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魔法武侠修真都市言情历史穿越网游同人科幻末世恐怖惊悚其他小说 排行榜单 浏览记录
七彩小说 > 历史穿越 > 辅国权臣 > 终章 开始的地方,在这里结束吧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巷尾一颗老魁树下,徐明远看着身前斜抱着古琴的女子,沉默了好一会,开口道:“襄王府覆灭了,襄王虽未死,但我必然追杀他致死。苏姑娘今后,可有何打算?”

    一身紫衣的苏依梦眼眶有些红,盈盈一拜,轻声道:“公子为小女子报家仇,小女子无以为报,若是公子不弃,今后愿侍奉公子左右。”

    徐明远伸手扶起苏依梦,看着她摇了摇头道:“苏姑娘不必如此,襄王自有取死之道,今日虽为你苏家一门报了血仇,却也不仅仅是因此。天下之大,若姑娘有想去之处,想为之事,大可为之,不必将后半生再系于报恩之上。”

    “天下之大,却无我容身之处,天下事之多,却无我可做之事。公子若是嫌弃依梦出身卑贱,依梦亦不敢求伴公子左右,还望公子珍重。”苏依梦轻轻摇了摇头说道,眼中尽是迷惘和悲伤,抱琴,缓缓转身,便要离去。

    徐明远突然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腕,柔声道:“既然当初我救了你,那再给你一个容身之处又何难。”

    横腰将她抱起,脚下轻点已是落在了马背之上,策马向着永兴坊而去。

    马在那处精致的小院外停了下,徐明远看着站在门前的众人,和毫不掩饰的杀气,眼睛微微一缩,握着缰绳的手不禁用力了几分。

    齐浩波双手环抱胸前,一脸贱笑,完全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齐月茹瞪着眼睛看着徐明远和被他环抱在马背上的苏依梦,有些吃惊。

    而小夏则是一副佩服不已的表情,不过目光落在身旁面色有些冰冷,嘴角还挂着冷笑的曾清怡身上是,又是露出了几分幸灾乐祸的模样。

    是的,徐明远有些害怕的根源,来自于此时正站在门口的曾清怡,还有那把在剑鞘中微微颤抖的红雪。

    “曾姑娘,你好。”苏依梦先下了马背,看着曾清怡轻声说道。

    “苏姑娘,你好。”曾清怡微微点头说道,神情虽然不算热情,倒也还算自然。不过当她看向徐明远之时,面色却是一下子冷了许多,撇嘴道:“刚回长安,倒是很忙嘛。”

    徐明远从马背上跳了下来,感觉头皮有些发麻了,吧缰绳丢给了一旁幸灾乐祸的齐浩波,有些尴尬地笑了笑道:“刚回来,是有些忙。”

    说着又是看向了一旁的小夏,笑着说道:“小夏,晚饭烧好了吗?我可是饿坏了,路上不进酒楼,可就是专程为了来吃你做的饭菜呢。”

    “饭菜是做好了,徐大哥,你还是先想着怎么进门吧。”齐月茹笑着说道,走上前牵起苏依梦的手笑着说道:“这位姐姐我们先进去吧,你这古琴好漂亮啊,手也好漂亮,可以弹一首曲子给我听吗?”

    苏依梦回头冲着徐明远微微点了点头,又是看着曾清怡说道:“曾姑娘,公子救了我的命,又为我报了家仇,今后我便是公子的奴婢了。”

    “是吗?”曾清怡有些意味深长地看着徐明远问道。

    “苏姑娘你先进去歇息吧,今天肯定累了。”徐明远没想到苏依梦这么急着就宣布自己的所有权了,连忙说道,冲着齐月茹使了个眼色。

    齐月茹心领神会,便是领着苏依梦向着院子里走去。

    齐浩波把马牵到隔壁的院子里,进院子的时候冲着徐明远隐晦地竖了一个大拇指。

    “曾府那边没事吧?曾北辰那小子没惹祸吧?你爹被你关起来没气坏吧?”没等曾清怡说话,徐明远已是语速极快地问了三个问题。

    “他们都没事,你还是说说刚刚那是什么事吧?”曾清怡白了徐明远一眼,并没有在徐明远提出的问题上耗太久。

    “明天我又要走了,去西北杀个人。”徐明远没有回答曾清怡的问题,而是换了个话题。

    曾清怡听此,好看的眉毛一挑,沉默了一会,看着徐明远说道:“我和你一起去。”

