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chapter1_区区霸总不要也罢穿书_七彩小说

区区霸总不要也罢穿书 1.chapter1

上一章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炫彩小说网 www.zjrenli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2018.9.25,2:58,凌晨。

  阮辞没有一丁点儿睡意。

  漆黑的房间带着逼仄的压迫感,即便没有开灯,也能感觉的出来房间的狭窄拥挤。

  “啪嗒!”

  有什么东西在响?

  阮辞安静了半天,想听听是什么,可是也只是听到小公寓房顶挂着的风扇转动的声音。

  “呼啦啦呼啦啦…”

  “啪嗒…”

  又响了?

  阮辞翻了个身,拉起被子把自己裹起来。

  她不是害怕,她只是……不想浪费宝贵的睡眠时间在这上面。

  她想,可能是昨天赶走的老鼠又回来了。

  快睡快睡,明天还要早起去公司报道呢!阮辞这样对自己说。

  可是,今晚她就该死的不对劲,怎么也睡不着,越来越清醒的脑袋好像就是在幸灾乐祸一样的对她说“哈哈,你又失眠了。”

  阮辞在被窝里睁了半天眼,还是决定不睡了。

  “呼呼啦呼啦啦”

  “啪嗒啪嗒…”

  风扇转动的声音伴随着时不时老鼠扒柜子的响动,阮辞很快就适应了,她摸起枕头旁边的手机,划了一下。

  黑暗里,没有被被子盖严实的地方透出点点荧光,那是手机的光。

  2018. 9.25. 3:21……

  阮辞追的一本书迎来了大结局,不出她所料,这本书里总是害女主的恶毒女配死了,而且还是死无全尸的那种。

  “被炸成碎末了…霸总,有点儿狠。”阮辞小声嘀咕着,柔软的声音有些微涩,像是被什么东西哽住了,显得很不顺畅。

  “好歹…也是青梅竹马嘛!”

  阮辞咬磨着发干的嘴唇,不怎么开心的关上了手机。

  “唉,倒霉起来…连书中死个炮灰女配都和自己重名。”

  2018. 9.25 3:35……

  “啪嗒啪嗒啪嗒啪嗒…”

  “呼呼呼呼呼…呼啦啦…啪嗒啪嗒。”

  突然有了睡意的阮辞被这一连串的声音惊醒,她终于意识到不对了,猛然掀开被子准备开灯查看时,就感觉到头顶直接砸下来一个东西,有一个很锋利的东西划了过去,然后阮辞就感觉到脖子一片温热……

  哦,原来不是老鼠,而是风扇啊……

  这是阮辞失去意识前一秒,脑子里唯一的一句话。

  2018. 9.25 3:40…阮辞死了。

  年龄:23

  身份:待实习的毕业大学生

  家人…没有

  存款……没有

  男友………没有

  死因:被掉下来的风扇割了喉。

  也许我该去买彩票,说不定能中大奖。毕竟我连死亡的方法都是这么独特,万分之一的几率就这么轻易的中了。

  阮辞这样想……

  唉?!!

  好像不对吧!阮辞突然意识到自己不是已经死了吗,为什么还能思考?她猛地睁开眼,却又瞬间闭上了眼。

  光,有点刺眼。

  而第二个念头是:我真的没死?!

  阮辞再次慢慢睁开眼,只是这次,她惊呆了。

  她怎么不知道她的房间什么时候有这么高这么美这么华丽的天花板了?

  瞧这花纹瞧这颜色瞧这面积,瞧这……真气派,可是怎么瞧它都和我不认识。

  阮辞有点晕,是真晕。

  她动了动脑袋,然后颤巍巍的伸出手摸了把自己的脖子。

  呼,还好,没有口子,风扇割喉什么的才是做梦。只是,这触感怎么怪怪的?

  阮辞下移视线,看向自己的手。

  “……”

  “这这这这这是什么?!”阮辞动了动手,它也跟着动了动。

  阮辞:“……”

  这是我的手?!阮辞不敢相信,怎么睡了一觉,她的手就缩水了,变得这么小这么瘦还这么苍白?

  阮辞有些慌还有些懵,她用着堪比鸡蛋大小的爪子摸了摸自己的脸,还掐了掐,然而事实证明,她疼,这不是梦,更重要的是,她脸也变小了……

  “蹭”她瞬间从床上弹起来,四处张望。

  房间很大,很豪华,整个房间都是粉色的调调,套着粉色荷叶边沙发套的沙发旁放着两个超大的泰迪熊,环着粉色流苏穗的桌子上躺着一只那什么A梦,连房间里的地毯都是印着一只粉色HOLLEKITTY的羊毛地毯……

  “我小时候……也不至于这么嗜粉吧!”阮辞忍不住挠了一下粉色的床。

  很快,她就看到了她要找的东西。

  那是嵌在粉色墙壁里的穿衣镜。

  阮辞立刻翻身下床,然而……她伸出腿探了探,空的……

  阮辞:“……”

  缩水缩到连下床都成了问题吗?

