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chapter34_区区霸总不要也罢穿书_七彩小说

区区霸总不要也罢穿书 34.chapter34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炫彩小说网 www.zjrenli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此为防盗章哦~  嗯, 乍看一下这两个原因放在一起似乎没毛病。

  阮辞:才怪。

  她才不想影响自己一早的胃口好伐。

  没错,做了一夜壁橱里的娃娃的阮辞是被饿醒的。当她睁开眼睛的时候对上了壁橱里粉色的梁板时一瞬间以为自己又穿了, 眨了眨眼才反应过来她昨晚把自己塞在哪里睡觉。

  她摸了摸刚叫了几声的肚子, 慢吞吞的坐了起来。

  没想到会睡得这么熟。

  阮辞想,壁橱真是个好东西, 以后可以考虑做一个壁橱床。

  最好再有个大小差不多的被子, 像这个就太厚了。

  阮辞拽着从身上滑了来的灰色的厚毛毯, 想要掀开它离开壁橱……

  倏地,阮辞愣了。

  她看了一眼壁橱半开的门,又看了一眼手中的毛毯。

  阮辞:“……”

  她这是睡得熟?这是睡死了吧!

  有人进来还有人给她盖毯子她竟然都不知道。

  阮辞摸了一下脸,想确认自己有没有脸热发红。二十多岁的老女人实在是觉得,被人发现藏在柜子里睡觉太可耻了。

  哀叹了一会儿自己那波动的不明显的羞耻心, 阮辞就十分释然的推开橱门,准备去觅食了, 还有什么能比填饱肚子更重要?

  啊…有的呢…!

  刚踏出壁橱一步的阮辞就对上了一对看起来很慌很乱的眼睛,如果是自己以前, 一定会感叹这双眼睛是真好看啊,瞧着又大黑又水灵。可现在,它是属于面前那个男孩的,那个男孩——阮译彬。

  论一觉醒来见到未来会同别人一起灭了自己的哥哥该怎么办?

  回:此答案无解。

  阮辞默默收回了迈出去的脚,并且“啪”的一声关上了壁橱门。

  阮译彬:“……”

  他扭头瞅了瞅身后, 没有什么吓人的东西啊?

  刚还沉浸在要和新妹妹独自见面的慌乱之中的小男孩, 此刻心情不是多么美丽了。他噘着嘴看起来很不满新妹妹的表现, 大步上前推开壁橱门想要对她说:大懒虫, 该起床了。

  然而,本来该坐在里面的女娃娃不见了身影,反而是灰色的毛毯鼓起一个小包。

  阮译彬小朋友歪了歪头,脑门的头发顺着他的动作也歪了,他忘了自己想要说的话,只是看阮辞这样让他想起来他以前养的兔子,被人吓着的时候也会缩在自己的小窝里。

  他记得当时妈妈对他说那是小兔子害怕,它躲在里面是觉得那里面安全。

  阮译彬蹲了下来,肉肉的手指抠了几下裤子上的扣子,然后带着点儿犹豫戳向了毛毯。

  “喂,你在害怕吗?”阮译彬小朋友很好的继承了他父亲那冷冰冰的声线,哪怕年纪还不到十岁,也听的出那种天然的冷淡质感。

  “喂,我问你话呢?你出来说话。”

  看阮辞还是没反应,阮译彬又有些不开心了,他动手要拉开毛毯。

  “妈妈说小孩子不能闷在被子里,会难受的,你快出来。”

  小男孩的力气不大,最起码阮辞这样认为,可是她却忽略了自己现在只是个四岁小丫头的事实。

  两人一压一扯还没僵持五秒,阮辞的护身毛毯就被阮译彬扯走了。

  阮辞看阮译彬一脸“我赢了”的骄傲样子,紧抿着唇不说话,就是瞪着两只大眼睛没表情的看着他。

  阮译彬骄傲了几秒钟后被她瞪的也骄傲不下去了,他讪讪的放下手中的毯子,扭身不去和她对视。但还是张口对阮辞说:“大……大懒虫,妈妈让我等你去吃饭…”

  说完后阮译彬的脸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最后就像番茄一样,红的几乎能拧出红汁水了。

  “咕噜…”

  一声肚子叫声在两个孩子之间响起来,阮辞以为是自己的,她刚想摸肚子的时候又听见了了一声。

  “咕噜噜…”

  哦哈……不是我的。

  阮辞抬头看向脸又红了几个度的阮译彬。

  是他的。

  “看什么看……都是因为你…我等吃饭……没吃才饿的…”

  小男孩精致可爱的脸蛋儿上挂着几几抹委屈,害羞和委屈之中阮辞又分析出一点儿可怜,二十三岁老阿姨的心就这么软了。

  阮辞无声叹了口气,心里几番反转,还是站起身朝卫生间走去。

  再怎么说他现在也是个小孩子,还没到会和别人一起弄死她的年纪。

  更何况……阮辞握了握小拳头,心情有一瞬间的往无奈偏移。更何况这个书中的阮辞本来就是一个坏人啊!如果她不死,怎么让大家没有膈应的幸福生活下去。

  “你去哪?”阮译彬见这个小妹妹不理自己就走了,而且也不是向门的方向,他追了上去想要问她干什么?

