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第 82 章_天鹅肉_七彩小说

一秒记住【炫彩小说网 www.zjrenli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老式苏俄建筑, 高大的玻璃窗上淅淅沥沥地淋着雨,窗内,日光灯把偌大的画室照得一片惨白。

  房间里静得只有雨水声, 顾辰紧锁着眉头。刚才, 在他就要离开去付约时, 门外来了一辆车,未待开门, 他的心就咯噔一下, 这奢侈的座驾是大小姐梁心妍的,从未说过几句话, 她来干什么?

  万没想到, 这惊讶只是即将出现的情形里最轻微的意外,因为, 车的另一边下来的,居然是……小萱。

  细密的雨丝里,那纤瘦的身影让他的心不由得地一揪。果然!张星野走后,他就觉得事情不对。他和梁心妮之间的约定是无法公之于众、面对她的家人的,而这个女孩毫无城府、直接又幼稚, 简单到几乎没有思想, 所以,暴露给别人尤其是她无话不谈的姐姐是毫不意外的。

  这个姐姐,绝非善类。当初, 他几乎是在不了解梁心妮的情况下就冒险约定, 现在回想起来, 那样的快速反应与处理根本不可能是她的智商能驾驭的,除了她最相信的姐姐还能是谁?

  而前一晚,张星野,这位梁家的编外大哥把他先牵入自我感觉的安全区又逼到无路可走,果然厉害。可此人的真实目的,直到离开,顾辰都一头雾水。不过,最后那不寒而栗的威胁里只有他,并没有提到小萱,现在看来,各司其职,后面的,还是梁心妍。

  眼看着她们走上台阶,顾辰脑子里做了最坏打算,他可以一败涂地,可是,绝不能对小萱再有丝毫的伤害!

  此刻她安静地站着,发丝淋了点雨,黏在腮边,小脸显得越发小,薄薄的唇抿着,苍白无色,看得出已经在努力克制。画室角落里整整齐齐码放着画架、蒙了画布,她显然猜得到那就是她苦苦追着他想拿回去的东西。可她没有动,甚至没有问他一个字,静得让人心疼……

  有很多话要跟她说,只是现在他不能,因为面前还有另一个女人。简单的休闲装,淡淡的香水,从她进门那一刻起,强大的气势就充斥了整个画室,此刻背对着他,一言未发就将气温降到了冰点下。

  来者不善,不过,来则来矣,顾辰略往前一步,“梁小姐,是有话要跟我说么?”

  “背着心妮秘密约会,你不觉得你应该先给我个解释么?”

  “秘密么?”顾辰淡淡一笑,“如果是,梁小姐恐怕不会出现在这里。”

  “哼,”梁心妍转过身,“顾辰,我不是心妮,不要在我面前玩你的清高人设。说秘密,是给你面子,明目张胆约会前女友,你可以犯蠢,却不能这样侮辱别人的智商。”

  “我想你误会了,我和小萱见面并没有什么不能与众的私密,如果你想,现在就可以联系心妮,她会理解。”

  “是么?”梁心妍一丝冷笑,“所以我也应该相信前男女友私下见面不是因为余情未了,而是为了世界和平?”

  挑衅,极具讽刺。顾辰眉头一紧,正要开口,清脆的高跟鞋声已经绕过他,转在他们之间,微微一挑下巴,一双浓艳而轻篾的眼睛,“抬出心妮来掩护你们,很聪明,知道她为了爱你已经完全放弃判断。可是,既然当初你做出了选择,就该有契约精神,即便不能像个男人一样拒绝诱惑,至少该像个人一样去遵守,否则,”

  说着,梁心妍停顿下来,瞥了季萱一眼,又看着顾辰,“你要知道,凌海,不是桐江。”

  提起千里之外,那心底深处再也不能触碰的伤口,此刻像一条旧纱布被人捏在手里挥舞,丑陋又沾满疼痛的血污。顾辰忍了忍,走到季萱身边,“我现在叫车,先送你回去。”

  “慢着,客人是我请来的。”

  “梁小姐,我不知道你究竟有什么误会,既然是关于我,我可以保证回答你所有的问题。八月到现在发生的事,小萱完全不知情,没有必要在这里。”

  小萱?看那女孩,白净的小脸一丝波纹都没有,纯洁、无辜、完全不关她事的样子,梁心妍忍不住咬牙,轻轻摇头,“顾辰啊,你太小看你的‘小萱’了。你完全可以继续陪她玩下去,只是,我的时间很宝贵,没空再听你撒谎,也受够了你们的游戏!”