  没办法,阮辞撑着两条小细胳膊,慢慢从床上滑了下来。

  脚尖沾到地的时候,阮辞才安心的吐出一口气。想她曾经大一的时候,不小心从上铺摔下来,虽然好在摔下来的时候拽着被子一起下来,没有摔出什么毛病,但也导致她一度不敢睡有高度的床。

  之后,她就不住校了,所以特意买了十分矮的床,哪怕摔下来也没什么感觉,而现在……纯属意外。

  她站在床边比划了一下,发现这床竟然到她脖子,她想,如果不是床太高就是她太矮。

  当她来到镜子前时……

  哦,是她太矮了!

  镜子里的女孩,不,镜子里的娃娃看起来还不到一米高,又瘦又小,而且皮肤还透着一种不健康的白,惨白没有一丝血色的那种。

  阮辞戳了戳脸,心道这个娃娃…除了长得精致一点、眼睛大一点,其余还真是,不像个正常的孩子。

  阮辞倾身向前,敲了敲镜子,镜子里那个瘦瘦小小的孩子也对她敲了敲。 阮辞又敲了一下,随即不动了。

  她突然想到,她现在是什么情况?

  魂穿,还是——重生?!!

  阮辞不记得自己小时候是什么样子,虽然有照片,但那也随着一场大火全部消失。

  如果是重生……阮辞不敢细想,她努力压制住自己内心的紧张,生怕是自己想多了,回来又失望。

  只要、只要出去就知道了,只要出去……就能确定是不是了。

  阮辞这样想着,转身就跑出了房门。

  她或许能见到他们,或许……

  转过一个拐角,跑过一个长廊,阮辞看到了一条往下延伸的楼梯。

  这里有点陌生,也可能是我记错了。

  阮辞对自己这样说。

  她双手使劲的攥了一下衣服的裙摆,脚步有些不稳的迈了出去。

  一级,两级,三级……

  楼下宽敞明亮的客厅上方,是一盏十分华丽的欧式水晶大吊灯,垂下的水晶灯穗折射出澄彩的光芒,灯的下方是一张雕着复杂花纹的红木茶几,茶几上摆着一个插着玫瑰花的青琉璃花瓶。茶几的周围放着几张和地毯花纹相映衬的沙发,灰色的打底,灰银色的绣花……

  阮辞愣愣的站在最后一级楼梯上,她从来都不知道,人有时候会这么冷,冷的骨子里像淬进了冰,血液里灌了冻水。

  沙发上坐着四个人,两个大人,两个孩子。

  全部都是阮辞不认识的,全部都不认识,不是她想见到的人,不是与她天人两隔的爸爸和妈妈。

  阮辞想,她突然很想哭了,非常想哭,哪怕当年她亲眼看着爸爸、妈妈死去都没有让别人看到自己的眼泪,可这一刻,她忍不住了。

  眼泪就像决堤的洪水,一旦流下来就变得一发不可收拾。可阮辞哭的很隐忍,她咬着下唇呜咽的哭,压抑的悲伤只在喉咙里来回反转,即便眼泪流的再多,她也不会嚎啕大哭。

  有人说会哭的孩子有糖吃,但是给她糖的人早就不在了,所以她就不再哭了。

  可今天为什么会哭呢?是因为刚才一瞬间涌上来的强烈希望被覆灭了吗?阮辞转过身蹲了下来,不断的拿衣袖擦眼泪。

  如同被抛弃的小兽找不到回家的路一般,低哑而又可怜的哭泣吸引了沙发上的几个人的注意。

  那个年轻的女人连忙回头去看,结果发现了楼梯那扶手边露出半个小身体。

  “小辞?是小辞吗?”女人立刻起身走向她。

  小小瘦瘦的孩子缩成一团,一边哭一边用手揉眼睛,而且还不敢哭出声。冯宁宁看到这副情景心立刻揪了起来,她蹲下身来温柔的摸了摸阮辞的头,轻声询问:“我们的小辞公主为什么哭的这么伤心呀?”

