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chapter19_区区霸总不要也罢穿书_七彩小说

区区霸总不要也罢穿书 19.chapter19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炫彩小说网 www.zjrenli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烈日炎炎的夏日虽然只剩下了尾巴, 但空气里依旧还漂浮着炙热的气息,一如暑假的温度,仿佛入秋只是个说法, 并没有实际的表现。

  而作为明郃市最好的高中——明郃一中, 就在这种热度的洗礼下开学了。

  年轻的学生朝气蓬勃, 一个两个面带着喜气洋洋的表情,有的也许是因为考上了这个本市最好的高中而骄傲,有的也许是因为要认识新的朋友而觉得期待, 更有……更有一只因为摆脱了霸总而满眼都是小星星的阮小辞。

  啊,跳级的感觉真好呀!阮辞不着痕迹的环顾了一下陆续进来人的班级,心里如是想道。

  阮辞十一岁了。

  十一岁上高一, 嗯, 有点早,因为阮辞跳级了。

  当初四岁上二年级的时候, 本以为一开始并不会和莫离同班, 但是剧情偏差, 她不仅和他同了班,还被他以年龄过小为由, 强行同桌了一年。

  阮辞觉得, 既然剧情被允许有小偏差, 那么她……先试着跳了一级。

  四年级开学那天,她强行掩饰内心的喜悦, 甚至比平日多吃了一个包子, 当她背着书包来到班级时…

  “小兔子早啊!”

  同桌、霸总、莫离, 也跳级了。

  阮辞的那挂满嘴角的喜悦还没来得及多待两秒,就被抹擦的一干二净。

  哦呵呵!忘了小小一个三年级,怎么能拦得住天才总。

  于是阮小辞抬了抬爪子,道:“早。”

  初二结束那年,阮辞又觉得差不多了,就算莫离再聪明,也不可能直接跟着跨到高中去。

  阮辞动了点手段,请冯妈妈帮忙让自己参加了中考,然后顺理成章的来到高中。并且,为了防止意外——怕莫离再跟来,她还特意选了明颌中学,这个明郃市最难考、录取率最低的学校。

  至于阮辞为什么不担心莫离动手段砸钱跟进来,那是因为,霸总有霸总的骄傲嘛!

  即将迎来远离霸总的学校生活,我阮辞来了。

  阮小辞丝毫不吝惜散发善意,她甚至对才进来的一个女生,弯了弯嘴角。

  笑~

  “欸!?”那女生看到了阮辞有点愣,她退了一步,探头去看了一下门上的班级标牌,说:“是高一(2)班呐!”

  阮辞:“?”

  那女孩再次走进来,笑盈盈的看着阮辞说:“漂亮的小妹妹,那你是陪姐姐还是哥哥来的啊?”

  阮辞:“……”

  “啪”不等阮辞说话,女孩身后就又走进来一个男生,那男生拿着一本花色皮的看起来像是杂志的东西拍在来女生的脑袋上。

  “堵门口干嘛!罗洛。”男生长得很阳光帅气,声音也很好听,就是手下不留情。

  阮辞瞧着那女生眼泪似乎都要飙出来了。

  “戚白柯,你他|妈脑子有病吧!疼死我了。”

  “哦”被称为起白柯的男生欠揍的哦了一声。

  阮辞想,这两个应该以前就是认识的,高中又到了一个学校,还分到了一个班,这真是好缘分呐!

  “咦?这里怎么还有一个小朋友,谁家带来的?”戚白也注意到了坐在靠门位置的阮辞。

  阮辞:啊…默契也不错呢→_→。

  “不知道。”罗洛揉了揉脑袋,剜了一眼戚白柯后就朝阮辞走了过去。

  她一边走一边摸口袋,当走到阮辞身边的时候,也摸出来了平时总会随身携带的糖。

  “小妹妹,姐姐给你颗糖吃。”软萌可爱的小朋友看着就让罗洛喜欢的不得了,她甚至都想好了,小姑娘吃了她的糖她就可以上手捏揉捏揉,感受一下手感…

  阮辞看了看她手心的糖,又抬头看她的脸。

  “你好,我叫阮辞,也是这个班的学生。”

  小丫头干净清脆的声音很好听,特别是她介绍完自己后,班里一瞬间都安静下来了。

  “阮辞?”