  “游戏?什么意思?”

  “你知道她为什么会到凌海来么?”

  “知道。但是这有什么关系?我不认为她有任何解释的必要!”

  “我不知道你知道什么,不过你说的对,她没有解释的必要。只是,”梁心妍笑笑,“有些事,不解释并不以为着你就可以不了解,否则因为不知情弄成笑话,大家都尴尬。毕竟,我们现在在一个屋檐下。”

  一个屋檐下?一番话,顾辰听得云里雾里。

  “季小姐她,” 说着梁心妍看着季萱,“正在恋爱,哦,不,是与人交往。我这么说,没有歧义吧?”

  迎着直视来的目光,季萱轻轻挑了下眉。顾辰显然是意外,可那柔和的小脸没有任何辩驳的意思,几乎是默认的安静,不由蹙了眉,“这是她的隐私,梁小姐。”

  “不,不是。”

  说着梁心妍打开手机面向他,顾辰一眼看过去,屏幕上穿着唐装小礼服的女孩在男人的臂弯中甜蜜地笑着,而那个男人居然是……梁家大少爷梁心伟!

  “这也许是隐私,却不是秘密。” 梁心妍收回手机,“其实,你当时就猜到那些漫画出自她的手,没想到后续的发展吧?”

  顾辰皱着眉,刚才的影像定格在眼前……

  分开了,早就成了过去,他已经不再去想她,只是在夜晚思绪的空洞里才会发现她在,那么清晰,连味道都在,于是就会醒着,到天明……

  可是没有哪怕一秒钟勾画过她跟别的男人在一起的情形,突然出现在眼前,心像被什么狠狠割了一下,叫不出声的痛……

  怎么会?她的眼里、心里,只有她的世界,一个陌生男人走进去谈何容易?他都没有完全得到过她,别人怎么可能?他走了,那个唯一能靠近她的人,恐怕只有从小和她在一起的钱方若,又怎么会是完全不同的……梁心伟?不,绝不可能……

  “始终没有公布画的作者,我就好奇为什么这么好的成名之路她不肯走,现在看来,是不想让有的人知道。那个人,是你么,顾辰?”

  梁心妍看似轻描淡写的问话带着强烈的暗示,生生将他努力想摁下去的念头拖了出来。不,不会!小萱不会为了报复他就随便与男人交往,绝不可能!

  “季小姐是太低调了,大哥辞去实验室的工作转回国内,就是为了方便能和她在一起。如果顺利,很快,我们就可以叫她‘大嫂’了。”

  嗯?顾辰尚未反应过来的心忽地一紧。这位骄傲的大小姐一晚上都充满敌意,居然拿“大嫂”两个字来戏谑?再看眼前这高高在上的女人,此刻像野兽忽然拱腰后退,分明就是随时准备撕咬的姿势。

  可身处话题中心的女孩,不但没有感觉到危险,面对咄咄逼人的挑衅白净的小脸上竟然还露出了一丝笑容,似乎在看什么表演,毫无芥蒂地跟随着。

  这模样显然刺激到梁大小姐,转身直接面对她,“前男友现任女友的哥哥,听起来很奇怪,可是,这世界本来就充满了奇妙的巧合,谁又能说这个不是?重新恋爱,享受人生,梁心伟是男人中的一个,当然可以成为季小姐交往的对象。只不过,季小姐似乎并不满足于此,要交往,要相会前男友,还要把一天寂寞的时间都占满,包括:”

  说着她身子微微前倾,眼帘低拢,红唇在女孩耳边暧昧地吐字:“夜里……”

  “梁小姐!”如此羞辱,顾辰终于怒,“请你尊重她!”

  “哼,”梁心妍冷笑一声,“你急什么?你以为你还有为她着急的资格??你以为你在心疼一个被抛弃后楚楚可怜、还在苦恋着你的女孩?现在,我就让你看看分别这短短几个月,你的小萱都做了什么!”

  说着梁心妍啪一声拽开手包拿出一摞照片递过来,顾辰伸手刚刚接触,那只纤白的手就突然放开,他救不急,照片哗啦啦地散落一地。

  手中只拿到有一张,而这一张,足够了……

  女孩踮着脚尖勾着男人的脖子,嘴巴嘟起吻在他唇上。男人的大手揽着她的腰,向后倾靠在车上,让她整个身体都有支撑。完全地接触,两个人那么自然,无所顾忌……

  浑身的血都凝固,像被电流穿过,顾辰脑子里突然断片一样的空白,根本无法处理眼前的一切。这……是谁?是小萱?那个男人怎么会,怎么会是……

  “这就是她的隐私!你现在告诉我这一切都是巧合?!”

