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 阳谋_重生南非当警察_七彩小说

一秒记住【炫彩小说网 www.zjrenli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其实晚宴还是很丰盛的,虽然英国政府意识到布尔战争的开销太过巨大,但是战争打到这个份上,就算是赔掉底裤也要坚持到底,所以开普的物资依然充足的很,连带着四个殖民地的市场都极为繁荣。

  当然了,这一时期的繁荣只是暂时的假象,约翰内斯堡的物资虽然丰富,但是和约翰内斯堡本地大都没什么关系,现在的约翰内斯堡,布尔人的农场已经基本上全部被没收,少数几个祖鲁人的农场步履维艰,维持自身运行都难,根本没有余力供应约翰内斯堡。

  现在看,最有前途的还是华裔农场,但是华裔农场大多刚刚开始运行,一两年之内,恐怕也没有余力供应约翰内斯堡,所以,约翰内斯堡最近这两年,还是要依靠外部供应。

  就现在的情况,等战争结束,远征军逐步撤出开普,开普的市场就会恢复正常,到时候恐怕惨淡的市场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

  其实现在已经有了点兆头,约翰内斯堡有明显的雨季和旱季,雨季是每年的十月至次年二月,去年的雨季,约翰内斯堡的降水就明显偏少,所以今年旱季的旱情就有点严重,如果今年的雨季还是降水不足,那么明年,约翰内斯堡就不可避免的要面对相当严重的旱灾。

  这其实是约翰内斯堡市政府的问题,但是就目前约翰内斯堡市政府的这个情况,指望菲利普·马蒂尔达行动起来,主动缓解旱情是靠不住的,约翰内斯堡周围的农场大多是华裔在经营,所以这个问题就成了罗克的问题。

  其实约翰内斯堡的自然条件还是很不错的,著名的“鳄河”也就是林波波河,就发源于约翰内斯堡。

  鳄河之所以得名,源于鳄河内大量的尼罗鳄,这是非洲河流湖泊的统治者,任何人想要开发水力资源,都要面对尼罗鳄的袭击。

  因为气候原因,约翰内斯堡境内的鳄河是一条季节性河流,每到夏季,鳄河就会河水泛滥,从约翰内斯堡境内向北,到贝专纳保护地之后再向东北,流至罗德西亚后向东,然后进入葡属东非。

  所以说,鳄河就是德兰士瓦和贝专纳保护地、以及罗德西亚的天然分界线。

  每到冬季,鳄河就会干涸成一个个的小池塘,现在的约翰内斯堡正是冬季,趁着雨季还没到,罗克经常组织没有下井任务的工人疏通河道,顺便猎杀鳄河里的那些鳄鱼。

  在罗克之前,约翰内斯堡人的概念里,根本就没有疏通河道这回事儿。

  约翰内斯堡人即便是要从地下挖点什么,想挖的也是黄金,所以疏通河道的华人就成了那些矿工口中的傻帽。

  是不是傻帽,罗克不争辩,如果今年的雨季还没有足够的降水,那么明年就知道谁是傻帽了。

  现在约翰内斯堡周围的农场已经几乎全部归罗克所有,那些祖鲁人拿着卖农场的钱开开心心的回了祖鲁兰,少数一些幸存到现在的布尔农场主也争先恐后的出售农场,然后以最快的速度离开德兰士瓦,前往葡萄牙人控制下的洛伦索马贵斯,或者是德国控制下的德属西南非洲。

