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魔法武侠修真都市言情历史穿越网游同人科幻末世恐怖惊悚其他小说 排行榜单 浏览记录
七彩小说 > 历史穿越 > 我的东吴才不会当什么配角 > 3.又来了一群壮汉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扶她扶她扶她扶她扶她扶她扶她扶她扶她……”于暨好像是坏掉了的卡带式录音机般,不断地重复着眼前的这位“绝世美人(?)”听不太懂的名词。

    “¥@##@¥#”

    “绝世美人(?)”紧盯着于暨又问了一句话,依然是于暨听不懂的方言,不过声音清脆悦耳,煞是好听。

    于暨这时终于从那种卡壳状态中稍微回过神来,抬头看了看“绝世美人(?)”那张如花似玉的俏脸,刚要再次沉醉于那种超越常识的美貌中时,下边那根极富存在感的东西就再次吸引了于暨的视线,痴迷的眼神顿时变得像一滩死水。

    不晓得该不该说庆幸,于暨刚刚这一眼也终于看清了眼前这位的“真实身份”来。眼前这位虽然长了张“绝世美人”的脸蛋,而且有着繁盛的长直发,四肢也极其纤细,但是不只下边长了根足以让许多男人自惭形秽的“大口径火炮”,上半身的肌肉纹理也是颇为明晰。原来刚刚自己是“冤枉”他了,这位不是“扶她”,而是一名“长得很可爱的男孩子”!也就是俗称的“伪娘”才对——于暨不由这么想到。

    然后他就……

    “醒过来醒过来醒过来!!!”坚信这里是个“春梦的世界”的于暨开始双手抱头拼命地往地上砸。也多亏他一直认为自己这是在做梦,不然还真做不出这种只有“碰瓷专业户”们才能做到的高难度自残行为。

    于暨此时感觉非常的绝望,不只是对眼前的“绝世美伪娘”,更多的还是对他自己感觉绝望!于暨虽然注意到了最近两年网络上有种“只要可爱,即使是男孩子也可以肛♂”的风气,不过他自诩没有腐败堕落到这种万能插头的境地,还经常在论坛贴吧鄙视这群“邪道中人”。

    没想到,自己的潜意识里居然也有这种危险的思想!这对于暨来说无疑是个重大打击。不过似乎老天没那么容易放他去“逃避”,不去直面自己潜意识的所思所想。总之不管他砸得再怎么用力,脑门儿就是感觉不到痛,似乎也因此完全没有从这个“春梦的世界”里苏醒过来的意思。

    这边他还在纠结郁闷,对面的“绝世美伪娘”已经被惊呆了。因为在“他”的眼前,于暨撞击的河滩上正逐渐出现一个大坑!而眼前这个说着“胡话”的男人居然还不停地把头往地上砸,而且看样子连个擦伤都没有,只是没看到血沫飞溅的场面,这是怎样可怕的铁头功啊!?

    “*&……%¥#!!”

    “¥#@#@!”

    这时从远处又传来了数人的呼喝声,这次听声音就晓得来的人是糙汉子,于暨抬头一瞧,当真想死的心都有了。来的人果然都是五大三粗的壮汉,问题是……他们也全都像于暨和“绝世美伪娘”是赤身露体的,双腿间那黑乎乎的一团第一次让于暨再次肯定了自己目前的状态:这不是“春梦的世界”,压根就是“噩梦的世界”吧?话说我怎么还不醒过来啊!!!再不醒过来,那团黑乎乎东西里的“真相”也要逐渐变得清晰起来啦!!!

    幸好!这是梦,醒过来就会忘记了的梦!

    于暨忽然又庆幸起来,但又有些可惜地瞟了“绝世美伪娘”几眼,除去下边那根东西,这张脸实在是让人不想忘记啊!正感慨的时候,于暨的脑中忽然响起了一个没有富含任何感情的棒读声:

    【滴!《太平要术》系统,启动!语言校准功能,启动!】

    这一句话于暨听得一清二楚,不过蹊跷的是,声音一落,他刚要奇怪一下,之前与那句话有关的记忆就全都消失了,只在他的脑中留下一个“咦,刚刚好像发生了什么?”这样的概念,可是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却是完全想不起来了。就在他有些犯迷糊的时候,那边顺着河岸浅滩跑过来的几个裸男又朝这边喊道:“公瑾~~发生什么事了!!”