  “阮辞!”

  “原来是真的啊!”

  “…是她…”

  阮辞有点懵,她注意到她说完名字后,班级里的人都把视线对准了她。

  “你就是阮辞?”罗洛拉开凳子坐到了她身旁,睁大的眼睛显得很惊讶。

  阮辞点了点头:“我、是啊!”

  “原来是真的啊!”罗洛说这句话的时候视线飘到戚白柯那儿,轻飘飘的带着点儿坏坏的感觉。

  “打败我们传说中的大学霸,摘了中考入班第一名、全校第二名的那个跳级小天才——阮辞童鞋,就是你啊!”

  阮辞:“…啊…”那啥,她不是故意厚着脸皮以大欺小来着,她只是力求保险,远离莫离。

  “阮辞同学…”

  “叫我阮辞就好。”

  “你知道他是谁吗?”罗洛指向站在桌前,那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反坐在前面凳子上,趴在椅背上看着阮辞的男生。

  阮辞习惯性的歪了歪头,想了想道:“戚、百科?”

  “戚——戚戚去故里的戚,白——荆溪白石出的白,柯——柯叶自绵幂的柯。”男生声音淡淡的,听起来似乎不是很开心。

  “戚白柯同学你好!”阮辞装作没听出来。

  “你好,阮辞。”

  “…”

  “噗哈哈哈哈”一旁的罗洛似乎是忍不住了,笑出的声音太大,吓了阮辞一跳,她扭头看过去,看到罗洛笑的眼泪花都出来了了。

  “我说戚白柯,装|逼遭雷劈知道吗?而且你还在人家小妹妹面前装,不怕天降五雷,轰死你吗?”

  罗洛说话毫不客气。

  而戚白柯似乎也已经习惯了,听到她说话就和没听到一样,依旧聚精会神的盯着阮辞。

  除了莫离……这是阮辞第二个觉得令人毛骨悚然的视线。她默默后撤了撤身体,结果就见他趴在椅背上往前倾了倾。

  左移移,他左歪,右移移,他右歪。

  看什么呢?阮辞稍沉了眸色,有些像把面前的书拍他脸上去。

  “哎哎哎!戚白柯你个大男生别那么小气,不就是输了吗?至于这么吓人家小阮辞吗?”罗洛把阮辞的想法付诸于行动,她一把拿过一本书,盖到戚白柯脸上,挡住他死盯阮辞的视线。

  阮辞听到“输”的字眼,疑惑的看向罗洛,什么输?

  “你们比赛了吗?”阮辞问。

  罗洛点头:“比了,他输了,估计现在见到你正不服气呢!”

  “我?”

  “中考的时候,这家伙和我打了一个赌,他赌自己能拿到明郃一中考入班成绩的第一名,如果他赢了我就要给端茶倒水他一学期。”罗洛解释说

  “那他输了呢?”

  “给我端茶递水三年。”

  “…那还…挺好的。”

  说实话,阮辞其实给了戚白柯一个同情的视线。

  ……

  初入高中的一个小插曲,戚白柯和罗洛自然也不会待在阮辞身边太久,在班级同学来到的差不多的时候,他们去了班级后面,而阮辞旁边的座位也有了新的同学。

  温小婉。

  人如其名,温婉乖巧,她看起来年龄也不大。

  阮辞悄悄比划了一下她的身高,略略松了一口气。

  还好还好,和自己应该大差不了多少。

  身高是硬伤,十一岁的阮小辞145也不算特别矮,但是由于蹦到了高中,这身高显得就比较招眼了。她觉得接下来的日子里,纵向发展身高才应该是重中之重。

  老师来了…

  进来的是个三十年多岁的男老师,男老师带着一副金边眼镜,穿着一身板正的黑色西装,这很正式,这很老师。

  “各位新同学,大家好啊!”男老师开口了,朗润的声线让阮辞觉得,听他讲课肯定会是一种享受。

  “我是大家的班主任兼数学老师,在未来的三年里,如果不出意外,我会一直带你们,所以还要请大家多多指教。”

  阮辞心道:老师也请你多多指教啊!

