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chapter2_区区霸总不要也罢穿书_七彩小说

区区霸总不要也罢穿书 2.chapter2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炫彩小说网 www.zjrenli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又是夜晚,阮辞不出意外的,又失眠了。

  偌大的卧房里充斥着暖气的温度,明明不是冬天,却提早用上了这种让人沉沦的奢侈品。

  阮辞蹬了一脚被子,让自己从闷热的被子里出来透口气。

  眼前黑漆漆的一片,阮辞又想到了昨天晚上,明明昨晚还在自己的小房子里扇着吊扇呢!

  唉~

  不知道房东张胖婶发现她的尸体会不会吓晕过去?啊!阮辞又想起来,她这个月房租还没给胖婶,还有工作……好歹还是沈学长热心介绍的,也没去成。

  对了,还有她窗前那两盆仙人掌,那可是难得没被她养死的植物,不知道胖婶会不会帮她照顾?

  还有……马上就到该去看老爸老妈的日子了,她这一走没人给二老送钱可怎么办?他们会不会托梦给她说她不孝呢?

  想了半天,阮辞幽幽出了口气,用稚嫩的声线发出这种老气横秋的声音,怎么听都很怪。阮辞也意识到这点,她默默地闭上了嘴,心道:阮辞啊阮辞,振作点啊!毕竟还是自己占了很大的便宜啊,你瞧自己又可以享受一次年轻、重活一次、还多了一次童年…

  啊呸。

  还是没能安慰自己的阮辞翻了个身,卷着被子把自己裹起来。

  她才不稀罕重活一次,她才不稀罕年轻一次,再说,童年这种事,不应该是要和爸爸妈妈一起度过的吗?

  更何况,重活一次…她这叫重活一次吗?

  过个十几年二十几年,她可是就要被那个霸总炸成碎块啊!!砰的一声,四分五裂,连个完整的脑壳都没有。

  一想到那个血淋淋的场景,阮辞就忍不住发寒。

  她抽出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憋了半天,还是没憋住的小声嘀咕抱怨:“我才不想死那么惨……流血又多,还疼。”

  凭着阮辞多次失眠总结出来的经验,现在的时间大概是要凌晨一点了,如果过了一点她再睡不着,她就真的要睁眼睁一夜了。

  阮辞啊阮辞,哪个阮辞都好,快睡觉吧!要不然就凭这个小身板,熬一夜可能会见不到明天的太阳啊!

  “……”

  “……”

  “……”

  安静、宁静、寂静……

  睡不着。

  阮辞平躺在床上,瞪着两只大眼睛看着正上方。白天那华丽的天花板夜晚是看不见的,但是阮辞总觉得……她看得到什么,不,是感觉到什么在上面。

  比如——风扇。

  万一再掉下来一个风扇,会不会又割断她的喉咙呢?

  咻的一下,血还能喷老高。

  啊。

  阮辞明明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可她总是忍不住这样想。她知道自己要是再这样下去真的就要因失眠猝死了,她撑着身下的床,稍稍借了点力坐了起来。

  “壁橱是哪边来着?”阮辞记得这个房间里有一个挺大的壁橱,漂亮姐姐就是从里面给她拿的衣服换的,她还记得最下面那层好像还有空间。

  阮辞摸着床往床沿爬去,等她摸到床沿的时候房间的灯突然亮了。

  暖黄色的灯一亮,让阮辞整个人都僵住了,她以为是谁进来了,可是当她抬头去看的时候根本没人。

  阮辞心疑,灯坏了?

  虽然被吓了一跳,但阮辞也因有了灯的原因很快就安全的滑下了床。

  小小的身子一落地就觉得有些发软,阮辞扶着床站了一会儿,等软劲儿过去了才转身走向壁橱。

  “嗒!”

  一声轻响,阮辞推开了壁橱,壁橱很大,上面两层挂的全部都是衣服,阮辞瞅了瞅,几乎都是那种看起来很卡哇伊的小裙子。

  红的白的黄的蓝的紫的…亮晶晶的…

  “谁这么有…品味。”阮辞瞅到那件红色的上面满是亮晶晶的亮片的衣服,忍不住吐槽。

  阮辞看了看最下面一层的大小,又看了看后面床上的被子,想了想她又折了回去拿被子。

  可是她却忽略了,就凭她现在这个小身板,还是熬夜后有些发虚的身板,怎么能拖得动那床被子。

  阮辞扯着被角不死心,小脚板抓着羊毛地毯使劲往后一拉。

  不动。

  阮辞:“……”

  “算了,反正也冻不着。”阮辞撒手丢开被角,路过沙发时拖着一只等身大小的毛绒娃娃往壁橱里走去。

  虽然空间狭小,但阮辞十分的满意,她半抱半枕着毛绒娃娃满足的闭上了眼。

  虽然没有床软,但好歹不会担心有风扇掉下来…

  壁橱外,那暖黄色的灯亮了一夜,正照着那张空无一人的大床。当然,已经关上了壁橱门并且熟睡的阮辞自然注意不到。

  第二天天一亮,冯宁宁就悄悄打开了阮辞房间的门,她是来看看阮辞有没有醒。

  温暖的房间里还亮着灯,冯宁宁觉得奇怪,小辞如果在床上睡觉灯怎么会亮着?

  她走到床边,却发现床上只有凌乱了一些的被子,而本该躺在床上的孩子却不见了。

  “小…小辞?!”

  冯宁宁脸色变了,她瞬间掀开被子,没有。

  卫生间……没有。

  那,那窗户……是关的!

