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道人_穿成潘金莲怎么破!_七彩小说

穿成潘金莲怎么破! 第50章 道人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炫彩小说网 www.zjrenli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事后,潘小园觉得,自己当时要是没有犯胃病,要是顺顺当当地吃下了那碗饭,那个夜晚,恐怕会好过很多。

  山洞外,青草间,两个人,两座雕像,凛然对视,仿佛只凭意念,就已经交换了千言万语。

  月色流转如溪,刀剑映射成雪。潘小园觉得,自己冷汗滴在地上的声音,都比他俩的呼吸声加起来要大。

  电影里的大侠人人白衣飘飘,然而真正到了古代世界,她才意识到,这样的装束是多么诡异。就连武松为兄服孝,也不过是穿了素色麻衣,而巾帻、衣带和鞋子,多少还有点颜色,一眼望去,像是个凡夫俗子。而他对面那人,非丧非孝,仅仅一身纯白包裹,头顶是乌黑的道冠,简直像是地底下飘出来的鬼差。

  但鬼差哪有他这样的气场。白衣道士鬓发微斑,看不清他的正脸,但见他魁梧笔挺,手中长剑极锋极利,清风徐来,拂过着那薄如银纸的剑刃,留下仿佛的金属之声。

  武松胸膛微微起伏,头一次,居然比另一个人更沉不住气。

  他再次说:“你终于……还是来了。”

  白衣道人肩膀微动,似乎是极低极低的笑了一声。

  然后他开口了。洪钟样的声音,简直振聋发聩,将方圆半里内的田鼠野兔全都惊出来。

  他说:“侬这小憋样子邪气聪明,几许辰光,居然能在阿拉眼珠子底下把物事拿走,这局,算侬赢来哉!”

  武松显然对他这魔性的口音早有预料,自嘲地一笑:“可你还是找来了。”

  道人朗声大笑:“啥人让你这两年本事渐长哉,连跑路也勿忘拐上两个如花似玉个相好呢?贫道觑了这一路,真个是口水嗒嗒滴呀。”见武松面有愠色,知道玩笑有点开大了,又哈哈一笑:“又或者,伊拉是两位同道中人?哎呀,那贫道可是寻死了,该打,该打!”

  武松淡淡道:“是局外人,道长不必多心。”

  “哼,啥人多心了?我假使真多心,伊拉两位小姑娘老早拿伊做脱哉!侬放心,这药没后遗症。”

  武松笑道:“多谢道长体谅。”

  他说完一个“谅”字,潘小园只见白光一闪,眼睛一花,武松如游龙般飞扑上前,白影混成一团,叮当数声,刀剑已然纠缠一起!

  夹杂着白衣道人不满的嚷嚷:“侬这小伙子,哪能没个长进,还是一言勿合就动手……”铮的一声响,“哎唷,勿有用处个,你看我手臂膊还在呢……帮侬讲,先发制人勿要用……喂,先住手好伐……”

  当的一声脆响,两人顷刻间又分了开来。月光下,武松桩立当处,面颊泛红,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白衣道人嘘出一口气,不满地冷笑几声,宝剑凑近眼前,仔细看看没有什么缺口,这才放心地收回鞘里。

  “武松啊武松,侬要学会尊老,这动刀动枪个,不是贫道长项……”

  武松紧紧咬牙,声音礼貌而克制:“武松便是这般直性。道长还是请回吧。不是你们的东西,你们也别惦记,今日武松蒙你手下留情,但你也休想我让步。”

  道人连声冷笑:“勿是阿拉个物事,还是侬个?”

  “武松会将它物归原主。”

  “侬晓得原主在啥地方?”

  “难道我还会给你们指路?”

  气氛有些僵。几步之外,潘小园藏在山洞的阴影里,保持着半撑起身子的姿势,不敢起身,也不敢躺回去。看到自己的影子模模糊糊的映在地上,手臂已经有点颤了。

  这短短数分钟内的见闻,刷新了所有她对武松的认识,让她后悔此前对他翻的每一个白眼。

  身边的孙雪娥依然是醉虾。

  在阳谷县里也见过远道而来的客商,那道人的话她勉强能听懂。听他意思,这人应该已经跟了他们一路——至少有一天工夫。他要的,便是武松从清河县老宅里抢救出来的那件东西。而那件东西,听道人的口气……是别人的?

