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9.10_穿成潘金莲怎么破!_七彩小说

穿成潘金莲怎么破! 62|9.10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炫彩小说网 www.zjrenli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潘小园觉得,对于武大那个荒唐的托付,武松只答应了前一半,忽略了后一半,她是十分感激感动以及感谢的。

  但她依然觉得被武松坑了。

  水泊梁山眼下是对她最安全的去处,这话一百个没错。可她一不会舞刀弄枪,二不会行军打仗,梁山这个遍地雄性的组织,水泊里捞一网子鱼都恨不得没一尾雌的,就连敲锣打鼓升旗喊号子,也不乏身强力壮的小伙子抢着做,她又能在里面做什么?充其量是混吃等死吧?

  宋江大约不过是顺带给武松做个人情,他才不在乎山寨里多一张吃饭的嘴。

  况且就连混吃等死似乎也是奢望。潘小园觉得,能在众目睽睽之下对山东及时雨呼保义孝义黑三郎出言不逊的脑残,除了自己,恐怕没有第二个人了。更可气的是,武松这厮听任她作死,居然连句提醒制止的话都没有!

  这也是跟宋江商量好的?

  总之这一次,她被坑得不浅。但让她稍微安慰一点的是,这种命运不独她一份。

  水泊梁山人丁兴旺,至少四分之三都是被“逼上梁山”的。而要问他们是被谁逼上梁山的,至少四分之三都会答:宋江。

  潘小园很荣幸的位列其中一个。

  宋江长什么模样,她完全记勿得,只记得是个其貌不扬的黑脸,比武松大概矮一头,扔人群里绝对是个标准的路人甲。

  宋江甫一出场,跟她说完抱歉,她还没来得及再细看,只听呼啦啦一片,整个十字坡,全都单膝跪地。

  包括武松。

  全都齐声叫:“大哥!”

  当时潘小园就觉得自己不该出现在这里,膝盖有点软。自己是不是也该降降海拔,减少一下存在感?

  可惜这个时代没有女跪男的规矩,就算是当街撞见天子,也只是个万福即可。潘小园正琢磨着要怎么万福才得体,只听扑通一声,宋江也跪下了。

  没的说了,她麻溜儿地跪到武松旁边,低头看地。

  只听宋江垂首道:“承蒙众位兄弟厚爱,今番青州城手到擒来,山寨又添了许多人马,实在是喜上加喜。宋江手无存功,全仰仗诸位兄弟之能,在此谢过了!”

  周围一阵哄响,全都是诸如“宋大哥快起来!”“兄弟们当不起!”“大哥和军师神机妙算,我们不过是听从指挥而已!”

  宋江坚决不起,口称不敢,就这么直挺挺的俯伏在地。

  直到人群中一个人粗声嚷嚷:“吴学究,你快让宋大哥起来,铁牛昨儿个膝盖着凉,跪不住了!”

  一阵大笑。宋江这才勉为其难地站起来,然后独独把武松扶起来,仰起头,笑呵呵将他打量了一番。

  作为全梁山上唯一和宋江拜过把子的男人,武松这待遇非同一般。十字坡上众人原本大部分还都不认识他,现在一片窃窃私语席卷大地,全认识了。而宋江一句介绍的话都没说。

  潘小园早就找了个角落躲起来。宋江这个boss级人物,居然不计较她的那几句王八蛋,这让她觉得心里头忐忑不已,甚至有点良心不安,总觉得头顶上悬了刀子,满心有种想要亲自登门谢罪的冲动。

  可是宋江非但没给她登门谢罪的机会,那天烧她店面的黄胡子反而来登门谢罪了。拎了一盒子鸡,一盒子鱼,跑到女营来咣咣咣的叫门。

  潘小园和孙二娘、以及其他几个新上山的女眷住在一起——孙二娘和张青虽是夫妻,但在梁山大营这种单身狗遍地的去处,公然出双入对显然是十分拉仇恨的行为。于是两人自觉分居,孙二娘的第一句话就是:“他奶奶的,老娘终于不用听着呼噜睡了!”

  于是她高高兴兴地开门,放那黄胡子进来。黄胡子自称姓燕名顺,绰号锦毛虎,非常礼貌,朝潘小园、孙二娘两任老板娘各自一拱手:“宋江哥哥差遣,小弟不得不从,得罪了!”

