仗,担忧的是自己的资历和学历都不足以担任一师之长,而且又没有立过什么功劳,原来当个副师长已经惹来不少非议,说自己靠着姐妹的裙带爬上去,现在更进一步当了师长,背后的闲话就更多了。万一在师长任上出点纰漏,丢的可是常瑞青的人了。

  但他还是欣然接受了这个任命,将一封随身带来的马麒的亲笔信放在桌上:“委员长,这是马阁臣将军写给您的,都是些表忠心的话。我看他这些年吃了不少苦,真的是害怕咱们了,让他去中东应该不会有什么贰心。”

  常瑞青对马麒的亲笔信不感兴趣,他才不相信历史上臭名昭著的马家军的头子会对自己忠心不二,但是他还是打算用马家父子去中东打天下。“虎子,马麒和他的三个儿子对去中东发展有什么想法么?”

  “哪儿有什么想法,就只剩下惊讶了。”赵宗扬哈哈一笑,脸上浮现出自豪的神情。“他们在沙漠里面关了几年,不知道咱们国家在委员长的领导下已经变成世界强国了!光凭着咱们现在的国力,这些回子就不敢造反了!”

  常瑞青哼哼笑了笑,朝赵宗扬招了下手,示意他坐下说话。“虎子,我给你透个底,马家父子到了中东以后很有可能是前途无量,如果混得好了,夺国称王都是没有一定的,所以你尽量和他们搞好关系。对了,马家的闺女都长相不错吧?有看得上的,我给你做个媒……你年纪不小了,是时候娶媳妇成家了。”

  虽然他说得含糊,但赵宗扬很清楚常瑞青要自己和马家联姻,马家父子到了中东以后,也肯定会有一番作为,现在和他们联姻肯定不吃亏!而且马家的几个闺女他都见过的,个个都算得上如花似玉(青马家的人都长得不错)!想到这里,他就满口答应下了这门亲事,才告退出去。但刚拉开办公室的房门,就见到已经续起了络腮胡子的王君皓走了进来。王君皓已经被任命为中国远征军司令官,很快就要去科威特上任了,他留起胡子来也是为了能在中东的阿拉伯人面前显得更有威信。赵宗扬忙向自己的顶头上司行了军礼,然后就脚步匆匆退了出去。隐约间就听见王君皓说:“耀如兄,这个穆斯林雇佣军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你到底想从中东得到什么?那里除了沙子什么都没有。”

  接着常瑞青的声音就传了出来:“君皓弟,你放心好了,我办事情是知道分寸的,波斯湾那里一定有大利可图,你只要照我的吩咐办就行了……”

  ……

  就在常瑞青费劲口舌向王君皓描绘自己的中东政策的同时,马家父子正在张国焘的陪同下在南京城四下参观。

  如今的南京比起几年前可是大变样了,横跨长江南北的南京长江大桥已经在今年7月底建成通车了。这是一座铁路、公路两用桥,将宁沪铁路和津浦铁路连接起来变成了津沪铁路,大大提升了整条铁路的运力,同时也促进了江北浦口地区的发展。

  此时的浦口已经是中国最重要的重工业基地之一了,从南京长江大桥上向下望去,步入眼帘的就是成片成片烟囱林立的工厂。作为国民政府定都南京后就重点建设的工业区,浦口已经拥有包括南京—马鞍山钢铁厂、永利化工总厂、中华重工浦口拖拉机汽车制造总厂和中央第一飞机制造厂在内的十余家大型重工业企业,还有为之配套的上百家中小型企业,以及四家大学和十几家专科学校、技工学校。整个浦口工业区的年产值高达数亿华元,超过长江对岸的南京城数倍之多!同时也稳居江苏省经济第一强县的宝座。

  “没想到,真没想到,短短数年,国家竟强盛如斯!”

  国家情报局所属的一所小院内,刚刚从浦口参观回来的马麒端着茶杯一脸惊讶的表情,只是反反复复地嘀咕着这几句话。

  张国焘道:“阁臣老哥,浦口不过是如今中国的四大工业区之一,而且还不是规模最大的一个,上海工业区的规模比浦口大上几倍,产值更是高达数十亿华元!等过一阵子,阁臣老哥父子从上海出国的时候,还可以去看看的。”

  “出国?张局长,您的意思是?”马麒微微一愣,似乎不很明白张国焘的话。

  张国焘瞥了马麒一眼,淡淡笑道:“原来赵将军没有同你们说起,那我就详细同阁臣老哥解释一下。这一次英国人请咱们出兵波斯去和老毛子打仗的事情,阁臣将军知道么?”