  有孙雪娥这个马虎大姐负责做饭,要在她的饭里做点手脚,简直不要太容易。不过就算没有她,就算武松单身上路,正面撞见此人,恐怕也是迟早的事。甚至,听那道士口气,因为自己和孙雪娥两个“局外人”在队,反倒使他忌惮了不少。

  但那饭究竟是怎么被做的手脚,潘小园绞尽脑汁回忆了半天,不得不承认自己段数不够,记不起一点异常的线索。

  只觉得可怕。命悬人手而不自知,陷阱当成平坦通途。

  武松呢?他从什么时候察觉到危险临近?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刻意掩饰他内心的不安?

  白衣道人和武松依然在拿眼神互相较量。

  道人忽然笑着叹了口气,一副遗憾的语调:“阿拉对伊老人家么恶意,只勿过想替天行道……对了,阿拉对侬也么恶意啊,两年之前就张开手臂欢迎侬,大家热络做一家人,勿是老好哉?侬做啥葱管肚肠,非要对阿拉有噶许多成见呢?”

  武松笑道:“成见没有。只是武松胸无大志,受不了天天青菜豆腐,这理由算数吗?”

  “勿要瞎污搞,这个可以再商量……”

  武松面色转阴,怒道:“所以当武松不同意,你们就可以设计把我逼出清河县,设计骗我哥哥搬家,设计占我祖宅,把里面翻得面目全非,也是替天行道?”

  道人一笑,朝武松躬身稽首,“那些都是我劣徒不懂事,太急吼吼了,但是也是为了大局,侬做啥计较。再讲,侬勿是藏到柴进庄子里,舒舒服服个住了老长一阵吗,有啥亏个?——好好好,贫道亲自给侬赔礼,看在我这老腰个份量上,来塞伐?还勿满意?侬这房子还给侬,给侬打扫清爽,让侬阿哥搬回来……”

  武松脸色骤变,刷的一声,刀尖前指。

  “休再多言!想要那件东西,就连武松的脑袋一并拿走!你们还有多少人,一起上吧!郑彪,你出来!”

  草丛簌簌声响,一个白衣大汉钻了出来,伸手擦了把汗。这人身高八尺,面有胡茬,偏偏作了道童打扮,头顶双丫髻,乱蓬蓬的一团。又是白衣飘飘,显出底下那精蛋一般的肌肉的轮廓。

  他朝武松一拱手,粗声粗气打招呼,居然也很有礼貌:“武乙郎,侬好。”

  武松阴沉沉的环顾四周,“就来了你两个?”

  树丛里白光轻闪,不声不响又出来三四个。看打扮像是小弟打手,可看眼中的那一簇簇精光,恐怕每个人都有不逊于武松的过往。几人慢慢围成一个整齐的半圆,手中均是微光闪烁,藏着不知什么样的锋刃。

  那道人笑道:“阿拉师徒俩今朝只是寻侬叙叙旧,又勿是来打腔打个。大家已经讲清楚哉,只要侬这次跟牢阿拉走,侬个物事,还是侬个,没人帮侬抢。”压低了声音,又道:“今朝昏君主政,奸臣当道,正是做大事体个时光。阿拉绝对是真心相邀,望武乙郎勿要误认阿拉一片好意。”

  说毕,朝那个叫郑彪的徒弟一使眼色。郑彪虎里虎气的一点头,从白袖子里掏出一卷书信样东西,双手摊开,递过去。

  武松看也不看,冷冷道:“烦请回复贵教主,若要武松入伙,可以,先让我哥哥活转来!”

  那道人吃了一惊,“你阿哥……”

  与此同时,山洞里“擦”的一声轻响,有人再也忍不住,“啊”了半声。

  武松吃了一惊。郑彪立刻警觉:“谁?”

  潘小园终于支不住身子,又不敢动,把自己想象成石头、木块、捕食的螳螂,都没用;正要坚持不住的当口,听到武松说什么“教主”,终于破功了。

  脑子里闪过了无数武侠电影片段。

  以及那些在旁边偷听,被发现后立即盒饭的炮灰。

  眼看着孙雪娥还在旁边醉虾;两个白衣人——一个道士、一个道童——都朝自己走过来,藏也藏不住了,她拍拍手上尘土,尽可能优雅地站起来,气场上向武松靠拢,一言不发。

  如果她没听岔那一番鸟语,他们似乎说过,不是来打架的?