    “长安得有个人守着。”徐明远摇了摇头。

    “为什么要我守着?你不是徐先生,我也不是谢夫人,难道现在,还要和二十五年前那样吗?”曾清怡看着徐明远,却是丝毫不退。

    “你知道的,我其实是个好人,如果能为天下苍生做点什么,只要不要命,我都很愿意做的。”徐明远看着曾清怡,微笑着说道。

    “那些死在你手里的人可不这么觉得,你所谓的天下苍生也只是大宛百姓而已。”曾清怡毫不留情地揭短。

    徐明远毫不在意摇了摇头,笑道:“你知道的,我有时候也挺自私的。”

    “如果你死了,那我让那座皇宫给你陪葬。”曾清怡看着徐明远,沉默了许久,伸手指着那座在夕阳下熠熠生辉的皇宫说道。

    “这话好像有点不讲道理啊。”徐明远面色有些古怪地说道。

    “你知道的,我经常会不讲理的。”曾清怡平静地说道,转身进了院子。

    “这倒是真的。”徐明远颇为赞同的点了点头,不过那话并没有说出口。

    这顿饭吃的还算和谐,毕竟苏依梦不是师月欣,没有旗鼓相当的实力,曾清怡也不至于动不动就让红雪乱动。

    吃完饭后,徐明远让齐月茹和小夏安排一下,让苏依梦住下,而曾清怡则是先回了曾府。

    徐明远和齐浩波拉了两条躺椅在院子里,抬头看着漫天繁星的星空,沉默着。

    许久之后,徐明远侧头看着齐浩波说道:“你怎么没死啊,白让我难过了几天啊。”

    “有没有掉眼泪?”齐浩波看着徐明远,抖了抖眉毛问道。

    这一晚,两个人聊了许多话,从蜀州到长安,从忘忧筑到米仓山,从书院先生到金城剑派的掌门千金。

    “明天应该有个人会从江南到长安,你把二皇子和北边的资料都给他,二皇子就交给他了。”徐明远站起身来,看着皇宫的方向,轻吐了一口气。

    “天下第一?”齐浩波也站起身来,似笑非笑道。

    “李太白现在在天上,那他确实是天下第一了。”徐明远抬头看着天空,笑着说道。

    “今晚你住这吧,今晚还要去杀些人,你哪来的那道圣旨可真不错。”齐浩波笑着拍了拍徐明远的肩膀说道。

    往门口走了两步,又是回头看着徐明远说道:“徐先生真是你爹?”

    徐明远点了点头。

    “那你小子可得叫我叔,哈哈,当年我叫夫人可是叫姐的。”齐浩波哈哈大笑道,然后转眼就消失在门口之外了。

    回到房间里,徐明远把两块几乎一样的玉牌拿了出来,放在桌上,过了许久,看着那玉牌说道:“游戏还是大局,既然你布下了,总归要帮你继续下去。”

    第二日清早,早起洗了个冷水澡的徐明远穿了一身齐浩波赶早送来的黑色轻甲,苏依梦帮他把头发束起,用一根黑布扎紧,显得十分精神,颇有几分将军的威势。

    马也是齐浩波送来的,西域弄来的汗血宝马,体型有些纤细,不是宫里圈养的,是云台司专门为黑云骑养马的那帮马夫驯的。

    汗血宝马虽是名贵马匹,有着千里马的美誉,不过汗血马负重能力太差,不适合身披重甲的黑云骑,所以黑云骑那边只养了两三匹,而且平日里并没有人使用。

    徐明远翻身上马,刚好合身的轻甲并不臃肿,倒是显得格外神气。

    “走了。”徐明远冲着站在门口的苏依梦和齐月茹、齐浩波他们笑着说了一声,一夹马腹,策马而去。

    徐明远骑马从西城金光门出,一千黑云骑,分立城门外官道两侧,皆身着黑色劲装,一人三马,有两匹辅马,其中一匹用来背负数十斤重的重甲。

    “徐明远,活着回来,不然我说到做到。”城头上出现了一道倩影,俏声叫道。

    徐明远抬头看去,笑道:“我的命,不值得国葬啊。”

    “我说值得就值得。”曾清怡不容置疑地说道。

    “那我回来娶你可好?”徐明远看着曾清怡说道,脸上的笑容敛去,神色难得的认真。

    曾清怡英气的脸庞上闪过一抹羞红,犹豫了一下,轻咳了一声道:“你回来再说。”

    徐明远哈哈一笑,目光在一个个神色肃然,目光却一片火热的黑云骑身上扫过,朗声道:“黑云骑,出发!”

