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9.10_穿成潘金莲怎么破!_七彩小说

穿成潘金莲怎么破! 61|9.10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炫彩小说网 www.zjrenli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潘小园伸手拂过店堂内的桌椅柜台。那桌子上的木纹微微凹陷,里面积着陈年油灰;椅子也因为常年使用,被坐得凹下一个个半圆。墙壁上是被熏黑的纹路,还带着淡淡的灯油气息。墙里嵌着极粗极长的老木框架。房梁上吊下来几条熏肉火腿,还有几个写着菜名和价格的小木板,此时都已经用心擦干净。

  张青夫妇经营十几年的老店已经向她交割完毕。厨房、地窖、甚至休息室后面的那个暗室,都已经带她熟悉了个遍。那厨房里还留着不少腌菜、面粉和酒坛子,足够这店再经营两三个月的。柜子的暗格子里甚至还有两包蒙汗药,以应对可能的突发情况——孙二娘已经教给她基本的用法,说万事靠手熟,稍微练上个一年半载,算计个孙雪娥应该不成问题。

  那一摞厚厚的账本藏在酒柜底下带锁的抽屉里。除了十几本黑账,另外还有一个小本子,是潘小园对酒店未来的细密规划:招收多少小二、保镖和厨师,添置多少家具,打通多少原料供应渠道,如何理财,如何营销,如何经营人脉,甚至包括,养一只猫。

  “没想着嫁人?给你这店找个店主?”

  这是孙雪娥听完她的规划以后,唯一问出来的话。

  潘小园微笑:“我就是店主。”

  孙雪娥完全不理解:“可是……店主只能是男的,你只能是老板娘啊,你一个妇道人家,总不能一个人开酒店,让那些大男人都听你的话吧。”

  潘小园觉得这确实是个挑战,不过,“你说你孙二姐若是没了老公,一个人开店,会不会有人敢不听她话?”

  孙雪娥想想,嘻嘻笑道:“那是不会。不过,我看她还是得找个男人——话说,他们说梁山泊里有的是单身小伙,我要是去那里当个厨娘,铁定得有人排队讨好我……到时候,嘿嘿,我就挑个可靠的,终身有托……”

  潘小园表示衷心祝福。西门庆的脑袋虽然暂时掉不下来,但让那脑袋上多一抹绿,她是完全不介意的。

  孙二娘他们则没那么乐观。收拾完所有的箱笼细软,孙二娘拉住潘小园袖子,似是漫不经心地提醒:“六妹子,虽然说你轻功高、胆子大、脑子灵,但做生意这事儿没那么简单,尤其是在十字坡开店,你可知我们过去是清算了多少黑道上兄弟,才有今日的地位?说实话,你姐姐我为了这店,早就打架打烦了,这次跟武兄弟上梁山去,也算是省心!你就真那么想接我的班?”

  潘小园连忙笑道:“只要是钱能解决的就不是事儿。我不会打架,难道还不会花钱雇人打么?你放心吧,我这人一无是处,最会赚钱。”

  孙二娘被逗得哈哈大笑。绰起朴刀,挑起行李,回头道:“以后来看你!”

  所有的阿猫阿狗店小二,都忠心耿耿地跟着旧主人,打包准备去梁山。潘小园倒也不在乎。毕竟不是自己的心腹,毕竟都是有过犯罪前科的,自己也不一定降得住。

  但眼下自己一个光杆司令,一切从头开始,却也是件棘手的事。

  突然想起来一个知根知底的人,连忙过去叫住张青,跟他商量:“张大哥,我在阳谷县时,雇过一个伶俐的小姑娘。能不能劳烦大哥,派人去阳谷县寻访一二。倘若那孩子过得好,倒也罢了,若是过得不好,就给我接到十字坡来,算是帮工——当初的雇佣期还没过,她家里人纵然不愿,也不会说什么的。”

  张青大笑,连道好说好说。

  “别说是请人,就算是绑架,我兄弟们也能做得神不知鬼不觉,你放心!”