  不走不行,英国人摆明了是要消灭布尔人,已经没有游击队活动的约翰内斯堡,都能从天上掉下来一支游击队袭击皇家加拿大团的运输队,再不走就是等死了。

  ——

  晚宴气氛热烈,罗克和约翰内斯堡市政府的高官在宴会开始之前合唱了英国国歌,祝贺刚刚即位的国王爱德华七世。

  看上去感觉有点二是吧,实际上英国政府对于这方面的规定也是非常苛刻的。

  在远征军的营地里,所有的远征军士兵在晚上睡觉之前都要“三呼万岁”。

  这不是开玩笑,真的是三呼万岁,每天晚上睡觉之前,执勤的军官都会在熄灯之后命令所有人为“伟大的爱德华七世喝彩”,然后执勤的军官会带领士兵们欢呼“Hooray”。

  真的是连续三次“Hooray”。

  顺便说一句,约翰内斯堡警察局也这样。

  只不过,罗克从来不干这么中二的事,所以每一次带领警察们“欢呼”的都是乔·罗素。

  唱完国歌之后,官员们就可以随意走动闲聊,这就是冷餐会的好处,不限定座位,每个人都可以随便溜达,找自己感兴趣的人聊天。

  罗克毫无疑问是晚宴的核心,周围永远都围着一堆人。

  “从长远来看,其实约翰内斯堡的前景并不好,地下的金矿总有挖完的一天,到那时约翰内斯堡就会和那些因为金矿兴盛的城市一样,慢慢陷入死寂,所以约翰内斯堡必须找到金矿之外的第二个经济支柱,农场是个不错的选择,如果约翰内斯堡境内有足够多的农场,那么我们就可以发展畜牧业,进而是纺织业,和金矿相比,纺织业更有前途,关键是,我们不用担心有一天绵羊会消失——”罗克的话,引起周围官员们的哄堂大笑。

  笑归笑,有没有人能从得到点什么启示,才是罗克最在意的。

  反正罗克现在已经几乎把约翰内斯堡周围的农场全部买下来,就算是现场的官员们发现这一点,想去买农场也买不到。

  也不能说买不到,比勒陀利亚周围还有很多农场。

  不过剩的也不多了,很久以前亨利就确定,罗克做什么,他就做什么,所以罗克在收购约翰内斯堡周围农场的时候,亨利也在收购比勒陀利亚周围的农场。

  想跟着罗克发财的人不止是亨利,小塞西尔·罗德斯也很关注罗克,所以小塞西尔·罗德斯正在和亨利竞争比勒陀利亚周围的农场,在约翰内斯堡,亨利和小塞西尔·罗德斯都没有机会。

  罗克才是约翰内斯堡的地头蛇。

  “这个决定是正确的,哪怕在我们的有生之年,约翰内斯堡地下的金矿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我们也要为将来考虑,这方面,洛克爵士给我们所有人做了个很好的表率。”税务局长马库斯·博福特完全赞成罗克的建议。

  身为税务局长,马库斯·博福特只在意能不能收到更多的税,至于是谁在缴税,马库斯·博福特并不在意。

  虽然约翰内斯堡周围有大量的金矿,税源是不缺的,但是谁会嫌钱多呢,约翰内斯堡的经济支柱越多,税源也就越多,税务局收到的税也就越多,综合起来,就是马库斯·博福特的政绩。

  谁说帝国主义国家的政绩不重要?

  德兰士瓦现在还是殖民地,根本没有选举这一说,官员大多是伦敦直接指派的,所以德兰士瓦的官员非常需要政绩。

  这也是在上午的会议上,马库斯·博福特为罗克站台的原因。

  亨利·艾尔索普是内政处处长,不需要为税源考虑,所以可以站着说话不腰疼。

  马库斯·博福特不行,人口的增加意味着税源的增加,这和马库斯·博福特的工作息息相关,所以马库斯·博福特没有其他选择,只能选择支持罗克。

  当然了,马库斯·博福特大概是没想到,他刚才的无心之语,确实是道破了约翰内斯堡金矿的真相,在他们这些人的有生之年,约翰内斯堡的金矿确实是不会枯竭。

  但是在场的人,除了罗克之外,其他人都不知道这一点。

  “战争结束后,很多因为战争离开约翰内斯堡的布尔人会选择回迁,到时候这些布尔人又是个麻烦,所以我们要想尽一切办法增加人口,减少布尔人的比例,这样约翰内斯堡才会成为大英帝国的约翰内斯堡。”布莱克·纳尔逊忧心忡忡,作为殖民者,布莱克·纳尔逊不需要掩饰。

