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9.10_穿成潘金莲怎么破!_七彩小说

穿成潘金莲怎么破! 57|9.10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炫彩小说网 www.zjrenli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宋江的来信里说了三件事。

  第一,通告自己已经正式在梁山入伙,蒙山寨之主晁盖厚爱,眼下坐第二把交椅。

  第二,梁山兵马正在攻打青州,请各路江湖好汉积极配合。愿意归附梁山的,可以拿出人手、兵器、粮草,供应到青州城外,城破之后论功行赏;保持中立的,请继续安居乐业,不要胡乱传播谣言;若是有人要与梁山作对,那么不好意思,宋江不能让手下的兄弟们受委屈。

  上面两条都是照抄的套话,大约是写给左近所有黑道朋友的,一副江湖老大的贤者口吻。

  而第三条,换了个字体,是专门写给张青的:闻知武松武二郎在你处平安落脚,我心甚慰。江与二郎数年不见,十分思念,亟盼相聚,且知二郎身负血海深仇,官府指名通缉,江山之大,难有容身之处,请赴山寨共聚大义,江必会竭力佐助,帮二郎完成心愿。

  张青和孙二娘,四只眼睛把那封信翻来覆去看了几遍,绝望了:“没邀请我们。”

  武松则整个人都明亮了,让张青小弟筛了碗酒,抿了一口,才大笑道:“好,好!宋大哥果然干出了一番大事业!不枉我当年识了他!”见张青还是一副苦瓜脸,把他拉起来,用力拍拍他后背,笑道:“休要担忧,到时我来给你们引荐,你们要上山,宋大哥不至于驳了我的面子!”

  一众小弟齐声起哄喝彩,用马屁声把武松淹没了。

  武松平日里冷静得让人不可思议,这时候,头一次,却是开心得几乎忘形。潘小园在一旁看着,心里不由得升起一丝阴暗的念头。

  算起来,他们平安到达张青夫妇的酒家,也不过不到一天的工夫。宋江知道。

  阳谷县武大郎的那件冤案,连阳谷县本地的百姓都雾里看花,说不清楚。宋江知道。

  以及阳谷县都头武松被悬赏通缉的卷宗,此时恐怕还没送到二百里外的东平府。宋江知道。

  这位宋江,手底下的眼线还真多。

  环顾厅堂,张青手下的阿猫阿狗阿大阿二都在笑哄哄的贺喜。张青说,他们全是可以托付性命的心腹兄弟。

  呵呵。

  *

  水泊梁山显然在急剧的扩张之中。不到半天,二龙山、桃花山又陆续来了通知,说山寨头领已经带领所有人马加盟梁山,目前正在宋江宋公明的大营之中。原先的收信地址弃用,若要联络,可直接送信至山东济州梁山泊开酒店的朱贵处,请他代为转交。

  再过两天,江湖上传来消息,盘踞当地多年的清风山、白虎山,居然一把火烧了山寨,也去投梁山入伙了。

  武松写了封推荐信,引荐张青和孙二娘,将他们的江湖手段吹捧了一番,说必然会在梁山发挥作用。张青宝贝似的收了起来。

  宋江号召大家贡献兵器粮草。张青和孙二娘打开自家的珍藏,看看那堆历年来从官兵手里缴获来的、生锈的高精兵器,颇有点自惭形秽,最后决定,蒸一车馒头做一车烧鸡,给人家梁山好汉送过去,算是个见面礼。

  孙二娘对自己的手艺颇有自知之明。这事由孙雪娥全权负责。

  潘小园负责帮他们清理开店以来的积年账目。满满的十几本黑账,记录着一代黑道夫妻店的发家史。潘小园看了大半天,觉得胜读十年书。

  忍不住拿起笔算算,孙二娘她们这十几年,到底昧了多少不义之财,又有多少,是进了当地巡捕官兵的口袋里的。

  正当她沉浸在数字里时,冷不防头顶上一个声音:“这是什么?”

  潘小园不慌不忙地写完手底下的几个阿拉伯数字,答道:“是我们闺中女子用的简笔字。”

  宋代文化发达,寻常小老百姓多少有点读写能力,也早就开始在非正式场合使用各种版本的简体字,有些甚至比现代简体字还要省事。对于数字,更是发明了譬如苏州码子之类的超简速记写法。相比之下,阿拉伯数字居然显得不是那么突兀。

  况且她已经看出来了,武松这等江湖人物,对新鲜事物的接受程度,与阳谷县那一干成天八卦的芸芸众生,简直是云泥之别。毕竟,他的世界,是充斥着各种传说秘籍和秘密的世界。他要是拘泥于那一点点腐朽古板的祖宗智慧,那他也不可能平平安安的在江湖上混到今天。

  武松果然没有疑心,还好奇地多看了两眼。果然是行行出状元,这世上他不懂的东西还很多。

  所以这就是她此前生意兴隆的原因……之一?