    一骑奔出,千骑三千马随后而出,如一道黑色洪流,沿着官道涌去,地面微微颤动,声势惊人。

    黑色洪流消失在官道上,一人背着一把重剑,自朱雀门入长安。

    --------------------------------------------

    十日后,凉州境内,不算平坦的官道上,千骑肃立。

    一人只剩下两匹马,一匹骑乘,一匹背负重甲。

    人马皆疲,但是锋锐的气势却丝毫不减,众人的目光皆落在队伍最前边那道身影上。

    “黑云骑,换马披甲!”骑马立在最前面的徐明远将手中的密信缓缓卷起,放在怀里,朗声道。

    一千黑云骑沉默换马,披重甲。

    五里之外,一万骑兵肃然而立,分出一条道,迎着两辆马车和十数骑进入,然后重新封闭。

    就在这时,官道上缓步走来一个身材高大,身着红黄色袈裟的喇嘛。

    他手里握着一串因为多年抚摸而变得光滑的嘎巴拉,腰间挂着一个嘎巴拉鼓,在三十丈外站定,盘腿做了下去,一手转着嘎巴拉,一手轻轻放在嘎巴拉鼓上。

    徐明远骑马向前二十丈,看着那身材高大,看不出年纪,一脸悲悯之色的喇嘛,微微眯着眼睛,“听说你很能扛?也很能打”

    那喇嘛看着徐明远,摇了摇头道:“今日只为挡你们千骑杀人,不为杀生。”

    “你们这些食人血,吸人骨的喇嘛,又何必这般作态?”徐明远摇了摇头,看着他手里捏着的那串佛珠和那面鼓,神情微冷,抿嘴道:“佛珠是人骨串的,十六岁、十二岁童男童女头骨制成的鼓,骨面也是人皮制的吧?”

    “为前世谢佛,为来世祈佛,往生成佛。”那喇嘛神色宁静回道。

    “李太白说得对,绝情绝性成不了佛,那是魔。”徐明远撇嘴道,看着那喇嘛手中的那串骨制佛珠,面露厌恶之色:“听说那女子爱了你十年,那年败在李太白手里,你便取她指骨为佛珠。”

    喇嘛手捻念珠,神色悲悯,不再言语。

    徐明远伸手拔剑,甩手而出,一剑出,风起,三尺青色剑气附于剑上,一瞬间便出现在那喇嘛身前,在地上带出了一道一尺深的沟壑。

    不过长剑在离那喇嘛心口还有三尺的地方停住了,三尺剑气消散,还是不能再进分毫。

    “金刚不坏之身吗?”徐明远撇嘴,从马背之上跃出,几步到那喇嘛身前,伸手握住了青霜,往前进了一寸,然后就不能再进分毫了。

    “此路不可通,施主可退去。”那喇嘛神情依旧平静,并没有因为徐明远先前的话又有半分愤怒,似乎无喜无悲。

    徐明远收剑,在一丈外站定,看着那老和尚,点了点头道:“确实很能抗,普天之下,或许只有刘少群有可能能拍死你吧。”

    “我也知道自己可能杀不了你,所以早前借了把剑。”徐明远继续说道,然后伸手向天空,一把长剑自天上来,落到了他的手里。

    那喇嘛抬头看了一眼徐明远手里的那把剑,眼中第一次有了些别的意味,回忆,和茫然。

    “剑终究不是人。”沉默了一会,那喇嘛开口说道。

    徐明远握着那把样式有些古朴的长剑,一剑刺出,还是心口的位置,只差一寸。

    “剑确实不如人。”徐明远点了点头,认同了喇嘛的话,嘴角一扬,有些古怪地笑了笑道:“不过这把剑是借的,所以终究是要还的。”

    一直平静的喇嘛脸上终于有了些许变色,手一抬,那串佛珠已是挡在了长剑之前,左手一在那骨鼓之上一拍,一道实质般的涟漪向着徐明远涌去,身体之上亦是出现了一层金光。

    就在这时,原本古朴的长剑之上,突然亮起了一道白光,然后那串骨珠碎了,接着那个骨鼓也碎了,那层金光瞬间湮灭。

    号称当世无人可破的金刚不坏之身,如同一张簿纸一般,被长剑撕裂,然后穿透而过。

    长剑呼啸而过,五里之外的人都能看到一把长剑如龙,直冲天际,消失无踪。

    徐明远向后退了两步,看着胸前一个拳头大小的空洞的喇嘛,摇了摇头道:“连天都被李太白杀了,你们这些依附于他,强收天下造化之人,又岂能挡得住。

    吐蕃太脏了,既然你们倾巢而出,那就全部都留在这吧,那片土地上有多少寺庙,三年内就会被推倒多少。

    往生?比二塔寺那些和尚还扯。”