  “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姓沈,沈元星。”

  阮辞:“?”名字…为什么有点耳熟。

  沈元星老师转身把名字写在黑板上——沈元星。

  三个大字一笔一捺勾勒的很有力道,但是就算字写得再好看阮辞也没了欣赏的心情。

  喂喂喂,别看玩笑,这是巧合吗?阮辞看着黑板上的三个字,神色顿时变了,她放在桌上的手不受控制的捏成一团,精致的小脸儿隐隐的有些发白。

  温小婉注意到她的变化,她觉得有些奇怪,于是带着点小心翼翼凑过去看她。

  “你、你没事吧?”

  阮辞低下头,扯了扯嘴角,说出话的音调有点沉有点凉:“没事……我没事。”

  温小婉见她说没事,就不再问了。

  一本书中出现两个同名人的可能性有多大?一本书中出现两个同名配角的可能性有多大?

  阮辞不想知道结果,因为就算知道了也不是她想要的。

  沈元星…啧,这不是书中男主的高中老师吗?

  不仅不是明郃一中的老师,更不会在这个时候就出场啊!

  他该出现在15岁的男主面前,而且因为男主的金毛老死,送了他一条黑背…

  可现在出现在这儿了,阮辞…阮辞她有种不好的预感。

  “…下面大家来介绍介绍自己…”

  “笃笃”敲门声打断了老师的话。

  “老师打扰了,我来晚了。”

  阮小辞:“!!!”

  这清清明明,温润如玉还带着淡淡冷意的声音是谁的?

  除了莫离,还能有谁?

  阮小辞有些绝望的抬头看去,班级门口,站着的——莫离。

  少年长得就像画里的人一样,眉眼是被大画家细致描摹出来的,带着一种自然的傲然风流,翘起眼角又渗出一抹冷意,哪怕是他现在明明是在笑,可又让人不敢轻易靠近。

  十四岁的少年已经不像小时候那样,还会有可爱来掩盖出色的外貌,现在的莫离,完全就像书中描写的那样:那张脸,就是人间一大杀器。

  而现在,这个阮辞心里的杀器带着那张大杀器,又跟来了。

  少年出色的外表引得班里一阵窸窣议论,就连阮辞身边那个小巧的温小婉都睁大了眼。

  近七年的相处,阮辞早已不在是小时候那个一见到主角就畏缩的阮辞了,她说要活的自在就是活的自在,哪怕见到主角她心里再警惕小心,也不会像小时候那样——装乖。何况……她都和这个主角明争暗斗很久了。

  莫离看了过来,阮辞伸出了手,在莫离的直视的视线下亮出了那只小小的…小指头。

  鄙视。

  莫离笑了,明显的笑容直对阮辞。

  当班里的人顺着他视线看过去时,就只看淡定认真擦桌子的阮辞和她身边红了脸的温小婉。

  “你是莫离吧!”沈元星笑着说。

  “先进来吧!”

  莫离道了声谢就走了进来。

  少年连走路都是好看的,吸引了班级里全部视线的男孩走过第一排桌子,第二排、第三排…就在即将走过第四排的时候,他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样,又折了回去。

  走了几步后停在阮辞和温小婉的位置旁。

  少年站在这里,手放在衣服的兜里。

  阮辞:“?”

  “小辞,你早晨的牛奶没有喝,我给你装好带来了。”

  阮小辞:“……”

  全班同学:“哇!”

