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报恩寺_穿成潘金莲怎么破!_七彩小说

穿成潘金莲怎么破! 第30章 报恩寺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炫彩小说网 www.zjrenli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潘小园静下心来想了好一阵子。

  武松这厮,和别人相处时,总是一副积极向上的三好青年嘴脸,唯独对她时,就成了冷面太岁,除了必要的礼数,能三个字说清楚的事绝不说五个字。昨天那件事更是让她确定了,他从一开始就是有意避着她,对她有超出一般人的戒心——怪谁呢?

  怪那匹缎?

  好在武松眼下出差远行,留给潘小园足够的时间消化这件事。她心里打定主意,趁他回来之前攒够钱,合法休掉武大,然后远赴大理潜修佛法,下半辈子见着姓武的绕着走。

  上元转瞬即至。眼下是一年中最热闹欢腾的时刻。在123言情写手潘六姐的小说里,她会让自己笔下的人物做新衣、赏花灯、放焰火、赴宴席,等到“月上柳梢头”,再来个“人约黄昏后”,完成一次浪漫的邂逅。

  可是现在,家庭主妇潘六姐则连串门拜年都没空。一连几天都在新开辟的素食厨房中劳碌,给三百报恩寺僧人制作一次盛大素斋的主食。吴月娘好大喜功,点名要不同种类的花式素点心,以显得自家品位独到。潘小园也尽心尽力,决定趁这次机会,给自家品牌打出一个良好的口碑。

  于是除了椒盐口味的银丝千层卷,她还花三天时间,研制出了黑芝麻、桂花、葡萄干等多种口味。形状呢,也可以做得更有创意些。把发面剂子擀成片,几片卷在一起,再切开,就成了含苞待放的花朵状。蒸几个送给吴月娘验收,家丁回复说,大娘子赞不绝口,给赐名如意玫瑰卷,希望武家娘子再接再厉,往里面多加点丰富高档的馅料,比如大理野山菌、辽国松子仁、高丽进口大红参什么的,到时肯定惊艳全场。

  潘小园微笑点头,心里默默呵呵,回头就把这事忘了。

  武大已经彻底沦为打下手的。他根本搞不清这么多复杂的花样,手指头纠结了一阵子,就可怜兮兮地仰头:“娘子……你……你还是让我和面去吧……”

  潘小园耐心引导他:“这些东西,你做熟练了,以后也可以担上街去卖啊,能卖得比炊饼价钱高多了呢。”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以后没了自己,也得让武大有赚大钱的本事。

  可武大胸无大志,坚决摇头:“我不要学,我、我就要卖炊饼——娘子,咱们不要在花里胡哨的东西上浪费时间,还是……还是……什么时候,生个儿子……”

  现在他倒不敢强来了,只是时不常的旁敲侧击一番。

  潘小园微笑:“忙着赚钱,没空。”

  武大还不气馁:“生、生个儿子,也好、也好帮忙……你看现在,咱们两个都忙不过来!”

  潘小园沉思了一会儿,抱歉地说:“一落地就懂事能干活的孩子,奴家生不出来啊。”

  这时候外面有人叫门。武大连忙去应。门一开,一颗大油头。郓哥来送前一天的营业额了。

  潘小园眼睛一亮,赶紧拉他坐下喝茶,笑眯眯地问:“大郎刚嫌店里人手不够呢,要么,哥儿你每天来帮忙做点心,工钱咱们按日结?”

  眼看着郓哥一张嘴咧到耳朵根,门牙缝里的菜叶子都清晰可见,潘小园回头朝武大嫣然一笑,意思是如何,这可比生儿子有效率多了吧。

  *

  上元当天,清晨寅时许,天色尚且漆黑,一列太平车儿就隆隆的从紫石街出发,直奔山上报恩寺而去。推车的有武大,有郓哥,还有吴月娘派来的几个小厮。车子里是一笼笼的各式素点心,盖着棉被,热气从缝隙里一点点散出来。