    徐明远收剑,走到马旁,翻身上马。

    “黑云骑,冲锋!”徐明远朗声喝道,一甩缰绳,当先冲出。

    一千黑云骑,手握长枪,身披重甲,沉默的跟在徐明远身后,开始冲锋。

    以千骑对万骑,没有丝毫胆怯,更不会有人临阵退缩。

    二十五年前,黑云骑捅穿了整个西北,二十五年后,又岂会因为一万骑就胆怯。

    当今天下,重骑兵数量并不多,每一个重骑兵都是用钱堆出来的,养一个重骑兵的钱,足够养十个普通骑兵,所以除了大宛有两支千骑重骑兵之外,只有北黎那支半重骑兵了。

    黑云骑开始冲锋,那一万骑亦是开始冲锋。

    万骑之后,十数匹马狂奔,百里之外便是凉州城,只要入了城,一千黑云骑再厉害,也飞不过城墙。

    而这一万骑不求尽歼千骑,只要能够拖住,让那从长安来的贵人进了凉州城,那这一万骑便是死光了,也不足惜。

    黑云骑三骑并行,跟在徐明远的身后,撞入万骑之中,仿佛一把刺入拉紧布帛之中的刀,几乎没有受到阻碍,便是直接破开了。

    半刻钟后,千骑杀出,人人浴血,身后一条血道,数千骑毙命。

    一刻钟,徐明远看着百丈外那十数骑,从马背之上一步跨出,一剑斩杀三个回头冲来的剑客,身形几下轻点,落在了最中间的那匹汗血宝马之前,一拳砸在马头上。

    狂奔中的骏马长嘶一声,被一拳砸倒在了地上,马背上那个穿着紫色长衫的青年被甩下了马背,扑到了地上,一身华服被泥土沾染,显得有些狼狈。

    随手挥出两剑,将剩下的侍卫斩杀,徐明远向前走了两步,看着那个正在扶正衣冠的青年,出声道:“即是家事,何必开门引狼?”

    “若是家事,二十五年前徐先生何必掺和?今天你又为何来此?”襄王燕弘站起身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有些悲凉地看着徐明远笑道。

    “二十五年前,他是比你更好的选择。”徐明远看着燕弘,沉默了一会说道。

    “那现在呢?难道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屁孩,还是比我更好的选择吗?我只是想拿回本该属于我的东西,为什么你们都要拦着?”燕弘指着长安的方向,看着徐明远质问道。

    徐明远摇了摇头道:“他不如你,不过对于我来说,确实是更好的选择。对于天下百姓来说或许不是最好的选择,但是对于二十年前他们设下的那个局来说,是唯一的选择。”

    燕弘听着徐明远的话,眼中闪过了一丝光,有些愣神的转过身,看着不远处已经能够看到轮廓的凉州城,有些落寞地笑了,“原来从二十五年前开始,我就只是一颗棋子,一颗被养大的棋子。”

    “上路吧。”徐明远看着燕弘,平静说道,对于这个男人,他不知该说什么。

    此人一生悲剧的开始是从徐先生开始,最后却在他这里结束。

    “把我埋在吐蕃国都。”燕弘从袖子里掏出了一把匕首,看着徐明远惨然一笑,然后刺进了自己的心口。

    “一年内。”徐明远深吸了一口气,点了点头道。

    燕弘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真正快意的笑容,闭上了眼睛,仰面向后倒去。

    徐明远看着已经没了气息的燕弘,面色平静,心情却是有些复杂。

    “指挥使!”韩洪涛领着黑云骑在三丈外停下,看着徐明远叫道。

    徐明远走到燕弘身旁,割下了他的头颅,提在手里,转身看着韩洪涛说道:“收殓襄王尸首,人可以死,尸首不能丢。”

