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chapter36_区区霸总不要也罢穿书_七彩小说

区区霸总不要也罢穿书 36.chapter36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炫彩小说网 www.zjrenli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此为防盗章哦~

  “这里又不是你家, 也不是你家的花园。”一旁的程顾也很不开心,从刚才这个女孩说小辞妹妹坏话开始, 他就非常不喜欢她。

  “你再霸占着滑梯不下来,我们就不带你玩了。”程顾说

  “谁说不是我的?”小姑娘又说话了。

  “我奶奶说了,她是这家的长辈,别人都尊重她,你们也都得叫她婆婆, 我是她孙女儿,当然也是这家的小孩,所以这滑梯和花园也是我的。”

  阮小辞闻言感觉有些不太对,她抬头看向滑梯上的小丫头, 淡淡的眼神之中浮现出点点诧异。

  小姑娘发现了阮辞在看她, 她朝阮小辞翻了个白眼。

  小小年纪居然学会了如何蔑视别人。

  “看什么看, 奶奶说你这个野孩子没资格和我们一起玩。”小姑娘又撇了撇嘴嫌弃道:“没人要的野孩子,会弄脏我的滑梯的。”

  阮小辞猛地皱起了眉,微歪了一下脑袋, 神色有些不耐。

  这个小丫头让她想起了一件不怎么好的事情。

  父母去世那年, 她十三岁。

  父母的兄弟姐妹来家里悼念……不,只是表面悼念暗地商量如何瓜分财产罢了。

  父亲的弟弟, 那个看起来很斯文的男人带来了一个小孩儿, 是几岁阮辞记不清了,但阮辞十年的时间都没有忘记他说的一句话:“你是没有人要的野孩子啦!”

  野孩子吗?

  阮小辞在心里冷冷一笑, 野孩子也是孩子不是吗?既然是孩子, 那她……玩儿些以‘年纪小’为名义的手段, 也不算什么吧!

  可还未等阮辞做什么,莫离就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后面绕过去爬上了滑梯,站在了小姑娘身后。

  “你说谁是野孩子?”男孩低沉的声音突然响起来,吓了这个小玫一跳,由于她本来就是坐在滑梯口,现在却因为惊吓松开了双手,直接滑了下去。

  因为滑的急又没有准备好,小姑娘直接从滑梯里坐到了沙地上。

  阮小辞:……

  虽然有点危险,但她莫名的觉得好爽怎么办?

  阮小辞没有表现出来,沈云萌倒替她表现出来了。

  小丫头指着她哈哈大笑,还不忘在嘲笑期间加句‘活该’。

  小玫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呆坐在地上几秒后才知道自己刚才经历了什么。

  小姑娘嚯的起身,涨红的脸上那双满是怒意的眼睛直直看向滑梯上的人。

  莫离扶着扶梯,半垂着眼眸满不在乎的回视她,他那标准的笑也没了,只是抿成一条直线,彰显着他现在极其不好的心情。

  阮小辞心里哇哦了一声。

  这才是书中那个未来霸总的样子嘛!所以说,主角就是主角,不单以后是霸道总裁,就连小时候也气势逼人。

  只见小*霸道总裁*莫离居高临下的看着沙地上有点儿狼狈的小玫,用极其严厉冷淡的声因问道:“你说,谁是野孩子?”

  小丫头从来没有被人这么欺负过,一时间委屈和火气掺杂在一起,哭了。

  “你们都欺负……欺负我,我要告诉奶奶…你们欺负我。”小孩子哭的断断续续,期间还不忘为自己叫屈。

  “你要去就去,谁管你。”沈云萌嫌弃的离她远远地。

  “都是大孩子了还只会哭,我们小辞都不哭了,大孩子哭鼻子还告状,羞羞羞。”

  阮小辞:不,我也哭过来着…

  “我就哭我就哭。”小丫头跺脚不依,她一边说一边哭着叫道:“你们说她好我不服。”

  “爱服不服,她就是比你好,我们都喜欢和她玩,就是不和你玩。”沈云萌说完后又不忘对她做个鬼脸,吐了吐舌头加了句:“气死你气死你气死你。”

  阮小辞:“噗”

  啊!没忍住。

  阮小辞抬头看去,果然突兀的一笑引来了这些个孩子的注视。特别是滑梯上那位,强烈的视线她想忽略都难。

  阮小辞轻咳了一声,做出了个请的姿势,无辜道:“你们继续。”

  ……

  “你看,我们小辞就是这么可爱。”沈云萌骄傲道

  阮小辞:……

  “你…你们!”小姑娘话还没说出来,沈云萌就给打断:“我…我们,我们怎样,我们就是讨厌你,最最最讨厌的人。”