  唉……

  难道没有其他办法吗?比如能让她免除一死的?

  “喂,你走那边干什么?”阮译彬声音又大了一点儿。

  啊……

  如果……我离主角远一点会不会有用?

  “喂,阮…阮辞!”

  说不定有用…

  “啪”

  “唔…”不知道撞到了什么东西的阮辞捂着脑门一脸懵逼,涨疼的感觉对于小孩子来说有点强烈,阮辞鼻子一酸,眼里不受控制的汇聚了泪水。

  好疼…真疼!

  阮辞蹲下来捂着头低声哼唧了几声。

  阮译彬跟了过了,蹲在了她面前。

  小孩伸手拉开她揉脑袋的手,看了看。

  “红了。”阮译彬视线下移,看到了她水汪汪的大眼睛。

  “哭…哭了!”

  “你别哭啊,别哭,我给你吹吹。”

  说着阮译彬噘着嘴给她脑门的红包吹气。

  “你刚才为什么朝这边走啊,也不看路。”阮译彬冷质的声音因为一边吹起一边说话,变得有点软软的。

  他吹的时候还不忘按住阮辞想要动的手。

  “不能揉,爸爸说受伤了不能用手揉,那会加重伤口的伤。”

  阮译彬认真嘱咐着。

  “也不能沾水,伤口沾水会严重。”

  嗯?

  “更不能乱吃药,乱吃药会生大病。”

  唉?

  “最不能受伤不说,爸爸说就有很多受伤不说的人下场很惨。你知道他们怎么了吗?”阮译彬突然问阮辞。

  阮辞抬眸看他,小孩子正跃跃欲试的想要给她解答,阮辞很上道的摇摇头。

  果然,阮译彬瞬间双眼放光的对她说:“他们死了。”

  阮辞:“……”

  “所以你要乖,不能不听话知道吗?你要听爸爸妈妈的话。”阮译彬顿了一下,声音低了一个度,脸又红了。

  “还…还要听…听哥…哥哥的话。”

  阮辞:哦!

  某个男孩大眼睛不灵闪着名为期待的耀眼光芒,阮辞权当没看见,移开了自己的视线。

  而阮译彬此刻的内心想的是:她为什么还不叫我哥哥?她是不好意思吗?我都允许她叫我哥哥了她为什么还不叫?为什么……

  “我,想去卫生间。”阮辞稚嫩的声音还带着因为刚才疼痛哼唧后的沙哑,听起来像是被人欺负了还不敢大声说话的样子。

  阮译彬一愣,他也不想为什么阮辞不叫他哥哥了,而是歪着脑袋十分新奇看着她。

  阮辞以为他没听清,挣了挣爪子又道:“我想去厕所,刷牙…你饿,我们吃饭……”

  四岁的孩子该怎么说话阮辞不清楚,再加上她原本就不是一个擅长说话的人,所以自从昨天发现自己穿到这里后,除了“谢谢”就没在敢和别人交流,她怕自己哪里表现的奇怪让人看出来……要是被察觉到奇怪,说不定会被送到什么研究机构,切片!!

  ……嗯,这貌似也不太可能。

  可,面前这个小鬼是什么表情?

  阮辞看着他对自己露出奇怪和好奇的表情,没忍住动了动喉咙,悄悄吞了口口水。

  她……哪里有说的不对吗?可她不就说了一句话吗?!还让不让阮辞活了啊……

  “你说话了。”阮译彬看了阮辞半天,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

  阮辞:唉?

  “从你来到我家,你第一次对我说话,我刚才还以为你是一个哑巴呢!”阮译彬有点莫名的兴奋,他抓着阮辞的手又说:“那你会说话,你叫我一声哥哥呗?我想听听你叫的好听吗?”

  阮辞抽了抽嘴角,如果不是看他还是个小孩子,阮辞都以为他这是在讽刺她。

  “叫哥哥。”

  阮辞:“我想…厕所。”

  “叫哥哥。”

  “厕所…”

  “叫我哥哥啊!”

  “厕……”

  “你要听哥哥的话,你叫我哥哥我带你出去玩,叫哥哥。”

  “……”

  叫你妹,不叫滚。

  阮辞没了耐心,腾地一下站起来找卫生间,连带着被阮译彬抓着的手都直接拽了回来。

  阮译彬明显被她突然起身吓到了,他看了看空了的手,又看了看站起来后一笑也不笑的阮辞。

  阮译彬伤心了,小少年脆弱的心灵受到了重击。他沮丧的往地上一坐,小声嘟囔着:“我就是想让你叫我哥哥嘛!阮小辞不乖,不听话…妈妈说你是我妹妹,你不叫我哥哥,不听话,爸爸说你乖,你不听哥哥的话,阮小辞不乖……不乖……不乖……不叫哥哥……不乖…”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