  他又问:“你看那么认真做什么?”

  潘小园放下笔,认认真真地反问:“你真的要上梁山?”

  虽然知道这是他既定的命运,但心中还是莫名有点怅然。

  梁山最后……终究要覆灭的,不是吗?

  那些将要和他称兄道弟的江湖好汉们,终究要有一大半,死于非命的吧?

  就连他的宋大哥,也终于会在他那虚幻的梦想中,被人下毒害死!

  还有他……潘小园不太敢想那个结局,但说不上为什么,她固执认为,那应该已经不会发生了。但这并不能让她多松口气,反而更有些无中生有的心虚。

  虽然眼下的剧情和她所知,已经稍有不同,但潘小园不觉得,自己这只蝴蝶扇扇翅膀,能在这个世界引起哪怕一点点微风。

  毕竟,宋江那边,是完全按照既定剧本走的。该做的他都做了,该打的地方打了,该招的人,也一个个来到了他身边——包括武松。

  抬头一看,武松却是让人意外的犹豫着。

  他记得宋大哥曾经谆谆告诫,让他走白道,博万里前程,青史留名,也不枉为人一世。莫要再让黑道上的魑魅魍魉拖下水,永世不得翻身。

  他记得分别时,宋大哥半开玩笑地跟他说,等异日朝廷大赦,两人所犯罪行均得赦免,再行相见之时,或为同僚,定要一起干一番事业。

  他记得宋江说过,万事均在一个“忍”字。当初武大冤死,倘若宋江在彼,定会劝他莫要冲动,忍一时之气,留得有用之身,他日将仇人一一清算——可他却选择了遵从内心的声音,直接上了刀子。从那时起,他就不期望再见到宋江了。

  可现在,宋大哥自己成了北方黑道二把手!

  当然知道他是被逼的。宋江上梁山之前的种种遭遇与无奈,在孟州道诸多小喽啰口里,已经演绎出了无数传奇的版本,仿佛那是天命所定,是有个冥冥中的爱管闲事的神,在后面推着他走。宋江禁止黑道传递关于梁山兵马的谣言,可是关于他的这些流言,却传得格外快和远。

  当然他也知道,就算梁山是黑道,山东河北的大部分州府官兵,也不见得便有多白。就算梁山上藏污纳垢,未必没有小人,但白道社会里,难道不是彼此彼此?宋江所谓的“替天行道”并非空穴来风。梁山好汉们如何惩治贪官恶霸土豪的轶事,已经悄然在民间流传开来。

  武松罕见地神游太虚了。直到潘小园叫了他好几声,才猛然醒过来。

  “二哥,你全心全意相信那位宋大哥么?”

  这是潘小园所能说出的最大胆的话了。武松再怎么跟她膈应过,好歹是她在这个世界里认识时间最长的人之一。眼下是友非敌,她觉得有必要提醒他一下。

  武松倚墙而立,不假思索地答:“当然。我欠他太多,没有他,就没有今日的武松。我若是不还他这份情,那才叫枉为人了。”

  “义气”两个字或许太过虚幻,他认得,别人不一定买账;于是他顿了顿,又找了个更现实的理由:“再说,我现在让人悬赏捉拿,江南那边也不会放过我。不去梁山,迟早要完,半个仇人都杀不掉。”

  他倒是想得缜密。江湖凶险,本事再大也难做独狼,他也必须考虑挂靠一个更大的“组织”。既然已经摆了明教一道,跟南方头一号江湖势力撕破了脸,那么最明智的做法就是投靠北方梁山,免得继续被人惦记。

  话说出口武松才发现,他居然跟这个“局外人”有板有眼地商量起这种事来了。或许她的这些问题,真的是一针见血?

  于是他想了想,又道:“不过你说得对,一个人的建议毕竟会有纰漏。倘若……唉,倘若周老先生在,我还是会第一个去请教他老人家的。”

  对于武松,宋江周侗同为人生导师,他一般的崇敬且信任。况且,武松不是神。这些日子以来,他大约也有许多迷茫和困惑,需要宋江这样前辈级的人物来开解。

  武松见她只是点点头,便恢复了事不关己的神色,忍不住提出了一句心中多时的困惑:“你就不好奇,那纸上到底写的是什么?”

  潘小园眼也不抬,十分有自知之明地答:“我若问你,你会说吗?”

  武松一怔,看看她,轻轻一笑:“不会。”

  潘小园内心连一丝涟漪都没起,早就该看出来这人是多么的贱德行。继续埋头清账。红圈圈标出一些关键资产和数目。

  武松走开几步,又回来,似乎有点不耐烦,“你还管这些东西做什么?等咱们投奔梁山,这店、这账,还不是一把火烧了。”

  潘小园放下笔,心里忽然有点过意不去,站起来,十分诚恳礼貌地告诉他:“那个,二哥,我没答应和你们一起去梁山。”

  武松明显错愕了一下。大家不是明摆着达成共识了吗?连孙雪娥都叫唤着姐姐去哪儿我去哪儿,这人又整什么幺蛾子?