  阮辞吸了吸鼻子,没有说话。

  “唉…不怕不怕。”宁宁以为她是新到了一个环境一时还适应不了,所以才会哭,她安慰抚摸着阮辞,阮辞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她抱了起来。

  “不穿鞋就跑下来,不会冷吗?走,我们去那边见见哥哥和爸爸。”

  冯宁宁稳稳的抱住阮辞,带着她走向那几个阮辞根本就不认识的人。

  当阮辞被这个女人抱到他们面前时,她还泪眼朦胧着。直到被这个抱着她的好看姐姐擦净了眼泪,才意识到自己刚才做了多么矫情的事。

  她阮辞,竟然哭的像个孩子一样……难道身体缩水灵魂也跟着变幼稚了不成?

  冯宁宁看阮辞双眼红肿,又忍不住心疼,她抬手想碰一下阮辞的肿起来的眼睛,问:“疼不疼,难受吗?都揉红了…”

  阮辞发誓,她真的不是故意躲开这人伸过来的手,她这只是针对陌生人的条件反射,真对不是故意的。

  然而就是这个动作之后,阮辞收到了来自三个方向十分强烈的不满视线。

  阮辞:“……”

  额,刚才这个漂亮姐姐说什么来着?

  她的爸爸和哥哥是吗?

  阮辞眨了眨有些发胀的眼睛,一瞬不瞬的看着他们。

  男人很英俊,年龄也不大,眉宇间有一种成功人士的气质,而且浑身还散发着一股名为“成熟稳重”的气息。

  就是那表情和眼神,有点严肃……还是对着阮辞。

  两个男孩看起来并不大,大的估计六七岁,小的那个应该才四五岁吧!阮辞对小孩子的年龄分辨不是特别擅长,但重点并不在这儿,而是那个大的孩子正一脸不满的盯着她,小一点儿的孩子也正用新奇的目光打量着她。

  阮辞抿了抿小嘴巴,垂下了脑袋。总觉得气氛怪怪的,她还是先观察观察吧!

  冯宁宁看了一眼自己的老公和孩子,又看了看身旁安静的阮辞,她拧了拧眉对男人说:“老公,你一直严肃着一张脸,要吓着小辞了。”说着还不忘瞪一眼两个儿子。

  男人闻言身体微僵,然后不自然的移开了视线。

  “小辞,别怕。”冯宁宁这次没有像刚才那样突然伸手碰阮辞,而是脱下了自己的淡粉色开衫毛衣,披在了小阮辞身上。

  突然的温暖才让阮辞想起来,她刚才其实一直觉得冷来着,想着想着阮辞小小的手就攥住了柔软的毛衣。

  真暖和呀!

  阮辞觉得自己该说些什么,她抬头看着漂亮的姐姐张了张嘴,结果只说出来两个字:“谢谢…”

  漂亮姐姐四个字没敢叫出声。

  而冯宁宁却好像听到了什么喜事一样,眉眼瞬间笑弯了。

  “我们小辞真乖真有礼貌。”

  “小辞你看,坐在那边的那个人是你爸爸,别看他这么严肃,其实他只是看到你觉得害羞还不好意思了。”

  阮辞想,为什么是我爸爸还要介绍呢?

  “这两个小子是你的哥哥。”

  “才不是,我没有妹妹,我也不是他哥哥。”大一点的男孩突然说话了,他噘着嘴鼓起脸,一副很不开心的样子。

  阮辞:是了,我也没有这么小的一个哥哥。

  “大宝,你再说这话我要生气了。”冯宁宁做出一副生气的表情,似乎是没想到了他会当着小辞的面说这话。

  “嘁,弟弟我们走,去找顾哥哥玩。”小男孩跳下沙发,拉着那个一直瞅阮辞的小孩子一起跑了出去。

  “你这孩子!”冯宁宁没来的急拦住,两个小孩就跑了出去。

  她看了看自己的老公,不悦道:“都是你宠的,回来看我不收拾他们俩。”

  男人挑眉不说话,但阮辞也看的出,这个男人哪里是会宠孩子的人,估计是这个漂亮姐姐,她一看就很会宠孩子。

  “小辞,你的这两个哥哥只是还没适应有个妹妹,过两天就好了。”说着冯宁宁又忍不住道:“阮译彬阮译驰这两个臭小子,真是越大越不可爱。”

  而阮辞……

  阮辞如遭雷劈,阮译彬…阮译驰…阮辞……她知道了,她知道她现在在哪儿了,她竟然穿到了那本书里,那本《爱上我的霸道总裁》!!!

  如果她记忆没出问题,那本书里唯一一个叫阮辞的,就是霸总的青梅竹马,就是那个最后被炸!弹!炸碎的青梅竹马!

  阮辞觉得,她真是想错了,和书中死亡的女配同名根本不算倒霉的事,倒霉的该是成为了书中要死亡的同名女配!

  =口=!!!

上一章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