  “记得喝。”莫离笑着隔着温小婉摸了摸阮辞的脑袋。

  本来理得好好的长发被他这一揉,顿时乱了。

  阮辞抽了抽眼尾,看似温柔实则非常用劲的握住莫离的手腕,把它从自己的脑袋上扯了下来。

  “谢谢…牛奶我回来就会喝。”阮辞接过那袋的牛奶,顺便把莫离的爪子给撇了回去。

  牛奶还带着一点儿温度,阮辞觉得应该是莫离给捂得。

  一想到这牛奶的味道,再看看莫离走时那不怀好意的笑,阮辞就觉得,这奶她还是不喝了。

  反正…她本来讨厌喝这东西。

  一旁的温小婉看着她把奶塞进抽屉,没忍住开了口:“你和那…那个莫离同学是一家人吗?”

  阮辞听见了,她想了想摇头:“不是,是邻居。”

  “哦…”温小婉又看了看阮辞,视线没忍住飘到后面,只见那个非常好看的少年环着手臂,闭上了眼睛,倚在椅背上。

  真的好像天使啊!温小婉又红了脸,她想到刚才这个人站在自己身边时,他身上传递过来的气息,又干净又好闻…

  抽屉里的牛奶袋子露出一个角,温小婉注意到了,她又看了看阮辞,只见她专注于手下的书本,根本不去喝刚才他特意给她带来的牛奶。

  温小婉轻轻碰了碰阮辞的胳膊,不解的问:“你为什么不喝啊?”

  “什么?”阮小辞一时没反应过来,注意到她视线后才明白。

  “我不喜欢喝牛奶。”

  温小婉“哦”了一声就不再说话了。

  台上的沈元星老师继续他的讲话,他先是让大家自我介绍,结束之后还特意点了阮辞和莫离的名字。

  “…作为高一的尖子生实验班之一,我们班比其他班特殊的地方就是有这两位跳级生,阮辞和莫离同学,大家可能不知道,阮辞同学只有11岁,莫离同学14岁,他们两人包揽了明郃一中的入校第一名和第二名,我希望大家像他们二位学习…”

  阮辞:怪不得,怪不得她没看到过校栏上有第一名的名字,原来是莫离啊!

  说完后沈元星自己先笑了,他说:“当然不是学两位同学跳级,而是学习他们的学习态度,据我所知,两位同学从小到大一直都是一个班,就连成绩排名也都是第一第二彼此竞争,我相信在未来的日子里,两位同学依旧能继续保持他们的好成绩,同样,这也将会是激励大家学习的强大动力,不想输给比自己小的孩子,就努力去冲吧!老师相信你们…”

  ……

  讲完了话后,沈元星就带着几个男生出去了。

  阮辞也和上了书本,准备出去上厕所。

  “温同学,我可以出去吗?”阮小辞指了指外面,因为阮辞坐在靠窗的位置,所以得先温小婉让开位置,她才能出去。

  可是温小婉趴在桌子上,好像没听到一样。

  “睡着了?”阮辞没多想,以为她是困了,毕竟她高中的时候,也会在课间睡觉。

  反正也不急,等她醒来再去吧!阮辞想。

  “想出去?”

  就在阮辞做好的时候,她的耳边突然传来了男生的声音。

  声音贴在耳边,很近,几乎吓得阮辞差点失声叫出来。她猛的转头去看,就见莫离支着胳膊倾身倚在窗户边沿上。

  他站在外面,因为阮辞的位置正好在窗户旁,给了他靠近说话的方便。

  阮辞看着他那张凑进来的脸,有种想用手糊上去的冲动,这样人吓人会吓死人的。

  阮辞抬手揉了揉耳朵,刚才莫离就是靠近她这只耳朵说话的,靠的太近,气息扑在上面很痒。

  莫离歪了歪头,对她笑道:“是不是想出去?”

  阮辞:“不想,你别趴在这里,也别说话,我同桌在睡觉,会吵醒人家。”

  “哦~”莫离扬长声调,并没有去看那个睡着的人,而是又说:“下节课可能要连堂了,因为老师肯定要安排军训的事情,可能会将近九十分钟啊!”

  莫离说着对阮辞眨眨眼,颇有些恶劣的问:“小兔子真不想出来吗?”

  阮辞:“…你怎么知道会有九十分钟?又开始骗我了是吗?”