  女人的声音已经不再是之前冷静高贵的强调,入在耳中,尖利又带着尾音抑制不住的撕扯。难听,季萱蹙了下眉,低头,看着一地的照片,公寓楼下、没有拉窗帘的房间、船头、海中,几乎每个角度都在抱着,吻着,原来,他们竟然有过这么多种亲吻的姿势……

  “你有什么要说的么?”

  “嗯?”季萱抬起头,看着眼前是这双足以对她食肉寝皮的眼睛,“对你么?没有。”

  “哼!”梁心妍冷笑,“无话可说吧?短短几个月,混缠在梁家所有男人的身边,我不知道你怎么做到的,不过我承认这很厉害,这个,必须给你。无论目的是什么,至少,你已经成功了一半。”

  季萱轻轻一挑眉,笑了,“是么?那么梁小姐看来,我的终极目标又是什么呢?”

  “你以为我有兴趣知道么?你太看得起自己了。不过,同为女孩子,我倒是可以给你点女人自尊的建议:不要以为自己在把握,男人,没你想得那么高深,最是直接的生物,如果真的在乎你,他绝不会把你放在夜里。”

  “哦。”季萱认可,“果然还是梁小姐对男人更了解,难怪,这么多年,他一直最在乎你。”

  淡淡一句直戳心底!自己的骄傲、这么多年的心思竟被她这样轻易地偷换概念来羞辱!一股气上来,梁心妍只觉得手都冰凉,“你很得意。得意到真的不知死活。事到如今,不得不佩服。本来应该陪你玩下去的,可是,梁心伟,张星野,这两个男人有你沾染一丝也是耻辱!”

  怒火中一转身,见顾辰拿着照片,低着头,震惊之下,这男人似乎已经不知道该作何反应,相比那无耻白莲花的女人,他此刻的样子让梁心妍气得发抖的心忽然有种说不出的满意,“现在明白了么?小萱想干什么,你应该比我更能猜得到。顾辰,之前,不知情,不罪。从今天起,如果你再和她见面,我不再接受任何理由的解释!记住:你们不是分手,你是劈腿、是抛弃,‘分手是朋友’这种文艺伤情的话除了见鬼对你毫无用处!我还可以告诉你,无论心妮曾经答应了你什么,我们可以给,也照样可以拿回来。你好自为之!至于,小萱么,”

  说着,梁心妍扭回头,脸色终于稍稍缓了下来,看着眼前这个小女人,红唇一抿,高贵又轻蔑的笑,“你有你的计划,想干什么,都随意。只不过,有一天,你会明白,桐江,是你今后人生里最美好的回忆……”

  “梁心妍!!”

  一声怒吼,伴随着老旧的木门怦一声甩在墙上,几乎爆裂!画室里的三个人都吓了一跳,看过去,门口站着一个人,一个紧锁眉头、眼睛要喷出火的男人,竟然是梁心伟!

  “大哥?”

  看他大步进来,梁心妍忙迎过去,不小心一脚高跟鞋差点踩在地上的照片,被梁心伟一把拽过,看着地上,片刻的停顿,俯身,捡起一张。

  梁心妍心一紧,这些照片都是她挑选过的,全部都是亲密照,为的就是最大程度地刺激顾辰,此刻看大哥,脸色像病了一样忽然就煞白,梁心妍心疼不已,看到自己心爱的女孩跟别的男人亲热,而那个还是自己最好的兄弟,是怎样一种背叛与屈辱的感觉……“大哥,你别……”

  “这照片,是哪来的?”

  低沉却几乎是咬碎牙关的声音让梁心妍忽然心慌,一时无语,梁心伟抬起头,“我问你,这照片,你是怎么拿到的?”

  “重要么?”看着大哥发红的眼睛,梁心妍难过道,“这些照片是怎么来的重要么?重要的是这里面的内容,这欺骗了所有人的内容!”