    “是!”韩洪涛朗声应道,下马快步走了过来,将襄王的无头尸体直接背负在背上,用一根绳子绑住。

    “我们去那城下走一趟。”徐明远看了一眼背着无头尸体的韩洪涛,翻身上马,指着凉州城说道。

    千骑冲万骑,黑云骑减员八十,受伤者更多。当然,死在他们手里的西北骑兵,在减员的十倍以上。

    凉州城下,城门紧闭,三丈高的城墙之上,皆是手持弓弩的兵士,城楼上,有十数位老将和身穿长衫的谋士,河西节度使梁谦赫然在列。

    徐明远示意黑云骑在二十丈外停下,独自提着襄王头颅上前,在十丈处停下。

    “襄王已死。”徐明远看着城楼上的众人,只说了四个字。

    城楼之上众人闻言,顿时一片哗然。

    那梁谦更是身体一晃,差点到底,好在身旁之人扶住。

    徐明远调转马头,手一扬,那颗脑袋已是落在了城楼之上。

    “一年后,吐蕃西步之边境为大宛边境,天下,是大宛的。”徐明远在心里想着,策马而去,千骑紧随其后。

    一日后,离凉州城百里西北百里的一处高坡上,徐明远在地图上自东到西,画了一条线,看着韩洪涛说道:“凿穿他。”

    韩洪涛点了点头,想了想又问道:“需要再凿回来吗?”

    徐明远摇了摇头道:“如果赶得巧的话,说不定你们只要凿一半就能遇到熟人了,到时候怎么办,你们便宜行事。”

    “是。”韩洪涛点了点头,没有再多说。

    “找个能记住的地方把他先葬了,位置让朱雀房的人带回去,别背着了。”徐明远看了一眼还被韩洪涛背在身上的无头尸体,觉得有些瘆得慌,摇了摇头道。

    “我要南下一趟,西北的兵力被梁谦那老匹夫弄走了一半,加上吐蕃那十数万兵马,怕是抗不久。”徐明远把地图卷起递给了韩洪涛,翻身上马,看着正啃着干粮的黑云骑,又是看着韩洪涛说道:“多带些兄弟回去。”

    “是。”韩洪涛正身应道,一个七尺大汉,眼眶已是微红。

    徐明远一甩缰绳,策马往西南而去。

    ------------------------------------------

    十日后,南诏,太和城,皇宫之外,百官上朝方可走的白玉阶上,一个身披黑色轻甲,手握一把青色长剑的青年缓步向上登去。

    沿途侍卫倒了一地,不过未见血,百余侍卫挤在殿前,数十把弓弩对着那青年,脸上皆有慌乱之色,却是寸步不敢再退。

    “徐明远,求见南诏王。”徐明远站定,没有继续向上登去,朗声叫道。

    众侍卫见他不再前进,皆是松了一口气,过了一会,里边快步走出来个小太监,挥了挥手道:“陛下有旨,宣徐明远入殿觐见。”

    徐明远把手中长剑递给了一个侍卫,跟着那小太监向着宫殿里走去。

    一刻钟后,一间装饰华美的大殿之中,一个身材高大,穿着紫色常服的中年人,坐在一张大椅之上,看着徐明远,笑着说道:“当年一见,不曾想今日又再见了,不知道长身体可还硬朗?”

    “师父身体一直不错。”徐明远点了点头道,从怀中拿出了一封信递给了一旁垂首站着的小太监,看着南诏王觉乐凤,“襄王燕弘已死,剑南道十万兵马和粮草已经齐备,吐蕃十数万兵马压在西北边境上,已被大宛安西四镇和西北诸道兵马缠住,吐蕃境内兵力空虚,请南诏王与我大宛一同发兵,尽占吐蕃之地。”

    南诏王没有接那小太监拿过来的信,看着徐明远笑着摇了摇头道:“小师父别急,咱们先不聊国事,想当年和道长一见,他言我能当南诏王,今日南诏确实在我手中,道长可真乃神人也。”

    “西北战事正胶着,南诏王想聊私事,可在国事之后再聊。”徐明远摇了摇头,侧头看了一眼门外影影绰绰的人影,声音微冷道:“武人虽难乱国,但若是想杀人,却也不是难事。襄王燕弘在万军之中,一样身死。”

    “小师父在威胁我?”觉乐凤看着徐明远,却是丝毫不慌乱。

    “不,我在和南诏王做买卖。”徐明远摇头,看着觉乐凤继续说道:“南诏出兵,吐蕃西南肥沃之地尽归南诏。”

    “小师父此话可能作数?”觉乐凤听此,眼睛一亮,看着徐明远问道。

    徐明远点头道:“若是不能作数,今日也不必千里奔波来此地。”