  潘小园最后清点了一下订单细节和账务,举目遥望,感到十分满意。

  按计划,西门庆会在天明时分携一家老小前来拜谒,报恩寺主持僧人将会亲自接待,双方将游览寺院风景,就佛法与命运进行一场亲切友好的交谈,并且制定新一年的布施计划。正事结束后,西门家众人将与住持共进晚餐,同时宴请所有在场的僧人,共同跨入美好的新的一年。

  等到这一天结束,潘小园希望自己和西门大官人的交集到此为止。从他手里赚得第一桶金,然后火速离开这个会撩妹的定时炸`弹,开辟其他广阔的新市场。

  可武大偏偏不这么觉得。一路走,一路满怀希望地笑道:“娘子,以后咱们要多努力,争取多接他们家生意——他家人都好说话,而且都不懂得讲价!——对了,这一趟,咱们赚多少钱来着?”

  潘小园不知道该不该跟他解释大官人其实是另有所图,琢磨了一会儿,简单答道:“天上没有白掉的馅饼,有钱人家都不是什么老实人,以后咱们还是和他们少往来为妙。”

  武大大惊小怪地一摇头,居然开始跟她谆谆教诲:“娘子啊这就是你的不是了,富贵人家里善人才多呢!你看看,这每年花钱给报恩寺师父们供吃供喝的,不都是有钱人家吗?”

  这逻辑潘小园无言以对,旁边郓哥噗的一声笑出来。

  眼看报恩寺大门近在咫尺,里面已经有人出来迎了。潘小园没时间跟他多讲,只是俯身低声道:“听我的。做完这一单,咱们以后别跟西门庆家多来往。”

  武大不以为然地嘿嘿笑着,将太平车儿推了进去。本来刚接这单生意的时候,他听到街坊们的传言,还有那么一丁点觉得西门大官人是不是眼热自家娘子,还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坚持做小本生意才是人间正道。但这几天慢慢回过味儿来,慢慢相信了这几十贯钱真的会拿到自己手里,再老实的人,胃口也给憧憬大了。他又是个不长记性的,只瞧着眼前的好儿,这会子早把关于西门大官人的种种传言忘在了脑后,转而盘算起盖新房、生儿子、乃至给儿子以后娶媳妇攒钱的诸般事宜了。

  他想着,原来我也是能赚大钱的!

  不知不觉间,腰板挺得直了,侧头看自家娘子的时候,也觉得没那么高不可攀了。

  潘小园看到武大精神焕发的模样,却平白觉得有些不安。过去她最恨的就是武大懦弱没自信,讨厌他没脑子只会附和自己。而现在,他倒是自立自强了,还会不会把自己当根葱?

  不及多想,她远远看到西门庆家的家丁也一个个的上来,赶紧跟郓哥嘱咐了一番,自己抽身溜走。好好儿的一个节庆,倒过得跟做贼似的。

  好在一路上都没跟西门庆撞见。等回到家,天色已经近午,擦了把汗,喝了口水,歪在椅子上歇了会子,昏昏欲睡的光景,听到有人敲门。

  懒洋洋地开开,王婆一张褶子脸出现在眼前,脸上是从来没见过的紧张神色。

  “哎哟哟,六娘子怎么还闲在家呢?快去看看,老身听人说,你家供的点心里,让和尚吃出了猪油,这会儿正在报恩寺闹呢!”

  “啊?”潘小园一下子全醒了,“猪油?”

  王婆痛心疾首地点头,“可不是,老身前些日子看着你家忙得热火朝天,就你们新雇的那个郓哥儿小猴子,趁娘子不注意就偷懒,从猪油缸里舀水舀面,不是一回两回啦!唉唉,也怪老身生意太忙,没得空提醒你们,想着人家和尚多半也吃不出来——谁知道有人偏偏那么嘴刁呢!”

  潘小园心里一凉。自己对郓哥确实全心信任,但他也不像是坑人的主儿啊……

  王婆还在催:“娘子快去跟人家说合一下,说你们不是故意的。你家大郎眼下被扣在寺里,要是落实了奸商的口实,闹到官府,那可不是一般的麻烦!这事老身也是道听途说,但宁可信其有,娘子快去主持大局,可别让你家大郎傻乎乎的让人摆布了去!”