  “那就是想出来了。”莫离答非所问,说完后直接朝阮辞伸去两只手。

  “你干…干什么?”阮辞低声惊呼,还没来得及躲开就被进来半个身体的莫离给抱了起来。

  阮辞:“!!!”

  一个快一米七的十四岁少年,就这样轻而易举的把一个十一岁的小姑娘从窗户里给抱了出来。

  班里的学生一个两个的:“……”

  什么骚操作?

  阮辞没料到这个莫离这么大胆,她捂住脸,但耳朵已经红透了。

  莫离看着可爱,不仅不把人放下,还想举抱小孩子一样,抱着她转了一圈。

  “放我下来。”阮辞的声音都带着糯糯的羞意,她简直要没脸了好吗,莫离这家伙,真是……

  “莫离,你快放我下来。”

  小兔子放下手,那张精致的小脸儿红彤彤的,可爱极了。

  莫离逗的开心,自然不肯轻易放过她。

  “可以啊,老规矩,叫哥哥。”莫离视阮辞推拒她的力气为无物,小丫头一羞起来,力气都是软的。

  “不叫,放我下来。”阮辞开始掰他的手,可是莫离用的力气虽然不大,她却根本挣不开。

  “好吧!既然小兔子这么坚持,看来是很喜欢哥哥抱你~_~。”莫离说

  阮辞深知莫离秉性,她抿着唇挣扎几次,见挣不开也不动了。

  她知道莫离是故意的。

  因为她瞒着他偷偷跳级,他不会对她生气,但是会用其他方法教训她。

  就算这次他放了她,他很快也会想其他整人的办法。

  “小兔子,想好了吗?要不要叫?”莫离抱着人,自然看的见她的小表情。

  虽然还是木木的,看不出特别明显的情绪,但莫离知道,小兔子这是开始考虑了呢!

  “哥…哥哥。”阮辞叫完后就封了嘴,不肯在多发出一点儿声音。

  虽然莫离很想再听一次,但是小丫头要恼羞成怒了,再逼下去就该咬人了。

  “真乖。”莫离低声笑出了声。

  稳稳把人放下后,刚想直起身的时候,就被阮辞狠狠地踩了一脚。

  莫离没动脚,更没出声,他看着小兔子踩完就跑的背影,直到人拐进厕所没了影子,莫离才淡淡出声,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对着什么进行警告。

  “真是不乖的小兔子,要是偷偷跑掉了,我可是会觉得很孤独的。”

  少年扶着窗沿,嘴角一抹淡淡的笑,似乎眼里含着冷意,但也只是一瞬间就没了。

  教室内的温小婉不受控制的被他吸引,直愣愣的看着他,直到少年转头看到她,对她露出一个“温柔”的笑。

  没有睡啊!

  莫离扫了一眼阮辞的同桌后,就直接回了班,无视班级里大家探究的目光,而是好心情的翻看着刚从阮辞那儿拿来的书。

  …明郃一中军训很严苛,学校一直都讲究学习前“苦其心志,劳其筋骨。”所以军训也是在各个高中之间,流传最为可怕的存在。

  本来冯妈妈考虑小辞年纪小,身体也不是很健康,想把她的军训给请掉,但是段月说让小丫头试试也好,锻炼锻炼不是坏事。

  所以军训,阮辞就来了。

  十五天,军训期间,吃住都必须住在学校。

  开学第一天,本来该是学生调整状态的日子,但是明郃一中比较奇怪,根据学校校规,新生入学当天下午就要开始军训。

  ……

  阮辞要和几个小姑娘住在同一个宿舍,有两个是阮辞认识的,一个罗洛,一个就是温小婉。

  宿舍床铺是上下铺,由于都是临时床铺,所以连名字都没标好。

  当阮辞抱着军训服来到宿舍的时候,下铺就还剩下床位。阮辞没有多想,直接走向了那个床位。

  “阮辞同学!”就在这个时候,温小婉也进来了,小姑娘先一步来到这最后剩下的床说:“我刚才…这是我的床铺。”