  说着眼神一睨,颇有“不原谅咱俩就比试比试”的意思。

  孙二娘当然也心痛她的酒店,但既然已经下决心在梁山开辟新生活,那么此时便也不太难过,就当是和过去彻底告别。于是她堆下笑来,连说不妨事不妨事,跟燕顺称兄道弟了几句,送出去了。

  燕顺撂下几盒吃食,便即告辞。

  等他走了,孙二娘脸上的笑立刻消失殆尽,嫌弃地扒拉扒拉那盒鸡,又掀起那盒鱼的盖子,使劲闻了闻。

  潘小园觉得燕顺这名字耳熟,但又回想不出此人具体事迹,只好问孙二娘。

  孙二娘啪把那盒鱼盖上,“他呀,清风山上那个吃人肉的。”

  潘小园浑身一激灵,默默地把手从食盒上拿开了。

  燕顺的故事其实已经传遍梁山,成为一桩关于有眼无珠的经典案例,不时的被人提一提。据说当年宋江路过清风山,由于相貌寻常、衣着普通、随身财物显眼,让一群小喽啰横拖倒拽,捉到了山上。当时的山大王头子就是燕顺,见了这个行货,顺口问:“这黑矮汉子是谁啊?”

  如果此时宋江报上自己名号,以下的一切就不会发生。可是宋江也不知是吓的还是累的,就那么耷拉着脑袋一言不发。

  燕顺觉得挺没意思,便督促着把这汉子剖了做醒酒汤——这个吃人肉的习惯其实也不能怪他天生变态。十几年前,燕顺初练武功的时候,不知被哪个江湖骗子带上了歪道,说他的功夫过于邪肆霸道,必须时常服用人的心头热血,才能避免走火入魔。迷信的燕顺不敢信其无,这才开始战战兢兢地杀人,最后混得一个落草为寇的结局。

  他有时候也想把这坏习惯戒掉,但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别的什么,一旦下决心不再吃人肉,就莫名其妙的浑身无力,肌肉酸软,精神萎靡,还真像是走火入魔的前兆。

  抓到宋江的那天,他正巧没什么吃人肉的*。况且看这汉子黑矮粗挫,也对他没什么胃口。于是决定先吓唬吓唬,过过干瘾。

  “小的们,快动手取下这牛子心肝来,炖一锅醒酒酸辣汤来!”

  宋江不为所动,依旧耷拉着脑袋等死。旁边的小喽啰有看不下去的,悄悄问:“喂,你到底姓甚名谁?大伙今儿个对不住你,回头给你烧两陌纸钱,你以后别来缠我们。”

  这是黑道上不成文的规矩。好汉们刀下不斩无名之人,对于受害者,要给予最基本的尊重。

  可是宋江依旧哑巴。燕顺来了气,上去啪啪两个耳光:“给我打醒了他!心肝混沌着,哪能好吃!”

  这时候清风山上另外两个好汉从宋江的行李里翻出不少金银,凭着多年的江湖经验,觉得这俘虏不是一般人,赶忙过去提醒自家大哥。

  “大哥,这可不像个寻常客商旅人啊!莫不是……”

  燕顺已经有点动摇了。这厮看上去个是有钱人物,留着他的命,回头管他的家人朋友索赎金,不比吃一顿人肉醒酒汤划算?

  “喂,兀那黑汉子,你端的姓甚名谁,是哪里人?要是你给家里写封信,给俺们山寨送一千贯钱,俺们就饶你性命!”

  宋江头一歪,晕过去了。

  燕顺气不打一处来,没见过这么不配合的受害者!一挥手,“给我剖了!”

  于是一个小喽啰端来大盆水,另一个小喽啰祭出剔骨刀,火把燃起来,桐油点起来,摆开阵势,把宋江绑在当中将军柱上,扒得衣衫不整,一盆水泼醒了。

  宋江好像丝毫没注意到铁锅里的热水,也没注意到抵在胸口的尖刀,就那么斜着眼,爱答不理地看着燕顺。

  燕顺怒了,夺过刀,叫道:“我亲自来!看不把这哑巴捅出个叫唤!”

  手起刀落。就在即将被开膛破腹的瞬间,黑汉子俘虏终于叹了一口气。

  “可惜宋江死在这里。”

  宋江。

  燕顺一下子萎了,手中刀也拿不稳,颤声道:“你说什么?”