  梁心伟没有回答,抬眼,目光看向不远处的女孩。好久不见了,一日三秋,三日已半生而去……她还是那个样子,布裙,长发,白净清凉的小脸。无论听到什么、看到什么,她过去和现在的传闻,在他眼里,她始终是那个样子。此刻眉头微蹙,接着他的目光,眼中只有一丝淡淡的惊讶,没有戒备,没有恐慌,似乎这散落一地的屈辱都已经无所谓。梁心伟忽然就心痛不已,走到她身边,看着她,好一会儿才艰难地开口,“对不起……”

  “对不起?”梁心妍惊道,“大哥你给她道歉??”

  “这是她的隐私。现在,你把照片捡起来,还给她。”

  “隐私?如果意图是在伤害别人,就不再能称之为‘隐私’!大哥,你一直被蒙在鼓里,我根本不想让你知道、不想你卷进来看到这一切,可是现在,你来了也好!”

  第二次,这是第二次大哥在她面前袒护季萱,可这一次,这么残酷的事实在眼前大哥还如此蒙蔽不自知,梁心妍怒道,“你知道她是谁,她为什么会在这里?是因为儿童画坊?因为美院?因为艺术??不!是因为男人!因为顾辰!曾经交往过,她却不能接受分手,一路追到凌海,就是为了找顾辰!这几个月,顾辰换了手机号、停了所有的社交联络,依然摆脱不掉!心妮从马来回来,她就已经在凌海等着他们。为什么心妮会躲在岛上不回家住?为什么会错过你的生日会?都是因为她!”

  “因为她??”一路来的痛苦与怒火还没有释放出来,对妹妹的怀疑又这么残酷地被坐实,内疚与心痛激得梁心伟无法控制地怒吼,“可以横刀夺爱,不许旧情难忘??这一切,反反复复都是她的错?!所以,你就可以有权利去侵犯她的隐私、偷怕她的照片??”

  “大哥!你以为仅仅如此么?仅仅是一个旧情难忘、穷追不舍的故事么?不!你回来这么短的时间,真的以为,与她的相遇、相识、纠缠不清都是意外?浪漫的巧合?你看看,看看这些照片,星野远在你之前就跟她在一起。白天和你,晚上和他,还要缠着顾辰!这一切,就是你眼中的天才小画家、纯情女孩所为!你这么用心对她,生日会的早晨还担心她是不开心离去,可曾想到她当时就睡在顶舱的主卧里!”

  回想那天早晨带着水渍、一身清爽的星野,被欺骗的屈辱如针刺一般,梁心妍越说越痛,“他们早就私下偷/欢,可你可曾从星野嘴里听到过半个关于她的字??其实星野根本就不知道她的过去,为了遮掩诱惑,不得不对我们撒谎、背叛!不管最终的目的是什么,她已经伤害到所有我爱的人,如果这还算她的隐私,那我侵犯定了!我绝不允……”

  “梁小姐!”

  忽然,沙哑的一声打断了梁心妍,是顾辰。

  “季萱为什么会出现凌海,为什么几个月来一直没有离开,是我的原因。并没有什么旧情难忘,只是曾经画作上合作的问题,心妮也知道。在岛上不回来,是因为我不想看心妮为难,为了我总和家里争吵。至于,不出席梁先生的生日会,是因为我不在邀请名单上,心妮她为了我才没有去。这一切的误会,都是我的错,梁先生,梁小姐,真的很抱歉。我保证,以后绝不会再出现这样的情况,请你们原谅……”

  诚恳,卑微,低着头,修长挺拔的身型在高贵的“先生”和“小姐”面前像一个挑起的竹竿,孤零零的;沙哑的声音,似玻璃窗上摔碎的雨水,没有砸到土里的气势,顺着,流进缝隙里……

  季萱看着,听着,一口气轻轻提起来,划过心口,心一痛,忽然,就碎了……

  “都是你的错?好,”梁心伟咬着牙,“画作上有什么问题?”

  顾辰眉头一紧,“这个,恕我不能回答。”

  “你必须回答!!”

  “哼,”梁心妍冷笑,“至少应该解释一下,是什么画作问题需要两个人秘密约在晚上、到酒吧解决?!”

  “对不起,今天是我欠考虑。我保证,以后不会再私下跟她见面。再也,不见。”

  “你他妈的混蛋!!”

  突然暴怒,梁心伟几步上去拽住他领口,一拳狠狠地砸了下去!

  顾辰一个趔趄向后倒去,梁心伟追上来,拳头落下的一刹那突然僵住……

  面前是张开双臂的女孩,娇小的身型遮挡不住男人,却将他牢牢护在身后,发白的唇瓣微微颤抖,“住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