    “好,既然如此,南诏发兵十万,以举国之力攻吐蕃。”觉乐凤听此,一拍椅托说道。

    “希望一年后,能与南诏王在吐蕃西南边境共饮一杯。”徐明远拱手道。

    “好!”觉乐凤哈哈笑道,冲着一旁小太监吩咐道:“设宴,我要款待徐大人。”

    ------------------------------------------

    第二日一早,一身宽松青衫的徐明远,骑马自皇城出,出了太和城,一路往东北方向而去。

    三日后,蜀州城外官道,夕阳西斜,徐明远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小城,近一个月的奔波而显得有些焦躁的心,似乎一下子宁静了许多。

    抬头看着不算高的米仓山,徐明远把马系在原先老黄住着的那处茅草棚,随便拔了两把干草丢在石槽里,沿着漫山枯叶的小道,向着山顶爬去。

    深秋的米仓山,红枫变黄,落了一地,没有枯寂之感,落在徐明远的眼里,备显亲切。

    山顶上的小道观还是那般落败模样,看样子应该是周斌杰时常会来打扫,所以倒也还算干净清爽。

    走到观门前,徐明远看着盘腿坐在蒲团上,背对着他的那道须发皆白,穿着一身许久没洗的半旧道袍,似乎已经睡着的身影,没有出声,静静站着看了许久。

    半个时辰后,清玄老道悠悠醒来,起身看着徐明远,咧嘴笑了笑道:“怎么,才一年没回来,都不认得地方了?”

    “没,就想看会师父,毕竟这一趟被骗出去,可有好几次差点没回来了。”徐明远笑着摇了摇头道。

    清玄老道摆了摆手道:“本事已经教你了,这可怪不得我,这锅我不背。”

    “得了,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肚子饿了,是去蜀州城吃,还是自己做?”徐明远撇嘴道。

    “小胖子早上刚差人送菜来,都在厨房里,看为师算你回来,时间倒是算的准吧。”清玄老道指着一旁的厨房说道。

    晚饭三菜一汤,吃完之后,徐明远把碗往厨房一端,也懒得洗,搬了条小凳子坐到正坐在老松下剔牙的师父身边,陪他一起抬头看天。

    “师父,你说这一场场仗,能打赢吗?”沉默了许久,徐明远还是出声问道。

    “要是打不赢,当年也不那么玩了。”清玄老道摸出葫芦,拧开盖子喝了一口。

    徐明远看着清玄,蹙眉道:“如果天下为棋,这样走真的是对的吗?对那些不愿为棋子的人来说,是不是不公平的呢。”

    “公平二字,本就是相对而言的,对于天下苍生而言,选择就是奢侈之事,更是为难之事。而且天下为棋,你却是下棋之人,又何来这种想法呢?”清玄放下酒葫芦,看着徐明远微笑道。

    “我下棋是你教的,可确实不咋地。”徐明远撇嘴道。

    “你爹和那位的棋可都是我教的,那些年虽然也下了几招烂棋,不过天下能下得过他们两的可不多。”

    “你把我和那两位相提并论,也太看得起我了吧……”

    “你小子少贫了,要说下棋,其实你比他们俩下的都好,毕竟你跟在我身边最久,得了八九分真传了。”

    “你这是夸你自己吧……”

    米仓山上又陷入了安静之中,徐明远伸手拿过清玄手里的酒葫芦,灌了两口,蜀州城南那家剑南春烧的味道。

    “事了之后,还留在长安?”

    “长安虽大,也够繁华,但终究少了点家的感觉,事了之后就回蜀州吧,在这呆着舒服。”

    “这点像你爹,不过他觉得整个天下都没有家的感觉,所以就想方设法回去了。”

    “他倒是走的潇洒,那一摞情债,一股脑全丢了。”

    “得了吧,这点你们俩可没差,过两年回蜀州,你还不是被曾丫头吃死死的。”

    “回蜀州的话,还得接几个人回来,有些事逃不了啊。”

    “那你这样比你爹厉害些,不过以后你们还是住蜀州城里吧,省的我天天见你们全武行,眼不见为净。”

    徐明远:“……”

    =================全书终=============

    过两天放个感言吧,晚些有时间的话,会写几个番外,把一些没有完全写完的东西补一下。

    从米仓山上开始,在米仓山上结束,一样的两个人,一年间的故事,有些匆忙,不过在这里结束,也算是个结束了。(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