  冯宁宁手脚都发软了,她不知道怎么才过了一夜小辞就不见了。

  她不敢深想,连忙转身跑出去叫阮尚崇。

  “老公老公!尚崇!!!”冯宁宁的声音有些慌乱的尖锐,本来正和两个儿子说话的阮尚崇听到后瞬间站了起来朝声源处走去。

  “老公!”

  冯宁宁的身影出现在楼梯口,她匆忙失态的样子阮尚崇是第一次见,他一边大步跑上楼梯一边问:“怎么了?你不是去叫阮…小辞起床吗?”

  冯宁宁拉着上来的男人就往阮辞房间跑去。

  “小辞不见了,她明明该在房里睡觉,我刚刚去看,她不见了…!”

  冯宁宁的话让阮尚崇这个常年面瘫的人脸色瞬间不好了,他拧着眉头大步越过冯宁宁,先冲进了房里。

  进门后他第一时间四处扫了几眼,确定没被谁偷跑进来过。

  窗户、门都是好好的,床上也没有人,房间里更没有留下一点儿不对劲的痕迹。

  阮尚崇攥着被子寒了脸,他对冯宁宁沉声说:“报警,再打电话给父亲让他回来。”

  “好…好,老公,我马上打,小辞…小辞不会出事吧!”冯宁宁一听老公的安排她整个人更慌了,平时遇到再大麻烦也没见她漏过一丝怯意,但今天就慌得连一点儿解决办法都想不到,她现在整个人的大脑都是空白的,连摸出手机拨号的手都在发抖。

  就在报警电话要拨出去的时候,阮尚崇突然按住了她的手。

  “老公?”冯宁宁不懂他这是什么意思。

  她抬头看向男人,就只见他神色凝重的看着一个方向。

  冯宁宁顺着看过去。

  壁橱?

  冯宁宁刚想问他壁橱怎么了就见他朝壁橱走了过去。

  壁橱的门没有关紧,有一条半指宽的缝隙。

  阮尚崇慢慢推开壁橱的门,就看到了里面小小的空间里,那个小小的孩子窝在玩具熊的怀里…睡觉。

  “啊!”冯宁宁惊讶的掩嘴呼出声,她跟在阮尚崇身后,看到孩子后提起的心一瞬间放了下来,但是,再接着涌上来的就是无限的温柔和怜惜。

  小小的一个白团子双手握成拳头缩在身前,白色的小睡裙不够长,没遮住那双又小又白的小脚丫,黑色的头发有些乱,但还是能让两人清晰的看到小娃娃的睡脸。

  半张脸埋在粉色毛绒玩具的肚子上,睫毛又浓又密还很长,就像蝴蝶的翅膀一样,让人很容易就想到她睁开眼后会是怎么好看的样子。

  睡觉的时候,看起来真的很乖巧,就是躲起来才能睡着吗?

  阮尚崇皱着的眉头松了松,他动了动手指,轻轻的替这个壁橱里的娃娃整理好掩在小脸上的发丝。

  虽然阮尚崇自认为动作很轻,但冯宁宁还是很不满意,她扯着阮尚崇的袖子把他的手拉了回来。

  阮尚崇不解的看向她,只见冯宁宁冲他摇摇头,张口用口型说:“你的手…粗糙…”

  阮尚崇:“……”

  冯宁宁摆摆手,让他挪开位置,别挡着壁橱。阮尚崇无声的叹了口气,给自己老婆让了位。

  冯宁宁跪坐下来,倾身看着阮辞的小脸,看她呼吸正常,脸也不红。抬手轻触了一下她裸露在外面的小脚丫,有点凉。

  冯宁宁扭头看向还探头往壁橱里看的男人,忍不住弯了弯嘴角。

  这人昨天还说他才不喜欢软面团一样的小丫头,光看着就觉得不好养。怎么,今天就和昨天说的不一样了?

  阮尚崇注意到自家老婆戏谑的笑,三十岁的大男人忍不住握拳抵住嘴,遮住那略显不好意思的样子。

  冯宁宁笑剜了他一眼,指了指另一个柜子,示意他拿个毯子过来。

  阮尚崇立刻直起身走到一旁的柜子,轻手轻脚的打开柜子翻出个最厚的毛绒毯子递给冯宁宁。

  冯宁宁接了毯子后微微一笑,接着就展开慢慢盖在了小丫头的身上。

  她又看了一会儿小辞的睡脸,直到腿有些发麻才不怎么舍得的起身离开,离开的时候还不忘把壁橱的门关上一半。

  离开房间后,冯宁宁拽住了阮尚崇的手,说:“老公,你看到了吗?小辞才到咱们的家第一天晚上,那双眼睛下面就青了。”

  阮尚崇“嗯”了一声,他说:“可能是换了个地方睡不安稳。”

  “那也不会跑到壁橱里去睡。”冯宁宁又说:“我看小辞一个人在一个房间里睡觉肯定很害怕,要不然以后我陪她睡吧!”

  阮尚崇:“……咳,你这样就不怕那两个小子又该闹了,说你不陪他们。”还不陪我,当然最后一句话阮尚崇识相的没说出口。

  看老婆是真在认真考虑小辞晚上怎么睡觉的事,阮尚崇出了个主意,他说:“让小辞和译彬译驰两兄弟住一个房间吧!都是小孩子,不仅能做个伴,还能让他们相处的时间变多,也能让他们亲近亲近。”

  “可是,译彬他不是说……”冯宁宁想到昨天大儿子的表现,有点担心。

  “译彬什么性格你还不知道?他嘴上说不喜欢,实际上比谁都期待这个妹妹,你看”阮尚崇给冯宁宁使了个眼色,让她看楼梯口那边。

  冯宁宁悄悄看过去。

  “……”

  阮译彬那小鬼头,正躲在墙角对这边探头探脑…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