  他心里焦躁,表面上不显山不露水,淡淡道:“去梁山对你最安全。他们有安置家眷的去处——先听我说,知道你不愿意当家眷,我只要说句话,照样能给你安顿好。你别忘了,你现在身份还是罪妇,你难道想让官府捉住,再卖一次?”

  潘小园一怔,“罪……妇?”

  头脑中理了理往事,这才完全明白他的意思,心里头咯噔一沉。武松是众目睽睽之下把她“买”走的,可第一那是强买强卖,第二,武松转头自己就成了罪犯,那么官卖的文契依律作废,她“潘金莲”依然是等待发卖的罪妇——只不过变成了在逃的,罪加一等。

  打虎英雄,你坑人的时候,良心上不煎熬吗?

  潘小园更加觉得,如果自己跟他往梁山卖身,那迟早是要被他坑死的节奏。

  她决心彻底跟此人划清界限。抿出一个理解的微笑,捂紧那账本,说:“孙二娘已经答应啦,等她去梁山,这店面留给我,随意改造经营。有这些产业在,我总不至于饿死了。至于官府那边……”她想想,“孙二娘怎么对付,我就怎么对付。”

  武松无语凝噎,换了别人,他可能还会婉言提醒一下,说你段数略有不足,想跟孙二娘这种老江湖学,是不是需要再考虑考虑。但听着她大言不惭的语气,连嘲讽都懒得嘲了。

  “你一个光杆将军,怎么改造,怎么经营?怎么招帮工?怎么保证旁人不会打你主意?”

  “我自会解决。”

  “随你!但是你别忘了,梁山这一役,有宋大哥在,青州如同探囊取物。左近山寨尽皆投靠,此后这里的大小黑道迟早都要奉梁山为主。你还想做局外人独善其身,最好提前掂量掂量自己的本事!”

  他甩下这句话,就出门而去,帮着孙二娘他们收拾东西去了,留她一个人在账房里掂量。

  潘小园不是不心虚,但船到桥头自然直,她实在想不到自己在梁山上能有什么用武之地。等过几年梁山被招安,山上的猫猫狗狗小喽啰,还不大多是被遣散的份儿?不如自己先提前给自己寻找一份出路。

  脑子里还在打算盘,武松自己又踅回来了,神情里带着那么一丝不情不愿的锲而不舍。

  “嫂嫂,你是直性人,女中豪杰,武二一万个佩服。可是……”他咬咬牙,放低了声音,“我大哥是将你托付我的……”

  潘小园直接呛回去:“好好,那你将我从县衙救出来,护着我没遭包道乙他们毒手,全须全尾的送来这儿,还有……”想细细数数武松对自己的恩惠,数来数去发现寥寥无几,“嗯,还有许多别的事,你已是仁至义尽,照顾也照顾过了,答应的事都算办完了,奴家十分领情,不敢再劳烦更多。”至于还有什么生孩子的事儿,他没提,就当他忘了。

  武松觉得自己简直是对牛弹琴,孙雪娥这时候也比她讲理,“不说别的,要是你一意孤行,惹上黑道,没两天让人砍了脑袋,你让我怎么跟我大哥交代!”

  潘小园啪的把笔放下,扬起脸,跟他针锋相对,冷冷道:“你怎么交代是你的事,我管不着!”

  每次提起这事,她心里就跟用沾了胡椒面的大碾子碾过了一般。谁让你答应了?虽说是死者为大,你哥俩商量事儿的时候,问过我一句吗?

  明知道他说的极有可能成为事实,可就像赌一口气似的,心里头的胡椒面涌到鼻子里,用力抽两抽,重复自己的立场:“就算我真让人砍了脑袋,回头到那阴曹地府,我自己跟你大哥解释,都是我自己作死,和他兄弟无关!”

  话说僵到这份上,如果对面是个同样的江湖好汉,武松多半该直接上拳头了。可她偏偏是个不会使刀的,天生占据了道德制高点,武松就像是高手被封了穴,一肚子火气发不出,反噬自身,五脏六腑都烧出一腔子浓烟。

  周围的气场冷得可怕。潘小园摆出一副不畏□□的面孔,坚决不能先软,不依不饶的跟他较量眼神,直视他乌黑的眼。目光在杀人,心里在发抖。

  而武松也毫不客气地瞪她。眼中开始是逼人的怒气,到得后来,却多了一点点难以捉摸的黑色的情绪,慢慢的移开了目光。

  气氛忽然变得……有些微妙。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