  这最后一句话倒是十分有可能成真。不能让第一单大生意就这么砸了。潘小园赶紧谢了王干娘,左手抄起一包钱,右手披上一件斗篷,头巾也没来得及戴,朝着报恩寺飞奔而去。

  报恩寺已经被布置得红火热闹,香烛气息飘得老远,鼓乐钟声隐约可闻。知客僧人早间是见过她的,一合十,低眉顺眼。

  潘小园喘匀了气,问:“我当家的呢?”

  知客僧不慌不忙地一指:“女施主,这边请。”

  那知客僧带着她转过一座小花园,穿过照壁,绕到一个小佛堂后面,就默默无闻的消失了。潘小园一个人在石子路中央转了两圈,一股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

  这才觉得瞌睡全都醒过来,想起来琢磨一下王婆方才嘴里跑的马车。郓哥往素点心里掺猪油?

  左右看看,四周全是枝繁叶茂的大松树,只有一条小小的曲径通幽。走进去,是一座条石砌成的小小平台。尽头栏杆处,一个蓝衣背影负手而立,衣带随风飘舞。

  他转过来,眼角笑意盈盈:“六娘子为什么总是千方百计躲着小人呢?怕我吃人么?”

  潘小园气不打一处来。一路上就觉得眼皮有点跳,果然是他捣的鬼。

  把别人家老婆骗到这种地方独处,不是一般人能干出来的事儿。不过她知道这人向来以调戏良家为荣,以作风正派为耻,犯不着跟他正气凛然地谈礼教。

  于是也跟他皮笑肉不笑地一福,开口公事公办:“听王干娘说,有人在我家素点心里吃出了猪油?这事儿要是真的,大官人你可在整个阳谷县都没面子。”顺带把他拉下水。

  西门庆笑道:“不过是有个小和尚吃得太香,随口说这点心简直像是猪油做出来的,王干娘一定是耳背听错了。对了,那小和尚现下正在后面吃戒尺呢,娘子要不要去看热闹?”

  潘小园一怔,还没弄明白小和尚为什么会受罚,又听到西门庆走近几步,微笑道:“娘子连日少见,小人少备一桌茶水,不知娘子可有空赏脸?”

  “没空。”

  西门庆微笑摇头,“今日上元佳节,又逢敬佛盛事,家里大小人等,就连洒水扫地的大娘都给放了假,上下同乐。唯有娘子你百般推脱,连个人影儿都不得见,不知道的人看了,还以为是娘子对我做了什么亏心事,譬如点心里混了慢性鹤顶红,因此不敢来见人呢。”

  潘小园琢磨他的言外之意。眼下他是甲方,自己是乙方,他上下嘴皮一碰,随随便便指摘个什么莫须有的罪名,自己这边就可以卷铺盖走人了。不愧是刁徒泼皮出身的西门大官人,□□裸下三滥的威胁都能说得那么有格调。

  潘小园觉得以大官人的身份,还不至于在这佛门清净地跟自己撕破脸,于是决定改走迂回路线,搬出个挡箭牌:“那么好,我家武大郎约莫也忙一上午了,大官人既然要做东,那就劳烦派人把他也请过来,人多热闹。”

  西门庆饶有兴致地打量她头上的铜簪子,不紧不慢地说:“倒不知娘子这样惦记你的养家人。”

  潘小园别过头去,抿了抿嘴,缓解一下笑僵了的面部肌肉,继续睁眼说瞎话:“那自然。他是我老公,这么多年情分呢。”

  西门庆哈哈大笑:“六娘子真正妙人,明儿个把你塑个像,盖个房顶,前面烧柱香,就是谎神娘娘。”见她一愣神儿,更是笑得舒畅,袖子里摸出一把折扇,撑开了摇两摇,扇出一阵不怀好意的阴风,“若是娘子和武大如此情深义重,白天举案齐眉,怎么听说一到晚间,就反而没动静了呢?”

