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魔法武侠修真都市言情历史穿越网游同人科幻末世恐怖惊悚其他小说 排行榜单 浏览记录
七彩小说 > 玄幻魔法 > 赤弭:蜾蠃会 > 第二十一章何典(下)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花九溪摸了摸怀中熟睡的胡苏,说:“难怪它毛是金色的,佛爷最爱这颜色了。”

    “旃檀兽。”何天泷说,“就是这东西的名字,你看。”说着,他不知从哪取出一幅长卷来,将其缓缓摊开。花九溪见卷首画着的金色兽物,虽然体格大了一些,但其外形则跟胡苏一模一样。

    “传说当年大梵天王想用天下诸香来供养佛祖,于是特地用神力造出了这种叫‘旃檀兽’的妖怪来。它们一声都在搜集香花香草,并且将之吞食。虽然花叶消化了,但其中香气却想内丹一样积累下来了——如此持续数百年,就做出来四大部洲的第一神香。”

    花九溪听完,忙问:“那么,取出这香丹是否要杀死它们?”

    何天泷忙摇摇头:“杀戒为佛家第一戒,怎么会?”

    “哦哦,也是。”花九溪皱眉想着,“那敌人只是单纯地不想留活口走漏风声罢了。但是,为什么要杀取这香丹呢?——先生,旃檀兽的香气有什么功用没有?”

    “这个却是不知,只是知道这香气的效力极强极远,能召来护法诸天,这算不算一种大用?”何天泷说。

    “倒是能破人坐禅。”嘉钦突然说,“我自觉禅定功夫不错了,却被那香气扰乱——就此看来,这旃檀兽更像是魔王用来蛊惑佛子的。”

    众人莫衷一是,花九溪先把这争议搁置下来,又对何天泷说:“案子肯定不止这一桩,何先生,我们还需要你提供一些旃檀兽的生活习性。最重要的,目前我们这一带还有多少旃檀兽在活动——敌人很可能继续对他们下手!”

    “好,好。”何天泷说,“这在卷子中都有记载,旃檀兽是极为高级的妖怪。自一出生后,三五月就能变成人类孩童的模样,而且天资都极高。他们会自发地四处游历搜集香花香草,因而早年的旃檀兽多化身为大商人。”

    “那看来我们遇见的那位死者,算是比较失败的一位了。”花九溪说。

    “不然,虽然旃檀兽本性好香——但总有个别的不是?”何天泷说,“我记得目前隐藏在人类社会的旃檀兽,还有那么几位,但一时检索不到了。如若我找到名单,便亲自送到府上。”

    花九溪虽然心中焦急,但也只能应一声“好”,又问旃檀兽所化之人有什么特征。

    “你们不是有这只小兽么?”何天泷说,“旃檀兽之间能通过香气辨认,且好好培育它成人。那时就是一个活罗盘了。”

    花九溪点点头,又询问了几句旃檀兽吃喝习性的相关,何天泷耐心地做了解答。

    三人回来的路上,湘灵见花九溪神色忧虑,便问:“觉得收获不大?”

    花九溪一摊手:“聊胜于无!目前已经定下了一个任务——保护旃檀兽,不管敌人求取香丹的目的何在,凡是他们坚持的,就是我们反对的!不管用什么手段,不管是天上、地下、水里,都要跟他们玩到底。”他这几句话坚决中又透着倦意。

    力微任重久神疲啊!

    花九溪止住牢骚,因为实在不想大家担心。就故意说些轻松愉快的故事,本想这样直接走下雪山——不成想三人遇到了鬼打墙,绕了几个圈子方能走出——其时已入夜了。

    嘉钦本身是雪山上的妖怪,竟也找了道儿,花九溪心想没这可能,却又看不出什么蹊跷。只得寻觅一处半山腰的佛寺暂住,这寺唤作喜洲寺,是一座不大的密宗子孙庙。

    住持的老僧带着几个师弟和十多个徒弟,连夜清出一间客房让三人住下。半夜睡不着,花九溪见四下并无杂人,便问嘉钦看那一众僧人有什么古怪没有。

    “据我所知,此处确实有一处这样的小庙,那老僧的姓名也与传闻对应得上。”嘉钦说。

    “那他们言语举止中有没有不合本地的样子?”花九溪又问。

    嘉钦仰面思忖了片刻,才说:“好像也没有——即便是微微有口音,那也可能是方言罢了。先生是怀疑这寺中老小僧众都是敌人假扮的?”