  潘小园连忙赔笑:“不用绑架,不用绑架。我这里有雇佣文书。”

  是当初“被捕”之前,和那一叠证据钱引,一股脑交给贞姐,又马上落到武松手里的,这时候早就回到了她身边。张青要了来,派了两个可靠的小弟,嘱咐几句,打发他们上路了,言明把人送到,再去梁山汇合。

  潘小园连声道谢。心里也约莫清楚,张青手底下的那群古惑仔,估计不会好声好气的用什么合法手段办事。但她更清楚,贞姐留在家里,基本上也就是受苦的命,用不着对不起她父母。

  其实论做生意,她第一想要拉拢的,是那个油头滑脑的乔郓哥。但她一是不完全放心那只猴子的人品,二是郓哥在阳谷县,生意做得熟门熟路,又有老父拖累,不一定愿意搬家。于是就没提。

  梁山来的大部队已经歇在了酒店外面。十字坡前所未有的热闹喧哗。天色渐热,道路两旁开满无名的花儿,一派青青生气。

  青州已被梁山兵马成功攻克,梁山众人脸带喜色,人人肩挑手提,带着无数的战利品;半数干脆赤膊走路,居然还带了个锣鼓队,趁着歇息的空当儿,群魔乱舞,一片喧嚣。吵嚷声中,张青大叔已经混入人群,施展他的忽悠功力,开始跟人拜兄拜弟了。

  潘小园忽然觉得眼有些湿。亲眼看到了传说中的水泊梁山忠字旗,这算不算见证历史的时刻?

  肩膀被轻轻一拍。她忙转身,武松朝院子后门外的小路一努嘴。他已经跟梁山派来的人接上了头,此时梳理得整齐,腰间悬了一柄崭新的刀,穿一件素色薄衫,系了麻鞋,一副远行的打扮。

  潘小园默默跟出去,两人并排走了一阵子。从一开始差点让他一刀割喉,到现在好不容易俩人见面不呛呛,实在是很不容易。因此她心里也稍微有了那么点分别的怅然,好歹算是患难之交,下次见面不知道猴年马月,最好给彼此留一个正常点的印象。

  武松总算开口:“再问你最后一次。”

  这问话更像是警告。他的眼底漆黑清澈,点点傲气藏在最深处。

  潘小园连忙停在一棵大树前面,点头,表示自己完全想好了,就留在十字坡。

  她觉得自己跟过去的潘金莲性格上还是有些共通之处,比如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痴劲儿。

  当然,这性格放武松身上或许更合适些,毕竟他曾经身体力行,实践过这十个字。

  武松叹口气:“你就这么不……”

  他当然知道,她死活不愿意去梁山,其中缘由大部分还是为了躲他武松,可总不能问:“你就这么不待见我?”

  于是换了个说法:“你就这么看不上梁山?”

  潘小园摇摇头。怎么告诉他,她如今最大的梦想就是安稳富足的过一辈子,而梁山,是眼下这世界里最不可能岁月静好的去处?

  她反问:“你就那么看不得寻常人的生活,非要走那条弱肉强食的黑道,拿你的拳头耍威风去?”

  居然是照搬了武松训诫岳飞时的台词。武松一咬牙,悬崖勒马,克制住跟她反唇相讥的冲动,冷冷道:“你既心意已决,我也就不多说什么。良言难劝该死的鬼,我只警告你,就靠你这点小聪明,若能在十字坡活过一年,武二回来给你磕头!”

  比起孙二娘那隔靴搔痒的“忠告”,这话直接就是一把刀子。潘小园心中一凛,冷汗立刻下来了。武松是何等的老江湖,这种事上,他就跟指路明灯似的,基本上不会看走眼。

  虽然她觉得,武松这话,与其是真不放心自己,不如说是怕辜负了他大哥的嘱托,让他不好交代罢了。

  她还没想好合适的回敬的话,武松又笑了,重新慢慢往前踱步,看她一眼,示意她跟上。

  “不过,你眼下是自由之身,武二也无权过问。以后,请你好自为之,如遇不平,莫要逞一时之气,遇事忍让着点。”

  潘小园一怔,没想到他走过场似的威胁了几句,这么快就让步了,还有点谆谆叮嘱的意味,配合着那笑容,简直是忠厚仁德之相。忍不住跟着“哦”了一声,突然心里有点空落落的。

  “十字坡黑道往来甚多,其中不乏难缠的角色。但黑道间也分阵营派系,你若要周旋,不可一味强硬,像孙二娘以前那样,想办法让他们互相牵制忌惮。你自己万万不能胡乱揽事,否则就是找死。”

  潘小园张口结舌,看看他认真的神色,默默点点头,表示自己记住了。

  “倘若遇到摆不平的事,你只要提清河武松的名字,识相的,应该不会找你麻烦——若有人连我也不识得,只能算你运气不好。”

  他的语气平静得简直像是老师在布置功课,可潘小园却连答应的勇气都没有了。怎么他越说,自己越心虚呢,她只是想安安静静的经营酒店,现在看来,似乎成了生死大冒险了?