  潘小园脸皮再厚,这会子也可耻地有点红了,轻轻咬牙,一句“要你管”还没出口,又听他若有所思地自言自语:“前些日子,听说武大曾到我的生药铺去抓药,那药方么,呵呵,倒是有点趣味。药铺里小厮见着有趣,便拿给我瞧了个新鲜。”

  潘小园不由自主“啊”了一声。穿越伊始那难以忘怀的一幕重现眼前。她记得武大可怜巴巴地看着自己,说:“娘子,今天就试一次……我、段大夫给你开药的时候,我顺便让他开了一副……”

  谁让你去西门庆家的药铺抓药了!

  抬起头,对西门庆怒目而视。对方折扇轻摇,挑出个意味深长的淡淡笑容,一副不知*权为何物的无辜神情。

  静了半晌,西门庆再次点拨:“这种事传出去,怕是不太好吧?”

  话说到这份上,潘小园再也没底气瞪他了。这种事传出去岂止是不太好,恐怕整个阳谷县的小流氓都会到紫石街来狂欢!

  西门庆做了个“请”的手势:“娘子,过去吃茶?”

  潘小园忽然觉得有些口渴了。玳安不失时机地从角落里冒出来,点头哈腰给她引路。

  山顶平台尽头的小亭子里早就备下小灶和柴炭。石桌上摆着几碟潘小园亲手做出来的桂花如意玫瑰卷,还散发着清清甜甜的香气。水沸茶熟,玳安殷勤地拂去表面的沫子,一盏茶递过来,随后知趣地退到一边。

  潘小园还没来得及说话,西门庆先笑了:“小人本是大俗人,强行附庸风雅,娘子见笑。”

  他自承其俗,本是十分坦率之事,可在潘小园听来,却颇有些“你奈我何”的味道。她方才被西门庆将了一小军,这会子已经重新镇定下来。脸上不动声色,心里飞快盘算,武大攥在他手里这个把柄,该怎么才能合情合理地化解掉。必须尽快和武大离婚撇清关系,然后慢慢扭转舆论……

  西门庆喝了口茶,笑问:“这茶叶是老朋友辗转送来的岭南珍品,娘子觉着如何?”

  潘小园顺口答道:“有点烫了。”

  西门庆盯着她眼睛,一针见血地指出:“娘子怎么脸红了?”

  “天色太冷。”

  西门庆依旧挂着笑,说道:“娘子何必对小人这么重的戒心。我不过是知道得多些,可断不会趁人之危,要挟别人做什么为难之事。”

  “是吗?”潘小园不为所动,眼睛瞥了下灶上咕嘟冒泡的茶水,“原来奴家是一不小心走到这亭子里来着。”

  不知怎的,她觉得西门庆这人身上颇有些抖m的气质。怎的偏偏自己越是呛他噎他,他笑得越欢畅呢?但要是让她刻意做出低眉顺眼的恭谨样儿,却是臣妾做不到啊。

  西门庆边笑边摇头:“娘子还是这般不饶人。小人可是一万个冤枉,我是想帮你啊。”

  潘小园眼睛一亮:“帮我?原来大官人又有钱没处花了?”

  西门庆再不绕圈子,收了笑容,放下手里空茶盏,啪的一小声。

  “若小人眼光不错,娘子这般起早贪黑抛头露面的挣钱,就是为了早日离开那个矮子吧?可你一次又一次口是心非的维护姓武的,莫不是有什么把柄攥在他手里?小人虽然俗不可耐,但也自认是阳谷县里数一数二说得上话的。难道娘子从来没考虑过,对你来说难于登天的事,对我来说,也许很容易?”