  “我…我……”小丫头憋红了脸,她被沈云萌这不按常理出牌的样子给吓到了,根本不知道怎么吵回去。

  但不愿意就此认输的小孩子不服气的指着阮小辞哭到:“那好,你们都喜欢她,你们就和她玩,我要告诉奶奶,你们都和野孩子玩,你们都和没父没母的贱丫头玩,你们都要挨揍。”

  “奶奶说了,下贱人生的孩子是下贱种,你们和贱丫头玩,你们也是下贱种…我要告诉奶奶去。”

  阮小辞本来因为沈云萌渐消的戾气在一次涨满心口,如果她第一次说的野孩子只是让阮辞想到整她一次的话,那她这次带上她父母,阮辞就没有整治她的心情了。

  说谁都可以,除了她父母。讽谁都可以,但是……她敢讽她父母,阮辞死死盯住那个孩子。

  那眼神——她,是想弄死她。

  程顾只觉得身边一阵风刮过,一个小身影就直朝那个小玫离开的方向跑去。

  “小兔子!!!”

  “小辞!!!”

  “小辞妹妹!!!”

  只见阮辞跑的极快,一下就把毫无防备的小玫撞倒在沙地上,小小孩子直接骑到那个孩子身上,抓着地上细黄沙就往她因为惊讶长大的嘴巴里塞。

  “啊!啊啊!你…放…咳咳!放开…我咳咳…”

  小姑娘被吓到了,她惊慌的想要推开阮辞,却被她一把一把按过来的沙子给塞了满口,呛得直咳嗽。

  阮辞双眼满是寒气,她捂住住她的嘴,把她往沙地里按。

  “嘴脏的话,我给你洗一洗好不好?”

  “没人管教你的话,我来教你好不好?”

  阮辞伏身在她耳边,在几个孩子赶来之前,在他们看不到的方向,用他们听不到的声音沉笑了两声,继而发寒发狠的说:“要是你想死的话,我亲手弄死你,好不好呀!”

  一时间,小玫丫头……睁大了双眼。

  想了半天,阮辞幽幽出了口气,用稚嫩的声线发出这种老气横秋的声音,怎么听都很怪。阮辞也意识到这点,她默默地闭上了嘴,心道:阮辞啊阮辞,振作点啊!毕竟还是自己占了很大的便宜啊,你瞧自己又可以享受一次年轻、重活一次、还多了一次童年…

  啊呸。

  还是没能安慰自己的阮辞翻了个身,卷着被子把自己裹起来。

  她才不稀罕重活一次,她才不稀罕年轻一次,再说,童年这种事,不应该是要和爸爸妈妈一起度过的吗?

  更何况,重活一次…她这叫重活一次吗?

  过个十几年二十几年,她可是就要被那个霸总炸成碎块啊!!砰的一声,四分五裂,连个完整的脑壳都没有。

  一想到那个血淋淋的场景,阮辞就忍不住发寒。

  她抽出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憋了半天,还是没憋住的小声嘀咕抱怨:“我才不想死那么惨……流血又多,还疼。”

  凭着阮辞多次失眠总结出来的经验,现在的时间大概是要凌晨一点了,如果过了一点她再睡不着,她就真的要睁眼睁一夜了。

  阮辞啊阮辞,哪个阮辞都好,快睡觉吧!要不然就凭这个小身板,熬一夜可能会见不到明天的太阳啊!

  “……”

  “……”

  “……”

  安静、宁静、寂静……

  睡不着。

  阮辞平躺在床上,瞪着两只大眼睛看着正上方。白天那华丽的天花板夜晚是看不见的,但是阮辞总觉得……她看得到什么,不,是感觉到什么在上面。

  比如——风扇。

  万一再掉下来一个风扇,会不会又割断她的喉咙呢?

  咻的一下,血还能喷老高。

  啊。

  阮辞明明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可她总是忍不住这样想。她知道自己要是再这样下去真的就要因失眠猝死了,她撑着身下的床,稍稍借了点力坐了起来。

  “壁橱是哪边来着?”阮辞记得这个房间里有一个挺大的壁橱,漂亮姐姐就是从里面给她拿的衣服换的,她还记得最下面那层好像还有空间。

  阮辞摸着床往床沿爬去,等她摸到床沿的时候房间的灯突然亮了。

  暖黄色的灯一亮,让阮辞整个人都僵住了,她以为是谁进来了,可是当她抬头去看的时候根本没人。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