    花九溪摇摇头,说:“这回迷路迷得实在奇怪——虽然没看到妖气,但实实在在是撞见鬼打墙了。又在我们迷路的时候,刚巧有一座僧寺——我不得不有些怀疑。”

    “反正明日风雪就挺了,先生如果信得过我,那就安卧一番——我来为你们守夜。”嘉钦说。

    花九溪也是毫不客气,说:“有劳了。”

    这寺庙年久失修,外面的冷风总能找到缝隙灌入。花九溪体质又不如同行的二位,只得在被子里蜷着腿,忍一忍就过去了。

    因为在外冒险的大忌就是分兵,所以湘灵虽然是个女孩子,也随着他们下榻在同一个卧室。好在这房间并不拥挤,湘灵的寝具离他们远远的。

    一夜风声雪声,花九溪做了两三个噩梦,醒了。起来便看见嘉钦结趺坐在门口,轻轻说:“天亮了。”

    花九溪见状,立马起来说:“早走也好——免得徒生变故。”

    嘉钦见花九溪打算不辞而别,心中虽想这不是为客之礼,但现在是非常时期,也顾不得许多了。湘灵听到二人说话,也赞同急行——所以胡乱扎靠一番,翻山到了平地。

    “从来到走,我跟这群和尚一共说了三十五句话,其中没有一句透露咱们的信息,做的不错吧。”花九溪顶着明晃晃的太阳说。

    “那您也是说话最多的。”湘灵说,“我说了七句。”

    “五句。”嘉钦应道,“当然不包括我代为翻译的那些。”

    “啧啧,你们俩是闷葫芦,当然不能和你们比。”花九溪说,“不过我总感觉日后肯定会再来这座寺庙的……”

    马上要回到花九溪府邸,他见嘉钦并未中途离开,便说:“大哥你要随我们一同回家么?”

    嘉钦点点头,说:“嗯,如果敌人在山城活动——我从雪山上赶来恐怕来不及。所以就打算在此处随便寻一处山岩栖止。”

    “那这样……”花九溪捏了捏下巴,说,“你可以去我师哥那里——距离我们的房子和蜾蠃会都不算遥远,而且那里就他一个老头子,清净的很。你们也两不相扰,多好。”

    嘉钦在山城是个没根脚的人,花九溪能提供住处他自然是接受的。

    花九溪见嘉钦止口不提房租一类的事,心想他是没这个概念,那就无所谓了——反正是住山洞。

    另外想到眼前杂事太多,无心照顾胡苏这只年幼的旃檀兽,就也想打发到虫天子那里去。虫天子的山中香花香草多的不能再多了,正好充当旃檀兽的食物。

    就这样花九溪三人骑蝗马来到虫天子处,虫天子见这阵仗不小,还以为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赤着脚就来了。

    花九溪就将嘉钦暂住之事对虫天子提了一提,虫天子见这人器宇轩昂,格调高古——当然没有拒绝。随即又把小兽托福给他,虫天子啐了一声,道:“你当我这是你的育婴堂么?况且这东西是从死人身上分出来的,不吉。”

    花九溪知道这老汉刀子嘴豆腐心,把自己扣下的那些珍惜香草都扔给虫天子当烟叶儿抽了。虫天子吃人嘴短,再说这本来就是怀中旃檀兽的遗物,也不发牢骚了。

    “那何典的何天泷何朝奉说旃檀兽养一阵,三五月就能修成人形,也不知真的假的。”花九溪说。

    “我找找法子,让他一个月就能变成小童子,身边也好有个说话的——你小子忒狠,把咱们派的新人都拉走了,我这个掌门的尊严何在?”虫天子越说越气,止不住地咳嗽。

    “这不是人手不够嘛。”花九溪说,“有能力又信得过的人就更少了……”

    湘灵听到这里眉毛一扬。

    花九溪即刻补上一句:“像湘灵姑娘这样有能力又信得过的。”

    虫天子将肚子里牢骚吐净,不再说什么。当即就调制了百花蜜浆兑水给旃檀兽服下,那小兽像人类幼儿一样笑了起来。

    安置好一些,花九溪与湘灵回到府邸,先写信将目前所获讯息告知蜾蠃会众人,然后是拆看这两日蜾蠃会上传的信件。

    罗越侦测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百分百是敌人的行为。

    “这字怎么歪歪斜斜的?”花九溪见到一种大大小小又有些丑陋的“板桥体”堆满了信笺——这信笺的纸料倒是价格不菲,白瞎了。

    “罗越文化水平不高,写出来的字就这样。”湘灵说,“如果认不全,我可以为先生代读。”

    花九溪尝试了一下,最终放弃,就让湘灵代劳了:“湘灵你打过罗越,不过好像姐妹关系又很好的样子?”

    “我们总是时战时和的,习惯了。”湘灵就用那种冷漠的声音读完了全篇——但罗越的语言没什么逻辑性——就是在反复强调敌人放出了很多空中的妖怪,被姑获鸟大军截获了,需要花九溪来确认一下。

    事不宜迟,花九溪又得出门了。但他并不知道罗越的据点在哪里,这才问湘灵。

    “天上。”湘灵指了指天花板。

    “你的意思是……悬浮在天上?”花九溪吃了一惊,少广城好像都没有这样的技术。

    “没错,悬浮在高空,任何人都无法轻易接近的一处所在。”湘灵说,“除了天神,没有谁有消灭她们的能力。所以向来只有她们攻击别人,没有别人反攻她们的事情。”

    “有多高呢?”花九溪问。

    “人类发明飞机之后,才稍稍能靠近的程度吧。”湘灵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