  “可惜郓城宋江,死在这里。”

  这下子连籍贯也透露出来,同名同姓都不太可能了。郓城宋江,山东河北黑白两道通吃的头一号教父级人物,连这个名字都不知道,谁还好意思说自己是土匪?

  杀了他不要紧,梁山二龙山桃花山白虎山,连同清风寨里那个神射手,还不得联合把他清风山给手撕了!

  燕顺泪流满面,砍断绳索,把对方直接抱在中间虎皮交椅上,扑通一声跪下去,啪啪啪抽自己耳光:“我的亲爷爷,你不早说!”

  知道这下祸闯大了,连忙派小喽啰把两个小弟火速叫来,一起跪下磕头谢罪。

  谁知宋江腿一软,麻溜从虎皮交椅上滚下来,也跪下了,一脸惶恐:“好汉为何饶我?”

  ……

  此后的燕顺,被负罪感和不安感包围着,几乎每天都要去求宋江原谅一回。宋江有什么差遣,只要透露出个意思,他就赴汤蹈火在所不辞。他唯一希望的,就是能跟宋江诚恳谢罪,被老大哥痛斥一番有眼无珠,这才能够安心。

  他追着宋江上了梁山,发誓戒了人肉——倒也没走火入魔——还把两个小弟也拉去一块入伙,什么事情都冲在最前头。

  可是宋江对他永远客客气气,他一跪,宋江也跪。宋江永远没有给他诚恳谢罪的机会。

  以前潘小园不太懂,为什么所有梁山好汉,不管是怎么被坑蒙拐骗上的山,为什么都如此的死心塌地。现在她明白了。听完陈年往事,她深刻地感觉到,和燕顺相比,自己应该珍惜眼前的幸福。

  第二天,就有个小喽啰来找她,说武松大哥有请。

  潘小园心里头哼了一声,武松到底没学到宋江所有的坏,这么快就沉不住气了。

  她已经想象出会是个什么戏码。

  武松:“你听我解释……”

  她:“我不听我不听!”

  ……

  有什么意思?她当即给回绝了,说自己正跟孙雪娥妹子交流厨艺经验,没空抽身。风水轮流转,这当口,孙雪娥都看着比他顺眼。

  那边小喽啰愣了半天,愁眉苦脸地回去了。

  第二次出动的是孙二娘。笑嘻嘻地跟她打招呼。

  “六妹子,还生气呢?我去把你家小叔子拽过来,让他给你作揖磕头赔罪,怎么样?”

  潘小园十分宽容地笑道:“这哪能呢?奴家可受不起——嗳,这两天旅途劳顿,有点累,我先去休息了……”

  孙二娘看着她,忽然摇头笑笑,轻描淡写地说:“你没听到外面在传么?昨天十字坡那里黑道火并,争地盘,死了十几个,没人收,现在尸首还在我那残店里晾着哩。”

  母夜叉一走,十字坡就乱。这也间接证明了孙二娘夫妻开店时的手段。因此她说这事的时候,语气带着七分得意,三分打趣,仿佛只是死了十几只鸡。

  潘小园浑身一个激灵,睁大眼睛看着她,好久说不出话。

  倘若自己真留在十字坡,这一套“见面礼”,自己有多大的存活率?

  孙二娘嘻嘻一笑:“这事,武二哥没跟你说?”

  潘小园心里头又哼一声,摇摇头。武松当然放不下这架子。

  孙二娘再笑:“那我把他抓过来,给你讲讲?保准比我讲得精彩。”

  潘小园无言。心里已经有点含糊。其实她已经不太纠结酒店了。毕竟那只是孙二娘的好心赠与,并非自己的囊中之物,给她只是情分;再者,当初坚持留下,一大半也是在和武松、以及和武大那番遗言斗气。眼下冷静了几天,也觉得以自己眼下的本事,自由诚可贵,生命价更高,犯不上为了争一口气去作死。

  但气节还是不能丢。酒店不是重点,关键是态度。

  依旧冷淡地回绝了:“他不用休息么?”

  这回轮到孙二娘无语,看着她,意味深长地嘻嘻笑了一阵,也不坚持,便走了。

  潘小园心里头开始忐忑,再过两天,出营帐打水的时候,眼前一暗,挡了个高高大大的影子。

  她头也不抬,冷淡兮兮的问:“你来干什么?”

  武松:“……你听我解释……”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