  武松不管她答应不答应,往道旁走几步,接着嘱咐:“女人家独自讨生活,未免受人觊觎。你要是还想开下去这店,最好赶紧找个人嫁了——你若真不在乎声名,哪怕出钱雇个假的,能省不少是非。”

  潘小园竟被他说得十分狼狈,这种事上,他倒是跟孙雪娥一般见识!用力反驳道:“用不着……”

  “官府的打点必不可少,不管你是正经做生意,还是有什么黑勾当。逢年过节,该花的钱不能省,该送的礼不能缺。不过,也休要把他们的胃口养大了,记得学会哭穷。”

  潘小园“嗯”了一声。他在官府做过都头,这算是把压箱底的经验都倾囊相授了吧。

  她也开口,声音意外的有些涩:“我会……每月派人给你送个信,报平安……”

  “倘若哪个月不见你来信,我也未必会来救命。梁山泊周围,济州府剿匪官兵环伺,出入不方便。”

  潘小园一口气噎在肚子里。好不容易有点一言难尽的感动,这会子都让她吞回去了。

  她撇撇嘴,“还有别的吗?”

  武松摇摇头。方才那几段长篇大论的嘱咐,似乎把他一天的话都说完了。他也不看她,也不离开,把时间留给她静静的琢磨,不时抬眼看看远处,神色肃静。

  潘小园抬头,还是不太敢大大方方地打量他。只余光看他硬朗的侧脸。他微微低了低头,不知怎的,神情里似乎有那么一丁点的躲闪。

  终于,武松开口。

  “时候不早,武二该走了。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嫂嫂,就此别过。”

  他转向她,深深一揖,眉梢落到她眼前,腰间的刀跟着轻微晃。

  不远处,杏黄旗飘,一方整齐的兵马隐约可见。林中鸟语花香,香气让风送到远处,仿佛提前欢迎着远行的旅人。日光斑驳,青草蔓蔓,说不尽的柔软可爱。

  从此他就属于那旗子了。潘小园突然感觉眼睛被那绿意蛰了一下子。

  她也郑重的行了个礼,轻声跟他道别:“那么,叔叔保重。”

  然后转身就走,衣袂拂过草木,沙沙轻响。她忍不住回头,武松也已经起身上路,大步流星,背影寂然。

  潘小园心中勾勒着自己未来赖以为生的酒店,又忽然想,武松这厮,虽说是怕她死,但应该至少对她有那么一点点的关心吧?

  自从来到这个世界,对她有过一点点关心的人,又能数出几个?

  过去几个月的生活,就像一场疲劳的急行军,前有堵截,后有追兵,头顶悬着刀,脚下是陷阱,无数张世俗的口在耳边大声聒噪。如同脚下的土壤里,密密麻麻的树根,看得见的看不见的,一张大网,将她无比自然地困在当中,随意放松收紧,冷眼看她挣扎。

  而现在,突然的,一切羁绊都消失,只剩下她孑然一身,鸟语蝉鸣,此前梦寐以求的清静。

  她低着头,只看脚底下的路,恨不得小跑着回去。眼眶热热的,需要让风来吹干。

  再一抬头,懵了。

  孙二娘的酒店内外全是人。十几个长长短短的汉子正吵吵嚷嚷的往外跑,背着抱着扛着,从里面搬出一样样的财物,一边喊:“大伙快啊,快些啊!”

  潘小园如同五雷轰顶,撒腿冲过去,脱口大叫:“喂,你们是什么人!”