  武功练到这份儿上的高手,多少应该有点格调,君子动口不动手,不会像无脑小说里那样,上来就打打杀杀的……吧?

  白衣道人率先笑了,朝她一稽首,倒也不敢怠慢:“原来这位女施主才是深藏勿露,抱歉那碗饭味道勿灵,让侬看笑话哉。”

  潘小园哭笑不得。要不要告诉他们,自己是因为吐了一场,才有幸没中招?

  汗流浃背的当口,忽然看到武松对自己使个眼色,极轻地摇摇头。

  他还有脸支使她!眼睁睁若无其事,看着她和孙雪娥吃下那碗加料十全大补饭,连眼都不带眨的!现在才刚想起来,晚上就没见他大口吃过饭!

  不过话说回来,这也是为了她俩性命安全着想,还是要领情。再者,这关头听谁的也不如听他的。于是潘小园只得硬着头皮装到底,假作高冷,微微朝两个人行礼,依旧一言不发。

  郑彪满眼怀疑的神色:“敢问这位是……”

  武松面不改色:“我师妹。”

  白衣道人哼了一声。方才讲是局外人,现在又信口开河讲什么师妹,当伊拉傻呢?

  “想勿到老先生传人还勿少。失敬失敬!”他一声冷笑,话锋一转,“令师兄真是有点脑子转勿清爽哉。勿晓得女施主这时光现身,是想劝伊两句,还是想帮着赶贫道跑呢?”

  潘小园看着这贼道不怀好意的脸色,心里面那张鼓早就敲成了筛子。这是要动手的节奏?自己这个冒牌货,恐怕都经不起他吹一口仙气儿吧?

  又听他说:“但是,既然也是周老先生弟子,那阿拉还是要客气在先。徒弟,侬用一只手,帮伊点到为止,勿要伤人性命。但假使不巧是冒牌货,嘿嘿……”

  潘小园渐觉不妙。看来那个什么“周老先生”在这道人眼里颇受敬重,他的弟子自然也跟着沾光,不会被揍得太厉害。但倘若自己是个寻常路人甲,此时听了这么多不该听的话,是不是该自觉点,自我了断?

  武松脸色微微一变,随即回复正常,用不值一提的语气说道:“我师妹学艺不精,脓包一个,打了也是出丑。”

  对方没料到他居然如此谦虚不护短,潘小园却是一脸冷漠——这还算高看她了。

  白衣道人哈哈大笑:“没听说过周老先生有过脓包弟子。喂,女施主,侬假使真是道上的,可晓得阿拉俩是啥人?”说毕,向他徒弟使个眼色。

  郑彪会意,果然右手收在袖子里,朝她一作揖,念着万一有那么一丁点儿可能性她真是武松师妹——这年头深藏不露的高手大多有一副亲民的外表——也不敢冒险轻敌,来一句:“侬请!”

  武松右手扣在了刀柄上,“喂,过来,我指点你两句。”

  而潘小园看着那肌肉道童一步步走近,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他们到底是谁?说着这么魔性的话,手底下却如此魔性的厉害,他们到底是谁?

  突然脑子里一道闪电,眼看郑彪拳头挥起,武松刀出半鞘,潘小园连忙后退两步,双手乱挥:“且慢动手!且慢动手!大家、大家都是朋友……那个……”看着那白衣道人,满怀希望地跟他对暗号:“千秋万载,一统江湖?”见对方满脸问号,心知不对,赶紧改口:“不不,你们是、那个……熊熊圣火……生亦何欢,死亦何苦,怜我世人,忧患实多……”

  与其说是对暗号,不如说是拖延时间。白衣道人和郑彪完全听勿懂,对望一眼,心里都是同一个评价:伊恐怕是脑子有毛病。

  潘小园咬咬牙,转头朝后瞟一眼,大脑飞速运转。特么的被武侠小说骗了!

  “大家都是农民兄弟,何苦、何苦内部消耗……”高考过的都知道,北宋江,南……南……“南方腊,你们……你们是江南明教!”

  郑彪一怔,随即大怒:“侬敢直接叫阿拉教主名字!”

  说毕,向前一扑,一双巨掌拍下,正迎上武松出鞘的刀。与此同时,武松喝道:“跑!”

  潘小园一个猛回头,脚后跟打后脑勺,撒丫子绝尘而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