  “略知一二。”马麒低声道。

  张国焘笑道:“英国人当然不能叫咱们白帮忙,这一回咱们出兵波斯湾的报酬就是一个名叫科威特酋长国的小国,该国原来是英国的保护国,现在已经和咱们签署了保护协定。而现下阿拉伯半岛上还是群雄割据的局面,那个科威特的酋长其实也有意逐鹿沙漠的……所以委员长就想组织一些西北穆斯林去帮着科威特的酋长打天下!不知道阁臣将军有没有在阿拉伯半岛建功立业的打算呢?”

  马麒微微点头,脸色却显得十分凝重。他虽然是穆斯林,但是对阿拉伯半岛的情况根本一无所知,也不知道那里的军队能不能打,更不知道那块地盘上有多少油水?只晓得那里是先知穆罕默德发家的地盘,有几个圣城,原先是奥斯曼帝国的地盘,后来不知道怎么变成英国人的地头了?

  不过马麒的犹豫没有持续多久,就拍着胸脯向张国焘表决心了。虽然去阿拉伯半岛是前途莫测,但总好过再回到塔克拉玛干沙漠里的那个绿洲去苦熬吧?那种日子他可是一天都不想再过了!

  张国焘笑道:“阁臣将军既然有意去阿拉伯半岛闯一番事业,那就一切好说,你们先在南京修养一段时间,再过一阵子国家情报局要办一个训练班,教授阿拉伯语和阿拉伯半岛的大致情况,还有当地武装的战术,阁臣将军和三位公子都可以来参加。另外,你们有什么得力的部下想要招回帐下听用的,开个名单出来,我这就让人去帮你们找了。最后就是招募军队的事情,你们想用什么地方的兵?甘州兵还是西宁兵?”

  ……

  张国焘和马麒的商谈一直持续到了晚上,等他拿着马麒开出的一串名单回到国家情报局大楼的时候,常瑞元正坐在局长办公室外的会客厅里等他。这位常二爷一直是常瑞青情报系统的成员,现在官拜情报局副局长,算是张国焘的副手。不过张国焘却知道对方有监视自己的使命,见到常二爷过来也不敢怠慢,扬扬手笑道:“二先生来了,是委员长有什么吩咐吗?”

  常瑞元一笑,从口袋里掏出一个信封递给张国焘道:“恺荫兄,这是我哥的手令,从现在开始一切和马家军有关的事务都由我来接管。”说着他又叹了一声,摇摇头道:“我这个哥哥自己是个劳碌命,也见不得我清闲几日啊!”

  听了常瑞元的来意,张国焘干笑了两下,他知道常瑞青并不怎么信任自己,不想让自己碰枪杆子。不过心里这么想,面子上却没有半分流露:“原来如此啊,那感情好,兄弟这里事情太多,二先生正好帮我分担一二。”

  常瑞青微微翘起嘴角,他怎么会不明白对方的心思,笑了笑又道:“其实波斯湾那里的事情是我大哥亲自抓的,我不过当个传声筒而已。说实在的,他的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根本没人知道,搞不好又和上回的关东大地震一样……管不了那么多了,反正他说什么是什么,我这个当兄弟的就帮着传个话。”

  听他这么一说,张国焘也觉得有道理,常瑞青出兵波斯湾,又索取科威特保护权当酬劳的事情,在南京的高层人物里面,支持的人不多,大家都觉得波斯湾那里没有多少油水,不值得为了那点蝇头小利去冒同苏联打一场全面战争的风险。要不是现在常瑞青声望实在太高,这件事情恐怕会群起反对的。

  于是张国焘当即就和常瑞元办了交接,将所有和马家军有关的事务都移交了出去。事情刚刚办完,常瑞元又和张国焘闲扯了几句,点点头正要离开,一个情报局的参谋急匆匆拿着电报走了进来:“局长,副局长,暹罗的消息,暹罗国王拉玛六世刚刚宣布让位给自己的小dd,预备乘船去日本流亡,一艘日本轻巡洋舰已经去曼谷港接拉玛六世了!”

  “什么?”听到这个消息张国焘一下就跳了起来,接过电报扫了两眼就叫道:“该死的小日本,手居然伸得那么长!”RS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