  阮辞愣了愣,她看床上没东西还以为没人,没想到是有人的。

  “抱歉,我刚才才来,不知道这个有人。”

  “没事…” 温小婉垂着头,没有去看阮辞的脸。

  “阮辞。”就在阮辞考虑要不要试试上铺的时候,斜对面的有个人突然说话了。

  是罗洛。

  阮辞记得她的名字,显然她也记得她。

  “罗洛同学,你也是这个房间的吗?”阮辞说

  “嗯。”罗洛又说:“我来的最早,来的时候房间还没人。”

  罗洛看过温小婉那瞬间发白的脸冷嘁一声,有些不屑。

  “当然,我也没注意到温同学什么时候来的。”

  这话……阮辞觉得自己听出了点什么。

  她没有回头,而是走到罗洛那边,问:“你的上铺没人吧!”

  罗洛:“没啊,怎么,你要睡上面?”

  “嗯……想试试。”这次应该不会摔下来吧!

  “还是别了。”罗洛一把拎起自己的小包甩到上铺,说:“你睡下面,我可不敢让你睡上面。”

  “况且…”罗洛笑盈盈的上下扫了她一眼,说:“你这小身板能不能爬上去我都不知道,我也没有那个莫离的力气大,不能把你抱上去。”

  阮辞:“……”

  罗洛和阮辞开玩笑,似乎没有因为阮辞年纪小就限制什么。这种大大咧咧的性格和沈云萌有点像啊,阮辞想。

  只是两人的谈话还没一会儿,温小婉就又开了口。

  她说:“我…我来的早,我来的时候你还没来,之后我出去了,所以你没见到我。”

  阮辞没明白她这话是怎么回事?是对罗洛说的?可她为什么会看着自己?

  “哦,你说你先来的那就你先来的呗!”罗洛耸耸肩,无所谓道。

  接着就又看向阮辞,揽着她的肩膀把人往床边带。

  “快换衣服,一会儿要下去集合。”

  “好……那你别看。”

  “不看不看,小姑娘家家的这么害羞呀,像我都直接脱、穿。”

  “嗯,所以小姑娘家家的,才会害羞。”

  “……”

  温小婉咬了咬唇,看到阮辞掀起衣服时,那露出的雪白皮肤,她暗了暗眸色就转身不再看了,而是慢吞吞的换起自己的衣服。

  什么嘛!不过一个小孩子……

  军训服有点大,阮辞扣上了腰带后发现,袖子有点儿长,裤子也有点儿长,明明已经是最小号的衣服了,结果穿她身上还是大。

  阮辞有些无奈,这个小丫头长大的过程还是挺长的。

  “哇,阮辞小妹妹,你是哪里来的小可爱,偷穿姐姐的衣服有没有告诉姐姐呢?”罗洛在一旁憋着笑说。

  阮辞甩了甩袖子,回道:“说了,姐姐她说大了总比小的好。”

  阮辞的视线扫过罗洛略显紧的衣服。

  罗洛:“……”

  “你是不是虚报体重了?”阮辞又扎一刀。

  ……

  “走吧!罗侍卫打头阵,给阮辞小公主开路”罗洛戏精上身,要护送阮辞出宿舍。

  两人走到门口的时候,罗洛突然又退回来了一步,丝毫没有在意宿舍里另外三个人,直对温小婉说:“说起来温同学,我突然想起个事儿,这宿舍我来的时候门还没开,钥匙是我下去领的,当然,门——也是我开的。”

  温小婉身体一僵,收拾衣服的手慢慢握了起来,神色满满的都是难堪。

  “罗洛,走吧。”阮辞的声音传了进来,温小婉听不出她是什么样的语气,但是温小婉就觉得难受,她很难受。

  难受到想哭。

  不过一个小孩儿,不过一个臭丫头…

  下午先开始的是军训的开幕式,一个班一个小方阵站在操场上,因为阮辞可以说是班里最矮的那个,被安排站在了最前面。

  可好巧不巧,温小婉就站在她身边。

  阮辞一开始并没有在意她,直到温小婉轻轻碰了碰她的手臂。

  阮辞分了些注意力给她。

  “阮辞同学……刚刚到事情,我给你道歉,我…不是…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睡在下面……我怕高。”小姑娘说话的时候声音有些颤,像是委屈极了,都要哭出来一样。

  阮辞低声回了句:“没事。”

  说完后阮辞才发觉,自己刚才居然拧了眉心,是因为温小婉?