    “文台叔!这里突然冒出来一个人,看起来好像也是来这里沐浴的,不过好像脑子出了点问题……”于暨有些怔怔地看着眼前的“绝世美伪娘”侧头跟那边的几个裸男搭话,怎么自己突然就能听懂这些人在说什么了呢?不过他也没心思深究这个问题,此时的他更关心的是……谁脑子有问题啊!!

    该死的伪娘!好吧!本大爷今天就在这个梦里直面下人生!只要我把你给肛了,这个该死的梦就能醒了吧!!

    想必不少人应该都有过这样子的情况,在有些梦里,你明知道这是梦,但就是怎么也弄不醒自己,慢慢的,就是你以为这里是现实或者要做某件很关键的事情的时候,梦就突然醒了。——因为曾经有过这样子的经历,所以依然认为这里是梦境的于暨,思维开始走进了某个十分危险的区域!

    “公瑾小心!”那边那群裸男为首的一人,应该就是刚刚被“绝世美伪娘”叫作“文台叔”的一名男子注意到了重新站起来的于暨,连忙提醒道。

    被叫作“公瑾”的“绝世美伪娘”立马回头,伸手挡开于暨朝“他”伸来的魔爪,同时抬起左脚向前一绊。明明看起来那么白皙纤细,但就是这样轻飘飘的一脚,却直接将体格虽称不上壮硕但也绝对在正常线以上的于暨(再次)轻松放翻。

    “哎哟”一声,于暨的脸蛋就再次跟河滩上的碎石来了次亲密接触,这次“公瑾”不再大意,直接一屁股坐到了于暨的腰上将他的双手反剪过来。如果二人……主要是“公瑾”穿上一身警服的话那当真就是无可辩驳的“警花当街擒拿露体狂”一幕。不过因为两人都没穿衣服,而且这“警花”也是个带把的,看起来风格非常诡异。

    “噢噢噢!!这是什么触感呀!!救命啊!!快点从我身上离开啊!!”于暨尽管又摔了一跤,不过脸颊上依然没什么痛感,要不是此时“放”在自己后腰上的“那根东西”实在太有存在感,他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全身麻木以至感觉迟钝了。

    “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袭击我!?”尽管这话是以质问的口气说出来的,不过因为这嗓音实在太清脆好听,所以实在没有办法让人感觉到多少的压迫感。

    没有压迫感也就让人容易分神,于暨在沉醉于那“美声”不久后思绪又不由跑偏了下,有些惶惶然地心道:“(不会吧!?难道这梦是要我被这个伪娘给肛了才能醒过来?我在潜意识里难道自认为是个受吗!!)”

    于暨在高中时有个女同桌算是新中国第一代或者第二代的“腐女”人物,于暨的一些宅兴趣就是当时被这位熏陶出来的。关于攻啊受啊之类的知识,他即使不想了解也多少还是了解了些。

    这边被压倒在地的于暨正内心惶恐着的时候,那边刚刚跑过来的一群裸男也终于来到了他与“公瑾”的面前。

    “哼,哪里来的蟊贼?居然敢袭击我孙文台的侄子!?”那个被“公瑾”叫作“文台叔”的男人蹲下身来一把揪住于暨的头发,看来是想要看看他长着什么模样。

    这种揪自己头发的行为若是换作平时,于暨非气得跟人玩命不可。不过眼下他这口气压根就生不出来,因为他看到了长这么大见到的最“惊悚”一幕!以至于他连刚刚那句话中那个对他来说绝不算陌生的大名都没有记住。

    由于“文台叔”此时是蹲下身来提起于暨的脑袋,如此一来,于暨的视线角度就恰好与他的裆下齐平。又因为“文台叔”是全身赤♂裸地跑过来的,裆下的“男性标志”自然也就毫无遮掩地“展示”在了于暨眼前。然后于暨的脑中就基本上变成一片空白了,只留下三个字——

    超!

    巨!!

    大!!!

    (这里大家意会就好,我就不放大杀伤性武器伤眼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