  一个赤发黄须的络腮胡子哈哈大笑,露出大黄板牙,叫道:“哈哈哈,母夜叉不在了,大伙今儿个好好出口气,哈哈哈哈,砸了她的店!小的们,给我上啊!”

  一群强盗小喽啰嘻嘻哈哈,搬东西的搬东西,砸店面的砸店面,叮咣一阵乱响,好好的酒店顷刻间面目全非,还有一个惊叫道:“哇啊,这里有个暗室!老大快来!”

  潘小园快疯了,离得老远,就没命喊道:“住手!都给我住手!王八蛋!不许抢我的店!”

  谁听得见。眼见东西抢完了,一群人抄起火把到处点火。一大团亮光,噼里啪啦的蹿来蹿去,酒店瞬间就被熊熊火舌吞没了。

  潘小园愣在当处,万念俱灰,眼泪哗的就涌出来了。

  突然那个黄胡子强盗头瞧见她,八字步走过来,手里刀一扬,“喂,兀那娘们,你是什么人?”

  潘小园大惊失色,不由自主后退两步。总不能说,我是这店的新店主吧?

  眼看那黄胡子不怀好意地打量自己,后面小喽啰也嚷嚷着围过来,潘小园吸一口气,转身就撒丫子飞奔。

  听得后面黄胡子大叫:“孩儿们上啊,追上这美娘们的,有赏!哈哈哈!”

  潘小园使出自己引以为傲的“轻功”,不要命向前跑,一面跑,一面忍不住哭,口里乱喊着草泥马王八蛋。那点泪顷刻间就让风带走了。后面不知多少人大呼小叫,声音顺着风,忽强忽弱的传到她耳朵里。

  好在那些人似乎只是意在烧店泄愤,对于她这个半路杀出来的傻帽,只是即兴追来玩玩。等潘小园看到远处那面杏黄旗的时候,后面的追兵已经被她远远甩开。而眼前的十字坡上一簇一簇都是人,锣鼓声还在有一搭没一搭地响着,而她胸中也几乎要响成风箱了。

  一眼就看到武松,他正和几个同样高大的汉子席地而坐,谈笑风生。

  简直如同见到亲人。潘小园被脚下土坑绊了一个踉跄,再也绷不住,踉跄着一头扎过去,让他稳稳扶住胳膊,戳回地上。

  武松这才起身,诧异道:“怎么了?”

  她抚胸喘气,站直,尽力维持一个稳重的形象,可眼泪争先恐后的涌出来,顺着脸蛋滴答滴答往下掉,平静了半天,才说出第一句话:“呜,王八蛋……”

  十字坡头一次云集了这么多江湖好汉。无数如狼似虎的目光立刻锁定在她身上,围观这位梨花带雨的俏娘子爆粗口。

  武松略显尴尬,放开她,转头看了一看,“有话好好说……”

  “有人在梁山眼皮子底下抢劫放火!看样子是、是孙二娘的对头……”她倒还不忘挑拨离间,把自身的悲剧上升成梁山的面子问题,“我的店……账本、钱……”

  苦大仇深地往远处一指,果然,熊熊火光已经烧得旺盛,缕缕黑烟直上云端。周围一片惊叹。

  她咬牙再骂:“杀人放火挨千刀的贼!”

  武松却没跟她一起同仇敌忾,只是端起碗酒,小抿了一口,后知后觉地说了一句:“既如此,你的店好像开不成了。”

  潘小园好像一拳打在棉花上,听他的语气,怎么……还有点幸灾乐祸似的?

  心里一道闪电劈过,一下子大彻大悟,脑门子上好像爆了个二踢脚,那火嗖的就窜上天了。

  “武二,你……你简直不要脸!说话不算话!你知道我在那店面上下了多少功夫!”她总算知道江湖好汉们为什么动不动打架,这会子脑袋发热,将他当胸揪住,抡拳头就打。让他轻轻巧巧躲开了。

  “你……你有种别躲!你这是平白欺侮人!这他奶奶的又是哪个王八蛋教的!”

  武松身后转出来一个人,朝她一揖到地,笑道:“不关武松兄弟事。实在是二郎说起,担忧娘子安危,小可斗胆自作主张,绝了娘子归路。事出无奈,宋江在此先行赔罪了。”

  潘小园:“……”

  她方才骂了多少句王八蛋来着?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