  阮辞的确没办法喜欢温小婉,她不喜欢和这种女孩相处,没有其他的意思,就是纯属觉得温小婉不在她的交友范围内。

  开幕式长达三十分钟,平时短短的半个小时在此时却显得无比漫长,炙热的阳光下,已经有好几个学生坚持不住晕倒了。

  包括阮辞身边的温小婉,她忽然往阮辞这边一倒,要不是后排的莫离反应迅速把阮辞给揽到自己身前,阮辞就被温小婉给压住了。

  沈老师让人把温小婉背去了后面的凉棚下去,那里早就有等候的医生。

  至于莫离……

  “你站在我后面???”阮辞看到了他,有些讶异。

  “一开始就在。”莫离替她戴好了帽子,扶正了人后,又说:“还能坚持吗?”

  “能。”阮辞背对着他站好,舔了舔稍微有些干燥的唇,才说:“刚才谢谢。”

  莫离微微一笑,忍住了揉她脑袋的欲丨望。

  “如果坚持不下去了,就往后躺吧!我在后面。”

  莫离轻飘飘的一句话,让阮辞心突然有了些奇怪的感觉。

  但阮辞不想去深想,于是她回了句:“辣鸡莫离,休想害我。”

  莫离:“呵呵,小兔子又不乖了。”

  一旁的同班同学:“…???…”

  喂,他还未成年呢!

  欸,不对……有个未成年的好像更小。

  同班同学默默看了看十一岁的阮辞,没忍住视线又上移飘到莫离那。

  “!”

  “怎么了吗?”莫离同学弯着眸子看着他,似乎是在笑,可同班同学却觉得凉嗖嗖的。

  “啊哈哈,没事!”

  为什么他会怕一个比自己小两岁的小子???

  好不容易,半个小时过去了。

  熬过了开幕式,各班就被各班分配的教官带走了。毕竟教官也不是什么魔鬼,摧残祖国花朵什么的,现在还不是时候。

  高一(2)班的教官带着一群蔫了吧唧的孩子走到分配的训练场地,给了他们半个小时的休息时间。

  一群孩子也不在乎地上脏不脏、热不热,一个个都卸了力坐在地上,感受着可以弯腿的愉快。

  “才一个开幕式就要累死了,戚白柯,接下来可怎么办?”罗洛脱下帽子扇呐扇呐扇。

  “不怎么办,受着呗!”戚白柯视线不断扫,直到看到了不远处树荫下的阮辞,他才又站了起来。

  “去哪?”罗洛问

  “那边,树下。”

  罗洛看了一眼,“咦,阮辞也在那儿。”说着立马弹起来,跑了过去。

  那速度,哪里像是累的不行了?

  “阮辞小妹妹,你厉害啊!”罗洛一屁股坐在了阮辞身边。

  “?什么?”阮辞不知道她在说什么。

  “我夸你呢,这个三十分钟可不是好熬的,你居然能坚持下来。”罗洛轻轻拍了拍小丫头的小脑袋,说:“本来以为咱们班最可能倒的就是你啊!没想到,想错了。”

  “咱们高一(2)班除了温小婉,可没有一个倒下的。”

  罗洛说。

  戚白柯也坐到了一旁,听到罗洛这句话时,他附和点头,还说:“她是装的。”

  罗洛:“?”

  阮辞:“…”

  “你怎么知道?”罗洛觉得有趣,凑过去问他

  “倒下的角度是故意调整的,没有压到阮辞的时候她有顿一下,然后才倒下去的,还有倒下的时候眼皮有动……”

  “行啊戚白柯,观察够细致。”罗洛狠拍了他一掌,以表嘉奖。

  阮辞只是笑笑,并没有说话,因为她知道。

  她不知道哪里得罪这个小丫头了,第一天就这么“关注”她?