  三句话,句句切中要害。潘小园浑身一个激灵。

  也许是跟武大相处久了,被他拉低了智商,她几乎要忘记这世上还有多少犀利的眼睛。西门庆有手下有眼线有头脑,对他来说,推理出这些细节,简直比做假账还容易。

  不由得对他刮目相看。抬头的瞬间,见他也是目光炯炯,笑意温柔,仿佛只是在和她谈另一场共赢的大生意。

  潘小园觉得自己这么些日子简直是白活了。她从穿越的第一天开始,就认定自己只有两条路可走,一是乖乖当武大媳妇,二是自力更生,赚钱离婚。

  却完全没想过,还有另一条平坦得多的道路:抱一条粗壮的大腿,一切问题迎刃而解。

  而现在,这条大腿,主动、优雅、毫无侵略感地伸到了她面前,并且调整到了一个适合抓握的角度。

  潘小园不由自主咽了口口水。之前自己为什么一再躲他来着?

  123言情小说定律第一百六十一条:运气太顺,一般不是什么好事。

  潘小园轻轻掐了掐自己胳膊,满不在乎地和西门庆对视,开口:“大官人有急功好义之心,奴家感激不尽。”既然他都知道了,那也不用遮遮掩掩,“但不知这一个大忙帮下来,叫奴何以为报呢?”

  西门庆起身踱步,欣赏着冬日肃杀的山景,似乎有些走神。半天,才有些失落地说:“小人的那点龌龊心思,娘子聪慧玲珑,想必早就看得清清楚楚,却非要我亲口说出来,板上钉钉的自承恶人。娘子还真是心狠呢。”

  潘小园没见过这么不按常理出牌的,更过分的是,明明是不上台面的不轨之心,偏偏还倒打一耙,把球抛回她的手里。一时间张口结舌,噎住了。

  西门庆眼中闪过一丝得色,叹口气,落寞微笑:“娘子瞧我不上,小人明白。小人也没有别的奢望,但求娘子摆脱武大之后,可以长住敝府,再不为生计奔波,时而能容小人拜访,像今日这般一道喝茶聊天,我便再无他求。”说毕,转身凝望面前那双大睁的眼睛,走近两步,神色诚恳之极。

  潘小园觉得自己的世界观被刷新了。把自己好吃好喝养起来,仅仅是喝茶聊天……而已?

  忍不住嘻嘻一笑,朝石桌后面走了一步,果断把大官人隔在一臂距离之外。

  “大官人说得可好听,家里那么多姐姐妹妹,找哪个喝茶聊天不风雅,非要找我这个没文化卖炊饼的?”这话是告诉他,你一个花心大萝卜,就不要找借口跟我谈理想谈人生了。

  西门庆脸色暗了暗,低声道:“娘子是嫌我的屋里人太多了。”

  潘小园赶紧摇头,听起来好像自己已经开始提前争风吃醋了似的。但见西门庆一副摆明了满是故事的脸色,又有点禁不住的好奇。

  西门庆指了指外侧的青石围栏,慢慢踱了过去,居高临下,小小的阳谷县铺开在眼前。此时已是晚饭时分,狮子楼前的金色锦旗闪着亮眼的光,缕缕炊烟从巷子里次第升起。背后,报恩寺的大钟肃穆敲响,回声不绝。

  气氛酝酿得差不多了,他终于开口:“我从来不在乎旁人怎么看。旁人见我妻妾成群,巴不得骂一句富贵人家就是负心薄幸。可是六娘子,你可知,我那青梅竹马的发妻,已经去世很多年了?”

  潘小园点点头,心头燃起一小簇八卦的火苗。早知道西门庆有一个温柔美貌会持家的先头娘子,难道两个人感情还挺深?

  西门庆抿唇微笑,似乎陷入了久远的回忆当中:“后来她不在了。后来我又遇到了很多女人。但我带回家的每一个,身上都有些她的影子。月娘和她一样潜心礼佛,娇儿的嗓音和她一样好听,玉楼的身段像极了她,雪娥本就是她的陪嫁丫头,每次吃到她烧的菜,就好像回到过去一样……”

  潘小园默默听着,心里不住的给他打叉。这样一个痴情种子的形象,古代的女人大约很吃这一套?

  忍不住浮起一丝冷笑,问:“那我呢?我又有哪里像她了?”

  西门庆转过身来,和她四目相对,眨眼一笑:“你?你哪里都不像她。”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