  未来几年内,那些回迁的布尔人都会成为麻烦制造者,布莱克·纳尔逊很清楚的认识到这一点,但是想要改变现状却无能为力。

  问题的核心还是在于,相对于庞大的领土来说,英国的人口实在是太少了,愿意移民开普的英国人更少,虽然英国已经殖民开普百年之久,但是在开普的四个殖民地中,只有开普殖民地,英裔人口和布尔人是基本持平的,在德兰士瓦、奥兰治、以及纳塔尔这三个地区,英裔的人口数量,都远远低于布尔人。

  如果把视线放大到整个南非,英裔人口和布尔人加起来,总人口又远远低于祖鲁人,所以认识到这一点的官员都慌得很。

  当然了,布莱克·纳尔逊的意思肯定不是从清国或者印度这两个人口大国移民,而是想从英国本土移民,但是问题的关键在于,英国人不愿意来。

  所以这是个死局。

  “不,这个问题基本上是不会发生的,到时候那些布尔人会发现,他们的农场已经换了主人,祖鲁人取代了他们在矿场的工作,最起码在约翰内斯堡境内,布尔人无法生存。”罗克不是不担心这个问题,但是就算再担心,罗克也要表现的信心十足。

  约翰内斯堡矿业联盟成立后,作为联盟的一员,洛克金矿也能提出建议。

  罗克已经授意巴克在矿业联盟会议上提出,要大幅度增加白人矿工的薪水,使白人矿工的薪水达到祖鲁人的十倍以上。

  这看上去对同为白人的布尔人来说似乎是个好事,但是其实是个坑。

  如果这个提议能顺利通过,那么就会导致一个很严重的后果——为了节省开支,矿主在雇佣普通矿工的时候,会选择薪水更便宜的祖鲁人,而不是薪水已经大幅提高的布尔人。

  当然这只是针对普通矿工,对于管理层,这部分不用担心,在约翰内斯堡,祖鲁人不能担任技术工作,更不可能进入管理层,所以这个建议对于矿场主来说,并不会增加多少成本。

  但是结果却很严重,如果这个建议得到通过,那么到时候布尔人返回约翰内斯堡之后就会惊讶的发现,虽然矿场给布尔人规定的薪水很高,但是他们却拿不到,他们的农场已经被华人占据,祖鲁人抢了他们的工作机会,想要谋生,那些布尔人只能选择离开约翰内斯堡。

  这算是阳谋,光明正大的逼布尔人离开约翰内斯堡,还不会引起布尔人的非议,毕竟,谁不愿意拿高薪呢?

  当然了,矿场方面也不是说一个布尔人也不雇,雇肯定是要雇的,一个矿场雇上那么三五个布尔人也就够了,那么找不到工作的布尔人就无可奈何,他们肯定不满这项决议,但是那些正在拿高薪的布尔人却会很拥护。

  嗯,这个提议很英国。

  “哈哈哈哈,洛克局长,你可真是个狡猾的家伙。”马库斯·博福特哈哈大笑,他也很狡猾,“指责”罗克的时候就不再使用“洛克爵士”这个称呼,而是“洛克局长”,这就不存在对贵族不够尊重这个问题。

  “不这样怎么办?如果约翰内斯堡有很多找不到工作的闲人,那么就会引发很严重的治安问题,这是我这个警察局长应该做的。”罗克一本正经,这真不是为了针对布尔人,而是为了约翰内斯堡的治安。

  按照罗克的设想,约翰内斯堡这个城市不能出现太多找不到工作的人,大家都忙正事,就没有心思想东想西,那么也就不会出现某些社会问题。

  “闲人?应该把那些懒汉全部扔进矿场去挖矿,约翰内斯堡不能养懒汉,所有人都要工作。”布莱克·纳尔逊杀气腾腾,懒汉是不能创造税收的,有工作才有收入。

  还不错,布莱克·纳尔逊没有说把那些懒汉全部枪毙,或者是全部流放。

  其实枪毙和流放才是常态,千万别以为英国有多重视布尔人,完全不存在,英国现在的做法就是要把布尔人全部消灭,只不过是做不到这一点,所以英国政府才要和布尔人谈判。

  要是能消灭的话,英国人才不会跟布尔人废话,目前这个阶段,英国国内的人权还无法保障呢,就别说约翰内斯堡了,想要保障人权,那要等半个世纪以后。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