  “阮辞,你…”戚白柯的话被来人打断,一瓶冰凉的水抵在他的嘴巴上。

  是真的冰凉冰凉,上面还有冰。

  戚白柯觉得自己的嘴巴那一瞬间都麻木了。

  “同学,喝水啊!”莫离说

  戚白柯:“……”

  我谢谢您了。

  罗洛掩着嘴悄悄移了移位置:“阮辞的哥哥,你坐。”

  莫离微微一笑:“谢了同学,喝水。”

  一瓶不是特别凉特别凉的水放在罗洛身边。

  罗洛觉得,如果刚才自己不让的话……会不会这瓶水也会和她的嘴巴零距离接触?

  阮辞:“阮辞的哥哥是什么意思?”

  “你是我妹妹的意思。”莫离接的毫无缝隙。

  “……”阮辞……阮辞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这是你的水,温的,先喝一点儿。”莫离拧开一瓶水递到阮辞嘴边。

  阮辞后撤了撤接过水喝了两口。

  “脱鞋。”见阮辞喝好了莫离才开的口。

  两个字,阮辞以为自己听错了。

  “你说什么?”

  “脱鞋。”

  一旁的罗洛慢慢起身,悄悄离开,临走的时候还不忘拉一把戚白柯。

  “脱…莫离,你不会是要报复我上午踩你脚吧?”阮辞缩回两只脚,大眼盯着莫离,里面写满了拒绝。

  “你这样想…也可以。”莫离半蹲在阮辞面前,小少年逆着光对阮辞笑,见阮辞不动作,他直接上了手。

  阮辞皱了皱眉,想缩回来。

  “别动,小兔子听话。”

  阮辞:“那你先放开我的脚。”

  “小兔子,要是再有下一次,我可就不是只是说说了。”莫离脱下阮辞的鞋子,摘掉袜子,看到了那只脚被磨得透红的脚趾和破了皮的脚后跟。

  小丫头脚本来就白,平时又被冯、魏两位女士精细的养着,就连莫离待阮辞都是小心翼翼。

  但是,莫离没想到,才短短半个小时,小兔子的脚就磨成了这样。

  “怎么,下次还会不会忍着不说?”莫离单手捧着她的脚,抬眸对上阮辞有些发倔的眼神。

  “学不乖。”莫离手上一用力,抵住伤口的手指也毫不客气的用上了力。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被细养的缘故,阮辞发现自己特别怕痛,以前的自己别说这点小伤口,就是比这再严重个十倍她都不会觉得多疼,可是现在……阮辞被他这一按,疼的嘴唇都发白了。

  “疼…”阮辞没忍住,出了声。

  “那记住了我的话吗?”莫离问

  阮辞不说话,她不说话就代表她不听。

  今天莫离有气,阮辞也不爽。

  莫离觉得自己骗了她,那她不也同样被莫离骗了吗?

  中考他也参加了,那他暑假的时候还在那里装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和她说初三的时候他要怎样怎样…

  莫离生气,她也生气。

  明明她又不想受伤…

  小兔子的眼睛里蓄了泪,但就是不肯让它掉下来。

  莫离见状,无奈下卸了力。

  他见不得小兔子哭。

  “算了,不听就不听。”莫离低头吹了吹她的脚,小少年的语气有些放软了。

  “吹吹不疼,吹吹不疼,小兔子别疼了好吗?”

  阮辞不说话,只见莫离活动活动了她的脚,然后放到自己的膝上。

  他拿出刚买的创可贴给小兔子贴了伤口,又从衣兜里拿出来一双柔软耐磨的袜子给阮辞穿上。

  “再穿这一下午,晚上我让人给你新做两双鞋子,明天穿。”

  “……”阮辞说了什么。

  “小兔子说什么?”莫离又看向她,低声询问。

  “谢谢…”

  然而听了谢谢的莫离只是淡淡一笑,他的眼中却并没有笑意,一丝都没有。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